《醉花间》作者:缓归矣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111
文章
1
评论
2021年7月15日17:53:23 评论 348 次浏览

第2章 入府

在玄武大街的岔路口,要去卫所的蒋绍驱马到车前,天璇隔着窗户望着他。
马背上的蒋绍不紧不慢道:“这两天抽个空来一趟靖国公府,娘一直惦记你。”
天璇一点都不想见陌生人,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破绽,然而这话她能拒绝吗?在沈
天枢的描述中,靖国公夫人几乎当了她半个母亲,遂点头应了一声。
蒋绍看看沈天枢:“表哥到时候带着小朵儿一块来。”沈天枢膝下有一稚女,小名朵儿

见沈天枢应了,他策马便走,临走目光在天璇脸上绕了一圈。
他可算是走了,天璇长出口气。
穿过玄武大街,再往东行入盛安坊,坊内住的都是信都百年望族,沈家大宅就在其内。
沈天枢邀玄斗入喝杯茶再走,玄斗抬手一拱:“主子还等末将回去复命,不敢滞留。”
玄字辈是冀王世子蒋峥从小培养的亲卫,即使已经脱籍成为五品参将,依旧惟命是从,
沈天枢知留不得他,只得郑重感谢。
“末将不过是奉命行事,当不得沈大人一声谢。” 玄斗抬手招来一挺拔青年:“这是白
忌,日后由他率领这六十四名玄甲铁卫保护沈姑娘,沈大人尽可吩咐他。”
沈天枢默了默,之前蒋峥就派人保护妹妹,那时候是二十四人,这次他嫌翻一番还不够
:“回去禀报世子,我省的,请他放心。”
临走前,玄斗向天璇辞行,态度恭谨。天璇心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那素未蒙面想起来就
胆颤的未婚夫。
“阿璇下车了。”沈天枢唤了一声。
马车内的天璇深吸了一口气,扶着白壁的手踩着绣墩而下,怔怔地望着面前巍峨庄严的
府邸大门。
白色的多层须弥座上立砖造门墩,门墩上安放横梁,横梁之下是朱红色的古韵大门,横
梁之上还有雕花斗拱与屋顶,屋顶上铺绿色琉璃瓦,与绵延不绝的红墙、白基形成鲜明的对
比。门前还立着两座等身高端庄肃穆的石狮。
沈天枢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语调轻柔稳重,抚平了天璇的心:“别怕!”
天璇定了定神,对他微微一笑。
沈天枢含笑道:“照着咱们之前说好的,不想说话便不说话,你不需要看谁的脸色。”
天璇心中一暖还有说不出的歉疚,轻轻点了点头。
兄妹俩从侧门入府,沈天枢为她介绍沿途景致院落,一路走来四时之花、奇植异树、假
山怪石琳琅满目,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应接不暇,原是无心欣赏的天璇不觉被吸引了心神。
穿过垂花门便是内院,沿着一条青灰色砖铺就的大路一直往前走,就是沈府的中心——
静安堂,雕梁画栋,碧瓦飞甍。
看门的婆子遣了一个小丫鬟去通报,赶紧满脸堆笑的迎上来,屈膝:“大爷和三姑娘可
算来了,老夫人都派人问了好几回了。”
天璇下意识冲她笑了笑。
那婆子晃了晃神,心道半年不见,三姑娘容色是越发动人了,便是她这老婆子见了都要
心荡神摇。
沈天枢叮嘱:“妹妹小心门槛。”
天璇抿了抿嘴,这里的门槛能到人小腿,她很是不习惯,微微提起裙摆跨过去。
静安堂正房内正在闲话的众人闻讯,俱是一静。
沈天枢的妻子阮氏抚着五个月大的肚子笑盈盈开口:“大爷可算是把三妹接回来了,如
此祖母和母亲终于不用再牵肠挂肚。”
主位上梳着高髻,斜插一只红宝石金步摇,头带黛蓝色抹额的沈老夫人一勾嘴角:“可
不是,她一走就是半年,怪让人想的。”
坐在沈老夫人右下首的大夫人刘氏端庄的面容上露出淡淡笑意:“回来了就好。”
二夫人梁氏嘴角一撇,一个是继祖母另一个是继母的,装什么慈爱。
说话间,珠帘碰撞声响起,众人抬头,便见分开珍珠帘的丫鬟屈膝行礼:“大爷好,三
姑娘好。”
天璇错开沈天枢半个身子跟在他身后入屋,放眼逡巡一圈,看了个囫囵,只留下一个珠
光宝气,衣香鬓影的印象。
沈天枢作揖行礼。
天璇依着他的称呼款款跪在面前的蒲团上,下拜行礼:“孙女拜见祖母,”转了方向后
又道:“女儿拜见母亲。”她久未归家遂得行大礼,这一路走来重点学的就是礼仪。
沈老夫人和刘氏立时叫起二人,天璇就着兄长的手直起身,又随着沈天枢向几个婶婶福
身见礼,心中默记各人称呼与脸。
梁氏吊着眼尾,阴阳怪气道:“三丫头真叫人羡慕,隔着上千里的外家,想去就去了,
还好这次只待了半年,要是像上回那次似的,一住就是三四年可怎生是好。幸好三丫头还记
着明年就要出阁,赶回来了。”一甩帕子捂了嘴笑:“那可是冀王府,哪能不赶回来啊!”
天璇皱眉,之前沈天枢就告诉过她,二婶梁氏混不吝的一个人,连二叔和她亲生的儿女
都不大看得上她,让她不用理。当时她就在想这得是多么混不吝,才能让亲生骨肉都看不上
眼,现在终于见识到了,百闻不如一见。
沈天枢望一眼沈老夫人,见她岿然不动神色一冷,淡笑着望向梁氏:“二婶不用羡慕,
我这就安排人送您回梁家孝敬长辈,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咱们沈家万不会阻止骨肉团聚。二
叔那您也不必担心,我会亲自去信写明,二叔通情达理只有高兴你回去尽孝的。”
梁氏的脸顿时僵住了,眼见沈天枢真的唤来人,彻底慌了,磕磕巴巴的嚷嚷:“谁要走
了?谁要走了!”
沈天枢俯视她,淡声道:“您不是羡慕阿璇吗!我这就替您安排好,权当侄儿一片孝心
了。”
“我不走,” 梁氏喊了一声,见沈天枢不搭理她,而是在叮嘱进来的婆子,吓得脸都白
了,忙急急去看上首的沈老夫人:“母亲!”
沈老夫人面色不渝,她不在乎梁氏的脸面,反正又不是她嫡亲儿媳,大房二房闹起来她
权当看猴戏,可沈天枢在静安堂闹这一出却是没把她看在眼里,她如何能高兴。
“你二婶说话向来不着四六,你把她的话当真了,岂不是小题大做。”沈老夫人半嗔半
恼。
沈天枢道:“孙儿是晚辈,岂敢置喙长辈的话里真假,自然是全部都当真的。”
沈老夫人脸皮一颤,就差指着她的鼻子说自己这个唯一在场的长辈失职了。可事实上的
确是她没有及时喝止,她理亏,遂只能硬受着,勉强笑道:“眼下你知道你二婶是说笑的了
,让人下去吧。”
刘氏却是道:“说笑也没有拿着孝心和婚事说嘴的道理,顾老夫人身体不适,阿璇身为
外孙女前去侍疾乃是纯孝,顾老夫人好转,阿璇回来天经地义。可到了二弟妹嘴里为何就不
入耳了呢。这种话从自家人嘴里说出去,外人怎么想,咱们家还有这么多姑娘没出阁呢,就
是六妹也没许人家。母亲心慈不忍责怪,可小错不惩,将酿大错。况这么多小辈看着,若是
不惩,让他们有样学样了去,岂不是败坏门风。”
沈老夫人被堵得眼皮子乱跳,去看梁氏,梁氏晕晕乎乎的看着刘氏,显然还在状况外,
这个蠢货!
最终沈老夫人只得下令让梁氏禁足一个月并抄十卷金刚卷。
梁氏被婆子带下去,屋内气氛还有些古怪,天璇发现有个小姑娘一直瞪她。她回忆了下
,这应该是梁氏的小女儿四姑娘沈天珠,据说她是梁氏所出二女一子中最得梁氏欢心也是最
像梁氏的。
刘氏温声道:“有件事我一直忘了说,回来的路上阿璇染了风寒,因烧得厉害,忘了一
些事情,以后若是有什么疏忽的地方,望大家见谅。”
天璇配合的软软一笑,纯良无辜。是的,她只是忘了一些事!这是沈天枢决定的说辞,
并且沈家仅有几人知道真相,甚至其他人连她失忆都是当场知道。从中,天璇明白这继母应
该是可靠的,起码沈天枢很信任她。也明白,这家里怕是不怎么和睦。
这消息无异于平地一声雷,炸的人头晕目眩。
人老成精,最先回过神来的是沈老夫人,她注目天璇,果见她神态不同寻常。旁人也望
过去,也不知是不是心理暗示作用,都觉她不同以往。心中纳闷,好好的人怎么就失忆了呢
,还没有没别的毛病?
一些人心中百般思量开,望着天璇的目光顿时复杂起来。
天璇似无所觉,乖乖巧巧的坐在那儿,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如画中人般。
沈老夫人凝神望过去,玉颜光润,因舟车劳顿而面带几分倦色,可不损姿色,凭添几分
楚楚,怪道能得这么一门人人歆羡的好婚事,她一连问了三个问题:“除了忘事,可还有其
他的不适?忘掉的事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冀王府那边可知道?”
沈天枢回道:“回祖母的话,除忘了些事,其余一切皆好。郎中说忘掉的那些事过一阵
许是能自己想起来。冀王府那边,蒋世子是知道的,这一路便是他命玄斗参将送回来的。因
着阿璇忘事,世子不放心还多派了些玄甲卫保护,我已把他们安置在东跨院那边,以后阿璇
出行要人随行直接从东门出去也方便。”
沈老夫人一问人数,吃了一惊,谁人不知,玄甲铁卫是蒋峥一手带出来的精兵,以一当
十不在话下,居然派了六十许好手就为保护一闺阁女子,她心里过了过,眯眼笑道:“这也
是世子看重阿璇。”
天璇:“……”我有点方!真的!第3章 姐妹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古言

《闲情赋》作者:十九同尘

第2章 三月一日,新郑门外,金明池畔,罗绮飘香,处处人声鼎沸。 池畔有桥名仙桥,桥北尽头有座五殿供人游玩,李书匠跟文小河就在此支起了摊子, 今日李书匠不说书,夫妻二人只是卖浆饮,阿鱼跟姐姐各自捧了一碗...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古言

《我有十万死士》作者:易楠苏伊

2.  第 2 章   娇蓉   林知惜好似没看到他扭曲的身体,蹲下1身慢条斯理搜身,摘下他腰间的钱袋,怀里鼓鼓囊囊应该有好些东西,嗯,有封信,还有块帕子。   这帕子应该是娇蓉的...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古言

《云鬓楚腰》作者:白鹿谓霜

翌日,过了中午时候,江晚芙正在船舱里,吃着桂花藕粉,藕粉是她们从苏州带来的,桂花则是晒干了的,微甜软糯。    吃过一碗,纤云正在收拾碗筷,惠娘便撩了帘子进来了,福身后,道,“娘子准备一下吧,船家方才...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古言

《望春山》作者:假面的盛宴

第2章  怦怦怦、怦怦怦……  顾玉汝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张放大的脸。  她下意识往后退,又伸手一推,一句话忍不住就出口了。  “薄春山,你到底想干什么?”  男子被她推得往后踉跄了两步,那张面孔才...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