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百姓》作者:昆山玉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6月28日11:10:47 评论 1,575 次浏览

文案

从末世穿来的第十二个年头,顾春妮带着弟弟穿越灾区和战区,逃难千里投奔亲爹
掐指一算,她亲爹在城里停妻另娶也有了十二年
站在亲爹家的小洋楼里,后娘的脸色要吃人,弟弟瑟瑟发抖:姐姐,那个嘴巴红红的坏女人好可怕!
顾春妮挺胸抬头:怕个啥,不端人饭碗不看人脸色。海城这么大,养不下你我两个娃?咱不靠天不靠地,不靠爹娘祖宗,也能挣出一片新天地!

阅读提示:
1.有空间,但这是年代原因,不想女主吃树皮扒草根,只能加个金手指,而且空间只在关键时候用
2.不宅斗,女主有自己的事业
3.基本没有名媛,大学,女学生,写文,姨太太这些热元素,算是小人物奋斗史
4.不憋屈,有仇当场就报
5.不要被开头部分迷惑,不是战争文,不要对应现实

书评查看

正文

晴天里打雷不是稀奇事,晴天里发大水千古未闻。
  
  黄洋洋的大水卷着碎木泥块,锅碗家什,死牛死骡子,以及……死人滚滚而下。若有人站在岸边仔细看,或许会发现,这一眼望不到头的洪水中还漂着两个骑在枯木上的孩子。
  
  这两个孩子小的在前,大的在后,腰间用一根指肚粗的麻绳拴住,在水中载浮载沉已过一天一夜。
  
  顾春妮泡了一整宿,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姐弟是如何遭到的这无妄天灾。
  
  想她从末世穿到这样的乱世,这十二年间不说大富大贵,也能吃饱穿暖,不用拈针拿线下地干活,投胎运气不能算差。可惜从前年她奶奶和娘相继去世开始,顾春妮的好运就到了头。倒霉到今日,已是极致。
  
  想来想去,顾春妮只能怪自己出门没算好日子。
  
  前一天顾春妮领着小弟夏生匆匆到渡口准备乘船去省城坐火车,在跟船家议价的当头,转头看见上游的大河像发了疯的浊龙一样在水中翻波起浪,人头攒动的大河码头,转眼被浊龙吞没,化为白茫茫的一片泽国。
  
  那景象,便如末世重临!
  
  顾春妮只来得及攥紧弟弟的手腕,便被巨浪拍进了奔涌无尽的河水之中。要不是她从前世带来的空间有点物资,姐弟两个内外交困,只怕早变成了河中的浮尸之一。
  
  “姐,你再跟俺说说,俺爹家的好日子呗。”
  
  夏生仰起小脑袋,他想望天瞅瞅时辰,可眼前白花花的全是水影子在晃,他什么也看不清。恍忽中,他想起奶奶跟他说的:一条水影子就是一只水猴子。水猴子躲在水底下,只要看见有小孩子入水,就会伸手来扯。那白花花的这一片水影子,该是多少水猴子藏在底下……
  
  夏生用力蜷起腿,牙齿格格打战。
  
  顾春妮心里发酸:“不是跟你说过好多回了吗?咱爹家住的房子亮堂堂的,不像咱老屋黑得怕人;家里用的水都是用个叫水龙头的东西管起来的,一拧,那水就哗哗往下流,洗菜洗碗可方便了;还有,每个房间点的灯不叫煤油灯,叫电灯,那灯一拉就亮了,大黑天里连蚊子毛都看得见。还有还有,每个房里都有澡间……”
  
  夏生悠然神往:“我真想明天就到咱爹家。姐,你想咱爹吗?”
  
  顾春妮翻手从空间里摸出颗巧克力糖哄他:“吃颗糖豆吧。”
  
  夏生开心地笑眯了眼,这孩子生来容易知足。
  
  他珍惜地舔着这颗生平吃到的,最美味的糖豆,忽然想起来:“那,那俺爹这些年怎么不来接俺们娘几个?”
  
  她心中一哂:还能为什么,因为渣呗。
  
  顾春妮是胎穿,打从一出生,到六岁那年,她就没见过这一世的亲爹顾茂丰。要不是家里的佣工跟下人说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遗腹子。
  
  原来顾家世代经营着一个茶园,到老太爷这一代开始抽大烟,顾茂丰还没成丁,好大一座茶园就抽没了。还好老太爷没祸害到底,茶园没了,他人也没了,又留下些人脉。顾茂丰生了张巧嘴,胆子也大,才十五六岁就跟父亲的好友出门闯荡,婚后靠着老婆娘家,在南城,海城等地贩卖茶叶渐渐又经营起来。
  
  春妮出生那一年,跟顾茂丰同在海城经商的同乡传话回来,说顾茂丰在海城顶下个大铺子,还置了个二房太太,日子过得不知道多逍遥。又说他曾经放话出来,要洗干净泥巴做上等人,以后都不会回这乡下泥巴坑了。
  
  这话传到春妮她妈耳朵里,当即动了胎气,拼死生下个女儿。不等她妈为渣男干的破事糟心,发现这女儿病猫似的,气息几断几续,差点刚出生又回了鬼门关。
  
  顾茂丰的事让春妮她妈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可能是别人的,女儿绝对只会是自己的。
  
  春妮她妈成婚多年才有了这个宝贝疙瘩,这下什么事都抛在脑后,一颗心都扑在了女儿身上。
  
  而顾茂丰就真像他同乡说的那样,从春妮到夏生出生,他只寄过些钱回来,偶尔捎些东西,人从来不见影。即使后头老娘糟糠接续蹬腿上山,他也是最多托人捎了两封信到家。
  
  后来,春妮长到六岁,春妮妈去海城寻过一回夫,半年后,回来再不提此事。
  
  春妮就是那一次沾她妈的光,一道去的海城。也是那个时候,她妈有了夏生。
  
  若非长辈们接连去世,附近山上匪患越闹越凶,她绝不会小小年纪就带着比她更小的弟弟南下海城去寻亲爹。
  
  这年头,失去庇护的孩子想平安长大,太难了。特别是老家那样王法管不到的乡下地方,乡邻们若起了歹心,是防不胜防的。
  
  顾茂丰再渣,看在夏生是男丁的份上,也不会真不管他们。
  
  时至今日,春妮才明白,那时候她妈无论如何也要再生个男孩的执念从何而来。
  
  她继续用说了一万次的借口:“你忘了,咱娘要留在家乡伺候咱奶奶?”
  
  夏生小脑袋晕得思考不了那么多问题,嘴里呜哝,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那咱……”
  
  说着说着,眼皮合了上去。
  
  春妮赶忙去推他:“夏生,夏生。”叫几声不见动静,抖着手试了试他的鼻息,才敢吐出一口气。
  
  夏生跟着她一天一夜没合眼,眼下只怕到了极限。只是河水凉得浸人,夏生小小孩儿熬不住,总这么漂着不是办法。
  
  春妮心神守一沉入空间,找到存放的驱寒姜粉,拍着脸半逼半哄,让夏生干咽了下去。
  
  她极目远眺,见这一片水面上果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且水流逐渐平缓,终于将空间里那条独木舟取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回的原因,春妮原先一眼望不到头的空间只剩下不到两百立方。末世之后那些她辛苦搜罗来的海量物资自然也没剩多少,这条独木舟是她有且仅有的,唯一一条。
  
  昨天顾春妮只顾拽紧夏生,生怕他被水冲走,一开始完全没想起来这个压箱底的宝贝。到后边略缓过些气,两人身前身后浊流翻滚,只怕这舟拿出来,当场就会被拍翻。何况那些落水的人为了抓住一块浮木,无所不用其极。春妮见识过太多人心之恶,实在没有信心保住这条珍贵的船。
  
  是以在水里抢到这根木头,姐弟俩暂时安全后,她一直忍到现在,此刻四下无人才将它取了出来。
  
  这条独木舟是她前世去水上乐园找到的战利品,舟长不到两米,最多只能容许一个成年女子蜷缩着躺下去。现在两个孩子坐上去,还挺宽绰。
  
  春妮让夏生靠在自己面前,拿出温度计,给夏生量完体温,又找出压缩饼干一人吃了一点,用干净的毯子将他浑身擦过一遍再裹起来,最后举起船桨奋力划了出去。
  
  大概感觉自己到了安全的地方,夏生紧紧蹙着的小眉头放松下来,咕哝一句,歪头睡了过去。
  
  春妮望着他无忧无虑的睡颜,心里有些羡慕。她这具身体刚满十二岁没多久,当然也是累的。但在末世混过这么多年,她非常明白,越是平静无波的环境,越有可能杀机暗伏。
  
  末世里锻炼出的强大精神力给了春妮很大的帮助,她划划停停,又是小半天过去。
  
  中间夏生醒来,对这艘救世主一样的小舟非常感兴趣,缠着春妮问了很多问题,又勾着身子将船摸了又摸,不得不在姐姐的恐吓中乖乖坐下来,没一会儿又睡着了。
  
  这场仿佛来自远古的大洪水一瞬间冲毁了所有文明,春妮从白天划到黄昏,除了天上盘旋的秃鹫群和偶尔从舟边游过的鱼虾,基本没看到其他活物。
  
  太阳沉下半个身子,将浑黄的水面映得一片金红。
  
  春妮揩了把脸上的汗,感觉怀里的夏生动了动,拿出离家前烙好的饼子:“醒了?来,吃块饼。”
  
  春妮的空间可以让物品一直保持刚进去的状态,她那时先顾着弟弟,这饼不免泡了点水,好在随后就被她收进了空间,现在又晾了一整个白天,除了去不掉的水腥味,已经重新变得干燥很多。夏生显然饿极了,以前在家乡偶尔还有些挑食,现在捧着有异味的饼吃得津津有味。
  
  他白天睡得不少,吃完饼之后,最后一丝困意也没了,又开始趴着船舷好奇地往水下望。
  
  只要不过于淘气,春妮一般不会太过管束他。她分神盯着弟弟,望着天尽头开始发橘的落日,也掰了块饼放进嘴里。
  
  春妮吃得很快,无数次的经验告诉她,夜晚才是最危险的时候,她必须趁夏生醒来的这会儿养精蓄锐。
  
  前天她听码头的乘客说过一嘴,现在倭人跟政府军在东海省打仗。东海省就在他们县的下游,只隔着一个市。以前渣爹就是经常走水路去的东海省,若是顺风顺水,不用一天就能到东海省。只是现在打仗,走水路过于危险,很多客船都停了航,他们才决定坐的火车。
  
  她顺流往下漂了这么久,不得不往最坏的地方打算。
  
  “姐姐,你看这是什么?”夏生指着一个地方突然叫起来。
  
  春妮看了一眼,一手捂住他眼睛:“别看。”那是一缕血线。
  
  随着船只的前行,那缕血线越来越宽,宽到春妮几乎以为自己将要驶入一条血河。
  
  她取出望远镜看了会儿,果不其然,这里应该是一处战场。那些漂在河上的浮尸统一穿着两种颜色的制服,一种是土黄色,一种是灰色。
  
  灰色的衣裳春妮认识,那会儿政府向村里征兵,来的人就是穿灰衣裳的。
  
  她转动着木桨,向血流最少的方向划过去。
  
  “姐姐,我能睁开眼睛了吗?”
  
  夏生睫毛抖动着,紧紧拽住春妮的前襟。
  
  春妮摸摸他的头发,正在这时,静悄悄的河面响起一声浊重的呼吸。

《夜上海》作者:金子 民国

《夜上海》作者:金子

文案 吹奏的如泣如诉的丹青,被逼无奈的丹青,百乐门里风华绝代的丹青,一脸阴狠的丹青,开心明快的秀娥 满脸血污仍无怨无悔的秀娥..... 我站在一边,看着风云变幻,怒浪狂涛,自以为无欲无求,却仍躲不过这...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民国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1936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也就是后世被称为黄埔军校的办公室内,两个男子正在低声交谈。 “志恒,我考虑了很久,还是推荐你去军事情报处,但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愿。你要仔细的斟酌考量。”...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民国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文案 曲小西穿越很久之后才知道,原书里,她是男主爹小老婆;她的弟弟是腹黑深沉的反派;可是,看着还是乖乖小豆包的亲弟弟,曲小西袖子一撸,开始风风火火搞事业搞钱!一不小心,她的人设变成了,拥有108个马甲...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民国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文案 霍颜穿越到清末民初,成了京城皮影戏班班主的女儿,继承了号称“天下第一戏楼”的如意楼,然后陆续捡了一只猫,狗,兔子,狐狸……霍颜把它们一个个从皮包骨养到油光水滑。后来,霍颜发现,她这哪是养动物,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