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民国卖包子》作者:春未绿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6月24日16:14:25 评论 973 次浏览

文案

落拓的前清秀才李祥洲一家,

面临着交不出租子就要被赶出家门的窘境,

文文静静的女儿李文静站了出来,小声说了一句:“爹,我去卖包子吧?”

参考书籍:《民国风俗》《旧日滋味》《民国旧课本》

书评查看

正文

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上海

一壶汩汩的热水灌进盛满了红糖的白瓷盅里,白嫩的手指拿着调羹轻轻拨弄几下,拥有这双纤手的人,烫着时下流行的卷发,弯曲的卷发用红玛瑙的钗子插在脑后。她拥有一双含情目,大大的眼睛水波荡漾,水汽氤氲其中,把人显得越发的出尘,旁边立着的小丫头看呆了。

“喏,你拿去给英杰喝吧。”她把白瓷盅放托盘里,笑道:“这是上学茶,我们老家的孩子凡是上学期都要喝的。”

她穿着时下最流行的旗袍,肩部有别于以前的旗袍,左右两肩上补着两三重花样皱褶,背部扩大后,看似像教堂里挂着的天使的翅膀一样,凸显其神秘的风韵。

小丫头不敢再多看,讷讷道:“六姨太太,我这就端到太太那儿去。”

春菊是宗司令今年春上搬到上海时雇佣的丫头,做事伶俐,但因为没来几天,也还没弄清楚这里的人物关系,只知道六姨太太不受宠,人也不大爱说话,还好生了个好儿子,让无子的太太放在房里养着。

宗司令夫人的院落坐落在宗公馆最好的地方,这里廊阔轩广,里面更是精妙不可描述。此时的宗太太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正怜爱的看着约莫七八岁的小男孩,宗太太微胖,穿一件老式褐色旗袍,看起来和蔼可亲。

“太太,我刚从六姨太太那里过来,她让我带了一壶红糖茶给英杰少爷。”春菊低着头道,在太太这儿她可不敢放肆。

宗太太还未发话,英杰就从沙发上跳起来了。他穿着雪白色的衬衣,外面穿灰色格子马甲,小绅士一样安安静静的坐着,不过一听说到生母,就变了样:“春菊,快拿给我喝。”

他一下出格的行为不免让春菊悄默声的看了宗太太一眼,宗太太却还是那样和蔼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改变。

小少爷英杰没皱一下眉头就把整碗红砂糖水全部喝完,他用帕子抹了抹嘴,又讨好的对宗太太道:“太太,我可以去看看我妈吗?”

宗司令有十个儿子,死了五个,剩下的五个中,英杰年纪最小,却是出身最好的。六姨太太是前清名臣李桂的孙女,父亲也是当时的户部主事,不过是因为民国后门庭凋落,才做了姨太太。再者英杰年纪最小,却是最为聪明的,年纪这么小就很得司令的看重,这也是宗太太为什么把他接过来照顾的原因。

宗太太亲自接过帕子,把他还未擦干净的唇畔,又重新轻轻的擦了一遍,“你想去就去吧,你就要上学了,以后和六姨太太见面怕是少了。”

英杰高高兴兴的出去了,没注意到后面的宗太太意味不明的眼神。

英杰的到来让六姨太太整个人都开始发光了,利妈拿出糖果来,她看着母子二人十分高兴:“少爷,你不知道你妈妈多想你,她存下来的钱都给你买了书本、糖果,自个儿连支口红都舍不得买。”

这利妈是六姨太太从娘家带来的人,对六姨太太向来忠心耿耿,小的时候英杰也是由她一手带大的。

“利妈,替我去小厨房说一声,我去给英杰做包子,他最爱吃我做的包子了,这好不容易来一趟,总要让英杰满意。”六姨太太抚摸着儿子的脸,温柔非常。

英杰欢呼一声,他朝六姨太太撒娇:“妈,你对我真好。”

在宗太太那里虽然锦衣玉食,但少了这份亲近,他十分贪恋母亲身上的温柔,同时却不明白为何爸爸不宠爱妈妈。全府上下的人都说六姨太太不仅生的漂亮,而且端庄贤惠,斯文有礼,但爸爸好像对妈妈一直很冷淡。

六姨太太笑说:“那英杰等妈妈一会儿。”

宗司令是北方人,尽管来到上海,那小厨房也常备着和好的面,她只需要拌好馅料,放上去蒸熟就好。

切了一小坨面出来,六姨太太纤细的手指揉搓着面,很快就分成几个剂子,把调好的馅料放了进去。小厨房的福叔见她手指翻飞,包的包子小巧好看,不由得和烧火的菊婶说道:“六姨太太明明比四姨太太的厨艺好那么多,怎么就从来不去司令跟前献媚。”

蒸笼上汽后,六姨太太又施施然的回去了。

菊婶这才道:“你又知道什么?我听说这六姨太太那是家世很不错的人,是司令抢回来的,刚嫁过来的时候寻死了几遭,后来因为有了十少爷才勉强活下来,她不喜欢司令,嫌恶的很。我上次听六姨太太跟前的佣人说,司令来了后,六姨太太就摆出脸色。”

福叔咋舌。

电灯的晕黄下,英杰用筷子戳了个大包子放嘴里,六姨太太只觉得看儿子吃就已经饱了。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六姨太太以为是春菊来了,每次英杰在这边待的时间超过一个钟头,太太就会派人来催。她私心里自是不愿意让儿子去太太那里的,什么荣华富贵,司令的继承权她都不想要,可她是个姨太太,不是太太,在这个司令府上只有听从的份儿。

没想到宗太太竟然亲自来了,六姨太太连忙站了起来:“太太,我是想让英杰吃完这顿饭再过去。”

宗太太却浑然不在意似的:“我不是为了这个来的,你和英杰也许久没见了,再者他日后去上学了,你们娘俩见面的机会更少,合该多相处的。”

她又看了看六姨太太的模样,还是这样端丽,看她的相貌只会想到仙,从不会想到妖。她看到六姨太太的脸色露着温柔的笑意,也许只有她儿子才能让她高兴吧,只是……

宗太太下了决心,“明儿是行政院长陆家大太太的寿宴,本来是让老四去的,可她偏偏跑肚,我就想让你去——”她看六姨太太又似往常那样要拒绝,遂强调:“英杰以后可是要在上海读书的,陆院长对我们司令极为礼遇,我想让英杰多结交一些朋友。你原本就是书香门第出身,交际应酬不落俗套,所以我就想带着你去。”

却没想到六姨太太脸色一白:“太太这是笑话我呢,我久久不出门的人,哪里知道如何交际。”

宗太太看她这样,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又笑道:“不是为了你,是为了英杰。大上海是十里洋场,多少势利眼呀,我们那些乡下把式可经不住看,所以要你去。”她说完又看看英杰,神色莫名:“你若不去,以后恐怕和英杰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现在进府的八姨太、九姨太都是得宠的,司令也记不起你?”

最后一句话就是□□裸的警告了。

六姨太太今天穿了一身葱白色的旗袍,脸色更是雪白,利妈担心的看了她一眼。

“好,我答应太太。”六姨太太道。

宗太太才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明早我们一起去。”

她走的时候,还细心叮嘱英杰要多陪陪六姨太太,英杰毫无所觉,一心缠着六姨太太要她讲故事。

六姨太太一一答应,利妈就是想说话,也插不上嘴。

倒是宗太太心情极好,回去还多喝了一碗牛乳。

次日

宗公馆停放着几辆黑色锃亮的汽车,宗太太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身后跟着的佳人让司机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简简单单的青色光面旗袍,套在这人身上,只觉得穿出了意境,如诗如画。

一路上宗太太不发一言,她只看看六姨太太就觉得心情大好,却怕说话泄露了心思,故而闭眼假寐。

要说怪就怪六姨太太和英杰母子感情太深了,无论她对英杰多好,他总会想起自己的生母。

今日过寿的是陆院长的嫂子,陆院长今年不过三十四岁而已,就已经是民国行政院长,是一位政坛新秀。不仅仅是名震东北的宗家要来捧场,就是总理也亲自来了,六姨太太看着陆家的公馆,比以前的台阶要更高了,她不禁有些晃神。

还是利妈看了她一眼,六姨太太这才恢复如常。

宗司令是东北军威赫非常的人物,故而这宗太太一进门,就备受礼遇。

寿星是陆大太太,她守寡多年,今年四十岁,神情祥和,仿佛任何事情都惊不起她平静的波澜。

宗太太也是交际能手,她和陆大太太年纪相仿,不过这宗太太月份大一些,所以称陆大太太为妹。

“闻得你过寿,这是整寿合该好好操办的,陆院长真是有心了。”

“是啊。”陆大太太虚应着,但当她看到宗太太背后的人时,错愕非常。

还好她左边坐着陆二太太,宗太太和她对视一眼,这陆二太太生的娇娇悄悄的,听说是姨娘转正的,现在陆家上下由她在打理。她笑道:“宗太太快请入座吧。”

她好似从来都不认识六姨太太一样,还偷偷给她嫂子递了个眼色,陆大太太这才平静下来。

现在办酒席讲究俭省,但即便如此,陆家办的酒席也十分精致,中西合璧。有蒸螃蟹、卤蹄髈,也有牛排,六姨太太不会喝酒,但这也的场合在所难免,也小酌了几杯,几杯酒下肚头就开始晕了。

宗太太看她醉醺醺的,不免赔笑对陆二太太道:“她还真的是不争气,好不容易带她出来,就这么喝醉了。”

“没事,我去安排。”陆二太太叫了佣人过来扶着她去。

利妈要去照顾,却被宗太太冷冷的看了一眼:“英杰那边还要人照料,你过去吧。”

利妈不由得忧心忡忡。

醉酒难受,六姨太太很快昏睡过去,睡梦中好像被人泼了冷水,冷水刺骨,她揉了揉快要炸裂的太阳穴,耳边却嗡嗡作响。

艰难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一群人围在床边,六姨太太扶着头看着自己身上竟然尺寸未缕,还有欢爱过的红印,不禁眼前发黑。

宗太太对已经怒火冲天的宗司令道:“看在英杰的面子上,先把她带回去吧。”她看似深明大义的模样,眸子中透露着诡异的光芒。

六姨太太并非是蠢人,她很快就明白宗太太为何那样急忙的要她过来了,她指着宗太太道:“是你捣的鬼……”

说话同时,她身边又坐起来一个人,陆二太太惊诧非常:“三叔,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虽然弟妹死了多年,但大嫂又不是没说过让你娶妻?你怎么还是这样的荒唐啊……”

赤身裸体的男人才刚刚反应过来,他眯眼看了看周围,宗司令怒不可遏的掏出枪来。这位陆三爷才吓了一跳,六姨太太想拣起衣服穿,但衣服都散落在四周,她只能用床单把自己包裹上。

“你是静妹妹……”

陆二太太又扯着嗓子道:“三叔,你可别乱说话,这是宗司令的六姨太。”

六姨太太实在是百口莫辩,她不由得看了陆三爷一眼,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他会和自己睡在一处,看来这不仅仅是宗太太一个人参与的了了。

她只好恳求宗司令:“司令,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就躺在这里了,求求你相信我。”她锁骨全都露了出来,说话时颤抖的如同一颗嫩丁香一样。

宗司令有些心软了。

陆三爷指着陆二太太道:“李文凤,你这个贱人,竟敢暗算于我。”

他直起身子,气的厉害。

陆二太太摊手:“这是客房,要不是因为皮奶奶的珠宝掉了,我们才不会来,再说了,你二哥是行政院长,我暗算你做什么。”

说完又歉意道:“宗司令,您带六姨太太回去吧,这家丑不可外扬。”

自那日后,六姨太太就被关了起来,除了每日按时两顿饭送进来,其余时候只能看到警卫,六姨太太心急如焚。好在这日警卫悄悄撤去,利妈偷偷过来了,隔着铁窗,六姨太太焦急的问她英杰有没有事?

利妈哭道:“二小姐,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陆三爷原本把事情承认下来了,说是他贪恋您的美色,但您奋力抵挡。所以司令只是命人看着您,我方才见到了陆二太太,她说陆三爷和您是青梅竹马,还要来求娶您……司令气死了……”

难怪把警卫撤走,恐怕马上这司令就要来了,她此时无比冷静:“利妈,你听我说,我这次怕是活不成了,英杰我就交给你了。我梳妆台下有一张花旗银行的存折,你记得交给英杰,快走吧,以后英杰就拜托你了。”她双手合十,对利妈鞠了一躬。

利妈不敢多留,立马走了,六姨太太怔怔的坐着,门外的铁链被解开,她抬头望去,只看到宗司令一张扭曲的脸。

他个子生的极高,人也很壮,几巴掌甩过来,六姨太太几欲痛死。宗司令掏出□□,抵着她的脑门:“贱人,我自问待你不薄,你竟然替我戴绿帽子。”

六姨太太摇头:“司令,我没有。”

“砰”的一声,血流如注,六姨太太的脑袋上鲜血从头顶蹦出。

枪声巨响,却无人敢探问究竟,陆二太太也听到了这声枪响,她稳稳的坐上了小轿车,脸上很是痛快。

她看了看窗外,心道,妈、姨妈,芳姐,今天我终于替你们报了仇,你们的仇人一个被枪毙了,另一个被灌了阿芙蓉,正生不如死呢……

你们终于可以瞑目了。

《夜上海》作者:金子 民国

《夜上海》作者:金子

文案 吹奏的如泣如诉的丹青,被逼无奈的丹青,百乐门里风华绝代的丹青,一脸阴狠的丹青,开心明快的秀娥 满脸血污仍无怨无悔的秀娥..... 我站在一边,看着风云变幻,怒浪狂涛,自以为无欲无求,却仍躲不过这...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民国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1936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也就是后世被称为黄埔军校的办公室内,两个男子正在低声交谈。 “志恒,我考虑了很久,还是推荐你去军事情报处,但还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愿。你要仔细的斟酌考量。”...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民国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文案 曲小西穿越很久之后才知道,原书里,她是男主爹小老婆;她的弟弟是腹黑深沉的反派;可是,看着还是乖乖小豆包的亲弟弟,曲小西袖子一撸,开始风风火火搞事业搞钱!一不小心,她的人设变成了,拥有108个马甲...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民国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文案 霍颜穿越到清末民初,成了京城皮影戏班班主的女儿,继承了号称“天下第一戏楼”的如意楼,然后陆续捡了一只猫,狗,兔子,狐狸……霍颜把它们一个个从皮包骨养到油光水滑。后来,霍颜发现,她这哪是养动物,分...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