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嫁偶天成》作者:木嬴

文案

姜七姑娘生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择婿当日,世家子弟悉数到场,严阵以待。

靖安王世子躲的远远的,喝着小酒,嗑着瓜子,

听人八卦哪个倒霉蛋会躲不开河间王府抛出来的绣球,

然后一颗绣球破窗朝他后脑勺砸来……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 倒霉

  姜绾做梦也没有想过她会有穿越的一天。

  这种只存在小说里的荒诞之事竟然发生在她身上了。

  可眼前古色古香的屋子,跪在地上嘤嘤抽泣的小丫鬟,还有她被捆的严实挣脱不开的双手双脚以及肩膀处的隐隐疼痛无一不在告诉她——

  这不是梦。

  她真的穿越了。

  在拥堵的走路都比开车快的市中心和人追了个尾,脑门不小心磕在了方向盘上,顶破天一个轻微脑震荡的伤,她却睁开眼睛成了河间王府唯一的姑娘。

  这么随便都能穿越,不是老天爷在逗她玩就是给她开了后门。

  跪在地上的小丫鬟见姜绾半晌没说话,小心翼翼的唤道,“姑娘?”

  姜绾没理她。

  小丫鬟小脸一白,飞快的爬起来,凑到床前伸手要探姜绾的鼻息。

  姜绾翻了个白眼,无力道,“我还没死。”

  小丫鬟破涕为笑,“姑娘福大命大,不活够一百岁,阎王爷可不敢收你呢。”

  说话的功夫,又原样跪了回去。

  姜绾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醒来已经有半个时辰了,见过的人不少,但这小丫鬟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在屋子里的人。

  她被捆的严实,让丫鬟放了她吧,这小丫鬟就跪着哭。

  不说话吧,这小丫鬟又怕她睁着眼睛带着呼吸挂了过来探她鼻息。

  小丫鬟名叫金儿。

  是她现在这副身子的贴身丫鬟,模样生的清秀,忠心耿耿。

  除了不肯放了她之外,倒是问什么答什么。

  这会儿跪在地上是在自责,自责没有照看好她,让她在眼皮子底下投湖自尽了。

  不肯放她,也是怕她再想不开寻死。

  也是从这小丫鬟的口中,姜绾把她现在的处境摸了个七七八八,弄清楚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姑娘怎么就想不开了。

  寻死是今儿发生的事,但起因还得从十五年前说起。

  河间王,也就是姜绾的祖父生了五个儿子,这五个儿子又一口气给他生了六个孙儿,盼星星盼月亮才得了姜绾这么一个孙女儿,自是千般疼万般宠,唯恐她受了委屈。

  姜绾出生没多久,皇长孙病重,药石无医,为了医治皇长孙,皇家是什么法子都用尽了,最后不得已冲喜。

  钦天监测算生辰八字和方位,挑选赐婚对象。

  巧的是选中了姜绾,不巧的是符合生辰八字的却不止姜绾一人,还有同姜绾一日出生和河间王府仅隔了一条街的护国公府大姑娘。

  为了皇长孙安危,先皇将她们二人一起赐婚给了皇长孙,未定尊卑位份,毕竟还小,等她们长大了再说也不迟。

  冲喜在姜绾看来那就是无稽之谈,要是冲喜管用,要什么大夫?

  可有些事不知道该说太玄乎还是太过凑巧,赐婚之后,皇长孙还真就转危为安了,虽然身子骨还弱的很,但没有性命之忧了。

  皇长孙病好了,赐婚的后遗症也越发强烈了。

  皇长孙若是不治身亡,那赐婚自然作废,没道理让两个才刚满月的小姑娘从此守寡一辈子,可皇长孙活的好好的,这赐婚就是大问题了。

  皇长孙是太子的嫡长子,将来十有八九就是储君,是帝王了啊。

  他的正妃之位,可能就是太子妃皇后了,能不争不抢吗?

  河间王和护国公府为了皇长孙正妃之位争的是不可开交。

  谁想到不过三年,太子卷入弑君一案,被判全家处斩,皇长孙命大被人救走,逃过一死,却从此失踪,下落不明。

  以前姜绾年纪小,不急着出嫁,皇上也一直派人寻找皇长孙,这桩亲事便一直晾在那里。

  但姜绾和护国公府大姑娘却是针尖对麦芒,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有气。

  但凡两人凑到一起,不管是什么场合,都能成为她们两厮杀的战场。

  上个月,姜绾和护国公府大姑娘都及笄了,到了可以嫁人的年纪。

  姜绾游湖泛舟,本来心情很好,结果又遇上了护国公府大姑娘,不过这回人家没和她掐上,而是悄无声息的给她挖了个大坑。

  姜绾不仅性子骄纵,还特别率真好糊弄,一听说护国公府大姑娘和皇长孙的亲事退了,护国公府已经在给她物色夫婿了,犯不着也没那闲工夫和她争啊斗啊了,姜绾登时就着急了,回府后就吵着要退婚。

  河间王知道护国公府是想他河间王府做这个出头鸟,好跟在后头捡便宜,姜绾的赐婚能退掉,护国公府的还能不退?

  河间王看不上护国公府那点伎俩,但他膝下孙女儿就这么一个,皇长孙是死是活没人知道,这么一直等下去,要是能把人等回来倒也罢了,万一是一具骸骨呢?再万一流落在外时养歪了呢?

  女儿家最美好的年华不是用来等待的。

  为了孙女儿,明知是出头鸟,河间王也去做了,不过他倒也不忘拉着护国公府一起。

  只是护国公为人狡猾,说府上大姑娘年纪还小,都等皇长孙这么多年了,也不差再等个一年半载了,保不齐人家就回来了呢?

  一心想退婚,话却说得很漂亮,这是晾准了河间王疼孙女儿,要他这个出头鸟做到底。

  河间王不愿被人当枪使,但孙女儿的终身他也得考虑啊。

  左右都是要惹皇上不高兴的,早开口晚开口都一样,便咬着牙上了。

  只是这亲事是先皇赐婚,皇上准许退婚就是忤逆先皇,皇上不同意。

  河间王疼孙女是举朝皆知,这些年的战功都用来给姜绾讨封赏了,前年讨了个县主封号,结果不到半个月,就因为推人下水又被夺了。

  这要是别人家,估计都要禁足半年反省,结果河间王不仅没生气,还反过来安慰孙女儿,“夺了就夺了,等祖父和你爹他们立了战功再给你讨回来,为这点小事哭红了眼不值得。”

  听听,疼孙女儿已经疼的没边了。

  为了逼皇上同意退婚,河间王撂挑子罢了整整一个月的朝,气的皇上恨不得把他贬的远远的。

  最后还是久不管事的太皇太后出了面,才把先皇的赐婚圣旨收了回来,把这事摆平了。

  亲事退了,河间王高高兴兴的挑孙女婿,只是哪个敢和皇长孙抢女人啊?

  虽然当年弑君一案还没查清,但皇上登基之后,赦免了皇长孙的死罪,还赐封顺阳王。

  顺阳王要是一辈子不回来倒也罢了,万一哪一天找到人了呢?

  没人愿意赌这一把,何况娶妻娶贤,姜绾被河间王宠的性子骄纵,争强好胜,受不得半点委屈,和贤惠两个字少说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们攒点功劳不容易,还指着功劳加官进爵呢,哪够给他孙女儿祸祸的?

  儿子孙子喜欢他河间王的孙女儿,他们都要棒打鸳鸯了,何况还不喜欢。

  赐婚退不掉糟心,赐婚退掉了还是糟心。

  河间王知道症结在皇上那儿,不得已,只得再豁出老脸求到皇上跟前。

  皇上龙颜大怒。

  要退亲也给退了,嫁不出去,又来求赐婚,没有这样得寸进尺的了。

  皇上气归气,最后也答应了。

  这么多年,河间王府为朝廷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立下无数战功,除了太宠孙女儿这一个槽点之外,是挑不出半点错。

  再者河间王的两个兄弟,三个儿子都战死沙场了,哪怕不给河间王面子,也得给他们几分薄面。

  只是把孙女儿宠坏了,赐婚给谁就是祸害谁啊。

  皇上能做这样缺德的事吗?

  何况赐婚可不是随便赐的,也得讲个门当户对,和河间王府不相上下的,又岂是等闲人家?

  皇上有点后悔答应赐婚了,只是金口玉言,说过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

  挑来挑去,也没挑到合适的赐婚对象,好在最后想了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把这事解决了——

  抛绣球择婿。

  让京都未定亲的世家子弟都到场,绣球砸到谁,谁就娶姜绾。

  姻缘天定,将来嫁了娶了,鸡飞狗跳也怨不到他这个皇上,怨老天爷去。

  河间王觉得这样太草率了些,也只能见好就收,再闹下去,只怕绣球都要没了。

  大不了让几个孙儿混在人堆里,务必确保绣球给他砸个文武双全的好孙女婿回来也就是了。

  前儿,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

  姜绾盛装打扮,往绣楼上那么一站,螓首蛾眉,花容月貌,倾国倾城。

  长的是一等一的美,看的人心神荡漾,神魂颠倒,只是性子也是一等一的骄纵,硬生生的把靠美貌争回来的好感击打的支离破碎。

  好看顶什么用?

  也不看看人家河间王府是怎么宠她的。

  要真娶了,叫她受一点委屈,回家一告状,不被打死,也得被打个半死啊,更别提左拥右抱,在外头逍遥快活了。

  就是美成天仙儿,这绣球也不能抢。

  这不,姜绾的绣球抛出去,那些世家子弟唯恐被砸到,绣球是你抛过来我砸过去,没人抢不算,最后还给抛了回来,砸在了姜绾的肩膀上。

  姜绾倒地不起。

  姜绾肩膀上疼了两天还没好的伤就是这么来的……

  肩膀只是轻伤,要不了命,但丢人啊。

  姜绾几个兄长见那些世家子弟不肯娶她,还用绣球打伤她。

  气劲一上来,哪管是捅了马蜂窝还是捅破了天,给妹妹出气最重要!

  借着绣球把那些世家子弟打的鼻青脸肿的。

  绣球从绣楼下追着人打,追了大半条街,最后也不知道是谁临起一脚,绣球朝一旁鸿宴楼飞了过去,好巧不巧把正在楼里喝酒的靖安王世子给打晕了。

  要姜绾说,这人也是真倒霉,安安静静的喝个酒也能被砸到。

  被砸晕也就算了,绣球只是挨着他,也没抢,结果那些世家子弟一致认为是他抢到了绣球,对着还昏迷不省人事的靖安王世子道了一声恭喜,然后一脸幸灾乐祸的扶着嘴角眼角各回各家了。

  抢绣球的都散了,就剩一个跑不了的靖安王世子,不选他也不行了。

  河间王府的人把靖安王世子抬回去,顺带捎话让靖安王府早日登门提亲,结果靖安王世子醒来是拒不迎娶。

  河间王没说什么,本来他对这次择婿的结果就不是很满意,如果靖安王世子说不算的话,那河间王府就再招一次亲就是了。

  御赐的绣球,砸不到一个孙女婿,他河间王没脸,皇上也面上无光啊。

  此言一出,文武百官都急眼了。

  儿子孙子送去被打一顿还不够,还要再打一回吗?

  这回躲过一劫,谁知道下回能不能躲过去啊?

  这可不是能冒险的事儿!

  然后百官就咬着靖安王世子这颗倒霉蛋不放了,逼着他挺身而出把姜绾这个祸害给娶了。

  皇上有旨,让未定亲的世家子弟都得到场,他靖安王世子一没娶亲,二没定亲,却在酒楼喝酒,这是把皇上的话当耳旁风,是对皇上的大不敬。

  一顶抗旨的帽子扣下来,按理靖安王世子也该屈服了。

  结果他宁肯被皇上杖责四十大板,也不肯迎娶姜绾。

  这事传到姜绾耳中的时候,姜绾就有点受不住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姜绾的大哥二哥定亲了,因为用绣球打了人,未婚妻家趁机登门退亲。

  自己嫁不出去,还连累大哥二哥退了婚,她把河间王府的脸都给丢尽了。

  一想到自己沦为了京都的笑柄,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笑话她。

  这个才刚满十五岁的姑娘彻底崩溃了,哭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也没吃早饭,去花园散心时,把丫鬟支开,在花园里投了湖……

  姜绾坐在床上,欲哭无泪。

  原主死了一了百了,她穿过来却要接手这样的烂摊子,她也承受不了啊。

  而且因为姜绾的投湖自尽,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