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鸾禧》作者:大姑娘浪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6月15日10:29:23 评论 26,400 次浏览

第捌章
  英珍挟了一筷子百叶炒青菜到美娟碗里:“她蔬菜炒的好,不黄。”
  美娟最烦吃青菜,此时倒出乎意料的顺从,困难地咀嚼咽下,主动说道:“你认得钰珠罢?”
  “哪个钰珠?”英珍想不起来,美娟也没指望她记得,她耸耸肩膀、用非常随意的语气提醒:“就是那个,上周、上周在李太太家里聚会,和你打招呼的那个,就是钰珠。”
  “哦!”英珍想起来了,是个容貌秀丽的小姐:“她怎样了?”
  美娟道:“她找到了一个男朋友。”
  英珍心底莫名咯噔一下:“是哪个?不会是姚苏念罢?”
  美娟一撇嘴儿:“想甚麽呢,她也配!”又道:“她父亲开一爿杂货店,姆妈眼睛瞎了,下面还有弟弟妹妹,一家子勒紧裤腰带供她念书,就是指望她有前途,可以寻个有财的女婿。”
  英珍赞许:“难得她父亲有如此远见。”
  美娟挺不屑地:“这算甚麽远见。泥腿子刷层金漆,她还是泥腿子。算计着男方要条件好,男方又不是戆大,他也在相你,摆明儿这拖家带口用钱是个无底洞,谁肯当冤大头。”
  英珍不喜她市侩的语气,没说话,娘姨端来炖好的蛋羹,嫩嫩的,浇了几滴香油,她用瓷勺挖了几块拌饭吃,过了会儿才开口:“她男朋友在哪做事?”
  美娟似乎一直等着她问,竟有些迫不及待:“在小学里当教师的。”
  英珍点点头:“不错呢,是个文人。”
  美娟笑起来:“文人又不能当饭吃。他每月薪水六十元,家里有老母和一个弟弟,住衖堂房子,每月租金十五元,再米面油盐酱醋煤球,还有日常用品衣裤鞋袜要用钱,最大头的是他弟弟的学费。他每晚还要去个学生家里当补习教师,三个小时能得三十元,这样抠抠扣扣,每月里勉强过活。不能生病,生病就完了,但穷人是最会生病的。”
  英珍看她一眼:“你把人家倒算了个透,却没见你算一下自己家的。”
  美娟道:“我哪里晓得,是钰珠算给我听的,她说她嫁过去后,也要到外面寻个事做贴补家用,否则日子过不下去。她本来下定决心要结束这段感情的,上周混进了李太太家的聚会,周朴生对她很有好感,还问她要电话。周朴生、姆妈认得哇,对,就是那个斗鸡眼,他虽卖相忒一般,但家里有钱,跟了他不用过苦日子。让姆妈选,你选哪一位?”
  英珍想想回答:“我选爱情。”
  美娟诧异地看她稍顷,噗嗤笑出声来:“姆妈天真,爱情能当饭吃麽!要我选,我就选周朴生。”
  英珍问:“钰珠决定跟谁了?”
  美娟道:“那个戆大,还是要跟着小学教师。我见过他一面,在学校门口等伊,长得邪气漂亮,个高,皮肤很白,浓眉大眼,笑起来像电影明星。她就是被他外表所迷惑,就忘记了日后生活的苦恼。”
  英珍觉得她很自以为是,蹙起狭细的眉尖,低斥道:“你懂甚麽,开口闭口就是钱!”
  美娟舀了碗虾米紫菜汤,一面抿嘴喝着,一面说:“姆妈不也在为钱犯愁!这会倒来说我,哼!爱情有甚麽用,能付娘姨的工钿麽!”
  英珍也很难理清爱情和金钱的关系,府里前些年好过的时候,聂云藩抽大烟捧戏子逛堂子,整日里不见人,她虽衣食无忧,过得并不快乐。
  如今大家落魄了,聂云藩手头没钱时,常在房中懒着,有时还同她说两句话,开开玩笑,但她反倒眼睛跟针扎似的,恨不能他滚出去。
  她没有爱情,也没有金钱,她对美娟语重心长:“我这辈子没希望了,你还有机会。”
  美娟面庞不知怎地一红,忽然扭捏地问:“上个礼拜在李太太屋里……那姚苏念有消息了麽?选的哪一位小姐?”
  英珍微怔,有些不确定:“没接到李太太电话,我想还早罢,才一个礼拜,人家也要考虑,又不是捡到篮里就是菜。”
  美娟道:“这事儿拖不得,你觉得还早,讲不定人家马太太、薛太太老早行动了,姆妈又不是没看见,在李太太家那阵势,跟个皇帝选妃似的。”
  英珍笑着看她,忽然问:“你看上姚苏念了?”
  美娟倒底是个黄花闺女,甭管现时府里是甚麽样,从小至大也是照高门大户的小姐来养的,自有一股子骄矜之气,她轻哼一声:“马马虎虎!”
  英珍偏着头回想那晚的盛况:“他舞跳的好。”
  “留洋过的哪个舞跳的不好!”
  “不一定,周朴生也留过洋,我看他老跳错拍子,还踩了几下女伴的脚面。”
  “他哪是在跳舞,贼眉鼠眼尽往小姐们身上乱瞟。”美娟这时候又说:“钰珠不跟他是对的,日后定是个败家子,扯不完的风流债。”
  “那姚苏念个子高高的,宽肩窄腰腿长,跳起舞来有范儿。”英珍想起个人来,模模糊糊的一个影子。
  美娟眼底浮起一抹光彩,流金砾银闪闪发亮。
  “他是衣架子。”
  “长得虽没那小学教师英俊,主要是眼睛,单眼皮,却不小,有些狭长,眼梢上翘,看你的时候,似笑非笑的。”美娟承认:“他的洋文是很纯正的伦敦腔。”
  英珍托着腮听她说完,又问:“他现在在哪里做事?”
  美娟说的止不住嘴:“他父亲是财政部长,要在上海弄个财政部驻上海财政办事处,会给他一个职务。”
  英珍再问:“这些是他亲口讲给你听的?”
  美娟摇头:“是和那晚几个相熟的小姐聊天,听她们说的。”
  英珍道看着她的表情,想想道:“姚苏念和马太太的侄女跳了三次舞。”
  她一般不会特别注意这个,是和赵太太坐在沙发上叙旧时,她的旗袍有些短了,稍微抻直腰身,就露出大半个脚面来,有一块踩脏的泥水印,是哪位太太的鞋跟扎了掌子,一个“U”状物,清晰地印在她的雪白玻璃丝袜上,像盖了个章,不是红色的。她的脸却红了,音乐停有三次,她把旗袍往下遮住脚面三次,目光就望向舞池三次,看见姚苏念揽着那混血小美人的腰,画面太美,至今记忆犹新。

《夜上海》作者:金子 民国

《夜上海》作者:金子

旅途我拉着秀娥轻巧的闪出了大门,门外一片纷乱,呼喊着口号的学生正群情激昂的从我们面前走过,一股热力从人群中发散出来,原本有些阴冷的空气,仿佛也跟着烧了起来。眼见着涌过来的人越来越多,秀娥吓的往后退了一...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民国

《民国谍影》作者:寻青藤

第十章 宝藏现身   这处大院宁志恒前世就来过,那是他还正是官场得意的时候。当时南京城区大改建,城市规划就把这所年代久远的古建筑归为拆迁的范围内。   于是就在施工开挖地基的时候,就在这处大院的地下挖...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民国

《穿成男配那万能小姐姐》作者:香酥栗

第8章 投石  “着火啦!!!”  曲小西正在洗脚,听到这个声音,一脚将水盆踹翻了。  她仓皇的吩咐:“晚荷,你快去隔壁看看知书知棋。”  晚荷匆匆跑出门,曲小西也飞快的趿拉鞋出来,这一出来就看到不少...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民国

《天下第一戏楼》作者:柳木桃

  ☆、洗澡一   霍颜上辈子也捡过流浪猫,一般都是捡猫三步走:驱虫,洗澡,做绝育。之前她是看在猫受伤的份上,才容忍它这么久,其实一颗想要洗猫的心早就蠢蠢欲动了。  黄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霍颜抱着一只猫...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