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固伦纯禧公主》作者:抱鲤

说来,当初容温在恭亲王府当众与其生母——恭亲王庶福晋晋氏交恶之事,闹得并不算大,遮掩一番也就过了。

只是不巧,当时正值年节。到处都是热热闹闹,一团和气的。硬生生把恭亲王府妻妾不睦,庶福晋晋氏为了与嫡福晋别苗头,故意在宴客之时,疑似引返家探亲的大公主落水以陷害嫡福晋母子的笑话衬显眼了。

虎毒尚且不食子——恭亲王这位庶福晋晋氏算是‘一战成名’。

当年这桩笑话在京城流传甚广,多罗郡王作为入京‘年班’王公中的一员,更是曾在慈宁宫听见了不少此事未被传扬出去的精彩后续。
对晋氏此人,印象极深。

眼下,这晋氏不早不晚,偏在他们这群婆家人返旗的日子登门寻决裂多年大公主——十成十不是好事。

多罗郡王佯装不经意扫了眼敛尽和暖驯良,周身透着疏离淡漠的容温,心下有了计较。
他既决定接纳容温,自把容温当做自己人看待的。
有人找麻烦找到自己人头上,他等身为男儿,若不挺身而出,岂不窝囊!

多罗郡王小眼精光一闪,也不问容温可要见晋氏,而是自顾侧过脸,粗声粗气与鄂齐尔‘商议’起来。

“二弟,咱们府上除公主之外,也没个女眷。这女客上门了,总不能咱们几个大老爷们上去寒暄吧。这样,你点两个丫鬟婆子去迎客。”

他们所在的西檐距王府大门没几步路,只多出一堵厚墙而已。若正常说话,声音不见得能传出去。

但多罗郡王身强体壮,中气十足。这口‘高调’的嗓音不仅震得近处几人耳根发麻,府门外站着的脱里及晋氏等人,亦是一字不落,把他的话听了去。

容温在宫中长大,各式手段见多了,几乎立时反应过来多罗郡王此举用意。
讶异之余,清亮的眸子弯了弯,朝多罗郡王望去。

多罗郡王无声冲她咧咧嘴,红葱似的大胡子一翘一翘的。摆摆手,示意她且等着看就是。

接着,便见胆怯懦弱的鄂齐尔,一反常态,扯着口堪比戏院名角的高亢嗓音,拖腔带调配合兄长,“阿哈,让丫鬟接待不好吧,外面来的好歹是王府庶福晋,半个主子。况且,还与公主有些关系……”

多罗郡王‘蛮横’打断,“嗤——我郡王府传自太宗年间,府门前挂的多罗郡王府牌匾更是为太宗皇帝御笔。府上尚过中宫嫡出公主,也迎过皇家旁支格格。半个主子,有何颜面在郡王府的门楣下提及?”

多罗郡王啧啧两声,指桑骂槐,刻意警醒道,“再则,玉牒上写得明明白白,公主乃是万岁爷长女,位同亲王世子的和硕公主。按理,我这个一府之主见着她,都该行个平礼。
一个王府庶福晋,也配与她攀关系,劳烦她出面接待,不怕折了福?我瞧着你是瞌睡没醒吧,竟说出这话,糊涂、荒谬!”

“是是是,阿哈说得是。”鄂齐尔喏喏应了两声,话里却分明另有所指,“云泥之别的身份,怎能一并论及。可不是猪油蒙了心,糊涂又荒谬么!”

兄弟两出自纵马恣意的蒙古,没读过什么书,不奉行君子之道那套规矩讲究,行事粗简爽气且拉得下脸面。
唱双簧似的,简单粗暴把一墙之外的晋氏从里到外挤兑了个遍。

只要稍微要点脸的,听了他们这番话,自会知难退去。
可晋氏不是一般人。

府外。
晋氏一袭月白斗篷,妆发素净,低眉顺眼立在马车旁。多罗郡王兄弟指桑骂槐的话,一字不落尽数灌进她耳朵里。
她却木头一般,恍若未闻,唇角似还噙着三分笑意。静静站在原处,不闹着进府,也不离开。

脱里与音察两人立在石阶之上,悄然对视一眼。
一时倒摸不准这传说中妖气横生,心狠手辣的庶福晋如此做派是个什么路数。
音察年纪小耐不住性子,有心试探一二,也被脱里以眼神制止。

双方无声僵持,郡王府外的长街连马蹄铁闲踏在青石板上的声音,都能清晰分辨。

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马车里有个老嬷嬷探出头,轻声在晋氏耳边说了句什么,晋氏终于有了动静。

脱里兄弟猜她是被看清形势的下人说动了,准备离去。
不曾想,晋氏却探身从马车里抱出一个睡眼惺忪,瞧着约摸三四岁大小的锦袍男孩。

然后,冲脱里兄弟所站方向淡淡福腰,两弯柳叶眉很是温婉。声音不高不低,方能传入西檐,“此乃恭亲王幼子文殊保,他想见见长姐,还劳二位通禀一声。”

晋氏只字不提自己,也不提容温的公主身份。只论血脉情谊,说幼弟想见长姐。

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自然而然的把多罗郡王那番身份有别,不配相见的论调摒在一旁。
多罗郡王听得眉头一扬,抬脚便要往外走,准备去正面会会晋氏。

“王爷。”容温及时唤住他,低声道,“时辰不早了,大阿哥领着大臣应已到了城外长亭,准备给王爷一行送别。王爷放心去吧,此处我自能应付。”

多罗郡王看了眼天色,又睨了眼容温和润的侧颜,不放心问道,“公主确定?”

“自然。”容温拨拨腕上的佛珠,笑得云淡风轻,“我和她之间,还差着封当年被我亲手送还乾清宫的册封侧福晋圣旨。她今日来,八成是为这事儿。她既有求于我,便得受制于我,自不敢再对我不利,王爷放心。”

容温又不是傻子,多罗郡王把维护之意摆得这般明白,她自是感受得到。讶然之外,更觉得心暖。
多罗郡王既以诚相待,她也无须刻意隐瞒,把当年的事讲得更清楚些又如何,反正不过是些陈年笑话,不痛不痒的。

再则,晋氏佛口蛇心,手段细密,为达目的誓不罢休。多罗郡王脾性耿直,若和晋氏对上,不经意间容易吃亏,方才这番口舌官司便是最好的例子。
还不如让她自己亲自来,说到底,麻烦本就因她而生的。

多罗郡王自是不知容温的考量,他的注意力落在容温送还圣旨一事上,饶有兴致的问道,“还有这一出?”
他当年在慈宁宫听闻的那些传言里,可不包括这一条。

容温微笑颔首,“是。”

这次,多罗郡王瞧着容温的眼神,颇有几分刮目相看的感觉,直言不讳道,“本王本还担心公主顾念生养之情,行事抹不开面子,凭白吃亏,这才打算代为赶走那人。未曾想,公主十来岁时,便已有了杀伐决断的气势。好,很好啊,为人活该如此,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王爷过誉了。”在这些自幼骑马狩猎,年少战场杀敌的蒙古男子面前,容温可不敢担‘杀伐决断’这个词。

“不说这些客套话。”多罗郡王笑眯眯的抚须。
尔后,猝不及防抓住班第的辎车扶手,把人往容温跟前一推,“得知旧事,方知公主心性坚毅。那老五交给公主照料,本王也就放心了。明日公主移居公主府,老五也一并跟着住去吧?”

不死心,弯来绕去又回到这事儿上了——班第浓眉一挑,不待容温应答,便要张口拒绝多罗郡王的安排。

鄂齐尔这当亲爹的,可谓十分了解他。在他开口之前,佯装不经意上前一步,挡在班第面前,截走话头,“乌恩其,这个时辰你主子是不是该吃药了?”

乌恩其冷不丁被点名,高壮的大汉面相憨厚,却十分懂行,飞快从荷包里掏出一粒黑黢黢,散着浓重腥臭味的丹药递过去,“对对对,是到时辰了,大夫说可不能耽搁。”

鄂齐尔满意一笑,接过丹药,凑到班第嘴边,无比慈爱道,“老五,来。”

班第紧抿着唇,目沉如水,整个人防备地往辎车椅背上靠了靠,一副能躲则躲的架势。

多年亲父子,他哪能不知晓鄂齐尔笑盈盈的面孔下,打什么主意。
此刻只要他敢张口推拒入住公主府,鄂齐尔定然趁机把药塞他嘴里——反正,大家都别想好过!
威胁他呢。

班第识趣的沉默让鄂齐尔很是满意,面不改色捻着那粒气味浓郁的药丸,笑道,“方才阿哈说到哪儿?对,老五搬入公主府是吧。如此甚好,我这就让人替老五收拾行李,公主意下如何?”

班第那药臭得霸道,简直比宫中的净桶还要熏人。自乌恩其掏出来药的那一刻起,容温便暗自屏息,顺便悄然观察班第,若这他都能面不改色的吞下,那估计重伤之事八九不离十了。
否则,谁愿意为了逢场作戏,遭这份罪。

容温注意力全落在班第身上,完全不知话题怎又到她身上了。

“……”
所以,她是失忆了吗?
她到底什么时候答应照看班底了的?
还有,稀里糊涂的,她怎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容温舌根泛苦,想要推辞。可多罗郡王兄弟两期待且信任的目光,让她根本开不了口。
片刻之前,这老哥俩才不在意身份尊卑,亲自下场帮她怼晋氏,护着她。
做人总不好太忘恩负义……

容温笑意略僵,老哥俩还等着她表态。让她昧着良心说乐意之至让班第随她同住公主府,她是开不了这口的。
顿了顿,索性顶着众人各异的眼神上前,默然接过班第的辎车扶手。

多罗郡王兄弟见状,俱是一脸欣慰。
多罗郡王爽快道,“老五交给公主,本王便没有任何可忧虑的了。既如此,今日本王便先行离去了。待日后公主与老五来旗,本王必将定率部亲自迎至通榆城外。”

出得通榆城外的关隘,便到科尔沁地界,但距蒙古的郡王府所在之地还有好几日路程。多罗郡王如此许诺,算是给足容温面子了。

容温弯着眸子点头,谢过多罗郡王,几人之间一团和气。

谁也不曾留意到,辎车上的班第在听见多罗郡王这番话时,浅灰色的眸瞳携杂冷光,凌厉如刀,似不经意落在容温身上,转瞬即逝。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