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仙台有树》作者:狂上加狂

文案

仙台有树,五百年结下并蒂二果,皆是执念至深不得轮回的仙修转生……

薛冉冉从小体弱,为了活命延年,投拜到仙修奇才苏易水的门下。

从入师门那日起,她便听说苏易水曾经的师父是女魔修沐清歌。这个女魔无恶不作,罪大恶极。苏易水大义灭亲,二十年前携众位正道将女魔头师父沐清歌打得魂飞魄散。

冉冉虽入师门,但放羊偷懒,低调做人,高调吃饭。人活不易,何必拘泥长生?!师门中师哥俊帅,让人看得眼花。师父虽然谪仙般的气韵,但阴郁冰冷,她看着怕怕,好想叛逃师门。

听说沐清歌一直爱慕师父,只是爱而不得。而且女魔头已经重生,洗心革面,大放异彩,想要跟苏易水再续前缘。

如此仙侣奇缘,真是让冉冉羡慕,就在她准备给师父仙侣包份大红包时,却被师父壁咚在墙壁上,冉冉鼓足勇气说道:“仙师,请您从一而终,不要再辜负了您的仙侣。”

可是苏易水却似入魔,对她低语道:“清歌,你还要骗我到何时!”

书评查看

正文

绝山的最高峰是斩仙台,斩仙台上有一棵树。
  
  高山上有树,原也没什么奇怪的。可偌大的一座山,遍野光秃秃,只这么一株半死不活的古树,就透着无尽的诡异了。
  
  绝峰之下绝峰村的村民们对此习以为常,虽然在二十年前这里还是满目苍翠。
  
  村头闲坐的老人们常说,这叫独山养仙树。那古树成了精,升了仙。既然是仙树,岂能与那些凡草俗树共居?自然要独占一个山头。
  
  说起那个半死不活,叫不出名字的蔫树是仙树,也有确凿缘由的。二十年前,就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门派弟子前来绝山探查。
  
  听老人们说,他们似乎是想要摧毁那棵老树,可惜几个大能裹挟雷霆震毁天地之神力,最后却身负重伤而逃,过后便再无人敢尝试去摧毁那棵树了。
  
  从此绝山似乎有了鬼打墙般,终日山雾弥漫,村民偶有上山者,居然能在秃山里迷路,转上个把时辰也是在山脚下打转。
  
  这么邪性的地方,让人望而却步。
  
  不过,有一伙人似乎不死心,最近每年便要前来一次,虽然上不去山,但是他们会在山脚下雇佣一些村民填埋他们带来的黑色铁箱。
  
  那些箱子怪异极了,似铁非铁,表面满是黏糊糊的黑色油泥,还微微蠕动,似乎下一刻就会融化成一滩黑水般。
  
  填埋的时候,那些黑衣人禁止村民用手触碰箱子,只能用特制的铁叉去推箱子入坑。村东的吴老三曾经不小心用手摸了那箱子,整个手掌都被侵蚀掉了,从此变成了“吴一手”。
  
  这差事透着无尽的凶险,就算酬金丰厚,村民们也不愿意干了。
  
  可总有一些人被摄魂了般,呆头呆脑,被人驱使着去山上。
  
  村人们猜疑他们是被摄魂了。每到这个时候,村里人都躲在家中,不敢去田间劳作,生怕被这些邪魔歪道抓了壮丁。
  
  可就算是这样,还会有些不知情的外乡赶路人被抓去搬箱子。
  
  如此一来,那仙树的名头不免有些被抹杀,又有人说那树是不祥之物,害得绝山成了邪魔之地。
  
  若有孩童不听话,便可吓唬他们“若再哭喊,就将你扔到绝山上去!”。这话一出,再顽劣的幼童也吓得钻被窝紧闭了嘴巴。
  
  虽然村落穷了些,却人人身强体壮,耄耋老者甚多。相较直下,村东薛木匠家的病丫头跟同龄的孩子比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薛家夫妇成婚多年,一直无后,好不容易十五年前得了个女儿,却是个天生的病秧子,风吹大些都能折断了小腰。
  
  夫妻俩对这独女爱若掌上明珠,轻易都不肯让她出门。
  
  薛木匠的媳妇巧莲正在腌制酸萝卜,抬头看见自己的女儿冉冉正垫脚站往院墙往外望,似乎在看那群疯闹的孩子,便走过去扶着她说:“乖囡,外面都是群野小子,仔细给你撞了,你若想出去玩,叫你阿爹带着去河边摸鱼可好?”
  
  薛冉冉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又默默咽了口水,眨巴着一双明澈若秋湖的眼儿乖巧道:“阿娘,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想出去玩。”
  
  巧莲越过矮墙头一看,发现领头的那个丁家胖小子手里捏着枣花酥,心里顿时明镜了。
  
  她家的冉冉乖巧又听话,就是天生嘴馋,平日里总要捏些零嘴打牙祭,若是看见些时鲜的吃食,一双大眼睛能目不转睛看个半日。
  
  那个胖小子拿着富人家才有的精致糕饼,惹得冉冉嘴馋了。
  
  巧莲见状也有些为难,只能说:“乖囡,那糕饼只有县城里才有卖,等你爹给丁财主干完活,赚了钱就给你买回来吃。”
  
  冉冉这时已经坐回了凳子上,抓了抓自己刚刚梳好的抓髻,懂事道:“阿娘,那很贵吧?我方才迎风已经闻到味儿了,是红枣里加了绵糖,再配了揉猪油的面皮子,六分的炉火烘出来的。等秋天下了枣子,娘再买一小包绵糖,我也能做。”
  
  巧莲笑着捏她的脸:“难不成真长了个小狗的鼻子?闻闻味道便知用什么做的?你是听谁说的做法,拿来唬娘?”
  
  冉冉见娘不信,也不再说话,笑着过去帮娘装萝卜入坛,然后捏了一块萝卜,一边咬一边道:“阿爹昨日不是割了一片腊鸭肉吗?今晚就吃萝卜炖腊鸭吧?”
  
  巧莲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萝卜块道;“可不能贪嘴吃生的,你肠胃弱,仔细闹了肚子,晚上炖出鸭肉你也吃不进嘴了。”
  
  别人都纳闷他们夫妻俩身强体壮,为什么生出了病孩子。只有巧莲心知肚明,这冉冉是她十六年前在绝山的那棵枯树底下捡来的。
  
  那日她也不知怎么了,睡了一半的午觉,起床后觉得胸闷,便去山上转,云里雾里的,竟然转到了山顶上,远远就听见了娃娃的啼哭声。
  
  雪白小小的那么一团缩在树下,半睁的大眼睛里噙满了泪珠,委屈得哇哇哭。当时将巧莲的心都给哭碎了。
  
  也不知什么人这么狠的心,居然将这么粉圆可爱的小婴儿扔在了仙树下。不过巧莲却觉得这是上苍的垂爱,可怜他夫妇多年无子,所以赐给了他们一个女儿。
  
  薛连贵也觉得老婆说得对,对于老婆抱回的这个女婴欢喜得很。只是后来才发现这娃娃天生带着体弱之症,三五日就要闹病,再不然就是昏睡得睁不开眼,为此夫妻俩是求遍了附近的郎中,花费了不少药钱,也不见好转。
  
  等日子久了,夫妻俩也算是久病成医,自摸索了一套将养病娃娃的法子,总算是将纤弱的苗苗养得这么大了。
  
  这娃娃捡来的时候,右手心带着红色的胎记,薛木匠问过村中的老秀才知道,这个纹路像是个冉字,所以干脆给她起名叫薛冉冉。
  
  不过等冉冉长到一岁的时候,那个手心的胎记就慢慢消失不见了。
  
  有许多孩子的胎记会随着长大而慢慢减淡。木匠夫妻俩不甚在意,只是一门心思的赚钱养女儿,清贫的小日子也算其乐融融。
  
  娘俩正说话的功夫,矮墙外有人喊:“婶子,我特意买的糕饼,给冉冉一块尝尝?”
  
  巧莲转头一看,原来是那吃糕饼的胖小子的哥哥,丁家二郎。
  
  这丁家是村里的富户,这二郎在镇上的书院读书,马上就要考取功名,前途无量。他跟县里的举人家的女儿定了亲,可是三五不时地回村撩拨她家冉冉。
  
  巧莲知道,自己的这个女儿虽然瘦弱,可眉眼模样实在生得好,细眉秋波,赛雪凝肤的,在村里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里也是出挑的。
  
  可惜这种不堪一折的细腰病柳体态,并不招农家老把式的待见,若是村里农活人家找媳妇,恐怕看不上冉冉这样不能做活的体态。
  
  不过丁二公子读了几卷书,眼光自然与农夫不同,跟赶不走的苍蝇似的,这一年里,紧盯上冉冉了。
  
  他还找了村里保媒的婆子透话,那意思是成亲了以后,再抬冉冉入门做小。
  
  巧莲当时一口回绝,叫婆子给丁家二郎过话,她家冉冉不想高攀富户,请二公子另选娇娥。
  
  不过这丁二公子偶尔回村,总拿吃的撩拨冉冉。
  
  幸好女儿虽然嘴馋,但也不是眼皮子浅的小姑娘,看见这丁家二郎就远远躲开。
  
  所以丁二公子隔墙喊话,只得了薛家婶子一记白眼,就眼见着巧莲带着冉冉回屋做饭去了。
  
  丁二公子有些意犹未尽,只能拎着糕饼悻悻离去。
  
  这天,外出给人上门打家具的薛木匠很晚才回来,一进门就紧张地关上了院门上了木栓,然后拉着给他开门的巧莲入了屋子,看了看睡在小屋里的女儿后,然后又将老婆拉到了自己的屋里,小声问道:“你还记得抱冉冉回来时是什么日子吗?”
  
  巧莲眨巴着眼睛迟疑道:“你当时说要将她当做自己女儿,为了免得村里人以后嚼舌,让孩子知道了身世难过,便让我先回娘家假做怀孕,然后过了一年多才抱着女儿回来,所以捡冉冉的年日……应该是她的生辰再往前推十六年零三个月,是庆庚年九月初九。”
  
  薛木匠听了一拍大腿,又刻意压低了声音道:“我就模模糊糊觉得应该是这个月份……你知道吗?这次来的那些黑袍子凶神恶煞来到附近的村落挨家挨户地打听,有没有人在庆庚年九月从仙台山上看到什么孩子。”
  
  巧莲一听也直了眼,急得忍不住打转转道:“这……这是冉冉的父母亲人寻来了?要接走孩子?”
  
  薛木匠也担心着这一点,所以他今日在丁财主家做木工活,听到了这消息后,连工钱都没结,就先急匆匆地赶回来了。
  
  牵扯到儿女时,做母亲的更能拿得动主意。
  
  巧莲很快就镇定下来,斩钉截铁道:“又不是猫狗,他们想丢就丢,想要走就要走?九月的山上有多冷!那么小的孩子连个襁褓皮子都没有,就那么扔在了树下,我看是畜生才做得出来!我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可对女儿爱如珍宝,她就是我的命!谁若想要,得先杀了我!”
  
  薛木匠原本心乱如麻,为人厚道的他还寻思着若是人家的父母真的来要,若不给的话,岂不是断了冉冉与亲人的联系?
  
  可如今听了媳妇的话,他也觉得有道理。他们夫妻俩含辛茹苦将女儿养这么大,岂能别人说要就给的?就是想着女儿过两年要嫁人,薛木匠的心里都是酸涩得想要掉眼泪呢!
  
  如此这般后,夫妻俩再回小屋里,看着床头睡着的女儿。
  
  冉冉的粉嫩脸儿睡得红扑扑的,也不知梦着了什么,正勾着嘴角笑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