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天作不合》作者:漫漫步归

进城闲逛却碰上了这么一记糟心事,乔苒也歇了再逛街的兴致,只去布庄买了些布匹、成衣,又备了些吃食杂物便叫了辆马车回玄真观了。

    回到玄真观,玄香站在门口正在四处张望着,见她们回来,立时松了一口气,撑着一把伞跑了过来:“两位施主可算回来了,可叫玄香担心死了!”

    她年纪小小,却强作老成的模样倒是让乔苒心情好了一些,抓了一把零嘴儿给玄香,便带着东西回自己的小院了。

    次日一早,乔苒正被红豆拉着试新买的成衣便听到院外玄香的声音响起。

    “乔施主、乔施主,有人来看你啦!”

    乔苒整理衣摆的手不由顿了一顿:姨母一家身陷囹圄,此时还有谁来看她?

    一道憨憨的带着欣喜的声音也在此时自院外响起。

    “表妹,表妹……”

    表妹?乔苒抬头,对上了红豆与她一样茫然的脸。

    走到院外,正见一位穿着深蓝长袍的年轻人正欢喜的看着她,一见她,便忍不住走了过来,临到近处,似乎又有几分怯意。

    乔苒看他紧张的拿自己的衣襟使劲擦了擦手,生硬的抬手施了一礼:“表妹,昨日我在城中见着你了,却没来得及叫住你……”

    “你是?”乔苒打量着眼前这个眉目方正一脸憨厚模样的年轻人,疑惑着开口了。

    “乔……乔墨。”那年轻人磕磕巴巴的开口道,“我……我爹是你娘亲的兄长。”

    “乔大老爷?”乔苒恍然,再看这年轻人紧张的满脸通红的样子,有些诧异。能将生意做到金陵首富这个位置上,纵使没见过乔大老爷,但想也不会如眼前这位表兄一个样子。

    “表哥!”乔苒朝他点了点头,态度冷漠而疏离。

    乔墨也不以为意,只咧嘴笑了起来,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局促的伸手似乎是想摸摸她的头,但还是收了回去,只站在原地朝她干巴巴的笑着。

    不仅憨厚看起来居然还有些傻气,乔苒有些意外,却也仅止于此。

    “乔大老爷似乎不大喜欢我,表哥还是不要见我了,免得连累了你们。”毕竟她八字克亲这说法,乔大老爷似乎深信不疑,这些年没见过她一次,就可以看出对她的态度了。

    “没……没事,我喜欢表妹的。”乔墨结结巴巴的说完这一句,见乔苒微微蹙眉,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那种喜欢,我……我……”

    “我懂。”乔苒朝他点了点头,“表哥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乔墨被她一提醒,才记起了自己来的目的,手忙脚乱的从袖中掏出一只沉甸甸的荷包递了过来:“看看……看看表妹,表妹在这里过的好么?”

    “很好。”乔苒看了一眼那沉甸甸的荷包,并没有接过,“表哥的好意,乔苒心领了,这个还是收回去吧,免得乔大老爷知晓了不高兴。”

    “不碍事,是我自己的。”乔墨算是说话连贯了,“表妹一个人在外头,总是要钱的。”

    就连一旁的红豆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她都要以为这表公子是个天生的结巴了。

    乔苒盯着他看了片刻,对上年轻人一脸期盼的表情时,似乎思索了片刻,终于伸手接了过来。

    “如此……多谢表哥了。”

    “不……不,应该的。”乔墨乐呵呵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笑道,“表妹有什么要做的也大可告诉我,我是表哥,照顾表妹应当的。”

    这话一出倒是让乔苒沉思了起来。

    “你……”乔苒看了他片刻之后,踟蹰着开口了,“听闻乔大老爷有两子,大的十九,小的十三,表哥平日里应当忙的很吧!”

    乔家产业不少,就是旗下随便一个大管事都是大忙人,更不要说长子了,如今看这乔墨的反应实在不似是乔家长子的样子。

    这话一出,乔墨脸上憨厚的笑容便是一滞,半晌之后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我……我笨又不好看,二弟……二弟聪明也好看,往后二弟……二弟当家就是了。”

    乔苒闻言再次沉默了下来:人心都是偏着长的,再自持公允的父母也很难做到一碗水完全端平,更遑论原本就偏心的父母?这一点她自己就深有体会。

    乔墨这句话倒让她心软了几分。不过,她自己眼下也没有什么可安慰他的,更没什么可承诺的,空口的承诺若是做不到还不如不要承诺来得好。想到这里,乔苒只能朝他点了点头,而后开口了:“倒确实有事想要表哥帮忙。”

    乔墨顿时激动了起来,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脯向她保证:“你……你说,我……我定然能替表妹办到的。”

    乔苒点了点头,抬头看他:“表哥知道姨母一家到底出了什么事吗?”

    这话一出,乔墨再次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才讷讷道:“爹原本不准我管姨母的事的,所以先前不知晓,不过等我下了山,就寻人去打听打听。”

    乔苒嗯了一声,觉得奇怪:“姨母得罪乔大老爷了?为什么乔大老爷不管姨母的事?”

    乔墨抬头慌乱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动了动唇,终究没有说出口来。

    “是为了我?”乔苒一见他这副表情,很快便猜到了其中的理由。

    乔墨忙道:“表妹不要多想,这不是表妹的错……”

    “我知道。”乔苒再次点头,没有再纠结于其中的缘由,只对他道,“姨母的事麻烦你了。”

    “不麻烦,姨母也是我姨母。”乔墨憨厚的脸上多了几分认真,“表妹放心,这件事保管交给我就是了。”

    “好。”乔苒应下。

    话音落下之后,便是一阵安静,似乎实在无话可说了,毕竟乔墨与她们还不熟,乔苒想了想,抬手招呼他进屋:“表哥要不要进来喝杯茶再走?”

    “不了。”乔墨再次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似乎一紧张就会伸手摸自己的脑袋,他道,“我这就回去打听,待打听到了便来告诉表妹!”

    乔苒点头,要送他,却被乔墨阻止了,自己在玄香的带领下走了。

    “表公子看起来好傻气!”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红豆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过人看起来还好。”

    “你看人眼光不错。”乔苒打趣了一句,正要同红豆进屋,忽听一阵嘈杂声自远极近而来。

    两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见几个人正往这里过来。

    才跟着玄香离去的乔墨正揪拽着一个人的衣领似乎想要将人拉走,被揪的那个人个子不如乔墨高大,人力气却不小,任乔墨如何揪拽依旧朝这里过来了。

    不过一会儿,一行人便已至跟前。

    乔苒也看清了那个被乔墨揪拽的人:正是昨日在金陵城中掀她幂篱的那个少年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