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天作不合》作者:漫漫步归

这本书,在她曾经生活的时代是不会有的。

    这个朝代叫作大楚,不是她所熟知的史书中的任何一个朝代,若真要论起来,或许跟她所知的那个历史中的唐代有几分相似,建都长安,八方来朝。而且这个大楚立朝更为悠久,迄今为止近四百年了,可谓真正的盛世长久。其民风开化更是比之盛唐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今天子是帝姬为帝,所以,近十年来女子的地位更不同以往。

    穿越到这样包容开化的时代是一件幸事。

    至于这本《阴阳十三科总纲》是朝廷阴阳司那些天师们编写的,听说这些天师们能问前程、知凶吉十分厉害,阴阳司最厉害的大天师位及正一品,地位十分尊崇。

    她随手翻了翻,倒是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字眼:风水、奇门、摸金、炼丹、符医等等,心里大抵也对阴阳司有了个大概的印象,便合上了书。

    这阴阳司估摸着是汇集了类似袁天罡一类奇人的地方了,至于大天师应该是这些奇人里最厉害的了。

    香味从院外飘了进来,红豆端着一盘吃食从外头走了进来。

    正好折腾了一早上,她有些饿了。

    盘子里是两碗豆浆,两只素包子,一碟小菜。

    “小姐,小姐快吃!”红豆说着将素包子递了过来,满足的叹道,“这玄真观的素斋真是好吃!”

    自小被关在庄子上,红豆和原身都是个真容易满足的孩子。在小丫鬟献宝似的举动中她咬了一口,青菜、豆腐、香菇做的陷,咸淡适宜,确实不错。

    这待遇比她想象的要好。

    乔苒想起早上方二夫人那副对她厌恶至极的脸色,觉得有些奇怪。

    她不是原主,自己那对不负责任为商业结合的父母一个为她带来了两只手都数不尽的私生子,一个有着两个为青梅竹马的白月光生下的孩子。所以自己明明从血统上来说是最名正言顺的那个却偏偏自小到大都要经历数不清的明争暗斗。这样长大的她委实再难以像原主那个傻孩子那样单纯。

    对她这般厌恶的方二夫人会给她找来这么好的“住处”?金陵名观的后院,风景如画不说,还一日三餐供给这里出了名的素斋,就为了收容一个“八字不好”甚至传出来可能会影响玄真观香火的“扫把星”?她可不觉得方二夫人会为她付出什么东西,看早上那两千两有多难让方二夫人吐出来就知道了。

    想到这里,乔苒下意识的摸了摸袖中的两千两银票。

    这些钱,足够她去京城了。

    得之予之,拿了人的东西,怎么能不付出?而她现在拿的,是一个新生的机会。

    她借这具身体得以新生,也继承了原主所有的记忆,包括虽然父不详、母不在,八字克亲,却依旧有着她的姨母方大夫人,姨父方大老爷,以及他们的一双儿女,她的表哥表姐方家大公子方怀安和大小姐方宁秀对她疼爱有加

    别人如何她不知道,但她自己是羡慕的。

    原身那个傻孩子不知道怎么“报恩”,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姨母一家,选择一死相报。她既然接手了这具身体,自然是要替她报了这个恩的。

    姨母一家出事起始于一场送嫁。

    她的表哥方怀安两年前得地方举荐去了京城国子监读书,而后在那里遇到了一个姓邱的同窗,也就是后来与她表姐方宁秀定下婚约的邱公子。

    原主对姨母一家之外的人兴趣不大,以至于记忆里只知道这个邱公子出身商贾,一家在长安定居。除此之外就是她表姐曾经提到的“外貌俊秀、谈吐风雅”什么了。

    未来的夫婿是自己哥哥的好友,两家又家世相当,这件亲事真是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件难得的好亲事。

    邱方两家去年春天定的亲,今天春天出嫁,方家抬出十里红妆,一路从金陵抬到了长安,然后……就传来了出事的消息。

    具体出了什么事原主都不知道,就自缢了。

    想到这里,乔苒便忍不住扶额!这孩子……若是旁人骗了她呢?还不曾确认这件事的真假就糊里糊涂的死了。

    当然,从方二夫人得意的脸色上看,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了。

    方家应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显然不会告诉她这件事。乔苒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这种预感很难说是来自于什么,但这种预感在她那些有着一半血亲的兄弟姐妹下手暗害她时无数次救过她的命。

    也许是被害的多了?所以有了丰富的经验?想到这里,乔苒忍不住自嘲,但她相信这种预感。

    方家这件事,绝对不简单,也许开始的比所有人以为的都要早。

    至于是不是,暂且在金陵留一些时日看看方家的动静就知道了。

    这样一想的话,玄真观这种世外之地倒是个好住处,至少暂时跳出方家这个是非之地了。

    ……

    ……

    一连在观里呆了四五天,乔苒就有些不习惯了。从科技娱乐发达的现代社会穿越到精神娱乐匮乏的古代,这里又是远离俗世的道观,实在是无事可做。

    看着眼前布满纸张的“静”字,她终于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呆在玄真观里一动不动绝对不是个事。

    走出屋门,险些踢到了正蹲在门口拔草的红豆。

    见她走出来,红豆连忙站了起来,口中喊了声“小姐”便过来搀扶。

    乔苒不太习惯这样被人搀扶的举动,不着痕迹的躲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红豆,我想出去走走!”

    闲的发慌的红豆当即雀跃的叫了一声,毕竟才十三四岁的年纪,正是好动的时候,两个人显然没有什么“出世”的慧根,再这样下去,两人都快扛不住了。

    才走出院子便碰上了过来送饭的小道童玄香。送了几天饭,这个七八岁的孩子已经跟他们混熟了。

    见到她们,玄香当即低头作了一揖,而后用混着些金陵方言的官话问她们:“乔施主、红豆施主,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想出一趟门,购置些物件。”不等红豆开口,乔苒就脱口而出,“所以,劳烦玄香去同观主说一声,我们要去金陵城。”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