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作者:黑猫白袜子

文案

爱猫瓜叽去世后的第三天伤心欲绝的何云舟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一个男人。

是的,他知道对方只是住在他楼上的邻居。

但在这天之前,他完全没办法想象,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与他的瓜叽如此相像……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控制不住地饲养起了这个别扭任性又麻烦的男人吧。

至于业界精英潇洒多金风流浪子霍铮,

他要到很久之后才会意识到,

原来那个人对他那么好并不是因为想搞对象,

而是因为他自己……不过是一只亡猫的替身。

霍铮:每天都在独自一个人谈恋爱,并且靠着自己的脑补体验着恋爱中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别……(真的想很多的一个攻)

与此同时的何云舟:用心做饭投喂自己那个酷似爱猫的饭搭子。恋爱?恋爱是什么?(茫然)

大量美食描写警告!

自己攻略自己,独自一人完成爱情攻VS浑然不觉快乐投喂迟钝受。

书评查看

正文

楔子
  凌晨三点二十分。
  A市幸福花园小区十四栋二十三楼。
  一名普通的市民何先生在自己家门口捡到了一个人。
  活的。
  男人。
  何云舟低下头,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脚边的男人——
  那是一个相当高大的男人,哪怕微微佝偻着身体躺在地上也能把门前的那一小块地占得严严实实。
  从何云舟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人胳膊肘下露出来的半边脸,但这也足够了,光从侧脸上来看那男人也挺帅的——不是那种普普通通的帅,是那种可以理直气壮上镜并且能把许多所谓小鲜肉踩在地上摩擦的那种帅。可以看出来对方并非纯粹的亚裔,五官的深邃程度和精致程度都堪比精心雕琢的人形偶,皮肤色素也很淡,白皙得仿佛是半透明的一般。一头银灰色的毛发……不,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已经快散得差不多了,凌乱地贴在男人的面颊上。他身上是一件仿佛往外散发着“我很贵”电波的西装,只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因为那人大大咧咧躺在别人家门口的举动而变得皱皱巴巴,而且还沾满了灰尘。
  但即便是这样,那男人躺在地上时,依然给人一种精灵般的虚幻感——虽然精灵大概是不会瘫软在地动弹不得而且全身上下散发出令人窒息般的酒臭味的。
  好吧,这是一个很帅的,已经喝到失去意识的醉鬼。何云舟第一反应是先看门牌号,结果发现门牌号确确实实是自己家。再仔细看看那位醉鬼先生,何云舟隐隐想起来,自己仿佛知道这么个人——
  哦,对了,业主群里不久前似乎确实起过一次骚动。
  原因就是好几名女业主都在讨论这栋楼里搬来某个帅到让人窒息英俊到突破次元的绝世美男(某阿姨语)。印象中,对方似乎便是个染了银发身材高挑的年轻人。
  何云舟皱了皱眉头,心中差不多已经猜出事情的大概,无非这位美男先生把自己喝晕过去后迷迷瞪瞪企图回家,奈何太醉了走错了楼层进不了家门,最后成功在倒霉鬼何云舟的家门口睡了过去。
  安下心来后,何云舟蹲下来用力地推了推那醉鬼的肩膀……没推动。
  对方虽然瘦,但摸上去肌肉竟然还挺结实的。
  几分钟后,何云舟绝望地发现这位醉鬼先生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非人力所能唤醒。
  “搞什么鬼。”
  何云舟喃喃地咒骂了一句。他掏出手机给物业打了个电话——没人接。
  再翻看了一下业主群的消息,关于醉鬼先生的花痴言论倒是挺多,可没有一个人提到过他住的楼层。何云舟又想法设法从醉鬼地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奈何是密码开锁,死活没法解锁。
  ……
  等何云舟把能想的办法都试了一遍之后,他才有些迟钝地意识到,事情有点麻烦了。
  脚边的醉鬼失去意识,也找不到任何人来帮他处理这件事儿,而且随着耽搁的时间久了,一股沉重的困劲儿又顺着何云舟的脖子根往上爬——在回家之前,何云舟已经被自家编辑拖去连续赶稿了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
  对方美其名曰是反正何云舟一个人在家也只是哭哭啼啼,倒不如直接用赶稿抵御内心悲痛,以毒攻毒。
  平日里何云舟当然是不可能就范的,奈何这一次他在家里确实待不住,便也老老实实地听了编辑的话赶稿赶到自己脑回沟都快平了。确实,困倦到这种程度,仿佛那种巨大的悲恸也稍稍变得遥远了一些。
  但计划总是很好,现实总是状况百出。
  比如说何云舟好不容易把自己逼到这种困到极点的境地之只想回家睡过去——他家门口竟然还能凭空出现个呼呼大睡的醉鬼。
  何云舟强行撑着眼皮,呆呆地看着醉鬼先生的美貌,脑海里一片糨糊。
  不管怎么说,确实是一头很漂亮的成年雄性啊呢,仿佛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发光一样……
  哪怕身为直男,何云舟依然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不过,感慨着感慨着何云舟忽然反应过来,那不是对方头发丝在发光,而是他自己在发晕。
  他的精神和他的身体都在告诉他,他可能下一秒就会晕过去了。
  何云舟意识到这样下去不行,再这么墨迹下去明天他可能也能在自己家门垫上睡醒过来。
  理论上来说,何云舟也能就这样把这位醉鬼先生就这样门口不管。但是……
  何云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位醉鬼先生。
  他的视线在醉鬼先生那一头凌乱的灰色长发上微微一顿,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另外一只生物那漂亮到极点的灰色长毛。
  那异常相似的毛发颜色,让一股痛楚倏然涌上何云舟的心头,同时也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着对方不管。
  “……”
  好吧,就这样吧,他心想。然后他抹了把脸,拽着醉鬼先生的脚,把他拖进了自己家的大门。

1 2 3 4 5 6 7 8 9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