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王族》作者:莲花郎面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5月6日20:10:44 评论 921 次浏览

文案

王权的时代要过去了。

革命军北上,帝都被攻破,贵族们仓惶逃窜。

路歇尔拥有这世上最后的王族血脉,可是她仍抵不过时代更迭,沧桑巨变。作为旧贵族们向联合军妥协的弃子,她被交予军方抚养。在路歇尔尚未长大成人的时候她就明白,即便有不输给任何人的才华,她也无处施展——因为她是被囚禁在人群之中的野兽,只要露出一点獠牙就会被瞬间猎杀。

但是十五岁那年,被称为“革命军希望”、“人类千年第一人”的传奇智者改变了她的一生。

食用指南:

一句话简介:从男神到奴隶,从囚徒到女皇。

简单来说就是革命军领袖先养成旧贵族末裔,然后旧贵族末裔卧薪尝胆复辟成功……的事情呗。女主小时候是忍辱负重能屈能伸巧言令色的好孩子(……),长大后是奴役浩瀚星空和人外忠犬的好女皇(……)。

她萌萌哒,希望大家和我一样喜欢她。

哦,还有……各种意义上这都是篇爽文

书评查看

正文

临近年末,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袭击了路歇尔的生活。
  
  首先,艾因前往白鸦座α星镇压叛乱,到新年夜才会回来;其次,新西南督军又办了围猎会,她照惯例收到一份请柬。
  
  艾因在的时候,通常都会帮她把这些邀请挡回去。
  
  路歇尔不适合抛头露面,上次她出现在黎明广场就引起过踩踏事件——她还差点被示威者揪掉脑袋。最后艾因调来了国民警卫队进行镇压,以最快速度把她塞进车里送回家,然后下一次军委代表大会就通过了一份叫《限制亚特兰蒂斯裔未成年女性出行办法》的军事法令。
  
  路歇尔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亚特兰蒂斯裔未成年女性”,更准确点说,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亚特兰蒂斯裔,所有跟她一个姓氏的人都在黎明广场的断头台上被公开处决了。
  
  因此这个法令是颁布给她一个人的。
  
  路歇尔看着手里的请柬,拿起电话,转了几个数字,比平常号码要短,是军区住宅的内线电话。
  
  “您好,这里是新西南总督府,请问您有预约吗?”那头传来秘书小姐干练的声音,被这个破电话弄得有些失真,还一直“刺啦刺啦”地响。
  
  “我是路歇尔·亚特兰蒂斯。”路歇尔说。这个名字不会有人不知道。
  
  “抱歉,请您先预约。”然后秘书小姐就挂了电话。
  
  路歇尔捏着话筒,直到手心的汗开始发粘才想起要把它放回去。
  
  秘书的态度也不奇怪,毕竟兰德这些天已经拒接过三十多个她打来的电话了。他这个新西南总督也当得不舒坦,先是白鸦座出现保皇派袭击驻军营地的事件,然后是首都那几位大佬明里暗里批评他平乱不力。
  
  要是这次艾因过去,轻易把事情解决了,恐怕他的日子更不好过。
  
  路歇尔看着壁炉里燃烧的火,想到自己刚刚打电话的举动,又觉得自己犯蠢了。
  
  她摸黑走到自己房间里,点了台灯,借着黯淡的光从床下拉出个大皮箱。
  
  这箱子是艾因上大学时候用过的,很干净,但是边角的金属箍都磨烂了。她的所有私人财产都在里面,包括一些旧衣物和不值钱的小装饰品。
  
  她本来应该坐拥整个宇宙,现在却只有一个旧皮箱和不完整的人权。
  
  路歇尔往箱子下面挖了半天,终于摸到自己以前穿过的游猎服。有点像背带裤的构造,迷彩的,腰带很粗,裤子上有皮套可以固定武器。很多线都开了,因为审核的人把缝进里面的金线给抽走了,宝石图章也拆掉了。
  
  他们本来会把路歇尔所有的奢侈品都带走,但是她身上的骨、血、肉,甚至头发丝,哪一寸不是奢侈品?
  
  最后又是艾因发话,让审核委员会折腾抽金线、拆宝石这么个幺蛾子。
  
  都是套路。
  
  他们折腾她,她就折腾艾因,然后艾因就折腾他们,一环克制一环,每一环之间的衔接都脆弱得不像话。
  
  路歇尔时常会想,是不是里面某一环断裂,她就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那当然。
  
  而这个环什么时候断都取决于艾因。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路歇尔连箱子都没来得及合上,急急忙忙地就冲去接电话。艾因的私宅可不像总督府,这里的电话号码是不对外公开的,而且只有内线电话或者特殊的卫星信号才能转进来。所以说,它平时只是个摆设,真响起来估计要出大事儿。
  
  “喂,请问哪位?”整整一年,路歇尔早学会了打电话的基本礼仪。
  
  那头沉默了一下。
  
  路歇尔只凭四十分贝不到的呼吸声就判断出对方是谁。
  
  以前有人说“就算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路歇尔是不信的,但是现在她信了。如果把艾因推进焚化炉,大概会产生和别人一样的暗色灰烬,有大片的羽絮状的东西从排气口出来,飘得到处都是,灰烬的温度高得惊人,半天都凉不下来。她从空中抓住一片,嗅一嗅,或者用指尖沾一点放进嘴里,就能知道是他。
  
  想到这里,路歇尔的心率和血压都上升了不少。
  
  她保持克制又礼貌的声音:“怎么了,白鸦座的信号不好吗?”
  
  “十点了,你该睡了。”让人感到寒冷又清醒的声音。
  
  音色迷人,音高偏低,经过了跨越星系的信号传输和这个破电话的折磨,音质极为感人。
  
  可是语调。
  
  语调和口音非常,非常,非常地美丽。她觉得有点像北方冬天树上垂下的那些冰锥子被苍白阳光照透的样子,又冷又透彻,折射出阳光的明亮假象,还有悬于半空中随时有可能坠落的危险感。
  
  路歇尔想,要是有一天她复国了,就用艾因的家乡话当标准语。艾因出身的星系非常偏远,按照现在的分级制度,再加三百个字母都排不到他那儿。可是路歇尔不介意,她希望周围所有人都用这么美丽的语言说话。
  
  “路歇尔,你在听吗?”
  
  路歇尔回过神:“嗯?”
  
  “你该去睡了。”艾因重复了一遍。
  
  路歇尔心算了一下他那边的时间,但是跨星系算时区实在是太难算了,人家不光昼夜长度不同,就连一个标准小时的长短也不一样。
  
  还没等她算完,艾因又说了另一句话。
  
  “明天早上六点,我会打电话叫你起床。”
  
  得,第三个坏消息,连赖床都不行。路歇尔没忍住,又叹了口气。
  
  “你自己做饭吗?”艾因在那头问道,声音听起来格外严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路歇尔摇头,摇了会儿意识到这个电话是老式的,没显示屏,她摇成拨浪鼓艾因也看不见。
  
  于是她说:“我去对门吃。”
  
  他们对门住的星际军校校长,满脸褶子和老年斑,晚上咳起来能把艾因的床头柜震塌,但是他有个年轻漂亮还特别会做饭的老婆。
  
  每次见路歇尔过去蹭饭,这老家伙就一脸要给她下毒的样子。
  
  幸好他被禁止踏入厨房了。
  
  “嗯。”艾因平时的声音就很难听出他到底满意不满意,隔着这破电话就更听不出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啧啧,“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这句话就是标准的导师腔了。
  
  路歇尔实话实说:“兰德让我参加新西南督军举办的围猎会,我不想去。”
  
  讲完路歇尔的吃喝穿住问题,艾因似乎轻松些:“你跟他说过?”
  
  “他不接我电话。”路歇尔开始打小报告。
  
  艾因简单明了地告诉她:“我去说。你先睡觉,记得我明早会叫你起床。”
  
  游夜军舰队的旗舰用餐室里,有两个新兵看着一边打电话一边给速冻食品加热的总指挥官,满脸都是不解。艾因生活极其简朴,在军队里也从来不搞特殊化,跟其他士兵向来是同吃同住的。
  
  在旗舰上,艾因只使用过一个特权,他作为总指挥官可以随时进行对外联络。
  
  于是每天唯一的空闲时间,用餐时间,很多人就能看见艾因低头翻通讯器。
  
  “指挥官有孩子了?”新兵一说。
  
  “没听说过啊,不是单身吗?”新兵二说。
  
  “那是跟谁打电话?”新兵一问。
  
  这时候艾因从他们身边走过去,眼睛都没有斜一下,但是这两人大气都不敢出了。过了会儿,等艾因吃完回指挥舱,这两人才继续讨论。
  
  “是公主吧?”
  
  新兵二一个巴掌就拍在他脑后:“你不想活了,这么叫她?明天上头就得找你喝茶。”
  
  世袭制都废除了,什么公主皇帝都是过去时,谁敢说谁就是复辟党,直接拖去黎明广场毙了。
  
  新兵一摸了摸脑袋:“最近没怎么听说她的消息啊。”
  
  “这不是刚才那位保得好吗?”新兵二暗示道,“首都那边的官媒都不敢发话啊。”
  
  被人在另一个星系讨论的路歇尔挂了电话后,只想仰天大笑三声——围猎会终于推掉了!
  
  可惜她没能笑多久。
  
  那天路歇尔在对门蹭完饭,刚一出门就看见狭窄的楼道里挤满了军人。他们隔一个台阶站一个人,军姿笔挺,都穿陆军迷彩服,胸口挂着新西南督军的雄狮金章。
  
  为首的军官高瘦精干,肤色微黑,约摸三十多岁。
  
  他站在路歇尔家门口,正要敲门。
  
  路歇尔立刻往后退了一步,想躲回邻居家里,但是这位新西南总督兰德·沃尔莫已经看见她了。
  
  他伸出手,白色手套一尘不染,嘴唇抿成一条刻薄的线:“亚特兰蒂斯小姐。”
  
  “总督阁下。”路歇尔只能走到他面前,跟他握了握手。
  
  常年握枪的人,力道把握很好,手很稳,感觉不到温度。
  
  “我接你去围猎会。”兰德简短地解释了一下来意。
  
  “艾因不是……”路歇尔情急之下直接说了他名字,她咳嗽一声又改口,“参谋长阁下有联系过您吗?”
  
  “有。”兰德看了她一眼,路歇尔很难分清他眼中是灰色偏多还是蓝色偏多,“不过他在新年夜之前是赶不回来的。”
  
  说着旁边有两个军人就把手按在了她的肩上。
  
  拖下楼,塞进装甲车,送去围猎场,一气呵成。

《异常生物见闻录》作者:远瞳 科幻

《异常生物见闻录》作者:远瞳

文案 郝仁,人如其名,是个好人,理想是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当个穷不死但也发不了财的小房东——起码在他家里住进去一堆神经病生物之前是这样。 一栋偏僻陈旧的大屋,一堆不怎么正常的人外生物,还有一份来自“神明...
《恶女只好登基》作者:南柯十三殿 科幻

《恶女只好登基》作者:南柯十三殿

文案 流落民间的公主被接回皇宫的那一天,谁也没想到,她会成为帝国的新主人。·黎里穿成了狗血小说《星际独宠》中恶毒女配,星际帝国走失的真公主。按照原剧本,她将因家人对假公主更真情实感而黑化,从而一条路走...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作者:叶猗 科幻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作者:叶猗

文案 苏璎穿成一篇男频星际文里的炮灰校花女配。女配人美声甜,异能强大,家族指使她去暗杀男主,最终惨败被杀。 她穿来时,前身正准备报名参加男主的小组,在接下来的实战考核中伺机偷袭。 苏璎:“……”她默默...
《言灵直播战》作者:撕枕犹眠 科幻

《言灵直播战》作者:撕枕犹眠

文案 欢迎来到【言灵直播战】,您即将进入的区域是【末日区】 请抽取您的言灵类别。 —— 抽取完毕。 您的言灵类别为——【古诗文……?】 * 言灵直播战,星际时代最热门的直播综艺之一。丰厚的赛事奖金,足...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