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别对我动心》作者:翘摇

文案

岳千灵暗恋顾寻许久,终于在他即将毕业的时候前去告白。
学校里喜欢顾寻的女孩子数都数不清,但顾寻却对岳千灵颇有印象。
面对她的真情表白,顾寻按捺住眼里的不耐烦:对不起,我不喜欢你,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那天雨好大,比祺贵人被打死那天还大。
岳千灵回到宿舍,登录游戏,怒拿18个人头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那个高冷上分搭档难得主动关心她的情绪:你怎么了?
岳千灵:呜呜呜我失恋了。
搭档的手微顿,思忖片刻,眼底带着笑意回头对舍友道:今晚我请客吃饭。
舍友:什么大喜事?
另一边,其他游戏队友正在安慰岳千灵: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拒绝我们小可爱?
岳千灵:我们学校校草,就是那个姓顾的,呜呜呜。
刚刚决定要请客的顾寻:……?

我爱而不得的队友居然被我日常拒绝?

我还有网恋奔现的希望吗?

【伪·白莲女X真·绿茶男】

书评查看

正文

第一章

  冬日的江城总是固阴冱寒,层层云雾不见天日,阴暗的天气让人打不起精神。

  岳千灵站在拥挤的过道,守着打印机,四周只有机器运作的沉闷声音,而她眼里却透着几分激动。

  几秒后,她看着离职单从打印机里缓缓吐出,长舒了一口气。

  一周前,岳千灵提了离职申请。

  今天周二,她已经提交邮件,去各个部门走完流程就可以正式离职了。

  于是,她在小组私下拉的群里说了一声。

  【岳千灵】:各位,我离职啦,今天办理所有手续,下周就不来啦。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

  游戏公司办公环境没那么严谨,此话一出,四周的同事没在群里回消息,几道视线直接集中到她的工位。

  “什么?你辞职了?”

  “好好的怎么要辞职啊?”

  “马上就要过年了怎么这个时候辞职?”

  “不是要圣诞活动了吗?你卡面还没画完怎么辞职了?”

  问话的人太多,岳千灵没法一一作答,只好笼统地说:“我得回学校去做毕设了,之后可能考虑回家乡工作。”

  “回家乡工作”可能是在座许多人都考虑过的问题,所以没再缠着问,最多就是对岳千灵突然提出辞职表示震惊,转头问另一个人,“组长你怎么不说呀?”

  这事儿岳千灵确实没有提前告诉其他同事。

  她的组长是唯一提前知道她要离职的人,毕竟审核第一个就要她签字。

  不过以组长的性格,没把这事儿说出去,岳千灵还挺意外的。

  “我想着也不是什么大事。”组长理了理刘海,云淡风轻地说,“那今晚一起聚个餐?算是个欢送会吧。”

  岳千灵闻言,没有立刻说话。

  要说她离职的原因,第一个因素就是这个组长。

  也不知道是一个人吃饭就消化不了还是怎么的,动不动就建议全组聚餐。你不去还拿团队协作思想那一套压你,搞得好像不参加聚餐就是不合群,就得接受几小时的思想教育。

  平时岳千灵想着自己只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四学生,得尊重前辈,不要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加上同事各个都来招呼,她只能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去聚餐。

  不过现在嘛。

  岳千灵笑了笑,“不了,谢谢。”

  她摘下工牌,放进包里,直勾勾地看着组长。

  那双眼睛深邃漆黑,睫毛浓密,即便不施粉黛也像含情带意,很是适合传达画外音——都辞职了,放过我吧。

  可是组长好像没听出她的意思似的,还拿出了手机开始选餐厅:“就楼下那家烤鱼店怎么样?很火的要排队的,我先取个号吧。”

  手指轻轻按了几下,才抬头笑眯眯地对岳千灵说:“说不定这是咱们小组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了,以后多联系啊。”

  岳千灵不再说话。

  她连多一个眼神都不想给组长。

  拿上离职表,岳千灵离开了工位。

  HC互娱是一个创立三年的游戏公司,说大不大,各项流程也没那么麻烦,连竞业协议都不用签。

  她现在只需要按照离职单上的表格去各个部门签字,最后HR签字盖章就可以了。

  这会儿才下午三四点,岳千灵不慌不忙地先去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靠着窗边坐着,心情难掩激动。

  她打开手机,在大学宿舍群里嚎叫。

  【糯米小麻花】:终于解脱了!!!!!我要回宿舍躺三天三夜!!!打三天三夜的游戏!!!

  【糯米小麻花】:我要吃三天外卖!!!谁也别想让我出门聚餐!!!

  不一会儿,舍友印雪回了她消息。

  【印雪】:笑小点儿声,我在世贸中心都听见你的笑声了。

  【印雪】:不过你真的决定了?不再考虑一下?

  【印雪】:HC多好啊,待遇那么高,咱们多少人想进还进不了呢,今年咱们学校去面试的几十个人里就招了你一个呢。

  【印雪】:我觉得你那点小意见,完全可以看在钱的面子上忍忍。

  话说回来,岳千灵对HC这个公司的意见可一点都不小。

  永远占用下班时间聚餐的组长,审美奇葩的主策,长了手却老麻烦别人帮忙的组员,还有夏天开到15度冬天开到30度的空调。

  不身在其中,永远不会理解这些“小事”对人的摧残有多大。

  岳千灵原本是个精致女大学生,但自从来这里上班,她有时候连头都不想洗了。

  预想到未来生活的昏暗,岳千灵决定及时止损。

  反正又不需要养家糊口,何必这么委屈自己呢。

  况且岳千灵虽然偶尔咸鱼,但也是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她学了这么多年美术,又对游戏行业情有独钟,自然是想有个积极向上的工作氛围的。

  而HC互娱呢,盈利挺多,但赚的钱都是快钱。

  每一款手游的开发都是照着别人的框架玩法抄一套,然后迅速上市迅速flop,运气好的项目还能□□个两三年。钱到是流水般地哗啦啦进账了,但岳千灵时不时迷茫,自己学了这么多年的美术,现在到底在干些什么?

  微信里,另一个室友也回了消息。

  【方清清】:害,其实哪个公司不一样呢?只要是打工,都一样地苦命,HC好歹工资还高呢。

  【糯米小麻花】:别劝我了,就这破公司,再给我涨十倍工资我都不待了!

  回完这条消息,岳千灵神清气爽地走进了电梯。

  第一个要去签字的部门是行政部。

  电梯门打开,岳千灵脸上笑容还没按捺下来,就听见正对面的人力资源总监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怒吼。

  “要老子让位?!你们疯了吧!游戏还做不做了?!”

  “什么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妈的大学毕业证还没拿到呢也敢上来就要坐我的位置?!”

  “你们他妈的羞辱谁呢?!老子不干了!!!!”

  紧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摔门而出,怒气冲冲地朝电梯走来。

  人力资源总监跟出来,试图想说些什么,最后只是张了张口,一句话没说,回头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岳千灵看呆了。

  没想到辞职——还能这么帅的?

  在她出神的片刻,负责她离职流程的HR陈茵从一旁走过来,叫了她一声。

  “岳千灵?走完流程了?”

  “没呢,正要去行政处。”

  岳千灵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问道,“这哪个部门的啊?”

  陈茵这会儿没什么事,刚买了一杯咖啡上来,就站在一边跟岳千灵闲聊。

  “不是你们手游事业部的,是第九事业部的。”

  “啊?”

  岳千灵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第九事业部的人,怎么会闹得这么难看?”

  不是岳千灵大惊小怪,而是这个“第九事业部”在HC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说起这个部门,不得不提一下HC互娱的发展史。

  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经历相当传奇。

  初中时期曾经一度因为沉迷游戏而退学,家里打断了三把衣架终于把她拉上正轨。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家里想着不用操心了,不想这位姐直接拒了所有offer,跟家里人说要去做游戏。

  这一下把她爸妈气得心脏差点儿停了,又打断了三把衣架也于事无补,最后直接断了关系。

  然而故事的走向也并不是很励志。

  这位姐怀着满腔热血想创造中国的次世代3A游戏,却发现甲方爸爸只为黄金矿工买单。

  经过多次挫败差点去睡天桥之后,这位姐想出了一个曲线救国的方法。

  ——做手游,赚快钱,养梦想。

  而她的梦想承载体,自然就是公司里那个神奇的“第九事业部”。

  不像其他事业部,连名字都透露着敷衍。

  “第九事业部”并不是HC的第九顺位事业部。

  总所周知,传统八大艺术是指绘画、建筑、雕刻、音乐、文学、戏剧、电影、舞蹈。

  而电子游戏,游离在不被世人认可的边缘,被虔诚地奉为“第九艺术”。

  ——“第九事业部”由此而来。

  它已经成立三年了,位于HC互娱大楼的最顶层。

  他们像一个神秘组织,虽然共用办公大楼的一切设施,架构却与HC互娱分离,拥有独立的办公系统,平时也从不出现在公司团建类的活动上。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没有任何产品面市计划。

  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任何业!绩!压!力!

  岳千灵虽然不认识第九事业部的人,但不妨碍她嫉妒。

  那可是一群行业天才,被老板高价招聘进来,倾全公司之力养活他们,让他们大把大把烧钱去开发真正的次世代游戏。

  简直就是老板捧着心尖尖上的一群人。

  所以岳千灵不明白,那位大哥怎么会和人力总监吵成这样。

  “你以为第九事业部真的白吃饭啊?”陈茵喝了一口咖啡,慢悠悠地说,“开发那边已经七个月没有进展了,换别的公司那就是卷铺盖走人的下场。”

  说着,她扭头别有意味地睨了岳千灵一眼,“但是我们老板有人情啊,也没赶人走,只是花大力气找了新的主开发来。”

  岳千灵挑了挑眉,表示自己愿意继续听下去,陈茵自然不吝其言,“新的主开发年纪不大,好像就跟你差不多吧……”

  操。

  岳千灵天灵盖一麻。

  跟她差不多大,岂不是刚刚大学毕业,甚至还没毕业。

  这就要来担任3A游戏的主开发,怪不得刚刚那位原主开发要气成这样。

  这不是羞辱人么。

  除非那人是个天才。

  可第九事业部的人,谁又不是领域内的天才呢?

  “所以呀……”陈茵突然拍了拍岳千灵的肩膀,“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刚刚那位曾经也是游戏业的风云人物啊,从业十几年出了多少成绩,但就这一个项目搞不起来,立刻就要被后浪拍死。所以我还是劝劝你,最好再仔细考虑一下,别用跳槽的时间耽误了自己成长的机会。”

  “好的,谢谢茵茵姐,我先去盖章了。”

  “……”

  整个离职流程挺顺利,离职单上每一处都签好了字。

  岳千灵深吸了一口自由的空气,满脸笑意地去找陈茵盖最后的红章。

  陈茵看她那么开心,其实觉得还有些可惜。

  毕竟作为美术,岳千灵的画风深得老板喜欢,产出通过率还是全公司美术人员中最好的。她要是走了,回头老板要她们以岳千灵为标准再找人,那才麻烦呢。

  而且出于私心,她也挺喜欢岳千灵的。

  于是,在盖章前,她再次问道:“真的不考虑考虑了?这一辞职,可是三个月内不能再返聘了呢,你要是找不到更好的工作怎么办?你要是现在后悔,我还可以帮你撤销流程。”

  后悔?

  岳千灵笑着摇头,“不了,我已经想好了。”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陈茵也无力挽留,打开抽屉找公章。

  这时,岳千灵突然感觉到身旁笼上一层黑影。

  她一扭头,目光触及到身旁之人时,所有思绪的齿轮刹那间停止转动,只有心跳加快了速度。

  顾寻不知什么时候站到她身旁的。

  他穿着黑色的飞行员外套,更显身材挺拔高大,影子又被灯光拉得极长,所以出现的那一瞬间就给了岳千灵微妙的感觉。

  灯光明亮得有些刺眼。

  岳千灵定神看着他的侧脸。

  他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只在对面的接待人员问他来干什么的时候,抬手拿出一张A4纸。

  “来报道,第九事业部。”

  话音落下,人力资源部好几个人都从办公桌抬头,视线朝顾寻身上集中。

  有的人便是这样,即便低着头,面容隐藏在逆光处,看不见那张精雕细刻的脸,但浑身氛围也能让人将其与“吸引力”三字牢牢挂钩。

  现场的目光便能证明此结论。

  更何况,他此时说的是“第九事业部。”

  今天要来第九事业部报道的,只有那个“大学毕业证还没拿到”的新任主开发。

  唯一与顾寻面对面的那个女职员在晃神片刻后,确认自己没听错,连忙开始核对信息表。

  这时,顾寻才注意到身旁一道视线一直黏在他身上。

  他侧头,垂眼看见岳千灵的那一刻,有点意外。

  但没有一丝惊喜,只是抬了抬眉梢。

  “你怎么在这儿?”

  岳千灵骤然回神。

  她正想着要说话的时候,顾寻却已经收回视线,伸手接过了HR递来的单子。

  很显然,他对岳千灵为何出现在这里不太感兴趣。

  但他不知道,在他出现的这短短一分钟,岳千灵的心理世界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顾寻竟然就是那位大哥口中羞辱人的存在。

  那这HC互娱可真是个好地方!

  不走了!

  打死也不走了!

  可是——

  等岳千灵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里,并回过头看向桌面时,

  陈茵已经在她那张离职单上盖上了鲜艳的红章。

1 2 3 4 5 6 7 8 9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