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重生]剧院之王》作者:向家小十

文案

阿尔好不容易在戏剧行业混出了头,突然重生十三岁。
彼时,亲爹刚死,毫无独立生存能力的亲妈正准备带着一家子积极寻死。
阿尔盘算,回都回来了,大家就都别死了吧!
从此,赚钱养家,弥补遗憾,重登巅峰。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西尔维夫人:耗子药警告!
  西尔维先生死了。
  他和妻子是外来移民,在这个国家无亲无故,只能靠自己打拼,所以,一直以来,他都像头老黄牛一样,沉默地把家庭的重担背负在身上,每天从睁开眼睛开始,就一刻不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累死累活,埋着头一声不吭地拼老命干活。终于,在日夜不停地连续工作近十天后,突然倒了下去,从此获得了彻底的解脱!
  还怀着孩子的西尔维夫人几乎被这场巨大的不幸给压垮。
  她看起来柔弱无依、手足无措,全靠街坊邻居的好心帮衬,才勉强为死去的丈夫筹措出一场简单的葬礼。等到一切结束,她大着肚子,拖儿带女、哭哭啼啼地往家走,一路都在痛苦地琢磨,要不要干脆带着孩子们一起投河自尽算了。
  一家之主的去世,让这个贫寒的家庭失去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而没有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意味着日后生活的艰辛。
  此时,临近九月,他们还没钱买厚外套,只穿着薄薄的单衣。
  虽然目前的室外温度尚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但只要一想到马上就要来临的难熬寒冬,还有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西尔维夫人就恨不得干脆一死了之,免受折磨。
  这时候还不流行什么福利机构。
  偶尔有一些富人做慈善,也都是杯水车薪的小范围行为。
  所以,没什么文化,人还有点儿蠢,嫁了人就一直以夫为天,对丈夫心悦诚服,全心依赖的西尔维夫人,在失去丈夫后,脑子里居然除了‘杀了孩子,再自杀,从此一家人整整齐齐’这个办法外,居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法子了。
  “别怕,妈妈。”
  回到家后,长子阿尔勇敢地站了出来。
  这孩子全名是阿尔弗雷斯西尔维,今年才十三岁。
  但面对家庭的重大危机,他还是很有勇气地伸出了两个小胳膊,懂事地试图代替父亲的角色,成为母亲新的依靠:“你还有我,妈妈,以后我来想办法……”
  但西尔维夫人并不领情。
  她一边哭,一边撩起手臂就给了这孩子一巴掌,情绪有些失控地嚷嚷:“你只会说些没用的风凉话,没有了你爸爸,我和你,还有那几个小崽子,我们以后靠什么活?我们都要活不下去了,我们要被饿死、冻死!房东会把我们全撵到大街上,活不下去了……”
  十三岁的阿尔是个早产儿,从小体弱多病,生得小模小样、瘦骨伶仃,这一天由于母亲忙着父亲的葬礼,顾不上家里的孩子们,他从早到晚,粒米未进,仅有的几包过期奶粉也被他懂事地喂给了更小的弟弟和妹妹。而他自己,饥肠辘辘、虚弱无比。母亲迁怒的一巴掌没有多大力气,可却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下子就把他打倒在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西尔维夫人吓了一跳。
  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只不过这年头还不流行宠孩子,更没什么不能体罚、家暴的讲究,再加上,穷人家的孩子总是一窝一窝地生,生的多了就照顾不过来,养孩子自然也变得随便,整天散养,日常摔摔打打地长大,所以,随手一巴掌根本没当回事,没成想会把孩子打晕,一时间也愣住了。
  她有心想走过去看看……
  可转念一想,狠心的丈夫就这么抛下他们走了,家里一贫如洗,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一个苦命女人,肚子里怀着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的孩子,身边还有这三个拖油瓶。以后该如何在这个残酷世界中生存下去?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既然不可能完成,最后十有八九还是要选那条‘一家人整整齐齐’的死路。
  这么一来,似乎早死晚死都一样,说不定早死反而是去享福的。
  想到这里,她也不再担心大儿子有没有受伤,只自暴自弃、伤心欲绝地坐在地上呜呜哭起来。
  阿尔的弟弟和妹妹被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看到母亲痛哭,他们就也有样学样地跟着一起嚎啕大哭。
  于是,在这么一片震耳欲聋的哭声中……
  刚被打昏过去的阿尔缓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神色陌生且迷茫地望着四周:“这是哪?飞机到了?要登机了?”
  西尔维夫人的哭声骤停三秒,抬眼看了过去。
  面对着一脸呆滞,满嘴说胡话的长子,她立刻悲从中来地爆发出了更大的哭声,乱七八糟地哭喊着:”我好命苦啊……好命苦啊,丈夫刚死,儿子又被我打傻了!我可怎么活啊!怎么活啊!”
  这一刻,阿尔的脸都是木的。
  熟悉的哭嚎和极为不靠谱的一幕终于唤起了久远的记忆。
  只会哭着抱怨命运不公、却从不试图做出改善的母亲;
  眼泪鼻涕流得满脸都是、哇哇大哭的傻瓜弟弟约翰;
  一边跟着干打雷不下雨地大哭,一边还抓了地上虫子硬往嘴里塞的吃货妹妹玛丽。
  停!
  不用想了。
  阿尔恍然大悟:“我重生回到十三岁了。”
  但下一刻,不是欣喜若狂,而是皱眉苦脸。
  也许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希望得到一次重生的机会。
  但这些人里绝对、绝对、绝对不包括阿尔。
  因为他早年经历实在一言难尽。
  可以说,打从记事的那一天起,这孩子就身处在极度贫困的环境中,连呼吸的空气里都弥漫着一种名为捉襟见肘的气息,一分钱要掰成两分钱用,时时刻刻都要为钱苦恼,别人过日子可能叫生活,他过日子应该叫生存。
  其实,父亲在世的那段时间勉强算好的。
  西尔维先生虽然不是一个很有本事的男人,但老实本分又顾家,哪怕累得直不起腰来,也从没有喊一声苦,更不会在家抱怨什么,只是竭尽所能地去养家糊口。
  可这么个好男人却英年早逝,只留下孤儿寡母。
  于是,作为家中最年长的男丁阿尔不得不主动站出来,学着像父亲一样,背负起这个家,试图成为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新依靠。
  这本来这也没什么,重生前的阿尔确实是这么做的。
  他辍学在家,去卖报、去送包裹、去捡垃圾,甚至跑到码头去当搬运工,干各种各样七零八碎的杂活儿,像父亲一样辛辛苦苦地干活,信心十足地想要凭借自己稚嫩的肩膀来撑起这个家……
  但没想到的是,亲妈西尔维夫人没把他当一回事。
  她压根就不信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能取代丈夫的位置,维持住这个家,而且……活着太辛苦了。
  所以,在艰难地熬了两个月后,气温开始骤降得厉害。
  当阿尔还在绞尽脑汁地琢磨怎么赚点儿取暖费回来的时候,西尔维夫人趁着长子不在家,带着肚子里马上要出生的孩子,和他的弟弟妹妹一起吃耗子药自杀了,死之前,桌子上还不忘体贴地给大儿子也留了一份。
  高高兴兴回家的阿尔:……
  我妈呢?我弟呢?我妹呢?我那么大一个家呢?
  当然!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重生前的事了。
  如今,重回十三岁的阿尔尽管对重生这事有着太多太多的不满,却肯定不能看着亲妈和弟弟妹妹再死一回,无法逃避,只能面对。
  他不得不暂时无视掉重生这么不科学的事情,耐着性子,重新去审视眼前糟透了的现实,同时默默在心里盘算着:“接下来……我他妈的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我亲爱的、脑子只有核桃仁那么大的妈妈西尔维夫人放弃她心目中的绝世法宝——可以毒死全家的耗子药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