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可回收之家》作者:陆雾

文案

手撕极品亲戚一时爽,惨遭报复失业欠债,才发现是火葬场。

一转身因祸得福,被贵妇邀请,受雇和毒舌高知富二代恋爱,自家的帐还没算完,她倒念起了别人家的经。

是天上掉馅饼,还是被免费的午餐噎死?

爱情里心计百出,亲情里举步维艰。一群原生家庭不幸福的人,却又挣扎着寻求幸福。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做良家妇女会遭报应
  苏妙露已经醒来快半小时了,却躺在床上不愿意起。她房间的门虚掩着,老房子的隔音又差,父母在客厅吃早午饭,悄悄背着她说话,她在卧室里听得一清二楚,反而像是存心要给她难堪。
  母亲轻轻叹气的声音,说道:“露露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父亲的口气是多了些埋怨,“唉,我哪知道啊,你问你女儿好了,怎么和人家未婚夫搞不清楚。”
  母亲哼了一声,冷冷道:“什么叫我女儿,露露不是你女儿啊,你反正和个死人一样,管都不管的。”
  “我哪里不管,这又管不过来的,再说也不是她出动凑上去的,是男的贱格格凑上来的。”吸管吸到底时发出一声响,像是某种丑陋的鸟应有的叫声,应该在喝豆浆,父亲继续道:“许多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她长得太漂亮了,又整天弄得花枝招展的,总是要出事的。也是运气不好。”
  “还是心不定,上次王阿姨介绍人相亲,那个人你觉得还可以吧。”
  “年纪大了一点,三十五岁了,长得也胖嘟嘟的,不过是公务员,蛮稳定的。”
  “稳定就好,关键是人要老实。下次让他们吃个饭,早点结婚,她也心定了。”
  然后便没有人说话了,整栋房子一下静了下来,可是外面汽车的喇叭声又侵扰过来,楼下似乎有人在吵架,一声高过一声。这是上海市区的房子,好的地方在位置,坏的地方也在位置。前几年想卖掉,到郊区换一套大房子,可价钱谈不拢,一拖拖下去事情反而黄了。一百平方米里塞了一家三口与许多杂物,总有些捉襟见肘的感觉。
  父亲的声音又响起来,“诶呀,也十点多了,现在要出去了,路上估计还要堵一点。”
  母亲问道:“你还是要去啊。”
  椅子腿摩擦瓷砖发出尖锐一声,应该是父亲站起身了来。他说道:“去不去都这样了,他们既然请我们了,那还是要去的,面子上总是要过得去点的。”
  “那我换一件衣服去,你等一等。”
  然后就是开门,关门,洗手,催促,钥匙窸窸窣窣与锁门的声音。父母终于走了,苏妙露几乎可以想象他们那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她趴在床上,脸埋进枕头里,眼泪无声地淌下来,枕套上濡湿一片。她的悲伤里有许多委屈。她的父母是去参加她表妹的婚礼,而她表妹则刚刚诬陷她勾引自己的未婚夫。
  苏妙露的家庭是很寻常的一家三口,和气的父与唠叨的母,推之四海皆可见。她的父亲是一位算了先生。从小到大,遇到她被人欺负的事,都很无奈地叹口气,说一声,“算了,吃亏是福。”
  因为已婚男人的慵懒劲,他已经很肆无忌惮地发起了福。小小的脑袋,大大的肚子,低着头未必能看到脚尖。平日里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半个小时里就能听到呼噜声。他的好处是脾气好,坏处也是脾气好,橡皮泥一样随着人揉捏的。每次他姨母家聚餐,姨夫不怀好意道问他:“最近发财了吗?怎么又胖了一点。”姨夫是房地产商,光是在上海房产就有五套。他富得理所当然,便总爱拿自己的穷亲戚取乐,一种酒足饭饱的余兴节目。
  每每这时,苏先生就无可奈何地微笑,面孔涨得像是桌上的熟牛肉,一种浑浊的红。对命运,对羞辱,对妻子的怒骂,他都采取一种逆来顺受的态度。
  她的母亲又是那种典型的能干又有脾气的太太。苏太太什么事都爱大包大揽,可是做了又恨身边人不帮她担待。她是每天下班了就买菜,一休息就拖地,一边做家务一边又抱怨,把一切目光所及的人都数落一遍。她又不要人帮忙,她要霸占着她那些辛苦,作为在家里发号施令的依据。可是她说得越多,做得越多,越是透出骨子里的小家子气,像是大人穿了小孩的衣服,束手束脚很拘谨的样子。
  其实归根结底,他们不过是极普通的父母,不是完全讨人喜欢,也没什么大错。如果生一个普通的孩子,大抵也能享受俗世的幸福。相亲,结婚,生一两个孩子,吵吵闹闹,跌跌撞撞过一辈子,把父母辈的日子在原样复刻一遍。
  可事情坏就坏在苏妙露不普通,她是一个极漂亮的女人,一目了然的瞩目。高挑个子,胸脯鼓起来,腰略微长了些,好在还有足够的余量长一双美腿。可惜就是她走路时步调快了些,本来是鹭鸶踏水,她却搞成了千里追债的气势汹汹。归根结底,她是有美人皮囊,却没有没有美人傲气的人。
  小时候,她由母亲牵着,街坊邻里都夸她好看,像是洋娃娃一样的长睫毛。她的母亲也高兴,每天换着样给她打扮。可读了书,一口气把头发剪短,别人是假小子一样的打扮,偏偏她就是清丽淡雅,短发下露出一截修长的脖子。她的父母严防死守担心她早恋,十八岁后家里也有门禁,每次和朋友玩,都要提前报备性别,这样防备得严实了,终于让她失掉了一切爱与被爱的自觉。二十五岁以前,她在路上遇到陌生人搭讪,还觉得惶惶不安。
  她也没想过用这张脸往上攀登,同学们笑她不如出道选秀,她也不当真,只是一笑了之。在择偶标准上,她也是循规蹈矩的:一个木讷的、有经济实力的、相貌平平的老实人。
  苏妙露和他谈了三年的恋爱,一开始就是抱着结婚的念头,按理说是她放低身段了,他的财力远远不如她的美貌那样出类拔萃。他一样是普通家庭出身,毕业后进了银行工作,起薪两万。就是这么一个人,却背着她嫖娼。他嫖也就算了,还嫖得精打细算,充分利用午休的一个钟头,顺便绕过去,嫖完了在附近面馆吃饭。扫黄时他让警察抓了,打电话让家属保释。苏妙露这才发现自己连妓女都不如。他去嫖,至少还付钱,同她在一起,她还舍不得让他花钱买礼物。
  嫖娼不比出轨,带着更多龌龊而难以言喻的细节,像是一个积攒着灰尘,扫不干净的角落。周围人知道这件事,都含糊地劝她去医院体检。她明白这个意思,就是怕她染上脏病。她去妇科体检的时候耻辱得像是在游街,拿到报告时要深吸一口气才敢看,好在一切正常。
  她自然提出分手,男友也自然不同意,冲到她家里,连哭带闹,就差跪下来自抽耳光。她别过头不去理睬,男友自知复合无望,就在熟人圈子里诋毁她。逢人便说她让已婚男人包养了,意外怀孕想找他接盘,他一向是个老实人,气不过才去嫖的。她去妇科医院也是为了打胎。
  谣言传到苏妙露这里,她气得眼眶发红,朝着水果刀冲到前男友家里和他拼命。他不在家,她用没丢掉的钥匙开了门,往他电脑上倒水,又再墙上泼油漆。闹得沸沸扬扬,差点去派出所,才算是自证清白。可这之后,身边男人看她的眼光总有些挑逗,似乎在想,如果她真的清白,为什么不造谣别人,偏要造谣她?
  如果光是这样,苏妙露还能假装是运气不好,可偏偏这时,她最好的朋友也背叛了。两个女人的交恶,在常人印象里往往是爱情故事,可到了她身上却变成诈骗事故。她认识十年的朋友谢秋借了她十五万,说去浙江创业,结果就音讯全无了。
  苏妙露是做惯了良家妇女的,二十多年循规蹈矩,得到的奖励是沦为笑柄。这件事给了她很多的打击和叛逆的勇气,她自觉欠了自己一笔债,无端浪费了许多美丽与自尊。从此之后,她再没有正经的恋爱了,完全靠着男人的殷勤而活。
  公司的同事、朋友的朋友,乃至于酒吧认识的陌生人,请她吃饭,她一定奉陪,送她礼物,她也照单全收。恋爱关系中的暧昧与浪漫她都占尽了,余下的责任她一点都不想负,从来不确定关系。她只把男人分成两类:花钱嫖的,和不花钱嫖的。后者往往希望一位女友尽一个妓女的职责。
  这种肆意人生的坏处也很明显,许多男人一听她不愿意确认关系,就觉得感情上受了欺骗,拿酒泼她的有,骂她婊子的有,闹上公司的也有,她不得不经常换工作,年龄上去了,薪水却总是升不上去。同时她在熟人圈里的名声也坏了,有人看不起她,但更多的人故意传她谣言。见她和男人吃饭,就说她在当情妇。见她收了男人的礼物,就说她是卖身换来的。这些传闻,她原本是嗤之以鼻的,可传得多了,连她的父母有点疑心了。这时候她再要去澄清,反倒无从说起了。
  苏妙露的私事在亲戚嘴里都传遍了,姨母一家知道得尤其清楚,他们结婚得晚,也有个独生女儿,反倒比苏妙露小两岁,估计是拿她当反面榜样了。 表妹叫徐蓉蓉,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养尊处优的矜贵劲。有一次苏妙露买了水果给她,徐蓉蓉嫌弃品质不好,反手就丢垃圾桶里了。
  徐蓉蓉穿名牌,开宝马,送去国外读书镀金,她有许多苏妙露得不到的东西,可是她不美。她很努力打扮了,还是不美。她开了双眼皮,把心灵的窗户重新装修一下,还是不美。
  女人不一定敌视漂亮女人,但一定敌视处处不如自己,却唯独比自己漂亮的女人。
  徐蓉蓉对苏妙露的态度是矛盾的,有一种虚假的热情在。对她太差了,面子上过不去。可对她太好了,心里过不去。所以往往把她带在身边,装作很亲密的样子,却话里话外处处压她一头。
  苏妙露对她倒没什么想法。一个方脸,窄肩,塌鼻子的表妹,苏妙露觉得太认真看她的脸,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
  可就是这样不冷不热的亲戚关系,反倒闹出大事来了。原因在一个男人,徐蓉蓉的未婚夫潘世杰。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