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你来的时间刚好》作者:地瓜丸

文案

她是急诊科与死神搏斗的女超人
他是火海里跟阎王抢人的大英雄
狭路相逢,英雄惺惺相惜?
陆骁卫:可爱,想日……
叶戎:想想不做,和蹭蹭不进有什么区别?
隐形土豪陆队长瞎瘠薄乱撩大龄污妖叶医生的小甜饼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你说,我从小到大,这二十多年也不是没有狂蜂浪蝶围着我打转过,怎么读了个研出来,就找不到对象了呢?”
  叶戎愤愤地猛吸一口冰镇葡萄糖,伸脚踢了踢对面笑得不可自抑的芮雪,不解地问:“哎,你别光顾着笑啊,赶紧给我分析分析,这年头的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芮雪挪了挪屁股,和她并排坐在地上,笑着问:“那你之前怎么就没从那么多狂蜂浪蝶中挑一个呢?不然现在孩子都快能打酱油了。”
  叶戎无奈地叹了口气:“那时候的审美和现在哪能一样……我小学的时候喜欢能吻醒睡美人的白马王子,初中爱上了英俊温柔的邻居大哥,高中迷恋会打篮球的校草会长,上了大学呢,择偶标准就变成了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冷酷霸总。我现在倒是没啥要求,只要长得能看、生活可以自理、遵纪守法、性取向正常就行,可谁知道读了个研究生出来,那些男的一听我在急诊科上班,全都跑得比兔子还快……你说,这是个什么道理?”
  芮雪哈哈大笑:“也不能怪人家都吓跑了,谁不知道急诊医生最苦逼了,经常忙得24小时团团转。这年头的男人找老婆,那是冲着既能洗衣做饭带孩子,又懂温柔贴心不吵闹去的,你说娶了急诊大夫,一天到晚不着家,不能照顾家庭就算了,怕是连见一面吃个饭都难,娶来干嘛啊!”
  叶戎翻了个白眼,将剩下的葡萄糖溶液喝完,瓶子丢进芮雪的怀里,站起来拍拍屁股道:“照你这么说,我们干急诊的,就注定要孤独终老了?”
  芮雪手忙脚乱地接住瓶子:“你不是想转去别的科室么,等你不在急诊了,肯定有大把的男人追着要把你娶回家的。”
  “等我不在急诊了,说不定都奔四了。”叶戎搓了把脸,让自己精神起来,“走咯,去食堂吃饭。”
  芮雪将瓶子放好,抓起桌上的护士帽往头上一卡,跟着她出了休息室。
  都已经快一点了,科室内还是很多人,好在紧急症状的患者不多,叶戎本来早上交接班完后就可以回家休息了,不过忙不过来,加班也是常事,所以才拖到现在。
  可能熬了好几个晚上,叶戎洗澡的时候低血糖差点昏倒,幸好芮雪就在隔壁,将她拖了出来,又灌了葡萄糖溶液,这会儿已经缓了过来。
  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人一把拽住。叶戎的师兄周皖南面色惨白,弯腰弓背,哆嗦着嘴唇道:“师妹,刚刚接到电话,淮阳西路连环车祸,本来该我跑现场的……我这不知道怎么吃坏了肚子,拉个不停,也不能让我兜着屎去救人。辛苦你,再帮我加个班吧?”
  叶戎看他憋得整个人都抖索了,忍着笑敲诈道:“那这星期剩下的夜班你帮我上了?”
  周皖南瞪着眼,本想砍价,肚子一阵咕噜噜,面色一白,只得点头:“行吧行吧!”
  叶戎哈哈笑道:“快去吧,别一会儿肛/门括约肌没绷住,再给拉一裤衩。”
  周皖南狠狠白她一眼,迈着小内八,忙不迭往厕所冲去。
  市中心医院因为自身名气和地理位置优越的缘故,它的急救中心承担着N市大部分的医疗救护以及重大意外灾害事故的抢救任务,所以平时非常忙碌,有时候遇见一些大型事故,急救中心忙不过来,经常会抽调院内急诊科的医护人员前来帮忙,叶戎也早就习惯了。
  跟着救护车风驰电掣地赶往车祸地点,消防和交警大队的都已经到了。淮阳西路距离市中心不远,车来人往的,局面很难控制,好在这会儿已经疏散了人群。
  叶戎跳下救护车,一边小跑着上前,一般迅速掏出乳胶手套戴上。
  “叶医生,这边……”先到一步的救护员迅速介绍伤者情况,“患者五十岁左右,胸部外伤,意识模糊,颈静脉细弱,紫绀……”
  典型的开放型气胸,助手已经拆开了急救包,叶戎有条不紊地包扎伤处,插管给氧……初步处理后嘱咐道:“保持斜坡卧位,小心搬动,到院后立即CT,注意排查有没有联合腹部伤口,尽早安排手术避免感染。”
  叶戎迅速交待完,摘了手套立即赶往下一个。
  正是午后两点钟,太阳晒得人愈发焦灼,再加上浓烟滚滚,人声嘈杂,没一会儿,叶戎后背的衣服已经汗湿大片。
  消防官兵们还在奋力切割车门,将困在车里的伤员小心弄出来,然后迅速抬到路边,由医护人员进行初步抢救工作。
  “医生呢,医生快过来,这个人要不行了!”
  叶戎刚好结束一个患者,抬起胳膊胡乱蹭了把汗,迅速起身跑了过去。
  翻倒过来的车子被挤得面目全非,车门虽然拆了下来,可里面的患者被死死卡在座位里面,一时半会儿根本弄不出来。
  “陆队,这个人可能快不行了……”就剩下这么一个伤员,消防官兵急得满头大汗,扭头吼道,“油箱一直在漏,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怎么办?”
  叶戎拖着急救箱刚要上前,胳膊被人狠狠拽住大力扯了一把,整个人差点往后摔了出去。
  “危险,无关人员不能靠近!”
  叶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我是无关人员吗?看清楚了,我是急救医生!”
  对方比叶戎高出了一个头,满身气势惊人,虽然帽子和面罩遮住了他的脸,却依然能让人感到浓浓的压迫。
  “不行,太危险,尽最大可能减少伤亡是我们的责任,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叶戎冷冷反驳:“尽最大可能挽救生命也是我的责任,长官,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你……”
  “陆队,伤者面容发紫,没有意识了……”
  叶戎面色微变,猛地推开面前的人,大步冲上前去。
  车子被挤得完全扭曲,叶戎几乎整个人都贴在地上趴着,奋力伸出手探入车内,摸索到患者开始迅速查看伤情。
  “心脏受损,造成急性心包填塞,随时有心脏骤停的危险,必须马上进行心包穿刺。”叶戎直起身,接过助手递来的穿刺包,冷静吩咐道,“我一个人可以,你退到安全线外,那两个伤势重的,要一直盯着监护器。”
  助手咬了咬唇,犹豫开口:“叶医生……”
  “别说了,快去!”
  叶戎深吸一口气,剪开衣服,迅速倒下去大半瓶碘伏消毒,取出穿刺针,扭头对一直坚持不懈切割车身的消防员说:“停下,我需要伤者保持不动。”
  周围的消防员看向站在一边的陆队,见他点了点头,便立即停手,屏息凝神地盯着她动作。
  叶戎趴在地上,几乎钻进去半个身子,空间非常逼仄,操作起来十分艰难。
  叶戎缓缓呼出几口气,平稳呼吸,摸到伤者肋间,找准位置,将穿刺针缓缓送了进去。
  短短几分钟,好像过去了几年,叶戎一口气还没松完,腰部一紧,整个人迅速被人拔萝卜一样薅了出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个充满了烟灰和汗水气息的怀抱牢牢护住。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砰”,让人心惊的热浪轰然散开,却让所有人的心如坠冰窑,彻底凉了下去。
  那辆饱受挤压撞击的车,终究没能撑到将人救出,熊熊大火让叶戎最后一丝希望烧了个殆尽。
  肩膀倏然一紧,叶戎从呆怔中回过神来,那个紧要关头救了她的“陆队”,用力捏了把她的肩膀,就转过身去指挥灭火了。
  叶戎一时心情复杂,手里还紧紧攥着穿刺针,因为太用力,再加上紧张后怕,手指轻微痉挛。
  半晌才平复下来,叶戎面无表情地摘下手套重重摔进垃圾袋里,无奈地叹了口气,跟着大家上了救护车,将所有情绪压在心底,重新投入到抢救工作中去。
  这么一忙,就到了晚上,叶戎累得瘫软在手术室地上,浑身又黏又脏,却连爬去洗澡的力气都没了。
  本打算歇一会儿就下班,谁知道这么一躺,直接在手术室睡了一晚。
  叶戎睁开眼伸了个懒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到了手术台子上,再看看身上盖着的白大褂,胸牌上是师兄周皖南的大头,估摸着昨天夜里是他值班。
  叶戎浑身酸疼,爬起来去洗澡间冲了个热水澡,才总算觉得自己活了过来。
  去食堂吃完早饭,正巧遇见刚下夜班的周皖南,游魂一样飘了过来,本来就小的眼睛因为困顿,更是眯成了一条缝。
  “哟,师兄,拉肚子好点没?”
  周皖南缓缓抬起头,眼珠子半天才动一下,幽幽开口道:“喝了思密达,又给全吐出来了。”
  “咋还上吐下泻了呢?”叶戎上下打量他一番,“悠着点,可别脱水了。”
  “唉……”周皖南叹道,“昨个儿夜里出了趟车,104岁的老太太上厕所的时候突发脑梗,她闺女发现后打了120,命没救回来不说,我们也跟着去了半条命。”
  周皖南一脸苦逼:“老式楼房没电梯,老太太住在阁楼,六层半,楼梯又陡又窄,根本没法儿抬担架,我一个人给背下来的……累点也没啥,关键是老太太厕所上了一半,一身屎也没人愿意收拾,然后在车上还发了癫痫,一抽抽就飙屎,全车的人都跟着吐……”
  叶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笑着笑着又觉得莫名心酸,不由叹了口气:“你们院前急救的,真是啥场面都能见到,苦了你了。”
  周皖南斜眼看她:“你要真心疼你师兄,就替我把死亡报告和抢救记录写了吧。”
  叶戎立马扭头就走:“有嫂子操心你,我这小心脏真没地儿去为你疼。”
  周皖南笑骂:“个没良心的!”
  笑着笑着,周皖南面色微暗,轻轻叹了口气。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