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预定头条》作者:李思危

文案

贺思嘉,新晋小生,圈内公认的漂亮蠢货,业务稀烂。

吴臻,大满贯影帝,圈内公认的德艺双馨,业务标杆。

双方粉群有深仇大恨,正主关系却扑朔迷离。
  
头条A:吴臻贺思嘉合作新片,力破不和传闻!

头条B:影帝流量实力演绎塑料情,片场吵架气晕导演!
  
头条A:当红小生与一线巨星酒店私会,举止亲密疑似出柜!

头条B:网曝贺思嘉吴臻关系破裂,停车场互殴火/药味十足

……
  

直到某天,一档综艺播出时不慎暴露了贺思嘉的邮箱,网友们掘地三尺,找到了该邮箱注册的贴吧账号。

sjjj123:我男朋友特别浪,外面一堆人叫他老公,我很不爽!

网友:你男友是什么绝世大帅比吗?不分留着过年?

sjjj123:挺帅的。

网友:比贺思嘉帅?

sjjj123:当然没有,也就吴臻那样。

网友:……忍忍。

帖子引爆热搜,黑嘲遍地的同时也有网友嗑上了这对相爱相杀的cp。

毒唯气到发抖:“呸!你梦里的相爱,除非我吴哥倒过来姓!”

然而吴臻竟转发了这条微博:嗯,我姓吞:)

【阅读指南】
1、“漂亮蠢货”受x“斯文败类”攻,先走肾后走心。

2、架空背景,同性恋结婚合法化,角色无原型!

书评查看

正文

“录个综艺还要用替身,你怎么不上天?”
  贺思嘉冷眼看着面前的男星。
  
  男星外形还算俊朗,穿着与贺思嘉一样的运动套装,却被硬生生衬成了只灰麻雀。
  他勉强挤出个笑,“不好意思贺老师,我前几天脚踝扭伤了……”
  “那你干嘛来参加竞技真人秀?”贺思嘉将“竞技”二字咬得格外重。
  
  男星表情微变,几乎要压不住火,可他不敢。
  贺思嘉比他人气高、比他后台硬、还比他能作。对方出道不足两年,战绩已十分“卓越”——
  曾经一言不合将酒杯倒扣在星洋娱乐老总头上;
  因不满被同剧男二捆绑卖腐,路演直播“提刀”杀CP;
  被主持人逼问隐私,当场黑脸怼得对方自闭;
  更别提无数次杠娱记……
  
  他真怕吵起来,贺思嘉能把他挂到微博上,亲自点艹。
  
  何况这事也是自己理亏。
  
  就在男星焦头烂额之际,贺思嘉的经纪人及时出现,解救了他。
  
  “人家爱用替身就用呗,导演都没说什么,要你来当警察?”陆馨将贺思嘉拉到角落里,没好气地数落。
  贺思嘉眉间冷意散去,双唇微微分开,笑起来时隐隐露出颗小虎牙,“可他影响到我了啊。”
  
  按照节目组提供的台本,他需要和男星上演一段追逐战,再将对方pk出局,哪知临到拍摄,上场的居然是位替身。
  为了避免镜头穿帮,他还得配合替身走位,白白浪费精力。
  
  陆馨闭了闭眼,吐出郁结于胸的浊气,“你能少得罪点人吗?转头又给你推送一堆黑料。”
  贺思嘉不以为意,从裤兜里摸出一盒喉糖,问陆馨要吗。
  陆馨表情严肃,“我跟你说正事呢。”
  贺思嘉捻了颗糖塞进嘴里,“都是些捕风捉影的谣言,就当虐粉了。”
  “虐粉,我看你是在虐我,路人缘不想要了?”
  “那就是你们负责的事了。”贺思嘉倏然冷脸,语气漠然。
  
  陆馨了解贺思嘉的臭脾气,没怎么当回事,她替对方正了正麦克风,转了话题:“下周《玩古》开机,发你的资料都看了吗?”
  贺思嘉懒懒“嗯”了声。
  见他兴致不高,陆馨暗自皱眉,却只笑着说:“好好加油,吴臻这两年票房从不失手,他看上的剧本肯定不会差。我知道你不乐意给他做配,可公司没什么电影资源,这次机会来之不易,你只要抓住了,以后选戏的空间就大了。”
  贺思嘉咬碎喉糖,薄荷味直冲鼻腔,“你就不怕我被他衬得演技太差,惨遭电影圈退货?”
  陆馨白他一眼,就听见导演在喊人了,只好说:“去吧,录完带你吃好的。”
  
  贺思嘉发了顿小火,倒是遂了心意,逼得男星忍辱负重亲自上场。
  接下来的录制过程很顺利,但在进行一轮挑战游戏时,贺思嘉和唯一一名女嘉宾分到了一组,最终挑战失败,他们必须出个人接受惩罚。
  女嘉宾临时来了例假,贺思嘉见她脸色发白,主动表示自己上。
  他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惩罚纸条,慢声念出内容:“请和街头路人配合完成一段土味情话,并索要一个拥抱。”
  
  “只要路人都行,不论男女?”
  
  一经确认,贺思嘉环顾四周。
  综艺录制地在日本D市某广场,路人随处可见,其中不乏中国游客,只不过都被隔离在拍摄区外。
  正常逻辑下,贺思嘉应该先问有没有中国人,一是方便交流,二是很多土味情话只有用中文才有梗,可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一名人扮公仔上。
  
  公仔名叫Miraitowa,长着尖长的耳朵,是今年夏季奥运会的吉祥物,寓意“未来永恒”。
  
  贺思嘉径直走到公仔跟前,“Excuse me?”
  公仔歪着大脑袋,摆出倾听的模样,十分可爱。
  
  “Do you know what time it is?”
  贺思嘉印象里的几段土味情话都不适合直译,索性自创,不论公仔回答不知道或给出具体时间,自己的答案都是“Time for us”。
  然而……
  
  “Time for us.”
  
  听见头套里传来的男声,贺思嘉脸上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人群中吹响口哨,还有女孩子们压抑的低呼,贺思嘉慢慢回神,惊讶地盯着公仔。
  “刚才听见你念纸条了,够土吗?”公仔再度开口,却是标准的中文。
  贺思嘉挑眉:“中国人?”
  公仔比了个赞。
  
  贺思嘉随口问:“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付霖岚。”
  付霖岚是贺思嘉饰演的一个角色,他正是靠这个角色走红的。见公仔真认识自己,贺思嘉顿时眉目舒展,张开双臂:“老乡,抱一下。”
  公仔大方回他一个拥抱。
  
  惩罚任务完成,贺思嘉道了谢就想走人,却被公仔拦住了,对方回指胸前挂着的牌子,上头印有中英日三种文字,都是同一个意思:抱一次500日元,合照1000日元。 
  “……”
  
  贺思嘉怀疑自己中了节目组的套路,可人又是他亲自选的……
  就在他愣神时,公仔突然笑了一声,接着摘下头套。
  
  头套下是张贺思嘉并不陌生的脸,一双眼不笑时像凤眼,此时笑着就有明显的卧蚕,看上去亲切温和,仿佛天生含情。但这张脸上长得最好的却是鼻子,鼻梁高而挺,微带一点起伏的骨感,偏左的位置还生有一颗浅褐色的痣,曾被某时尚杂志主编评价为“点到即止的性感”。
  
  “不好意思,开个玩笑。”
  男人单臂夹着头套,向贺思嘉伸出右手,笑着说:“贺老师你好,我是吴臻。”
  
  吴臻的出现完全是个意外,他是跟随B市人民话剧团来日交流访问的,之所以会扮成Miraitowa,据吴臻说是为了即将开拍的新戏在做准备。
  
  导演兴奋得直搓手,恨不得原地放个炮蹿上天,又担心吴臻会要求剪掉这一段,但吴臻只提出要补份合同。
  很合理的要求,导演忙不迭答应下来。
  
  录完综艺已近九点,明天还得录制半天,贺思嘉并没有跟陆馨去吃好的,他太累了,直接回了酒店。
  
  刚到房间,陆馨就说:“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了吴臻。”
  贺思嘉脱下外套,仰倒进按摩椅,闭着眼闷不吭声。
  陆馨看了他一眼,“你带正装了吗?”
  贺思嘉不解:“录个真人秀带正装干嘛?”
  “明晚要去看吴臻的话剧,你身为公众人物,还是穿正式点比较好。”
  
  B市人民话剧团既然为文化交流而来,自然有演出安排,明晚,他们将进行最后一场公演。
  吴臻临走前送了导演十张票,邀请大家一同去捧场。
  
  “没兴趣。”贺思嘉再次闭上眼。
  “大伙儿都要去,就你搞特殊,不是摆明得罪人吗?”
  贺思嘉轻哼一声:“先撩者贱。”
  
  去年他刚走红,受邀参加某访谈节目,在主持人问他最欣赏的国内演员是谁时,贺思嘉提到了吴臻,又说最喜欢吴臻演的《山河刀》。
  
  答案是团队根据节目组给的提纲撰写的,也不止写了吴臻一个,还有两位老艺术家。但只回答老艺术家就太假了,加一个年轻的高逼格艺人,既显得有审美,又很鲜活。
  
  访谈节目播出,虽有人嘲讽贺思嘉“跪舔”,但并未引起太大风浪,贺思嘉还因此刷了波吴臻粉丝的好感,来他微博下一口一个“亲亲弟弟”。
  
  然而一星期后,贺思嘉去某综艺当助演嘉宾,节目组给出几个经典角色,让他从中选择表演片段。贺思嘉挑中了“路小闲”,拿到相关剧本,却表现得对这个角色一无所知。
  
  综艺是直播的,当晚粉圈就炸了,因为路小闲正是吴臻的角色之一,并且还是《山河刀》里的主角。
  
  贺思嘉艹人设翻车,被盖章撒谎精。
  又有网友将他的表演与吴臻的原片做对比,大肆嘲讽他演技烂。
  
  其实到这里都只能怪贺思嘉不谨慎、业务水平不佳,骚就骚在吴臻恰好有部电影要上,团队顺势买了一波通稿,借热度发了笔“贺难财”。
  而吴臻被记者问起这件事时,也半开玩笑地说:“他可能只欣赏我的名字。”
  
  这话成为一时金句,还被编为百科词条,专门内涵“言不由衷、虚假营业”。
  
  再后来,吴臻凭该部电影摘得金鸡影帝,有好事媒体特意问了贺思嘉的看法,贺思嘉当即表态更喜欢另一位提名者的表演,对方才是他心中的无冕之王。
  
  回想起当时引发的风波,陆馨赶紧平复心情。
  她去小吧台倒了杯水,端着水杯回沙发坐下,开始处理邮件。等回完两封加急邮件,陆馨头也不抬地说:“明天录完综艺你就装不舒服吧,话剧我替你去。”
  贺思嘉露齿一笑,“馨姐万岁!”
  
  陆馨微微叹气,拎着包起身。
  
  贺思嘉送她到门口,临出门前,陆馨突然回过头:“思嘉,我希望你别将对吴臻的不满带到拍摄中去。如今电影圈很封闭,大导只爱用素人和熟人,要不是你哥请他推荐你,你也拿不到这个角色,别让那些知道内情的人以为你不记恩。”
  贺思嘉敛了笑,几秒钟后,轻轻点了点头。
  
  等房门合上,贺思嘉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接着,他回屋从行李箱里翻出一包烟,出门去了一楼露天小院的公共吸烟区。
  
  贺思嘉烟瘾不大,一包烟能抽上十天半个月,可今天一支烟抽完仍不解心中烦郁。
  正当他点燃第二支烟时,忽听一阵脚步声。
  贺思嘉下意识转头,竟然又见到了吴臻。
  
  和白天有些不同,此时的吴臻随便穿了件衬衣,袖口松松挽着,鼻梁上还架着副样式复古的金属框眼镜,让贺思嘉莫名联想到“斯文败类”四个字。
  然而在业内,吴臻的标签却是另外四个字——德艺双馨。
  
  “你们也住这儿?”吴臻似有些意外,笑着停下脚步。
  这里没有镜头,更没有外人,贺思嘉懒得装样子,冷淡地应了声,转回头继续吸烟,隔着缭绕烟雾望向院子里一盏石灯笼。
  
  视野余光中多出吴臻的身影,贺思嘉闻到了极淡的冷香,若有似无。
  随着划火柴的声响,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带着薄荷味的烟草气。
  
  他们谁都没出声,唯有两点金红星火时明时暗,四周静谧一片,万物都在月下沉眠。
  
  大多人身处类似的气氛或许会不自在、甚至尴尬,但贺思嘉鲜少有类似情绪,他不慌不忙抽完第二支烟,刚掐灭烟头就听吴臻问:“明晚你来吗?”
  贺思嘉一点没犹豫,“有事,不来。”
  
  吴臻正要说什么,突然一顿,拉了贺思嘉一把,带着人转过身。
  贺思嘉惯性往前,不慎撞到吴臻,抽开胳膊问:“干嘛?”
  
  “对面楼上有人偷拍,可能是娱记。”
  
  贺思嘉一愣,又很快放松了。
  他录制综艺的行程并未保密,有娱记同住酒店跟踪偷拍很正常。
  而且想也知道娱记会写什么,无非是抨击明星抽烟道德败坏。自己黑料包够多了,也不差这一点,倒是吴臻……
  
  贺思嘉有些幸灾乐祸,扬起笑说:“恭喜。”
  “嗯?”
  “明天要跟我一块儿上丑闻热搜了。”
  吴臻只微微笑了下。
  
  尽管两人都表现得毫不在意,但有人窥伺在侧,他们还是很快离开了。
  
  回房后,贺思嘉打电话叫了送餐服务,接着去浴室洗澡。收拾完出来餐也送到了,他拿过手机坐到桌边,刚解锁屏幕就收到一条新闻推送——
  《贺思嘉日本夜会吴臻,猛虎扑食饿狼索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