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秦嘉,美籍华裔实业家、慈善家,出生于纽约,父亲曾任职于美国华美银行财务长,母亲则是外交官二代,曾任联合国礼宾官,在这样家庭环境如此好的条件下长大的孩子,能短时间把嘉格集团布局全球并非难事,而这次他突然失踪,接下这个商业帝国的人居然是他的女特助?这个人到底有什么能力?她凭什么扛下嘉格?”
  
  薄岚走下楼时,就看到客厅那片电视墙正在拨放晨间独有的商业谈话性节目,这节目她看过,主持人言语偏犀利,请来的嘉宾遍及投资金融圈,都算是小有名气,此时小詹正坐在沙发上整理资料。
  
  “薄岚毕业第一份工作就是嘉格旗下的投资公司,两年后考到主集团成了总裁特助,业界怎么看待他们的关系?都说薄岚是秦嘉的个人翻译机。”其中一位男嘉宾说。“秦嘉这人说话只说三分,剩下七分靠猜,以前我也接触过几个特助,但只有薄岚能猜得全剩下的七分意思。”
  
  她知道这个男嘉宾,一间成立不到三年的创投公司的老板,吃了不少秦嘉闭门羹,这人能力还行,就是话太多,秦嘉没那耐心,见了两次就让自己回绝了。
  
  如今她没想到这人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她充其量就是比较会揣摩意思,谈不上会经营公司吧?”另个女嘉宾微笑说道。“秦总的眼界大家都知道,这回突然启用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经历的特助来代理执行长,这背后的涵义恐怕不单纯。”
  
  薄岚也知道这女嘉宾是何方神圣,是国内知名专攻企业风险跟财务会计的女律师,曾经是嘉格律师团的成员,与乔治角逐过秦嘉私人律师一职,败下阵的原因除了实力差距,主要还是她一边想讨好秦嘉,另一边又想捧秦敏俐,而那时两人正水火不容,最后秦嘉整顿好董事会,把秦敏俐拉下的同时也解雇了这位墙头草。
  
  所以女律师这番话,是明捧暗踩的针对秦嘉。
  
  “看来从两位的分享,这个嘉格代理执行长的本事就只有善解人意吗?”主持人嘲讽笑道。
  
  听到这番话的小詹突然站起来,义愤填膺:“这啥垃圾节目,乱七八糟说……”骂还没骂完,薄岚无奈一笑,喊了一声:“小詹。”
  
  小詹立刻起身,立正站好。
  
  薄岚拿起遥控器把画面按掉,智能系统就切换到今天的气象预报,并逐渐淡入轻音乐。
  
  “说吧,今天忙什么?”
  
  “今天新加坡SG集团的副总要来,下午都是例行会议,周总说他来主持就行,晚上目前没有行程。”
  
  “我妈转去哪一间医院?”
  
  “首都医院,有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
  
  薄岚点头,这时她手上的智能手环震动了一下,她看了小屏幕上亮了个红点,显示是待处理项目,她点开后发现只有两个字:“能量。”
  
  她皱了眉头,想了几秒也不明白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她昨晚把别墅的管理系统跟手环对接,系统里预设的行程她没有异动,所以这个项目可能是秦嘉的。
  
  “怎么了?”小詹正收好桌上的东西,转头问。
  
  “没什么,我去书房看一下,你先去热车。”
  
  “好。”
  
  薄岚走去书房,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目测大概有百坪吧?俨然是另一个私人独立空间,一整面玻璃面书柜,柜子最下方有个高科技面板,以电脑控制纸本处于恒温与易保存状态,看起来如果要取书的话也是由系统控制,面板旁边有个出书口。
  
  而中间有个时髦的仿跑车休息区,后方大理石台阶上就是个电脑工作站,她并不太懂这些配备,但这好几个萤幕串联与玻璃墙面后方闪着灯光的主机室,她也知道这区价值不斐。
  
  薄岚拉开椅子坐下来,才发现这椅子也是智能的,她刚坐下就把自己转向主萤幕,画面打开后指示她把手指按到萤幕中间区块,她把拇指压上去,系统迅速判别身份,直接进入主画面。
  
  她被这一连串验证搞得有点茫然,这时她注意到右下角的小视窗提醒,她移动鼠标滑过去,跳出一张有网址的备注便笺,她点了一下,浏览器打开后跳进一个农场庄园游戏。
  
  薄岚对这游戏有点印象,有段时间风靡全国,每个人都在偷菜偷能量,相反也能送能量或礼物给好友。
  
  自己那段时间也有玩,后来就渐渐没兴趣而荒废,她实在没想到秦嘉居然会玩这种游戏,还玩到上日程表。
  
  她点开秦嘉的好友列表,居然只有自己一个好友,她又好奇点了农场日志,里面只有一行字整齐的重复着,最后显示日期是她生日那天。
  
  “你送给了小蓝鲸2点能量。”
  
  一页大概有15天,总共有10页,最多纪录半年,而她看完了全部。
  
  都是同样一句话,一天不漏。
  
  —
  
  与SG副总们吃完饭后已经是晚上9点,周恺言在8点的时候也过来餐厅,顺便替薄岚送了这一行人上出租车,随后让小詹先回公司一趟拿资料,由他载她去医院看妈妈。
  
  “我听小詹说,你让他找新房子?”
  
  “嗯,想换个有电梯的公寓,离市区也不要太远,这样我回家也方便。”她说。“我妈也老了,爬楼梯对她来说很吃力。”
  
  “我在公司附近有一间套房,你明天就直接搬过去吧。”
  
  “我有个朋友已经帮我找了几间,要是这些不行,我再麻烦你。”
  
  周恺言转头看了副驾驶座上的薄岚,见她低头滑着手机,那画面有些红红绿绿的,很难得见到她这么专注,便微笑地问:“在玩游戏?”
  
  她回神,仅是轻描淡写地答:“看个东西而已。”
  
  周恺言也没有再问,收回视线专心开车。
  
  薄岚此时正滑着自己的农场日志,看着那一整排的好友拜访纪录,她有些五味杂陈,这时她点开好友列表,秦嘉的英文名字在第一名,她点开后去了他的农场,点了送能量的按纽。
  
  毕竟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她既然都发现了,回送也没什么。
  
  一小时后,车子缓缓驶入医院停车场,周恺言带她避开大门从侧门进去,直接上楼来到VIP病房,她见到妈妈正在熟睡着,松了一口气。
  
  “谢谢,多亏有你安排。”她说。
  
  周恺言低头看她,沉默几秒后才说:“阿姨的病很不乐观,你知道吗?”
  
  “嗯,我会给她最好的治疗。”
  
  “你其实能开口跟表哥说,他有最好的资源能照顾阿姨。”
  
  她敛下眸,随后又抬眸望着他:“凭什么呢?我拿什么跟他讨这些?”
  
  “你是嘉格的特助,你开口要资源是很简单的事,就算表哥不给,你也能用这关系去找很好的医生,为什么你不用?”
  
  “那都是嘉格的东西,不是我的,我没有这本事,也丢不起这个脸去要。”她说。“那些人看在嘉格的面子上给我方便,我能不回报给他们吗?而我手上又有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特助,我跟你们不一样,我除了我妈跟这份工作,我没有什么可给的。”
  
  周恺言抿紧唇,欲言又止。
  
  薄岚深深吸了口气,便问:“秦总那里有消息了吗?”
  
  “陈大哥已经跟美国那确认过,负责这件案子的探员很资深,应该这几天就会有结果了。”周恺言说。“对了,明天你来秦家一趟,小阿姨跟姨丈回来了,他们说要见到你说这件事,才能安心。”
  
  她吁了口气,点头。
  
  “薄岚,其实……你能试着找我帮忙。”
  
  她静默,只是看着他,好半晌才开口:“你已经帮我很多了。”
  
  “我能帮的忙不只这些。”
  
  “周总,我知道你能帮很多忙,但有些忙不是不给你帮,而是你不能帮。”她淡淡地说。“我还有我的尊严,这是我仅剩的东西。”
  
  周恺言微微一笑:“那如果表哥问你的话,你也会这样答吗?”
  
  “他?”她无奈地冷哼一声,用了一种很理所当然的口气。“他只在乎他自己的尊严。”
  
  周恺言忍不住笑出声:“你真理解他。”
  
  跟医生确认好妈妈的状况,薄岚依然选择要留在医院过夜,周恺言说不过她,也只能同意了。
  
  她把周恺言送去停车场,此时几个面恶不善的男人朝他们走来,周恺言瞇起眼,薄岚转头就认出这些人。
  
  那是父亲欠钱的地下钱庄,她每个月都要跟些人打交道一次,她记得自己这个月已经缴足了钱,没道理他们会找上门来。
  
  “薄总。”为首的黑发男人阴阳怪气地朝她鞠躬,咧嘴一笑。“如今发达了,不会忘记我们这些老朋友吧?”
  
  “我记得这个月已经把钱给你们了,下个月的期限还没到吧?”她说。
  
  “你如今都是嘉格集团的老板了,不会这点小钱还要拖着吧?”黑发男人用着难以置信的语气笑着问。“我们也给你母女俩拖了一年了,咱上头的意思是,这个月月底必须还清,还请薄总不要为难小的。”
  
  “我只是个助理,不是老板,我还是领同样的薪水。”她说。“之前说好分期还清,我连利息也付给你们,从没有拖延过一天,我妈现在还在养病,我没有多余的钱可以先还。”
  
  “这话可就不对了,你自己都开记者会说了,嘉格的代理老板是你,你管得不只是公司,还包含秦嘉的个人财产不是?刚好我们跟秦嘉也有一些过节,你代替他还也行,你还了,我也当你面把借据烧了。”
  
  薄岚没有料到这群人会这么难缠,她打算要反驳时,手就被周恺言抓住,她抬头就看到周恺言严肃地问:“多少钱?”
  
  “剩下大概几百万。”
  
  “我替你还。”
  
  她望着周恺言,知道这时候若拒绝他,也不会对现况有任何帮助,现在首要的就是让眼前这些人先离开医院。
  
  “好,先麻烦你。”
  
  周恺言把她拉到身后,迎面对上那个黑发男人:“金额多少,我让人拿钱过来这里。”
  
  “520万,一次结清。”
  
  不到半小时,几个保镖就拎了四个皮箱过来,当场把钱点完后,为首的黑发男人也不啰嗦的把借据烧掉,两手一摊:“高哥我,说到做到。”随后手下拿起皮箱就要走,薄岚却出声:“等等。”
  
  那群人停了脚步,看她。
  
  “你说你们跟秦总有什么过节?”
  
  高哥突然笑出声,把嘴上的烟吐掉踩熄,慢慢地走到薄岚面前:“薄小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才刚新官上任?钱,你当然一下子是没有的。”
  
  “那为什么你还要过来讨?”她皱眉。
  
  “因为你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以免你以后屁股坐热了找我麻烦,倒不如我一开始就先跟你把钱拿到手,你说是不是?”
  
  薄岚瞇起眼,隐约觉得这句话不太对:“你什么意思?”
  
  “我跟秦嘉的过节为什么让你还?你还听不出意思吗?”高哥皮笑肉不笑,退了几步。“那是因为,他回不来了,薄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