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薄总”这两个字,无疑是投下了震撼弹。
  
  又加上眼前这位曾担任过白宫律师,听说还是全球排名前十律所王牌,主动向她行礼,这表明了这份合同的真实性。
  
  没想到在如此危急的时刻,秦嘉居然把所有重责大任托付到一个外人身上,而不是秦家人。
  
  薄岚还没有从惊讶中回神,秦敏俐率先发难:“这什么东西?秦嘉什么时候签这个的?”
  
  “签署时间是上一年的1月1日,我想这日子您并不陌生。”乔治微笑。
  
  薄岚看秦敏俐的表情瞬间沉了下来,上一年当然是她最不想被提起的过去,因为那天是秦嘉把董事会架空,让她从副董座下来的日子。
  
  “这绝对是预谋,各位看清楚了,薄特助为了这合同,让秦嘉在墨西哥被绑架,目的就是为了要跟英代尔联手做不可告人的事!”
  
  这话说完,秦敏俐立刻上前要抓住薄岚的手,下一秒乔治身边的黑西装大汉就抓住秦敏俐,遏制她的动作。
  
  “你……”这不是原本秦嘉身边的保镖吗?“薄岚!你敢发誓你不知道这份代理合同?你这是预谋杀人!”
  
  薄岚握紧拳头,严正表情:“我并不知道有这份文件,我也从来没看过。”
  
  “你说谎!”秦敏俐豁出去了。“你早就跟英代尔暗通款曲了吧?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秦嘉的?这份代理是不是你逼秦嘉签的?你用了什么手段!”
  
  一旁的周恺言忍不住想出声,却见她神色镇定,只是看着秦敏俐像疯子般的叫嚣,那一瞬间,他到口的话咽了下去。
  
  眼前的薄岚,有点不同了,自己或许不需要出声。
  
  薄岚微微低下头,所有人都在看她,她极力克制住想呕吐的感觉,抿唇几秒后转头看乔治,对他露出淡笑:“这份合同,乔治先生应该最清楚,能否请您代为说明?”
  
  乔治的微笑渐深,目光沉定且略有嘉许之意,他从容不迫地走到薄岚身边,用着适中的音量回答:“这是秦总在专业医疗团队陪同下签署的代理合同,没有身体不适或受人胁迫,过程虽然保密,但绝对合法,这份文件只有秦总与我各执一份,文件电子档也只存在秦总私人的云端系统,除他本人以外,没有人能打开,就是打开也会是乱码文件,没有破译系统也无法判读内容。”
  
  “你是小看眼前这女人了吧?秦总什么事都告诉她,她拿到东西要去破解有什么难?你说只有你跟秦总有,那连你也有问题。”
  
  乔治依旧微笑,但他的表情跟语气里明显有了怒意:“秦女士,我想你或许忘了一件事,我受雇于世达律师事务所,也是秦嘉的私人律师,你觉得在场的哪一位,付得出一年50万美金给我?”
  
  薄岚是到此刻才知道乔治是世达的人,这间是全球收入与声誉最高的律所之一,福布斯杂志曾评为“华尔街最强律师事务所”,主要负责并购、诉讼与和解。
  
  秦敏俐脸色难看,咬着牙怒视他们。
  
  这时周恺言也走过来,看着秦敏俐与身后那几个长辈,不太客气地说:“如果有任何问题现在可以提,但说话请小心点,律师也不是摆着的。”
  
  全会议室里只听得见呼吸声,没有人说话。
  
  乔治转身朝薄岚微微颔首:“秦总这份代理合同是立即生效,现在你就是嘉格的代理执行长,文件会另外送到你办公室去,我得要先把一些东西转到你名下。”
  
  “等等,我能先代理公司事务没有问题,但其他东西就先不用了,秦总说不定明天就回来,到时又要再跑一次手续,反而造成你麻烦。”她说。
  
  乔治望着她几秒,那笑容意味深长,停顿几秒才点头:“那我就先处理与公司有关的文件交接。”
  
  薄岚深深吸气,她挺起身走到会议室中间,慢慢地环视在场的每一个人,最后她开口:“现在我要开会,小詹,替我送秦女士离开。”
  
  “薄岚!你是什么东西!?我是嘉格的股东!我有权利在这里!”
  
  “现在是公司例会,不是股东大会,也不是秦家餐会,无关人士必须离开。”她平静地说。“还有,请您修正称呼,我是嘉格的执行长。”
  
  秦敏俐愤怒地想抓住她,保镖上前直接把人往外拉,以秦敏俐为首的几个长辈也一同被请出去。
  
  会议室安静许多,薄岚拉开中间的椅子坐了下来,扫视前方的人。
  
  “各部门在10分钟后报告目前经手项目的状况,我要行销部门的完成进度,研发部门的新项目开发提案,整理完交上来。”
  
  此话一出,会议桌上的所有笔电整齐划一的全部打开,部门经理与秘书迅速动作,几个人冲出会议室下楼准备,小詹也立即安排开会茶水与检查硬件系统。
  
  乔治走到薄岚身边,微微颔首:“薄总,我先回去了。”
  
  “麻烦了。”薄岚客气回应,转头看周恺言。“周总,替我送一下乔治。”
  
  周恺言微笑点头,扬手跟乔治走出会议室,两人走到电梯前,乔治突然忍不住笑了一声,周恺言转头:“怎么了?”
  
  “我原先还质疑尤金为何要把一切交给她,雖然我知道她有能力,但今天之前我还抱持怀疑,直到刚刚看到她的态度,她知道特助只是辅助角色,所以不能强硬,可一旦成了CEO,她立刻端正出架子让我替她发言,她非常有原则,而且我今天才发现,她不只这些优点。”
  
  “那还有什么?”
  
  “从我进去到现在,我只感觉到没有人在乎尤金会不会回来,只有她在乎。”乔治慢条斯理地说。“只有她。”
  
  周恺言深深吸了口气,电梯门打开了,乔治摆摆手又说了些话,就自己按钮下楼了。
  
  面对紧闭的电梯门,他的思绪还停留在乔治最后的那句感慨。
  
  “我以为尤金消失了,但我今天在她身上看到尤金的影子,我才知道他为什么只选择她,因为她就是他的一部份。”
  
  他垂眸,失笑后喃喃自语:“一部分吗?”
  
  —
  
  她开完公司例会,确认公司声明稿后让公关部去统一发布,并于晚间召开说明会,在周恺言跟陈副局长的陪同下,针对公司营运与秦嘉失踪的进度做了报告,会后媒体蜂拥而上想采访她,但她婉拒了,在保镖的保护下离开饭店。
  
  在车上,她的手机响个不停,她疲惫的把手机关成震动,头靠在车窗边放空,这时驾驶的小詹拿下蓝牙耳麦,分神转头对薄岚说:“周总找。”
  
  她深深吸气,伸手把耳麦拿过来。
  
  “你在哪里?”
  
  “我要去医院一趟。”
  
  “现在不合适,你的身份不同了,你希望去医院被记者堵吗?这样阿姨怎么休息?”
  
  她揉揉太阳穴,叹了口气:“我没想到这个,我只是担心我妈。”
  
  “你让小詹把医院跟病房号给我,我派人去替阿姨转院,你家先不要回了,那里一定有记者,你先去柏克丽海湾吧。”
  
  “我不想住那里。”
  
  “安全,你的安全最重要,这种时候别跟我争。”
  
  她什么都没说,就把耳麦还给小詹,闭目养神。
  
  一小时后抵达目的地,小詹下车到后座替薄岚开门,她甫下车就有点晕眩,小詹及时扶住她。
  
  她大口吸气,环顾眼前这片白色的现代化建筑,时尚、前卫又冷冰冰的模样,自己有一阵子因为常有紧急案件来过这里找他签名,甚至被迫当下加班。
  
  薄岚站稳脚步,缓缓往前走到别墅门前,她转身看小詹:“我自己进去就行,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
  
  “好,有任何状况我会跟你报告。”小詹朝她恭敬鞠躬。“晚安,薄总。”
  
  她微敛下眸,淡淡一笑:“晚安。”
  
  密码输入,别墅玻璃门敞开,里头的智能居家系统感应到薄岚进去,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她来到客厅,客厅左边有一张白色的钢琴,还有一片能眺望海景的落地窗,这片海景她也看过无处次了,有时自己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务,应付与这里有时差的外国客户,她会惯性地抬头看海,冷静几分钟后继续工作。
  
  而此时的秦嘉有时会坐在离她最远的那一边看杂志或报纸,又或者坐在钢琴面前弹着没有主题的旋律,却都是悦耳放松的慢调。
  
  但大部分的时候,他根本没出现,不是在楼下车库边的书房里搞自闭,就是在楼上卧房里睡觉。
  
  薄岚上楼,才想起这里并没有客房,所以今晚她势必要睡在主卧室了。
  
  在这里的感觉很微妙,没有任何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环境却熟悉的让她有种安全感。
  
  她快速洗完澡,她知道新的干净浴袍放在哪里,她也知道新的床单跟枕头放在卧室斜前方的下置物柜,等到一切都换好后,她才躺上床睡觉。
  
  他的床太大太软了,她整个人几乎陷进去,迅速袭来的倦意告诉她,她的身体已经疲累到快生病的临界点了。
  
  突然,她比过去任何一刻都希望,他能在身边。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