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薄岚在进会议室前,小詹就低声提醒过自己,秦敏俐才刚把所有人骂过一遍,现在还在气头上,还带了几个秦家伯伯叔叔辈的人来助阵。
  
  “薄姐,董事长那……还不联系吗?”
  
  “明天是董事长夫人的生日,等他们过完生日再说吧,现在情势还没搞清楚,说了也不能解决问题,只是让多一个人担心。”她说。“小詹,等等你别说话,如果看出什么需要帮衬的,你提示周总。”
  
  “所以你不打算解释?外头都传你跟秦总有摩擦,你还可能是商业间谍,说秦总会被绑架都是你策划的。”
  
  “空穴来风的东西不用解释,有时候不解释反而比说一堆更有用。”
  
  “总觉得你有点不一样了,我还记得你当初拿不定主意,还问陈副局长怎么办。”小詹低声说。“我感觉等等会议室那关不好过啊。”
  
  她淡淡一笑:“刚在秦总办公室里,想起了一些事。”
  
  “跟秦总有关吗?”小詹好奇地问。
  
  “我最难过的关都过了,我只要维持原则就行。”
  
  这时电梯门开启,外头的接待员微微压住电梯门,朝薄岚点头,她走出电梯,突然停下脚步,深深吸气。
  
  “还好吗?”小詹紧张地问。
  
  “我是嘉格的特助,我只为公司跟秦总服务。”她缓缓地说。
  
  “这事我知道,那时你就是这么跟秦女士说的吧?”小詹微笑。“几乎公司上下大家都传遍了,唯一敢跟秦女士这么对着干的人也就你了。”
  
  “传遍?”她斜睨一眼。“还不知道你们这么八卦。”
  
  小詹抿紧唇,尴尬地上扬嘴角。
  
  入会议室前,门口的周恺言正与两位灰白头发的长辈低声交谈,瞥见薄岚时定眸几秒,朝她微笑,长辈们也转过身来,她则礼貌的点头回应。
  
  “薄特助,辛苦了。”其中一位长辈和善地朝她回应。“我刚听恺言说过状况,秦总的大小事一向你经手,这段时间熬过了,等秦总回来,我们一定替你说话。”
  
  “我尽力而为,之后还仰赖周总跟大家的帮忙了。”
  
  四个人相视微笑,现在的状况也毋需多言,熬到秦嘉回来是每个人的共同目标,他们都心知肚明公司在短期间内没有领导人,并不会影响运作,但怕的就是没有秦嘉这个正主,那些背地里或台面上的敌人就会不安份,反而掀起另一波动荡,那危机就是连秦董事长回来也于事无补,毕竟董事会的地位早在秦嘉把姑姑撤换下来后就架空,没有实权。
  
  那时她记得自己问过秦嘉,为什么要把所有事往肩上扛?然后这男人自负地说:“因为我是有本事扛得起的人。”
  
  是,确实有本事,但累死了下面一票人,周恺言就曾经直言不讳的在会议上公开调侃他表哥:“表哥,我觉得我这几年收入变高了,但我还是很不满意。”
  
  “哪里不满意?”
  
  “都拿去补医药费了。”
  
  “那就继续,加班超过晚上10点,我给双倍。”
  
  “……不是吧?你什么意思?”
  
  “看更好的医生。”
  
  她还记得这句话让周恺言气炸了。
  
  “薄岚?”周恺言的声音让她回神,她转头看他。
  
  “怎么?”这时她才发现两位长辈已经进去会议室里了。
  
  “你心情很好?”
  
  “怎么这么说?”
  
  “你的眼睛在笑。”
  
  她垂眸,低声回答:“想到那时秦总让你看更好的医生。”
  
  周恺言愣了一下,失笑道:“唉,我还以为只是想我。”
  
  “行了啊你,你手腕上的伤好点了吧?”
  
  “好很多了,谢谢关心。”他微笑眨眼。
  
  薄岚点点头,伸手推开门走进会议室,小詹跟上脚步时路过周恺言看了一眼,才发现那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前面人的背影。
  
  那双眼睛是温柔且含着光芒的,但下一秒却瞬间凌厉充满杀气。
  
  伴随的……竟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
  
  小詹立刻转头,就见到薄岚微微侧头,还有那个举起手挥掌的女人。
  
  周恺言立刻上前把薄岚往后拉,护到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秦敏俐,咬出两个字:“阿姨。”
  
  薄岚这辈子只被两个人打过脸,第一个是妈妈,第二个就是眼前的秦家大姑姑,她没有任何准备,只是上前来打个招呼,没想到下一秒就被巴掌“招呼”。
  
  “我忍她很久了,秦嘉失踪这段时间她干什么了?身为一个特助反应这么慢?!跟着出去也能把人跟丢?到底要她来干嘛?”
  
  “有话用说的,在公司打人有失阿姨的风度吧?”周恺言沉声道。
  
  “她配跟我谈风度?现在秦家长辈都在这儿,我就是要她给个交代,秦嘉去了哪?她身为特助没有一点危机意识,为什么没有跟去墨西哥?”
  
  “薄岚的妈妈生病住院,秦总给她放假回来照顾。”小詹忍不住说出口了。“医院证明跟秦总的短信我都还留着能证明。”
  
  薄岚向小詹使了眼色,暗示他别继续说。
  
  果不其然,秦敏俐一个眼神瞪过来,开口就骂:“你又是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开口吗?”
  
  周恺言微微转头看她,表情略有意外,但很快地就收回视线对秦敏俐说:“人是我从机场载过去医院的,她在新加坡也不太舒服,所以表哥没有让她跟。”
  
  “就这么巧合这时候都不舒服?”秦敏俐质疑地问。“恺言,你哥对你这么好,你这次别帮错了人!”
  
  “我为的是公司,现在秦总不在,薄特助是跟在秦总身边的人,为了公司稳定,薄特助承诺会以公司利益优先做任何考量,其它跟公司无关的质疑,等秦总回来就有答案。”周恺言环视在场的干部以及秦家人。“你们想讨的说法,陈副局长稍会到了会解释。”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会议室内本来议论纷纷的众人逐渐安静下来,薄岚这时才从周恺言后面走出来,目视场内的每个人。
  
  “这段时间,我会协助周总处理原先秦总交办的项目,目前各部门的初步报告已经交上来,公司的营运暂时不会有问题,请各位放心。”她平心静气地说明,最后朝大家鞠躬。“出差期间,我因为身体状况影响工作,在这里给各位道歉,非常不好意思。”
  
  对比周恺言的强硬言论,薄岚的软化与诚恳让大部分人都缓了表情,但几个以秦敏俐为首的长辈仍不满意。
  
  “薄特助,以你这段时间的工作态度,我很难放心让你协助周总,我认为你不适任这个位置。”秦敏俐直截了当地说。“嘉格一向体制透明、公开,可是薄特助,我知道你暗地里干什么勾当。”
  
  此话一出,所有人目光全部打到薄岚脸上,她则转头看向秦敏俐,隐忍住情绪,平静开口:“您是指什么呢?”
  
  “上一年,我向你要求查看嘉格与英代尔集团的合同,你拒绝提供,说这份合同是最高机密。”秦敏俐慢慢走向她。“听说你会代替秦嘉参加会议,但并不是每一次见面,秦总都知道吧?”
  
  薄岚沉默,瞇着眼看秦敏俐嘴角上扬。
  
  “我们都知道秦嘉很器重你,那你的回报呢?”秦敏俐对着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跟英代尔副总私下见了三次面,两次在香港,一次在台北,都没有秦总在,而这次墨西哥的科技会议,那位副总正好升为执行长,你跟对方的关系是什么?”
  
  这番话令在场的每个人都低头窃语,她轻轻吸口气,平静回复:“秦总那段时间去澳洲,有交代我后续要跟副总保持联络,跟紧芯片项目的进度。”
  
  “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秦总的意思?”站在秦敏俐身后的某一位长辈开口。
  
  她当然没有证据,实际上秦嘉去澳洲也没告诉任何人,是她接到好几通秦夫人的电话,才知道这人为了躲避母亲的相亲追杀,索性出国避难。当时自己还是打了好几通电话他才接,某人跩跩的丢一句:“我在澳洲,英代尔的会你处理。”然后就消失半个月。
  
  那半个月,大概是她第一次深刻体会扛下一间公司有多辛苦,她从一个辅助性角色被迫成为决定性角色,那段时间的压力大到她头发跟体重狂掉,但她也不能否认她成长了很多,学到最多的就是临危不乱。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像秦嘉一样,一本正经地把对自己不利的谈话虚掩而过,转而用破绽,或是更重要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秦总出差期间,如果没有让我同行,是表示国内有重大项目进行,我身为特助,不仅仅只是替秦总安排行程,也包含追踪各部门工作进度,我想各位都认识秦总,要是让他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安排,我想诸位就不会留到现在了,秦总向来要的是结果,而不是每回琐碎进度的报告。”
  
  薄岚这句话很清楚,言下之意就是秦嘉的授权是大方向的,这中间所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能完善项目。
  
  话才刚说完,会议室的门被打开,浩浩荡荡走进来一群人,为首的光头男子穿着银色西装,一双蓝色眼睛不怒自威,薄岚很讶异这群人会过来,转头看周恺言用眼神询问,但周恺言显然不清楚怎么回事。
  
  “乔治。”薄岚伸手与光头男子握了一下。“秦总目前……”
  
  “我知道,秦总有一份文件之前交给我,让我在公司有状况的时候出面调停。”乔治先生淡淡一笑,戴起眼镜。
  
  身后的助理已经连接会议室的投影布幕,画面上明显看得出一张简短几行文字的合同,薄岚最先注意到的是左下角秦嘉那优雅又复杂的草写签名。
  
  “如本人有任何不可抗力之因素或意外,本人同意由嘉格集团特助薄岚女士代理本人集团执行长一职,其余与本人相关事务亦同。”
  
  简单又不拖泥带水的声明,让会议室立刻躁动起来。
  
  薄岚难以置信地屏气,转头看乔治:“这是什么?”
  
  乔治微微靠近她耳边,轻声说道:“这是尤金给你的保护。”
  
  尤金是秦嘉的英文名,薄岚知道,但她不懂这是什么保护?
  
  “什么样的……保护?”
  
  乔治微笑望着她,慢慢地退了一步,朝她倾身。
  
  “薄总。”
  
  这一切是你的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