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秦嘉不见了?
  
  如果这是要她提早结束休假的理由,她还真对这男人又刷新了认知。
  
  “不见?”
  
  “副总说秦总开完会之后跟几个当地的企业代表去应酬,本来约好机场见却迟到了,副总等了半小时拨给秦总发现手机关机,之后打去饭店说没有退房纪录,这才联络警察。”小詹紧张地说。“现在对外消息还是封锁的,周总跟陈副局长已经到公司了,你10分钟下来门口,我快到了。”
  
  她对周恺言的出现不意外,却没想到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都来了,显然秦嘉真得出事了。
  
  她试图冷静,吸气后才说:“我现在下去。”
  
  薄岚挂了电话,收敛好表情才转身走到妈妈身边:“公司有件大案子,我先紧急回去处理一下。”
  
  “路上小心。”
  
  她把手机放到妈妈手上:“有事情打给我。”
  
  “快去吧。”
  
  小詹的车很快就到了,她一上车就说:“所有资料都发给我,先不要惊动秦家人,我跟周总见过面再安排后续。”
  
  “明白。”
  
  半小时后就到了嘉格位于市中心的总部,她直接搭乘总裁专用电梯上楼,电梯门一开就看到周恺言跟穿着警服的陈副局长在说话。
  
  周恺言转头见到薄岚,原本紧绷的表情稍微缓和许多:“来了。”
  
  “周总。”薄岚微微颔首,转头又朝陈副局长点头。“现在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跟联邦调查局通过电话,认为秦嘉可能是遭当地的黑帮绑架,手机最后信号的定位是在东北方,那里离会议地点非常远,目前除了探员以外,ASI全球反应小组的拉美地区顾问也会协助处理,他们对回应绑架跟赎金的事是专家,但现在还没有秦嘉的下落。”
  
  薄岚捏紧手提包,听到这消息她完全无法正常呼吸,周恺言见薄岚脸色苍白,伸手就搭上她的肩膀:“你还好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我觉得、我、我需要消化一下。”她低下头深深吸气又吐气,几秒后才抬头看陈副局长:“陈大哥,这件事麻烦你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是不是该把消息封锁到把人找回来?”
  
  “我也是这么想的。”陈副局长点点头,他转头看了周恺言。“这件事我会紧盯着,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谢谢。”周恺言伸出手与陈局长紧握。
  
  “说什么谢,你哥跟我是什么关系,他哪回惹麻烦不是我处理的?”陈局长笑了笑,接着戴起警帽。“你多帮薄岚,秦嘉没回来的这段时间,这里估计是她要扛着。”
  
  周恺言淡笑点头,示意小詹把陈副局长送下楼,然后扶着薄岚来到沙发前坐下。
  
  “薄岚,你现在要冷静下来。”
  
  她双手握拳,抿紧唇没有说话,颤抖的肩膀让周恺言看得心疼,伸出手压住她:“会没事的,你不用这么慌。”
  
  “墨西哥前阵子才发生过三个留学生被绑架虐杀的事,我现在就担心这些人不是要钱,只是想……”
  
  “不用想太多,陈大哥会处理的,你现在就像平时一样准时上班,该干嘛就干嘛,然后等我哥回来。”周恺言双手搭上薄岚的肩膀。“静下心,还记得这周的行程吗?”
  
  她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但听到周恺言的话就稍微平静点了,点点头:“这周有两个商品代理会议,还有三个厂商要谈续约合同,一个研讨会。”
  
  “很好,这些行程我哥平时都会参加吗?”
  
  “不一定,有些让我自己去,但是代理会议他一定会亲自审核。”
  
  “那这周我就跟你去。”
  
  “谢谢。”她深深吸气。“真的……谢谢。”
  
  薄岚是这么想的,只要秦嘉会回来,这一周的会议都还算一般等级,平时秦嘉懒惰或是没兴趣的时候,总会让自己代替去开会,所以她也早练就了不少谈判技巧跟临场反应,只要秦嘉失踪的消息没有曝光,她能很合理的用秦嘉去国外出差的理由搪塞,反正秦嘉之前也曾经消失半个月去加勒比海度假。
  
  但却没料到隔天就曝光了。
  
  秦嘉失踪的消息迅速在新闻跟网络上传开,由于秦嘉过去就很不低调,他还曾经参与过中国版《谁是接班人》的真人秀,因此他的公众关注度比一般的企业老总还高,加之他诸多花边新闻与近年来不断拓展事业版图的双重“魅力”,他的失踪很快就上了热搜榜,迟迟降不下来。
  
  接踵而来的电话让秘书处的人接到手软,公关部那里也应接不暇,小詹跟公关经理立刻上来找薄岚,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此时墙壁上的内嵌电视正播着新闻,几条耸动的标题随着跑马灯不停轮播。
  
  ──《著名华裔金融家秦嘉据传于墨西哥失踪》
  ──《嘉格集团总裁秦嘉疑似在墨西哥被绑架,目前行踪不明》
  ──《迄今为止,嘉格集团仍未对此传言发表声明》
  
  薄岚十指交握,抵着额头思考。
  
  “董事已经打电话过来询问这件事,我没有正面回应,不过秦女士那里就很难说了。”小詹眉头紧皱。“她嚷着要立刻开会给个交代。”
  
  “媒体我也先安抚了,我说之后会有公开声明做回应。”公关经理说。“薄姐,你不是都陪在秦总身边的吗?”
  
  “秦总没有让我跟去墨西哥,他给我放了两天假。”她缓缓地说。“这件事公安局跟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介入处理,很快就会有结果。”
  
  “但是大家都需要个说法,我认为这件事不能瞒。”公关经理面有难色地说。“我们要不要开着记者会正式说明?”
  
  薄岚放下手,起身离开位置往前走到他们面前:“我原先想不公开,是因为我还不能确定绑匪意图,他们如果要钱的话,早就该发信息出来,我怕他们其实要的就是媒体关注,我担心那些人会因为想出名而撕票,而如今闹得这么大,他们目的达到了,秦总就可能会有危险。”
  
  小詹跟公关经理面面相觑,手足无措。
  
  薄岚深深吸了口气,仿佛下定了决心:“小詹,替我请周总跟陈副局长过来,一小时后开股东大会报告,另外媒体那边,开完会后再写一份公开声明去做回答。”
  
  小詹跟公关经理点头称是,转身迅速安排去了。
  
  薄岚走到落地窗前,外头的繁华风景与海湾景致丝毫未变,但她却无心欣赏,脑子里不断地反复演练会议上要怎么说明这一切,她担心的不是外界的质疑跟公司运作,最让她头痛的反而是秦家亲戚,尤其是那个秦女士。
  
  秦敏俐是秦嘉的大姑姑,也是秦家目前影响力最大的长辈,过去秦董事长与他这位姐姐确实很合拍,秦董事长扮白脸,秦敏俐扮黑脸,姐弟俩在商场上是黄金组合,无往不利,如今秦董事长退居幕后,把公司交给秦嘉后正式改名为“嘉格”,秦敏俐就以辅助秦嘉的理由继续在集团里,短短几年就从小公司拓展为大集团。
  
  每个人都知道秦敏俐最疼的就是这个天才侄子,而秦嘉与爸爸的关系很不亲,所以自然而然就靠拢到姑姑那边去。初期的秦嘉在秦敏俐的辅助下非常稳定,他也受到秦敏俐不少人脉支援跟管理技术的指导,但突然在上一年,这对亲密的姑侄就出了问题。
  
  至今秦嘉仍闭口不谈关系变化的细节,当时只把秦敏俐从副董事长的位置拉下来,变成一般董事,秦敏俐从那时开始就处处找麻烦,之前还曾为了要让秦嘉跟她求助,故意设局撬走了一个国际品牌商,引发后续一连串跨国的官司跟新品发布推迟,此举完全让秦嘉与秦敏俐的冲突陷入白热化,那时的自己也得罪了秦敏俐,因为她拒绝提供秦嘉与厂商之后商谈的内容,就算是秦敏俐拿董事的身份压下来,她也坚持立场,因为她比谁都还清楚这中间的利害关系。
  
  事后,她记得秦嘉对这番“护主心切”的反应很冷淡,她为此还跟殷婼私下抱怨过,却没想到下个月她的薪资条就多了一栏“特别奖金”,算起来是她半个月的薪水,她私下去问秦嘉,这笔特别奖金是不是跟那次秦女士来拿资料有关,他显然对此毫无印象。
  
  “我不记得这件事。”他语气冷淡。
  
  她愣了一下,随即微笑点头:“那应该是人事部经理的错,我去找他问,确认是哪一位粗心大意搞错了,我来负责约谈他。”说完后才转身,那位站在书柜前的男人就咳了一声。
  
  “秦总?”
  
  “来公司这么久,连核薪流程都搞不清楚?我还能指望你做什么?奖金核发依照级距有不同的复查对象,你不知道?”他蹙眉冷语。
  
  “我知道。”她无奈道。
  
  “显然你想去找人事部问的样子,是自打嘴巴。”
  
  “回报秦总,奖金级距在20000元以上,是需要通过您复查的,但我刚确认过,您说忘了这件事。”
  
  她看着男人抽出一本书走到自己面前,举起来轻轻地敲了一下她的头顶,那是本精装版硬皮原文书,虽然不痛,但她也傻住了。
  
  “我说的忘了,是关于那女人搞出来的事。”他淡淡地说。
  
  “可……”这逻辑不通啊,既然要忘了那件事,这笔钱又是哪来的?
  
  “但我知道,你对姑姑说了什么。”他抬起头,没有看自己的脸,继续说。“你说你是嘉格的特助,只为公司跟我服务。”
  
  “所以……就是这句话?”她纳闷地看他,这不就是职权内容吗?她不过就简化的说了一句。
  
  他瞥了一眼自己,目光专注,仿佛欲言又止。
  
  最后,他收回视线:“你可以走了。”
  
  至今她还是没搞懂那眼神跟笑容是什么意思。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