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薄岚没有在新加坡待太久,下午就搭飞机回家,一方面除了是怕妈妈担心,另一方面如果秦嘉需要任何资料,她去公司拿也比较快。
  
  抵达机场时,是好友殷婼过来接她。
  
  “我以为你会在新加坡多玩一天。”殷婼趁着停红灯的时候转头看后座的闭目养神的人。“喂,你老板可是业界公认最变态的家伙,我真好奇你怎么能在这里待五年?”
  
  “一个字,钱。”她说。“两个字,钱多。”
  
  殷婼翻了白眼,转回头:“岚,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妈的病拼命赚钱,但你要想,身体要是垮了,怎么跟你妈交代?你这份工作简直是用命去换钱。”
  
  “我不会做太久的,我存的钱已经够支付我妈的费用,我只要再撑一年,年终奖发下来之后我就会换份轻松的工作。”
  
  “你存的钱,你爸的债还得了吗?”
  
  她垂下眸,吐气:“也差不多是明年吧,就剩下五百多万了。”
  
  “我……”殷婼无奈地叹气。“我怕我说了你又生气。”
  
  “那就别说。”
  
  “你能跟我拿,这五百万我给你,你欠我总比被那些家伙吸血好。”
  
  “婼婼,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拿了你家的钱,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不单纯了,我很喜欢殷爸爸殷妈妈,那五百万不是你的钱,是你爸妈的,这种人情压力我真背不起。”
  
  “知道了,等我存个五百万给你,我自己的钱!你就不会再说什么了。”殷婼没好气地说。
  
  “要是是你的钱,我或许就不客气了。”她调侃。
  
  “啧?!这时候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就当作抵你大学时每次翘课我帮你点名,还有抄笔记的债。”
  
  “还可以追溯这么久的破事?果然资本家惹不起。”
  
  到了薄岚的住处,她下车拉行李,与此同时殷婼也过来帮忙:“我跟你上去一趟,有阵子没跟阿姨打招呼了。”
  
  “来我家拜访还没带伴手礼啊?”
  
  “有啊,我把最大的伴手礼从机场给拎回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手挽着手上楼,当她推开家门时发现里头黑漆漆一片,她打开玄关的灯,喊了一声:“妈?”
  
  “看起来阿姨出门了。”
  
  “现在快半夜12点,她不太会这时候出门。”薄岚一边说一边打手机,而手机铃声很快就从客厅沙发上传来。
  
  薄岚转身走进房间,没有看到人,去了厨房跟浴室也没有,她焦虑地抿唇思考,这时殷婼听到有敲门声,便赶紧走去打开,是隔壁的李嫂。
  
  “薄岚,你总算回来了!你妈昨晚晕倒住院啦!”
  
  —
  
  病房外,医生与薄岚报告了她妈妈的状况,情况非常不乐观。
  
  “我们经过脑部影像检查,发现病人的癌细胞转移到脑部了,你要有心理准备,具体报告我等等让护理师拿过来给你。”
  
  她握紧拳头,点头沉默。
  
  “还好当下晕倒的时候有及时被送过来,没有耽误太久。”
  
  她顿了一下:“及时送来吗?”
  
  “是的。”
  
  薄岚跟医生道谢后,拿着手机去走廊角落,拨给男秘书。
  
  电话一接通,她立刻就问:“我妈晕倒的事,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秦总说、说等你好一点再说。”
  
  “那我早上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讲?”
  
  “我、我忘了。”
  
  薄岚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无可奈何地说:“小詹,你要是再不多长点记性,我真得没法交代你事情。”
  
  “对不起……”
  
  “秦总有没有任何指示?”
  
  “没有,照行程应该是明天上午11点的飞机回来,我什么时候去接你?”
  
  “我还在休假,你替我去接他。”
  
  “薄姐,你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其实秦总那个性就是不太会解释的那种……”
  
  “我有什么资格生气,我干嘛生气?”她握紧手机。“假是他给我放的,我就是照他指令办事,以免到时候我跟过去,他又说我不孝,既然放假还不陪妈妈,然后把他变得像是虐待下属的老板。”
  
  “呃,薄姐,你确定不是在给咱老板自我介绍?”小詹调侃。
  
  薄岚忍不住笑了一声,才说:“记得带公司附近的热压吐司过去,鲔鱼起司,他下飞机一定要吃到。”
  
  “如果我忘了怎么办?”
  
  “忘了?那你可能要从机场走路回公司。”
  
  想到那段距离,小詹立刻说:“遵命!”
  
  挂了小詹的电话,薄岚才回去病房,这时殷婼也刚好起身,她似乎把妈妈给哄睡了,转身朝薄岚丢了眼神,两人才走出病房。
  
  “我听护理师说,你妈晕倒的时候救护车三分钟内就赶到了,这才捡回一条命,否则一个老太太撞到流理台被放在那一天,情况一定更糟。”
  
  薄岚点点头,但那表情让殷婼敏锐的感觉到不太一样,低声问:“怎么啦?你妈都没事了,还有什么麻烦事?”
  
  “我只是想……这一趟去新加坡到底是对还是错。”她若有所思,靠在墙边。“好像有点奇怪,我怀疑我一直看错一个人。”
  
  “什么意思?”
  
  “我认为那个人从不做无意义的事,也没有什么可在乎的人,连他父母找他,他都能消失好几天,把所有炮火集中到旁人身上,然后他去欧洲逍遥避难,男女关系也不过是他生活偶尔的调剂。”她缓缓说。“你觉得,这样的人会突然一夕之间推翻他过去的作为吗?”
  
  “例如……什么样的作为?”
  
  “对一个当生活调剂的女人体贴,然后顺便解决了她的麻烦事。”
  
  殷婼皱紧眉头,头歪了一边:“我怎么听你描述,像是在说你老板?”
  
  她没说话。
  
  殷婼瞪大眼睛,抓住她的手压低声音问:“岚,你不会是……”
  
  她转头看殷婼,什么话也没说就张开双手紧紧抱住好友。
  
  “你啊,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怎么就招惹上了?”
  
  薄岚紧紧抱著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要我说啊,他不是推翻过去,只是你的身份比较特殊,我就问你句老实的,你自己要是没有一点妥协的话,秦嘉要什么女人没有,真能跟你硬着来?”殷婼慢条斯理地说。“你是不是自己早喜欢他了?”
  
  “那能算喜欢吗?他对我态度这么差,而且我天天帮他处理那些女人。”
  
  “我就奇怪了,你们又不是第一次出国,这回怎么就出事?该不会这次去开会都是男的?”
  
  “我在新加坡生病,他照顾我。”
  
  “哦,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我也常常照顾你,还照顾你妈呢!”
  
  “行,那我今晚跟你睡。”她失笑。
  
  “别给我岔开话题!”殷婼戳了她的头。“我是不知道你想什么,但那种男人我看多了,我觉得你还是赶紧收拾好心情,不用太在意这件事。”
  
  “嗯。”
  
  “秦嘉那花花公子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你想他有钱,长得帅倒其次,你以为那些模特明星傻得啊?要是秦嘉那档事没点功夫,完事后又没点床品,会这么多人天天明摆着意淫吗?”殷婼一本正经地分析。“所以你说秦嘉事后对你好,还叫了救护车给阿姨,纯粹就是他的风度跟家教而已。”
  
  “可我妈晕倒的时间点,我们好像还没……”
  
  殷婼放开薄岚,认真的问:“还没?”
  
  “我印象中那时我头很晕,才刚吃完药,他就跟我说他接了我妈的电话,还说了什么母亲节,那时我才刚晕倒没多久而已。”
  
  殷婼沉思几秒,才说:“你老板不会是真的对你有意思?”
  
  “不可能,但我认同你说的,他有他的家教,虽然他平常态度很恶劣,但大多数人碰上这事也不会见死不救,所以我认为只是巧合。”
  
  “反正我就一句话,你自己收收心,这种事还是我们女人损失得大。”殷婼拍拍她的肩膀。“也都成年人了,需求是天性,至少你这回的对象还是个公认的技术员,游戏体验不太差吧?”
  
  “你还是闭嘴吧。”薄岚无奈地苦笑。
  
  “嘿,至少给我一份体验反馈啊?”
  
  “拒绝回答。”
  
  —
  
  送走了殷婼,她回病房就看到妈妈醒来了,她迅速地来到床边,握紧妈妈的手:“妈,好点了吗?”
  
  妈妈对着她微笑,伸出另只手拍拍她的手背:“我没事,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
  
  “我请假了,我今天会陪你一起睡。”
  
  “是吗?看来你老板挺不错。”
  
  “妈,我还记得你说过我老板没人性。”
  
  “我打给你的时候,你老板接了,我告诉他你每天很晚回家,就是生日也加班。”妈妈微笑说道。“我跟他说借你一天,提早回家跟我过母亲节。”
  
  薄岚愣住,无奈地说:“妈,这种话你下次别说了,我之后面对老板多尴尬。”
  
  “我、我就是想试试看打个电话,怎么知道是你老板接了?” 妈妈说。“他告诉我你正在接一通客户的电话,说你工作态度不错,要不就放假两天吧,出国工作还要调时差,这听起来是个很明理的老板,怎么你天天跟我抱怨他呢?”
  
  薄岚蹙眉沉默,这事实跟现状完全两回事啊?她没想到秦嘉居然没跟妈妈说自己生病的事。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小詹,妈妈瞄了一眼便说:“公司吧?快去接,要是急事就不好了。”
  
  “妈,老板是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这回就赶着我接电话,我还放假呢!”她无奈地笑着问。
  
  “你啊,去人家那上班就要有责任心!别传出去说你懒惰。”
  
  “好好好,知道了。”
  
  她走到窗边接起电话,立刻就传来小詹紧张的声音:“薄姐!老板不见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