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薄岚微微转头,直视自家上司。
  
  她不清楚秦嘉为何对周恺言这么有敌意,就自己看来,周恺言很完美,一点都不会让人反感,而眼前这位却相反,毛病一堆。
  
  “秦总,我的语气是句点。”她无奈地说。
  
  “但我认为你是惊叹号。”他转头,斜睨女人。“怎么?后悔那时没留在他身边?”
  
  “这件事已经过去,我现在是您的助理。”她淡然回答。“况且两边没有区别,他是您的表弟,那间公司也是嘉格旗下,我也是在您手下工作。”
  
  他冷哼一声,又道:“我累了,晚上行程取消。”
  
  “晚上有新加坡官员跟世贸代表,您得要过去。”她提醒。
  
  “麻烦。”他揉揉太阳穴。
  
  薄岚拿出平板点开一列名单交给秦嘉:“您选一下今晚的女伴,我安排。”
  
  他看也没看,又闭上眼睛:“你随便挑一个。”
  
  她深知秦嘉脾气,耐着性子直接介绍人选:“谢妮是知名主持人,谈吐不错,您在三个月前跟她吃过饭;还有王雪,刚参加完巴黎模特走秀,辨识度高,与您的身高不会差太远;最后是娜娜,当红的戏剧小花,昨晚您才跟她见过面。”
  
  只见男人的表情丝毫未动,显然对这些女人没印象,皱着眉头。
  
  “您得要挑一个,我才能通知准备。”
  
  “烦死了,就早上那一个吧。”
  
  “好的。”
  
  她转起身走出会议室,这时男秘书走过来递给她电话:“周总找。”
  
  薄岚走到一边接起电话:“周总。”
  
  “薄岚,好久不见,你还在替我哥干特别助理啊?”周恺言打趣道。
  
  她跟周恺言至少半年没见了,半年前周恺言去了一趟英国拓展业务,虽没有碰面,但从新闻上多少都能看到这位代表东方时尚的雅士在重新谱写英国时尚圈对东方美学的新定义。
  
  “特别助理?”她叹了口气。“我是特别无助。”
  
  这话说完,电话传来大笑的声音。
  
  而她不远处的男秘书却冷汗涔涔的望着某人不爽的脸。
  
  —
  
  新加坡的会议分两个阶段,白天是密集的会议,晚上就会是社交晚宴。
  
  会议进行的很顺利,薄岚紧随在秦嘉身后,暗自吐槽这阴险的资本家,纵横商场二三十年的老董们也没他笑得这么伪善,一场下来,就把几个还举棋不定的投资者搞定了。
  
  她其实很明白一件事,跟在秦嘉身边真的能学到点东西,别人越急他就越不急,从而掌握了很好的时机点去谈判。
  
  会议结束,薄岚与他一同搭电梯下楼,这时秦嘉突然问:“你不舒服?”
  
  她正专注地看着手上的会议资料,然后就听到咳嗽声,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他:“您不舒服?”
  
  他沉默几秒,才说:“……白痴。”
  
  她挑眉,以为自己听错。
  
  他收回视线,没再说话,她也没再问。
  
  回到饭店,公关部很快就把晚宴行程表跟入场邀请函送过来了,她趁着空档联络娜娜的经纪人,确认她们已经上飞机后,便把邀请函带去找秦嘉。
  
  她按了房间门铃三次,没有回应,于是用了备用磁卡刷门而入,张望四周发现真的没人,便把邀请函放到桌上,并从口袋里拿出小纸条留言。
  
  等到她写完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低沉嗓音:“你的字怎么还是这么丑?”
  
  她被突然传出的声音吓到,但长年训练的临场反应让她握紧拳头克制住惊慌,故作平静地转头:“您刚出去了?”
  
  “我在里面的房间跟我妈通电话。”他伸手,她就把邀请函递给他。
  
  “董事长跟夫人去欧洲开会要回来了?”她问。
  
  “开会?”他不咸不淡地啧了一声。“去玩。”
  
  薄岚适时安静,没有再回应话题。
  
  “晚上我不想待太久,你跟公关部去安排。”他说。
  
  她垂下眸,滑开手机把讯息发给工作群组,一边跟秦嘉说:“今天晚宴有新加坡财务官员会过来,我会安排您提早会面,但至少要八点后才能离开,您上次答应过要与张部长的女儿见面。”
  
  他皱眉,语气不悦:“我是让你解决问题,不是让你把问题丢回给我。”
  
  “……”她深吸口气。“我明白了。”
  
  而俗话说得好,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她在晚宴开始前两个小时去娜娜下榻的饭店要接人,此时娜娜病恹恹的躺在沙发上,经纪人一直道歉。
  
  “不好意思,娜娜每次大姨妈来都会这样,晚上怕是不好过去了……”
  
  她听到这样的消息,更加不舒服了。
  
  或许是焦虑的关系,她才发现到自己有点晕眩感,不过意志力告诉她重要关头绝对不能倒下,现下只能赶紧回去跟秦嘉说明状况。
  
  经纪人本以为薄岚会发怒,却没料到她仅是淡然回应:“我知道了,我这就去禀告秦总,请娜娜小姐好好休息。”说完后就走了。
  
  经纪人转身走去沙发旁,对脸色发白的娜娜说:“我的小祖宗!看样子秦总这回是对你动心了!”
  
  “是、是吗?”
  
  “我听说薄特助是秦总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工作效率极高,而且说话很不留情面,你说这底气是谁给的?铁定是秦总嘛……但我刚跟她说你不能去,她什么难听的话都没说,这不摆明就是知道你跟秦总的关系,她不敢吭声吗?”
  
  听到这样的话,娜娜开心地笑了。
  
  薄岚迅速的回去饭店,用最快的速度上去总统套房找人。
  
  她的上司有个坏毛病,大多时候都不接电话,所以电话大都直接转过来找自己这,有时甚至连妈妈也找不到儿子,只得打来问自己秦嘉到底死去哪?
  
  她从一开始厌恶被逼问秦嘉行踪,到最后已经麻木了,反正他给得钱多,这点麻烦她可以忍,偶尔还会客串心理咨商,安慰秦夫人的心灵。
  
  薄岚进门时就见到秦嘉躺在阳台上的躺椅,很惬意地观赏风景,她站在他后方几步路的距离,没有上前。
  
  “娜娜身体不舒服无法出席,我与公关部商量好了,与张部长聊完后您可以用关心娜娜的名义离开。”她报告。
  
  “借她的名义?”
  
  “是的,目前您与她的绯闻正好能利用。”
  
  秦嘉起身坐起,直视她。
  
  “我不需要借谁的名义。”他语气虽淡,但听得出来充满愠火。“我让你解决麻烦,而不是让我去配合麻烦。”
  
  她凝视着他,没说话。
  
  “你今天让我很不满意。”他慢条斯理的扣起扣子,没有再看她。“我不需要女伴,你去安排周恺言致词。”
  
  她深吸口气,很快明白他的话,他是想要让周恺言代替致词,这样可以减少应酬机会,把自己弄得不像是主角之一,离开也比较方便。
  
  这时她才体认到自己真的不太舒服,否则怎么会蠢到用绯闻来当借口?安排周恺言辅助才是她平时正常的思路……
  
  “抱歉,我现在去安排。”她低头,旋身要离开时,他喊住了自己。
  
  “晚宴你去协助周恺言,注意你的衣著。”
  
  “明白了。”
  
  —
  
  薄岚对这样的社交场合总是意兴阑珊,但多亏秦嘉的关系,她就算没什么兴趣也能游刃有余,毕竟比这样还大的外事场合也见识过了,这种区域性的交流会不过就是一种例行公事,主要来笼络特定族群的向心力罢了。
  
  “薄岚?”周恺言在她入场的时候喊住自己,一双眼睛发亮。“今天穿得很漂亮,这身很适合你,你总算舍得买好一点的衣服了。”
  
  她淡笑不语,其实公司都会给员工发生日礼金,而她月初看帐户时发现这次的奖金多了近一倍,她就揣测是秦嘉给自己的置装费,或许是为了今晚的场合,直到刚才秦嘉让她注意服装,她才印证这想法没错,其实平心而论,秦嘉对于员工福利这方面从来都很大方。
  
  “你知道这牌子的设计师才刚获得国际婚纱大奖吗?”
  
  她顿了一下,想起周恺言就是时尚圈的人,她有点尴尬地说:“我只是看着牌子熟悉就买了,没有特别注意这些事。”
  
  “哈哈,这牌子的男装系列也很优秀,唔……我记得我哥前阵子蛮常穿这家的西装,可能你是被他影响?”
  
  “或许吧,毕竟我懂得牌子也不多。”
  
  “下回你能问我啊,这牌子当初还是我介绍给他的,他忙得没空去搞这种事,我负责打理他的门面。”周恺言促狭一笑,压低声音。“你负责打理他的里面,我们各司其职。”
  
  “周总,你这话说不好会让人误会。”她微笑,却也义正严词。
  
  周恺言大笑,很绅士地伸出手让她挽着,接着调笑道:“你跟我今天都是出来当挡箭牌的,我就算不开心,他也不怕我,我只能指望你不开心,给他特休个十天半个月,让我哥火烧屁股去,他这么重视你。”
  
  “他并不会。”她应得顺口,没料到身边人的目光深邃。
  
  “要是我,我会的。”
  
  她顿了一下,转头看他,此时周恺言的眼神充满笑意。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