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人事经理冷汗直流,用手肘顶了薄岚要她别说话。
  
  “偏见?”他嗤笑一声,头还是没抬。“性别是出生就注定的东西,我对自然的事都很客观。”
  
  她瞇起眼,听得出他话中的嘲讽,但她隐忍情绪,平静回答:“所以,你只是对我个人不满意,这职位我退出。”
  
  “退出?是我看不上你。”他放下笔,把合同推到一旁,语气突然放松。“对了,你知道性别跟染色体有关吧?”
  
  薄岚微微点头。
  
  “女性是XX,男性是XY,就字面上来说你比我多一条,这就反应在你多根筋,过多解读我的意思。”他往后靠在椅背上,仰着头45度角看她。“我不需要这样的女助理,懂了吗,三八?”
  
  人事经理脸色尴尬,自家老板对员工讲话都很不客气,以前那些大多是被骂跑的,这次才一开始就对一个新人这么直接的人身攻击,要是一般人就哭了,却没料到薄岚一脸平静。
  
  她还笑了。
  
  “性别确实跟染色体有关,女性是XX,男性是XY没错。”她慢条斯理地开口,温和且有礼。“我一直都好奇少的那一条会去哪,今天终于在你这找到答案了。”
  
  秦嘉挑眉,低下头直视她,似笑非笑:“答案?”
  
  她嘴角上扬得更明显:“王八。”
  
  薄岚从来都不是冲动的人,而且有话直说,当然她也有退路。
  
  业界是很现实的,若说一间第一志愿的大学能让你有份好工作,那么第一份就在嘉格相关企业,这资历会很强势,因此她不用愁离开会找不到下家,如果嘉格动用什么关系阻碍她,她也不是傻子,现在社群力量可大过于那些遮遮掩掩的官方说法。
  
  再者秦嘉的风评她也略知一二,对自己的态度恶劣不是针对,只是他的天性罢了,但因为他有钱,所以大家看在钱的份上没人纠正他。
  
  不过就算再做足了多少心理准备,被自己的上司骂三八,这口气她还是得要争一争。
  
  众人以为秦嘉会发怒,却没料到他只是两手一摊:“你可以出去了。”
  
  这语气太过平静、缓慢,搞得大家很忐忑。
  
  薄岚凝视他几秒,心想总部这份工作算是没了,坦然地说:“谢谢您的照顾。”说完后就自己走出办公室。
  
  人事经理在电梯口拦住她,一张脸纠结得要死:“我说你性子也太冲了,要是老板……”
  
  “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薄岚按下电梯按钮,气定神闲。“我没有任何他可以图的东西,就算搞掉我,也只是浪费他老人家的时间,没有经济效益的事情他不会做。”
  
  “这、这倒是没错,但你不怕老板用了些关系……”
  
  “用了些关系让我找不到工作?”
  
  “是啊……”
  
  “经理,谢谢您跟我说这么多,但我认为自己不适合这里,总裁特助这位置还是另请高明吧,行销部我也不会回去了。”她说得冷静。
  
  人事经理看薄岚的表情就知道留不住人,叹了口气又安慰了几句,薄岚客气应付后就走了。
  
  离开嘉格大楼时,她看了下手机行事历,然后拨了另外一通电话:“刘秘书吗?对,我是薄岚,今天我有空过去面试,是,那就两小时后见。”
  
  这家传媒集团是个老字号,过去对电影电视跟音乐产业都投入了大量资金,近年来逐渐拓展到出版跟时尚产业,年初刚换了第二代接手,其布局跟创意都直逼嘉格的规模,前景大好。
  
  薄岚比预约时间提早到了半小时,刘秘书下来带她时便说:“你提早到也是运气好,本来是行销经理要面试你,结果老板刚好回来,看了你的履历想跟你聊聊。”
  
  小职员的面试老板会有兴趣?她保持着怀疑,今天一天内就见到两个大老板,她的运气也真是太好了。
  
  “周总,薄小姐到了。”
  
  与她对上眼的是一位穿着蓝色衬衫的高挑男人,客气微笑:“请坐。”
  
  薄岚规规矩矩地坐下,一旁的秘书把热饮放到她面前,她一闻居然是巧克力。
  
  “我看了你的履历,对你之前的工作有些兴趣。”对方身手与她握了一下。“我是周恺言,幸会。”
  
  周恺言……薄岚差点没拿稳手中的杯子,愣了几秒才说:“您好,我是薄岚。”
  
  这位她就算再搞不懂时尚,也知道他的品味跟优雅是国内时尚圈的翘楚,今日一见才体会到这男人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与气质。
  
  “恕我直言,我并不知道这是您的公司。”
  
  “其实挂名的是我表哥,但是他想低调,还有他那脾气……嗯我不说了,总之我是来拯救他的品味的。”周恺言忍不住笑出声。“你之前在嘉格工作过?”
  
  “不是主集团,只是子公司。”她老实回答,虽然她知道对于外界而言,子公司也可以搭上嘉格这名字的顺风车,但她知道就本质上来说是不同的,她觉得不需要故意混淆这点。
  
  “我听说你接到主集团录取通知,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知道不少去子公司工作的人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成为主集团员工,你没有去吗?”
  
  薄岚沉默几秒,才回:“去了,不过发现职位跟我所期待的不同,所以只能婉拒。”
  
  周恺言微微瞇眼:“这跟我听到的状况不一样,薄小姐。”
  
  她抿唇正色,没料到消息传得这么快,秦嘉还真的小气到把自己封杀?
  
  “有兴趣听听他传给我的讯息吗?”
  
  “好的。”她屏气凝神。
  
  “我看看,其实也就一句话。”周恺言轻笑道。“他说,薄岚是我所有助理里面,最讨厌的一个。”
  
  薄岚脸色一沉,秦嘉真是不要脸,自己可还没真的成他助理呢。
  
  “我明白了。”她放下杯子准备起身,周恺言满脸笑意地阻止她。
  
  “别急着走,我正等着你的评价呢!”他微笑望着薄岚。
  
  薄岚摸不着周恺言的意思,挑眉:“实话实说?”
  
  “你跟我之间的对话完全保密,我做人的风评你也知道的,不用担心。”他笑道。“就一句话。”
  
  薄岚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感觉像是被人捉弄一般,于是她说:“我也很讨厌他。”
  
  话说完,周恺言哈哈大笑。
  
  她知道面试已经结束,弯下身朝周恺言鞠躬,就听到他说:“太棒了,明天报到。”
  
  “……你说什么?”她错愕抬头。
  
  周恺言放下手机,越过桌子走到她面前笑着说:“你会让秦嘉讨厌,表示你一定做了对的事。”
  
  而这次面试,她如果早知道是个陷阱,她当时一定不会去报到。
  
  —
  
  私人专机上,秦嘉正与几个国外的厂商视讯对话,她在一旁做会议纪录,拥有高级速录师身份的她,正聚精会神地听着厂商浓重口音的英语,深怕漏掉任何一个字,接着换秦嘉开口,他清晰且磁性的腔调让她听起来很舒适,在这种高紧绷状态的时候,有个人能语速低沉缓慢,这对她来说是稍微的喘息。
  
  与秦嘉工作这么久,她觉得就这方面,他很有本事能吸引大家仔细聆听他说话。
  
  会议结束,服务员送了咖啡进来,薄岚闻了一下味道,摇摇头:“这杯给我,我再去另外泡一杯。”
  
  五分钟后她回来,就发现自己的那杯咖啡已经空了,而秦嘉正与其他人谈话,她走过去把重泡好的咖啡放到他的右手边。
  
  秦嘉没有转头看她,趁着对方说话之际才拿起咖啡轻啜一口,视线依旧专注在说话者的脸上。
  
  薄岚收拾好桌上的东西离开会议室,外头两个下属围着服务员唉声叹气,其中一人看到她就说:“薄姐,你能不能跟秦总说说,别开除小陈,咖啡这事我们确实没你懂他口味。”
  
  “秦总说什么了?”
  
  “他说要不是在飞机上,他会把我丢下去……还说……”小陈颤抖道。
  
  “还说什么?”
  
  “他说他最近环保税缴很多,把我丢下去造成空污还要罚钱……”
  
  薄岚叹气,把刚收出来的杯子交给服务员:“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就行,散了吧。”
  
  正巧里头的干部都出来了,众人的表情都有些灰头土脸,薄岚转身走回会议室,只见秦嘉拉了张椅子坐下,扯下领带往后一靠,闭上眼。
  
  “他们没有一样事情做得好。”他低沉说道。“连泡个咖啡都有问题,我觉得我像在喝马尿。”
  
  “原来您还喝过马尿。”她淡然回讽。
  
  秦嘉睁开眼,语气难掩怒意:“我只是比喻。”
  
  “您的咖啡师若知道您的比喻,恐怕不会太开心。”她一边整理资料,一边回答。
  
  “要不是现在在飞机上,我会……”
  
  “也要把我丢下去?但我的财产恐怕不足以支付我造成空污的罚款。”
  
  秦嘉瞇起眼,别过头冷笑:“真是不知所谓的女人。”
  
  薄岚也懒得再跟他起口舌之争,这时电脑跳出一封新邮件讯息,她打开才发现是周恺言的问候。
  
  她一边敲着键盘,一边说:“周总也会去新加坡。”
  
  只听见一阵不算愉悦的声音传来:“你听起来很开心?”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