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秦嘉回不来?
  
  “你这什么意思?”薄岚蹙紧眉头。“把话说清楚。”
  
  “一看就是个傻姑娘,怎么就让你捡到便宜呢?”高哥摸了摸下巴,笑了一声。“也不知道你能在这位置上坐多久,看在跟你的交情,我就跟你再说最后一句,这位置你可得坐稳了,薄总。”
  
  这句话说完,高哥挥了挥手,领着小弟们扬长而去。
  
  薄岚转头看周恺言,没等他问就先说:“我把他们的资料发给你,这件事得查一查。”
  
  周恺言长吐一口气,那严肃得让人不敢说话的模样,是薄岚第一次看见。
  
  好半晌,他才低下头,目光趋于缓和:“我再加派几个保镖过来,你去哪里都得要让他们跟着。”
  
  “我知道,然后你先替我还的钱……”她话才说一半,就被周恺言摇头打断,他伸手招来四个穿西装的保镖,吩咐他们近身保护,接着没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转身上车就开走了。
  
  薄岚有些懊恼的望着车尾灯,左右看了那群壮汉保镖,才往电梯方向走去,这时她就收到周恺言的短信。
  
  “钱,我跟秦嘉算。”
  
  她无奈地按掉手机电源,盘算要如何更加省吃俭用,以免某位回来不高兴,使唤自己就更理直气壮了。
  
  —
  
  秦家老宅就像英剧《唐顿庄园》那样的气派风格,生态池、凉亭区以及一片绿油油的草皮与小山坡,主宅是仿维多利亚时期的城堡,豪华且大气,里头戒备森严,车子开到主宅大门,门口就已经有个穿着正式的管家等候。
  
  薄岚是第一次来老宅,她其实有点忐忑不安,本以为周恺言会跟过来,但下午他临时要处理时装秀设计的问题抽不开身,所以最后让她自己应付了。
  
  管家领着她来到客厅,她坐在酒红色沙发上,无心观赏客厅的华丽设计,满脑子想得是等等该如何斟酌用词,她觉得要是问公司的事,说不定还比问她秦嘉为何会失踪来得好回答……
  
  右边一道门缓缓打开,走出一位衣着典雅的纤细女人,黑发盘起,妆容淡雅精致,薄岚迅速起身,朝来人微微颔首。
  
  “薄岚,还麻烦你过来一趟。”秦夫人伸出手带着她坐下。“他们说了一堆,我没一句听懂的,我还是喜欢跟你说话。”
  
  薄岚淡淡一笑,吸口气才道:“您直接问我,我给您一个一个解释。”
  
  “不急,先喝点东西再说。”秦夫人转头招来管家,吩咐他们去泡茶过来。
  
  她稍微看了一下周遭,低声询问:“秦董不在吗?”
  
  “他啊?出门打牌去了。”
  
  薄岚诧异地瞪大眼睛,传闻秦嘉与秦董的关系本就淡,但如今自己儿子下落不明,当父亲的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打牌?而且她也感觉不出身为母亲的秦夫人有一丝紧张,仿佛对秦嘉的消失没有什么感觉。
  
  她想不透这对父母对儿子到底是什么心态,但她也没什么身份能去质问人家,于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公司状况还好吗?”秦夫人温柔地问。
  
  “目前没出什么问题,大部分项目很早就进行了,其余的细节追踪,秦总平时都有训练过我,我还可以应付。”她谨慎地回答。“我负责处理各项目的执行跟推广,新项目的审核我都有跟周总做过讨论,才决定是否进行。”
  
  秦夫人轻轻拍了她的手背:“我有听恺言提到最近公司的事,他说你什么事都亲力亲为,我听说你妈妈还生病了,是吗?如果有需要我们帮忙的,你不要不好意思啊。”
  
  薄岚暗自叫苦,心想周恺言实在是太多嘴了。
  
  “家母的病没有目前大碍,医生说只要再观察一星期,就能出院了。”她婉转地回答。“最近有两个英国的案子要盯紧,我不会在这时因为私事耽误。”
  
  秦夫人微笑点头,这时管家把茶送来,她接过茶后朝秦夫人道谢,扑鼻而来的伯爵茶香稍稍舒缓她的紧张感,她小口的啜饮着,眼角余光看到秦夫人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没有说话。
  
  她放下茶杯,转身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到秦夫人手上。
  
  “这是近期公司项目的进度跟财务报表,还有即将进行的计划表跟预决算明细,还要麻烦您替我转交给秦董过目。”
  
  秦夫人微睁大眸,随后笑着说:“你应该知道你们秦董早不管事了,这些事你跟恺言确认好就行。”
  
  “夫人,恕我直言,自从秦总让我代理执行长,股东大会就开不成了,我想您大概也明白我的难处,但依照公司规范,我还是得要向董事、股东报告公司的状况,因此我才想着把东西带来,起码让秦董能掌握目前的进度。”
  
  “难为你了。”
  
  “工作职责所在,我只能尽我能力把事情做好,等秦总回来的时候,我能确保在最快时间内让秦总衔接所有事。”
  
  秦夫人有些动容,握住她的手:“你辛苦了,等秦嘉回来,我一定好好说说他。”
  
  “陈副局长有跟美国那里每天追踪状况,我想很快就会把秦总带回来,这段时间您也不用担心,一有消息我会马上跟您说。”
  
  “好、好。”秦夫人的双眼仿佛有点湿润,薄岚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把茶喝完后就借故说要去医院探视母亲,便起身离开了。
  
  待薄岚离开主宅,从侧门走出一位白发老人,神情平静且抿着唇,他走到刚才薄岚坐过的位置前,拿起牛皮纸袋抽出里面的资料,一边看着喝茶的妻子:“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只见秦夫人的手微微颤抖,她的表情不像方才那样镇定,深深吸气又吐气,没有说话。
  
  “你刚表现得太冷静,薄岚没有怀疑你,是因为她太紧张。”
  
  “我、我当然要冷静,现在秦嘉还找不回来,任何人都可能是凶手,我不能让他们抓到能要胁我们的机会。”秦夫人放下茶杯,双手紧紧抓住丈夫的手臂。“老秦,现在调查局到底什么进度?秦嘉能不能回来?”
  
  “我能说的都说了,我也把能拜托的人都打电话了,现在就只能等。”秦董神情肃穆,语气难掩不稳。“这蠢货简直没一天让我放下心,留个什么鬼声明,把公司交给外人?”
  
  秦夫人别过眼,冷冷地说:“难不成要交给你姐?你姐现在什么心思你还真老糊涂了?”
  
  “给她我还能使上力,至少亲人情面上我管得住,给薄岚是什么意思?那是还好薄岚人还老实,会跟周恺言报告,否则整个公司就易主了!”
  
  “你说这什么话!?秦嘉回不来了是不是?易什么主?我看你就没想他会回来!”秦夫人被这番话弄得哽咽。“还不如个薄岚呢!她还知道说说场面话哄我,乔治跟我讲得时候我还想她居心不轨,现在看来,就她是真想着秦嘉回得来!”
  
  秦董无奈地叹气,对自家太座的眼泪束手无策:“你行,你就别这时候抓我语病,我不急吗?我还想他最好回来让我打死他!”
  
  秦夫人愤怒的拿起桌上的牛皮纸袋丢他身上:“打!你就打,最好有本事打到个活的!”说完后起身甩手离开客厅。
  
  秦董捡起散落一地的资料,摇头不语。
  
  —
  
  《亚太生技高峰会,嘉格薄总发表谈话支持全球前瞻性科研计划的决心》
  《世界的嘉格──薄岚与法国科学院多名院士会晤,畅谈中法科研双边合作项目》
  《嘉格获美方支持,将成立新生技研发中心,预计提供至少12000个就业机会》
  
  ……
  
  “薄总,二线陈部长,三线是怀特主席。”
  
  小詹望着眼前的女人正在逐条检查合同,而座机上的线路红灯同时闪个不停,这两个一个是政府代表,一个是美方科研会的主席,两个都急,他不知道该先让她接谁的。
  
  薄岚放下手中的钢笔,在手上转了半圈,随后接起二线,小詹立刻就冲去外头处理三线了,按捺住怀特主席后,小詹才又回来办公室。
  
  “……好,我们一定支持国家项目,当然会让我们的技术优先辅助,是,您客气了,剩下的我们见面谈,上回您说靠近协会附近的馆子味道不错,不如这回就约那里?下周二晚上7点?”
  
  小詹迅速拿出平板,找到上次跟陈部长的开会笔记,即刻拿出手机拨去预约时间,确认好后比了OK的手势。
  
  “是,我刚替您约好了,不敢当,那我们下周见。”
  
  她挂了电话,转头见小詹还在滑平板,便打了个响指,小詹立刻抬头:“是,薄总?”
  
  “陈部长不吃辣,你打电话去确认一下,另外……”她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周恺言穿着轻便走进来,见到薄岚的表情,他举起双手呈现投降貌,低头道歉:“不好意思,我走出去再敲门一次?”
  
  薄岚睨了他一眼,继续刚打断的话:“另外,怀特那里再缓一天,我知道他急着想谈赞助,但这价格还不行。”
  
  “好。”小詹点点头,退了几步后朝周恺言点头,赶紧走出办公室去安排了。
  
  周恺言走到办公桌前,低下头凝视她,她只是淡淡地看了他几秒,低下头又翻开合同,拿起钢笔继续工作。
  
  “小岚,你变了。”
  
  她没有抬头,语气平静:“你又喝多了?”
  
  “我是认真的,你真得变了。”周恺言双手抵在桌面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的存在毫不在意,你喊我周总,但感觉却不一样了。”
  
  她依旧低头,翻页:“你想说什么?”
  
  周恺言微微蹲下来,平行目视她:“嘿,你能不能稍微有点反应?”
  
  薄岚抬眸,放下笔看着他:“周先生,我现在没有时间聊天。”
  
  “你这样子就让我想到秦嘉,是不是坐上这位置就会是这副死人脸?”周恺言无奈地调侃。“你以前不会这样。”
  
  她垂下眸,深深地吸气,往后靠到椅背上,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没有说话。
  
  良久,她才开口,疲惫且沙哑:“三个月了。”
  
  他微怔,沉默。
  
  “就算是一点点消息也好,但什么都没有。”她又说。“你都看在眼里,不是吗?我经历了什么,你还希望我有什么反应?”
  
  周恺言静默轻吸,他望着眼前的女人,她活在被层层算计与舆论质疑的生活,秦敏俐带走了几个核心管理,她腹背受敌,招揽人才又受挫,因为大家根本不看好她,她除了小詹跟自己,第一个月根本没人支持。
  
  直到她参加了亚太高峰会,走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在短短10分钟的演讲里展现了她的企图心,获得了与会官员的青睐跟认可,这条路才顺了许多。
  
  念及至此,他遂自嘲:“抱歉,是我聊天的方式太差了。”
  
  薄岚吐了口气,嘴角缓缓上扬:“周总今天怎么一直道歉?”
  
  周恺言微笑调侃,手插口袋:“好汉不跟恶女斗。”
  
  “呵。”
  
  “问你一句话,你还期待他回来吗?”
  
  薄岚抿唇几秒,便开口:“这想法我一直没有变过。”
  
  “如果他真的回不来呢?你要怎么办?”他问。“调查局已经判定他死了。”
  
  “怎么办?还会比现在更糟吗?”她耸耸肩。“我总会见到他的。”
  
  “然后呢?”
  
  “然后……”
  
  这时门突然被撞开,小詹冲进来跑到他们面前,最后腿软的跪了下来。
  
  “找、找到人了!找到秦总了!”
  
  周恺言睁大眼睛,转头看向薄岚,顿时五味杂陈。
  
  他在她身边陪了三个月,所有的反应起伏都比不上她如今的状态。
  
  到此刻他才明白,有些人终究是努力也得不到的。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