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解扣关系》作者:丹池

《著名华裔金融家秦嘉于墨西哥失踪》
  《秦嘉参加拉美高峰论坛结束后失联已72小时》
  《嘉格集团声明──公司营运不受影响,CEO一职由特助薄岚代理》
  
  ……
  
  她站在能俯瞰一片海湾美景的落地窗前,目光聚焦在隔岸那栋高楼大厦上的霓虹广告,写着──“嘉格,万国之格。”
  
  这片玻璃窗擦得太干净,干净到她几乎忘记隔着这层阻挡,面对这早已看得习惯的景色,她无心欣赏,却必须靠着这点熟悉来克制住自己烦闷无措的情绪。
  
  这时她听到脚步声,下意识迅速转身,以为是那个人,却发现是到职才半年的男秘书,对方有些戒慎恐惧,像是不小心打扰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正准备要挨自己骂的表情。
  
  “薄总。”
  
  她沉默几秒,才说:“什么事?”
  
  “秦女士把车挡在门口,不让员工进出,我已经照你的指示开放停车场的通道去疏散,不过秦女士说了,如果没有见到你下去,她不会走。”
  
  她微微瞇起眼,转头望向不远处的大桌子与高级黑色皮椅,每一样东西都摆得角度完美,电脑屏幕的微倾,笔筒的45度角,电话的连接线整齐地被卡在与桌子颜色相近的卡扣里。
  
  一切又一切,都没有因为少了个人有变化。
  
  “你觉得,秦总会下去吗?”
  
  男秘书没有思考就答:“不会。”
  
  “所以,我也不需要下去。”她说。“我是秦总通过律师团跟法院认证的代理总裁,我就等于秦总,秦总会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男秘书望着薄岚冷静严肃的态度,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再安排保全把秦女士请走。”
  
  “请不走就联系警察。”
  
  “明白。”
  
  男秘书转身要离开前,朝面露倦容的薄岚说:“薄姐,你……辛苦了。”
  
  她轻轻吐气,没说话。
  
  面对上司出差失踪,还有接踵而来的内忧外患,她已经连续24小时没阖眼,但她知道,她不能倒。
  
  自己身为秦嘉的特别助理,没有全程同行的疑点已经造成相关执法单位怀疑,虽然没有证据,但也足以让她有很大的麻烦。而她在股东大会上遭受秦家近亲的质问,身为董事的秦女士──秦嘉的姑姑,一个从各方面来说都让人很厌恶的女人,对自己用尽所有苛薄的言词,要自己为失踪的秦嘉负责。
  
  这时,秦嘉聘任的律师团赶到现场,拿出一份秦嘉过去签署的代理合约,内容表明如果他本人有任何意外,由特助薄岚代理他公司以及个人所有事务。
  
  这份合约一公布,首先抗议的就是姑姑,还有几个以姑姑为首的集团老臣,他们愤怒的表示这份合约无效,质疑薄岚或许早已知道这份合约的存在,所以才设计陷害秦嘉失踪,好抢下这一切。
  
  但这个说法马上遭律师团否认,这份合约是秦嘉私下找律师团秘密商议,过程中除了秦嘉与律师代表外,没有人知道这份代理合约的真正内容,这份合约的电子档也被锁在最高层级的系统档案里,只有秦嘉本人能打开。
  
  更何况,身为秦嘉律师代表团的乔治先生,担任过白宫律师团以及许多知名富豪的私人律师,地位崇高且身价不凡,薄岚是没有能力去威胁利诱眼前这一位大律师的。
  
  也因为这纸合约,让薄岚摇身一变,成了嘉格集团的代理CEO,即刻上任。
  
  想起这些事,下属的一句辛苦了,倒也成了一点点慰藉。
  
  “再麻烦了。”
  
  这四个字一出,男秘书突然笑出声。
  
  “你虽说是代理秦总,秦总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但秦总从没说过麻烦了。”男秘书调侃道。“突然觉得,你在这位置上也没什么不好,薄总。”
  
  门慢慢的关上了。
  
  而她又被这称呼弄得头痛欲裂。
  
  薄总?
  
  鬼知道她在这以前,还只是薄特助而已。
  
  ……
  
  72小时前,是薄岚入职嘉格集团的第五年,也是她29岁的生日。
  
  虽说是假日,但她养成了早起的习惯,5点半准时起床梳妆打理,下楼就看到妈妈在饭厅弄好早餐,见到她就说:“不是周日吗?还上班?”
  
  虽然妈妈这么问,但她看到餐桌上的东西,就知道妈妈不过就是多问一句而已,实际上早知道自己会出门。
  
  “你就没正常下班过,到底都忙什么?”妈妈叹了口气。“隔壁阿寒也没像你这样加班。”
  
  “公司规模不同,职责不同没法比。”她迅速吃完早餐,转身就要往玄关走,突然停下脚步后折返到妈妈面前:“妈,母亲节快乐。”
  
  妈妈笑出声,拍拍她的脸颊:“知道了,逢九不宜庆祝,但能过母亲节,早点回家。”
  
  “走了。”她淡笑。
  
  家门外已经有一辆黑色加长型轿车,她弯身上车后,前座的男秘书把一套洗好的洋装交给她,她把洋装挂好后才说:“去柏克莉海湾。”
  
  一小时后到了目的地,门口警卫见到她的时候惯性看了下手表,见她走过来签名时拉开笑容:“薄特助,您还真是分秒不差。”
  
  “早。”她没有回应警卫的闲聊,签完名后淡淡颔首,便往内走。
  
  警卫也习惯了她的态度,笑了笑就收好本子。
  
  薄岚按下指纹锁,厚重的玻璃门推开,映入眼帘就是沿着玄关到客厅狼藉画面:撕烂的丝袜、散开的领带以及洒了一地的红酒,显然昨晚是“宾主尽欢”。
  
  她见怪不怪的把随身物品放到一边的桌上,接着束起头发与整点的女佣一同开始工作。
  
  场景恢复原样已是一小时后,薄岚回到客厅时看到一个女人穿着宽大的男性白衬衫下楼,有着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女人美丽的棕色大鬈发垂在胸前,妖艳又性感,那女人漫无目的的乱晃,当她看见那只漂亮的手要靠进价值一千万的花瓶时,她立刻出声:“娜娜小姐。”
  
  这突然的声音让女人吓了一跳,转身就看到穿着黑色套装的薄岚拿着自己的衣服。
  
  娜娜眨眨眼,错愕惊恐的表情马上变为自信骄傲,带了点调侃的意味接过衣服:“薄特助,早啊,没想到堂堂总裁特助也要来干女佣的活。”
  
  面对娜娜的冷嘲热讽,她平静回答:“我依照秦总的指令办事,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有时也包含清理过期食物。”
  
  娜娜冷下了脸,怒视她。
  
  “您的车已经在外面了,如果您现在穿好出去,赶得上9点电影开机。”
  
  娜娜哼了一声:“秦总说会载我过去。”
  
  “秦总9点要飞新加坡,恐怕不会跟您过去。”薄岚说。“您若要等,就是把电影主演机会拱手让人。”
  
  娜娜皱了眉头,不情愿地碎念几句后赶紧换衣服,不到10分钟就被薄岚请出别墅。
  
  薄岚带着平板上楼进去卧室,此刻男人裸着上半身站在落地窗边喝酒,下半身围了条白色毛巾,像是刚洗澡完。
  
  “秦总,我来报告今天行程,9点飞新加坡参加亚太科技会议……”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出声打断她:“那就11点再去。”
  
  “11点?这样会赶不及开幕式致词。”她说。
  
  “我想你会处理好,何况我看你完全不担心。”男人嘴角上扬。“我的私人飞机就该等我,有任何问题?”
  
  “没有问题。”她微微颔首。“车子在门口等您了。”
  
  男人沉吟一声,用着慵懒语气说:“今天你开。”
  
  薄岚点头,旋身走到他的衣帽间,花不到半分钟就挑好了他的衬衫与领带拿到他面前,替他系好领带后,迅速离开卧室下楼先准备。
  
  紧绷的神色在门关上的瞬间松懈,忍不住低骂一声。
  
  她的29岁生日,许的第一个愿望叫做:“老板去死”。
  
  看来第一个就不准了,剩下的就甭想了。
  
  能进入嘉格集团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而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大学一毕业就去了嘉格的关系企业上班,接着凭自身努力跟运气,两年后考到主集团的行销部,也正好是秦嘉解雇第三十七个助理的时候。
  
  报到那天,人事经理从十个新进人员里挑了自己,原因很蠢:“薄小姐,我看你面相就感觉会做很久,而且初生之犊不畏虎。”
  
  她就在人事经理三寸不烂之舌的诱骗下,去了总裁办公室报到。
  
  而与秦嘉的初次见面并不算愉快。
  
  “又是女的?”他头也没抬,一旁的代理特助瑟瑟发抖。
  
  “薄岚的学经历很丰富,在子公司做了两年,在校成绩也很好……”
  
  “这就是你对她的介绍?”他的语气冷淡又鄙夷。“那很不幸的,这位三十八能出去了。”
  
  “……”众人静默。
  
  薄岚听得出来他这句话有两个含意:一个就是自己刚好是第三十八位助理,另外一个可能拐着弯骂自己三八,这么着急就想攀顶。
  
  她吸了口气,直视秦嘉:“你对女职员有偏见?”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