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好男人[快穿]》作者:十月豆瓜

文案

李一帆成为渣男,并要度过一生后:

曾经 ‘我妈不容易’的妈宝男 成为了 家庭粘合剂;
曾经 不断寻求真爱的海王 成为了 微商领头人;
曾经 杀人不眨眼的暴君 成为了 一代天骄;

李一帆:我是个渣,我对不起你们

众人:不,你是个好男人啊!

书评查看

正文

第1章
  李一帆睁开眼睛,入目便是昏暗的房间。
  
  木质的横梁上垂着一个吊篮,视线一转,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衣橱和一张桌子。边边角角堆着一些箱子和带着颜色的蛇皮袋,脑袋一抬,床头还有一个已经掉色的‘囍’字。
  
  房间里安安静静,门外忽然传来瓷器落地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吃饭连碗都端不住,要你有什么用!好好的碗就给你磕了口子,你是故意的吧!邵小雪你别在那里装,装什么装?狐媚样子给谁看呢!我告诉你,爱吃吃不吃拉倒!”
  
  “谁没怀过孕啊,作给谁看!”妇人的怒骂声之下,是小声压抑着的呕吐声。
  
  李一帆闭上眼睛,开始读取原主的记忆。
  
  这是一个小乡村,原主是家里的独苗,加上父亲早逝,是由母亲刘春花带大的。
  
  因为只有这一个孩子,原主一直都是刘春花的掌中宝,从小吃喝拉撒都管,万事不用原主操心。一切都被母亲操控着,原主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都没自己的想法,每天就等着刘春花给自己准备,他就只要等着被安排。
  
  刘春花性格强势,最终养成了原主没有主见的性子。等到原主初中读完,刘春花就托关系送礼的,将原主塞进了镇上效益第二好的造纸厂,当一名杂工。
  
  在八十年代,能在造纸厂工作那说出去都是倍有面子的事,为此刘春花出门都是精神满面的。等原主工作落实了,她立马托人去相中的隔壁村子的一户人家说亲。
  
  原主某次听到自己母亲说的,相中的人家姓邵,邵家的老大温柔贤惠又能干,性子唯唯诺诺,肯定能把原主伺候好。原主偷偷去看过,只是比起老大,原主更喜欢老二。但他还没向刘春花说,就听到刘春花说邵老二长得太好,将来肯定不安于室降不住。得不到母亲的支持,原主将心思放下。
  
  然而等到结婚的时候,原主才发现,邵家把老二邵小雪嫁了过来!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婚礼前一天邵家大女儿和人私奔了,邵家为了面子,当天只能把老二替了过来。
  
  刘春花不顾形象在婚礼上破口大骂,原主却被正中下怀,压着兴奋和母亲撒娇,好说歹说没有把邵小雪退回家去。
  
  但是这番操作让刘春花已然失了面子。本来她对邵小雪就不看好,这下更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嫌弃。但农村办了婚礼那就是一家人了,刘春花再不满这个媳妇,也只能寄希望于以后邵小雪会对自己儿子很好。
  
  平平静静过了几天,一天赶集后,原主的大伯母忽然拉着刘春花说,听说邵小雪之前做姑娘的时候天天和一个男人厮混,还有人看见他们进了一间屋子,说不定邵小雪嫁过来是什么意思呢。毕竟那男的穷得很,指不定指望着邵小雪接济点。而且就她那狐媚样子,以后说不定勾的原主都不听刘春花的了。
  
  刘春花一听就炸了,那是她唯一的儿子唯一的亲人,再加上原主很喜欢邵小雪的样子,刘春花担心大伯母说的都是真的,心里更是窝火的骂邵小雪。
  
  她还不敢和原主说,怕喜欢邵小雪的原主太伤心!只能自己把持财政,话里话外的要原主站在她这一边。
  
  刚开始的时候原主还会从中调和一两句,在发现说话后刘春花连他一起骂后就躲起来,后面更是借口工作天天在外面晃荡。要是邵小雪和他说,原主也只表示‘那是我妈,是长辈,你还是媳妇,婆婆说你两句怎么了,又不会掉块肉’。
  
  新媳妇进门后家务都由新妇做了。然而原主从没给过邵小雪钱,每次需要买盐买酱油的时候就说自己钱都交给刘春花了,让邵小雪去找刘春花要,根本不考虑邵小雪会怎么被刘春花骂。
  
  邵小雪没钱,只能出去打零工。某天搬重物肚子疼,这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医生检查后说胎不太稳需要休养,邵小雪就辞了临时工作回家去。
  
  孕妇口味多变,原主沉浸在即将要当爸的喜悦中,一发工资就去给邵小雪买了想吃的果子。
  
  可刘春花却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原著大伯母说的那番话,刘春花看邵小雪的肚子那是越看越碍眼,可又没有证据,只能什么都不管,阻止原主给邵小雪买东西。
  
  想吃果子的邵小雪问起原主,原主就说‘我妈说她怀孕的时候都没有吃这些,你怎么能超过我妈去。”
  
  邵小雪委屈极了,却也只能忍着。
  
  再加上她私奔的大姐回来,穿着一身新衣服新鞋子,还带了好多城里的吃的分给亲戚邻居,还在邵小雪回娘家的时候一点没有愧疚之心的表示还好没有嫁,话里话外的向邵小雪炫耀。
  
  就连娘家人都在夸邵大姐有情义想着娘家,对于还是穿着自己姑娘时候衣服的邵小雪多加嘲笑,一点不想邵小雪是为了邵家面子被顶替嫁出去的。
  
  刘春花对这情况也很不满,不顾邵小雪怀孕,硬要她干家务。看着妻子挺着个肚子蹲在地上洗衣服,原主一点没帮忙说话,只因为刘春花说当初她也是这么过来的。
  
  吃的不和胃口,养胎也没好好养,每天还要忍受从起床到睡觉的牢骚责骂,丈夫也不关心,邵小雪肉眼可见的憔悴下去。
  
  大概是生活了一段时间,原主感觉邵小雪不好看了。加上刘春花天天在他耳边说邵小雪的不好,导致原主也看邵小雪不顺眼了。不但不帮她,还加入了牢骚的队伍,发完牢骚就借口工作跑出去。
  
  一直这样子,邵小雪某天情绪激动,实在是忍不了了,直接和刘春花顶嘴,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她。
  
  争吵从屋里到了屋外,原主回家见到邻居围在院子外看热闹,连忙冲进战场站在两人中间。
  
  邵小雪还以为原主会像结婚那天一样站在她面前,没想到原主一个转身,直接重重打了邵小雪一巴掌。
  
  这次争吵让邵小雪麻木了,她每天都要听着原主的‘我妈说’,心情压抑之下,胎没养好,生出来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情况非常不好,需要立即住院抢救。
  
  然而刘春花不愿意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儿子血脉的女婴花大量的钱,也不愿意给邵小雪治疗,只说邵小雪娇气。邵小雪去求原主,原主跟着刘春花的话说邵小雪娇气,怎么他.妈妈就能好好的生孩子,她就不行。
  
  因为没有钱,医院没有对孩子进行治疗,早产的女婴死了。邵小雪带着剩下的一个女婴回了家里,还要忍受丈夫和婆婆指责她生了个赔钱货。邵小雪受到了刺激,精神有点不太好,但原主母子两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天见邵小雪突然发疯砸了家里,母子两个才害怕起来,直接把人捆起来送回了邵家。
  
  邵小雪清醒过后越想越恨,趁着晚上偷偷摸摸回了原主家,然后听到刘春花和原主商量明年再娶一个好的。
  
  她直接拿了厨房的菜刀,冲进屋里想要砍两人。
  
  原主身强力壮的大小伙,不敢直接面对菜刀,躲到了刘春花身后,趁着邵小雪被挡住的瞬间跑出去了。他跑的很快,跑到了田边,发现身后没声音了。以为已经安全,就转身回去。
  
  回到家,发现刘春花不在,原主也没在意,以为是去邻居家躲邵小雪去了。等到第二天原主被人摇醒说在井里发现了两具尸体,原主才知道,昨晚两个人先后追了出去,因为白天下过雨路滑,加上夜晚视线模糊不清,两个人都掉进了井里。
  
  在亲戚的帮助下办了丧礼,邵家把女孩送了过来。原主连自己的生活都自理不了,更别提带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孩,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孩子就因为被子遮住了鼻子,无法呼吸,死了。
  
  原主丧母丧妻又丧女,一时之间成为村里人人躲避的天煞孤星。加上一段时间没去工作,造纸厂那边就把他这个杂工开掉了。断了经济来源,每天早上醒来就喊‘妈’什么都不会的男人很快就穷困潦倒到流浪了。
  
  毫无主见,懦弱,妈宝,原主的性格让李一帆撇了撇嘴。
  
  他从床上爬起来,衣服随意拢了拢,然后及拉着鞋子走到房门前。
  
  “一大早吵什么啊。”
  
  正在瞪着邵小雪数落她的刘春花听到宝贝儿子的声音,立马转过来露出一脸笑意:“醒了啊,饿了吧?锅里有稀饭,咸菜在桌上,快来吃。”
  
  随后刘春花拉着俯着身子干呕个不停的邵小雪:“出来!吵着了一帆睡觉你还要不让他好好吃饭吗!”
  
  李一帆皱着眉摇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打了点冷水漱了下口洗了把脸,随后甩甩头发就出院门:“妈我先出去一下。”
  
  刘春花伸着手:“诶?一大早的去哪啊?先把饭吃了啊!”
  
  她跟了几步,见李一帆走的快,就没跟了,回转身来伸个手指头重重的往邵小雪脑袋上戳:“看看你,都是因为你,一帆才不吃饭就走了!你不吃拉倒,等下赶紧把衣服去洗了!”
  
  邵小雪仍旧低着头,不声不响。因为孕吐的难受,她的眼睛红红的泛着泪光,原本黑白分明的杏仁眼里满是憔悴。
  
  刘春花说了几句,见邵小雪没动静,嘀嘀咕咕的端着被磕了一点口子的碗进了厨房吃饭,留邵小雪一个人呆呆的坐着。
  
  她一只手放在腹部,一只手撑在身后。尽管才三个月,可衣服却显小了,只因为肚子那里凸出,隔着春夏之际不厚的衣料能看的清楚。
  
  邵小雪目光涣散的盯着面前,忽然一只手出现在她面前。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下,定睛一看,是李一帆的手。
  
  李一帆手里拿着三个果子,不大,浑身青色的皮,皮上还带着点水珠,显然是洗过了的。
  
  他手往上抬了抬,示意邵小雪接住。
  
  鼻尖不由自主的动了动,青果子清香又带着点果酸的味道顺着鼻腔,邵小雪感觉自己抽痛的胃部被安抚了。她抬头看了看李一帆,伸手接过,然后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
  
  正在此时,刘春花出来了:“急急忙忙的干啥去了?赶紧来吃饭!你别管她,没福气的东西,粮食都敢砸在地上,不吃就别吃!”
  
  “好,我马上就过去。”李一帆先是回了刘春花的话,随后对邵小雪说道,“我妈说了,不吃就别吃,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一下!”
  
  邵小雪嘴里含着那个青青的果子,因为是背对着刘春花,没有被发现吃着东西。她抬头看着面上恼怒附和婆婆话的丈夫,然后就见到凶神恶煞样子的丈夫右眼忽然一眨。
  
  “不吃饭就别吃了,听到了没有。”李一帆又重复了一遍,随后就跟着因为儿子站了自己阵营很满意的刘春花一起进了厨房。
  
  果子还没成熟,又小又酸又硬,平常人都吃不了。可这味道却完美的安抚了邵小雪的反胃,让她烦躁委屈的内心平静了下来。
  
  她坐在台阶上,手里握着剩下的两个青果子,想到那个眨眼,眼神飘忽的回忆起结婚那天,李一帆挡在她面前,顶撞婆婆说就娶她的样子,忽然微微笑了一下。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