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穿成鬼新娘后跟道士跑了》作者:老王叫我来巡山

文案

一朝穿成幽冥帝君钦定的鬼新娘,还被个拦路的小道士劈了棺材花轿,已经拿好人鬼虐恋剧本的明萝表示十分感动,决定以身相许。

明萝:小道长,劫亲吗?成功率百分百的那种。

书评查看

正文

明萝醒来的时候只觉得仿佛置身在地动山摇之中,整个脑袋像枕在石头上,又冷又硬,周边黑漆漆的一片,其不适感直逼她先前坐过的那趟死亡过山车。
  
  空间十分狭窄,只能容纳她一个人,她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攒了些力气伸出手,碰到了一块坚硬的光滑的木板,与周边贴合得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黑暗如混沌。
  
  放下手的那瞬间她一不小心碰到了两个软绵绵的大馒头。
  
  明萝:。。。这是胸吧?她的对A呢?
  
  在一片浑浑噩噩中她正思考着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一不小心吃了什么激素,脑中一阵剧痛和恶心感如潮水般袭来,她被迫接收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日了狗了,这种奇特的现象除了穿越二字别无解释,这具身体竟然不是她的。原身是个公主,因为不满皇帝指婚偷跑出宫,经历一番惊心动魄的刺杀逃亡后又被深山村民抓住,被迫成为与幽冥帝君结阴亲的鬼新娘。
  
  按照正常言情套路下去,这大概会是一个《冥婚惊情:鬼夫深深宠》的故事,但明萝作为一个连晚上独自睡觉都要整宿开灯的人,表示这个剧本她真的接不了。她像咸鱼似的直挺挺地躺在狭小的棺材里,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写满了“生无可恋”四个大字。
  
  她能感觉这具棺材在移动,但外边声音静得很,连走路的声音都听不到,她不禁开始怀疑抬着自己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不管是人是鬼这抬棺材的技术都太差劲了,忽上忽下起起落落,当这是玩萝卜蹲吗,好歹尊重一下快死掉的新娘子啊!
  
  心底正咆哮着,棺材伴随着一声巨响突然落地,明萝的后脑勺在惯性下差点磕出个脑震荡,五脏六腑仿佛碎成了一团。
  
  ……她肯定他们就是想玩死她,好和那什么冥帝成一对真正的鬼夫妻。
  
  棺材板上传来一阵“叩叩叩”的敲击声,她本来以为这是冥帝在外边“踢轿门”,吓得大气都不敢乱出,随后就听到似乎有什么尖利的东西划在棺材板上。
  
  一道清冽冷淡的声音隔着棺材板传来:“还能喘气就吱一声。”
  
  半死不活的明萝:“……吱!”
  
  棺材板被推开二十多厘米宽就被沉重的铁链卡住了,她打眼一瞧,见到棺材边上站着一个穿着黑白双色道袍的小哥哥,他的眉眼比天上的月还要清冷秀逸,手上的剑格开了沉重的棺材板,明晃晃的剑身照出她恍若老年痴呆的脸。
  
  这是人吧,这绝对是人吧,哪有鬼穿道士服的?而且长得也太好看了,从天而降英雄救美什么的才是暖心甜宠剧本吧?她宣布她对这小哥哥一见钟情了!
  
  明萝就跟看到党组织似的,激动得老泪横流:“这位公子,我是当朝公主,现在沦落成与冥帝结阴亲的祭品,只要你救我出去,我父皇一定会赏赐你黄金万两,良田千……”
  
  话没说完,棺材板被“磕哒”阖上。
  
  明萝:“……我不是骗子!你信我!!!”
  
  大红色的棺材板被劈成两半轰然炸开,巨大的气流卷飞了她额前的刘海,纷乱的落叶落在她脸上,眼前唯剩清冷的夜,和高悬的月。
  
  明萝简直要跪了,这哪里是小哥哥,这明明是爹!
  
  道士小哥哥反手将剑收回身后的剑鞘,转身离开,从怀里摸出半个馒头开始啃。
  
  没走几步,就被身穿红色嫁头顶凤冠的姑娘抱住了大腿。
  
  * * *
  
  明萝顶着被剑气劈成两半的风险,死皮赖脸地跟着道士小哥哥一起上路了。
  
  她把原身的经历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可谓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道士小哥哥则默默地走在前边啃馒头。
  
  听到明萝的肚子传来“咕噜”一声,他啥也没说,走到路边的小吃摊买了四个新鲜出炉的包子,回来后把袋子递给她,然后继续啃自己干巴巴的馒头。
  
  呜呜呜这是什么根苗正红的新时代好青年啊。
  
  明萝只吃了一个包子,剩下的没舍得吃。她紧紧跟着自己的救命恩人,问他:“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云倾。”
  
  “我可以叫你阿倾吗。”拉近关系的第一步,先给对方起个特别的称呼。
  
  “不可以。”小哥哥啃完了馒头,又掏出另一个馒头开始啃。
  
  明萝:……这直男不按套路来啊。
  
  “为什么不可以?”她眨巴着眼睛。她照过河水的,对这张堪称直男斩的绿茶脸很有信心。
  云倾无视她秋水荡漾的眼波,一心只有自己手上的馒头:“阿倾是我师父叫的。”
  
  “你一定非常喜欢你师父……”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特别的称呼只有你能起,说不定是场轰轰烈烈的师徒虐恋呢。
  
  “不,我很讨厌他。”
  
  明萝:“……那叫小倾吧。”
  
  云倾:“他也喊我小倾。”
  
  明萝脸上的绿茶笑快绷不住了:“……倾倾?”
  
  云倾:“可以。”
  
  明萝:……对不起,她不可以。
  
  * * *
  
  最后还是直接喊的云倾。
  
  明萝穿着一身嫁衣走在路上,白天还好,晚上简直就是恐怖片级别,过路的人经常拿异样的眼光看她,她脸皮厚倒是没什么,就怕云倾的名声被她败坏了。
  
  但她没想到云倾听了她的顾虑之后,脸上显现出一丝堪称疑惑的情绪:“我有什么名声?”
  “……”
  
  虽然不知道她在烦恼什么,但云倾看得出她是因为穿着嫁衣而感到别扭,鉴于附近没有成衣店,他只能去附近的村民家里用银子换了两身衣服,带回来给明萝。
  
  明萝捧着两身衣服,感动中带着丝微妙的心情,完全无法想象浩然正气的道士小哥哥是怎么开口找村里的大婶们买衣服的,而且这里边居然还有新裁的肚兜!
  
  云倾就像个致力于通关副本boss的骨灰级玩家,背着一把剑走到哪杀到哪,每到一个山头必定去探访一下那里的地头蛇,遇鬼杀鬼遇妖斩妖,没做过恶的就一律收进袋子里打个结,将来好带回师门该超度的超度,该净化的净化。
  
  在看到他揪着一只兔子精的耳朵时,明萝巴巴地瞅着,话语颇有些怜惜:“这兔子看起来不伤人,也要捉回去吗?”
  
  云倾提着还在不停挣扎的兔子说:“正邪不两立,就算它们不作恶,也会吸取这山中的灵气使其寸草不生,等力量壮大后它们就会把目光转向人类。”
  
  明萝吸溜了下口水:“那也不用捉回去啊,不如我们把它烤了?”
  
  兔子精瞬间安静如鸡。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明萝跟着云倾走走停停,降妖除魔,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能拽着他脖子尖叫衣领里掉了只毛毛虫,生动演绎了什么叫做女人的两副面孔。
  
  白天云倾在前边打怪做任务,她能跟的就跟,不能跟的就乖乖待在原地等他;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云倾打坐修炼,明萝就蜷在他身边,手拽着他的袖子,他只要稍微一动都能将她惊醒,十分没有安全感。
  
  虽然原身是金尊玉贵的公主,但明萝并不想回去,原身消失这么久都没有看到任何寻求公主的告示,而这里离京城十万八千里,她若是上门求当地的官员求助,只怕会被人当成疯子赶出来。
  
  她私心里对现状很满意,如果云倾不赶她走,她能这样一辈子跟着他,但心底又很清楚这是不现实的。
  
  明萝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打算,她知道自己这样的战五渣离开了云倾,不是被妖吃了也会被人卖了,所以央求云倾教自己一点防身之术。
  
  云倾告诉她,他所学的东西普通人没有十年八年的根基根本学不了,随便念咒语还会遭反噬。明萝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执意要试试,结果手里的符咒一个爆炸把她轰成了非洲酋长。
  
  三次都失败之后,明萝顶着爆炸头抱着云倾嚎啕大哭,感觉自己的前途一片愁云惨淡。
  
  云倾任由她把鼻涕眼泪擦在自己身上,心里想着:怪不得师父说女人哭起来比任何妖魔鬼怪都可怕。

1 2 3 4 5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