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人间游戏》作者:梦溪石

文案

刚认识的时候,秦川跟薄禾对彼此的印象都不大好。

秦川觉得这个女下属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心想要借着工作机会攀龙附凤。

在他眼里,最可爱的女人,莫过于他在游戏里的师父,

话少技术好,游戏真大佬。

薄禾觉得这个男上司的性格有点问题,仗着有张好脸和不菲身家,

对女性抱有偏见,觉得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心怀不轨。

在她眼里,还是游戏里的徒弟最可爱,纯情不经逗,

虽然技术菜鸡但认真严谨,还会孝顺师父。

直到有一天……

书评查看

正文

认识薄禾的同事都说,她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薄禾自己则被这个从天而降的馅饼砸得有点莫名其妙。

放眼这座大都市,公司林立,人才济济,盛名的规模不算大。
但盛名背靠秦氏集团,是集团名下的子公司,福利待遇,皆为业界的佼佼者,这就使得许多应届生都将盛名作为应聘首选之一。
半年前,薄禾也是众多应聘者中的一员。
当时她刚毕业,应聘的是实习生,从客户接待做起,是公司生物链的最底层。
前几天实习期届满,公司开放内部招聘席位,与她同期的实习生大都想留下来,薄禾也不例外。
她申请了两个职位,一个是人力资源部助理,一个是总裁室助理。

盛名老板是秦氏集团的少东家,据说他身边有好几个助理,每个人分工职位都不同,薪酬自然也比其它部门优厚许多。
薄禾从来没奢望过自己能够一步登天,刚毕业半年就进总裁室,因为每人可以申请两个职位,第二个纯粹是随手乱填的。
谁能料到,无心插柳柳成荫,最后反倒是最不可能的实现了。
内部招聘加上社会招聘,这个令人眼热的职位起码有几十上百个人竞争,怎么就落在自己头上?

直到现在,她坐在新的办公位置上,看着从前可望不可即的楼层,和周围面生的新部门同事,内心仍旧有种如坠梦中的不解和困惑。

……

不止薄禾茫然,别人也很茫然。
总裁室助理,多炙手可热的职位啊。
虽说符合条件的都能竞聘,但必然是有相关工作经验,表现更加优秀的人才能脱颖而出。
一时间,人人都在询问,这个薄禾,到底是何来头?

只有李玺知道怎么回事。

三天前,她将一摞通过面试的评分表放在老板秦川面前。
秦川百忙之中抽空瞅了几眼。

“这两个人,笔试和面试都并列第一,为什么把容榕放在第一,薄禾放在第二?”他问道。
李玺早有准备:“因为容榕外型气质比薄禾更佳,而且她的毕业院校也很优秀。”
说罢她特意将容榕的个人资料打开,对方的毕业院校赫然入目,正是秦川的本科学妹。

再看两人照片。
薄禾的确是个美人。
下巴尖而不锐,颧骨润而不凸,眉毛弯弯,眼睛带笑,像一朵开在初春的梨花,鲜嫩饱满,青葱欲滴。
但美人和美人之间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比起薄禾的清淡,容榕则要更加明艳俏丽。
二者照片放在一起,别人肯定一眼就注意到容榕。
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更何况容榕跟顶头上司还有校友和师兄妹这一层关系。
有一个更优秀的美人,为什么要选一个相对不那么出色的美人呢?

秦川却皱了皱眉,似不满意。“没别的人选了?”
李玺解释道:“新职位有一到两年的过渡期,在此期间只充当部门助手,协助我和Alice他们,所以职责要求相对比较低,而且这两位的表现的确很不错。尤其是容榕,不仅外表出色,而且在面试时语言表达能力,远远超过极几位面试官的预期。”

没等她说完,秦川用手指点点薄禾的履历,给出直截了当的答案。
“要这个。”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堪称赏心悦目。
李玺无暇细看,惊讶的疑问脱口而出:“为什么?”
话一出口,她就有点后悔了。
老板决定的事情,哪有什么为什么,更何况这位老板不是好伺候的主儿。
秦川:“你为容榕说了这么多话,又把她放在上面,说明你更认可她。但从资料上看,两人半斤八两,最起码,这个薄禾的专业还更对口。”
顿了顿,他说出更加不留情的话:“我要的是员工,不是自恃美貌,近水楼台的居心叵测者,你明白吧?”
李玺脸一热,赶紧道:“要是能力实在不行,我也不敢推荐,主要这个容榕本来就是我们的员工,能力也还不错,这次职位要求只是部门助手,并不直接与您对接,所以我才认为她能够胜任,下回绝对牢记您的要求!”
秦川眼皮不抬:“你跟了我三年了吧?”
李玺要是再听不出老板对自己的敲打,那就枉入职场了,她没敢多说,拿了资料就退出来。

在最终确定名单上圈出薄禾的名字,让人事部门的同事去通知对方,李玺起身出门,拨通电话。
“容榕吗?我李玺。”

秦川不认识容榕,容榕却对这位回过母校演讲的优秀校友师兄一见钟情。
她父母在李玺老家是个不大不小的官儿,正好管着李玺父亲工作那一块。
有了这一层渊源,李玺也愿意锦上添花,送她这么个机会。
仅止于此。
再多的,李玺也不可能赔上自己的前程了。

薄禾能过最终面试,一来表现的确不错,二来李玺需要一个对比,好衬托容榕的优秀。
这个对比不能太出色,也不能太寒碜了。
谁知老板的脑回路异于常人,她也已经仁至义尽了。
李玺默默遗憾,眼角扫过薄禾的名字。
容榕肯定没想到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却便宜了初来乍到的小新人。

……

小新人薄禾对这些前缘一无所知。

包括她在内,总裁室现在一共五人。
男助理关慎,是总部空降过来的,据说是老板他爹派来协助老板,负责与总部集团沟通交接事宜。
唐蜜,人如其名,甜美娇俏,负责对接公司外部业务,据说是个走动的资料库,只要她看过的人,就一定能记住,经常充当老板的女伴出席各种宴会。
李玺,负责公司对内交接。
还有一个小方,比薄禾早进来一年,负责各种重要资料的翻译,也是老板的人肉翻译机。
而薄禾,则是被招来协助这四人的。
俗称,打杂。

当助理要揣摩老板心思,当助理的助理,头上则更多了几座大山。
薄禾本以为自己的日子会很艰难,谁知接下来几天,职场生涯一片平静无波,新同事虽谈不上温情脉脉,但也有问必答,尤其是长相可爱的唐蜜,还主动为她介绍公司内部情况,以及本部门的日常职务。
就连见过几面的秦大老板,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薄禾放下心,逐渐进入状态。

入职即将满一周的周五中午,唐蜜提出中午请客,庆祝薄禾顺利入职一周。
关慎向来很少参加这种集体活动,闻言就说自己中午有约,提前十五分钟先走了。
唐蜜订好地方,李玺还主动说要开车载大家前去。
四人乘电梯走到地下停车场,唐蜜忽然顿住脚步。
“那家饭店是会员准入制,我把卡给忘在抽屉里了,薄禾,能不能麻烦你上去帮我拿一下?就在我桌下右边第一个抽屉里,没上锁,打开就是了!”
她拿出电话:“我现在先打电话给人饭店说预定时间再推迟一点。”

薄禾应声往来路走,李玺拉住她。
“你往前走拐弯有条电梯,是楼道侧面,你从那上去,再从楼梯口出来,会更快。”
唐蜜也道:“对对,那里有条应急通道,电梯和楼梯都有,你走那更近!”

薄禾按着她们所指,果然拐弯之后走没几步就看见一条电梯。
正要过去,后面有车门关上的动静,还有说话声。
自然而然,薄禾循声看去。

大老板秦川和一名年轻女郎先后下车。
女郎妆容打扮时尚精致,是那种会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的漂亮。
秦川脸上却有明显的不耐烦。

“秦川!”
女郎紧紧追在他后面,脚下的细长鞋跟崴了一下,整个人歪向旁边,堪堪用手扶住。
“你一声不响就说分手,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难道是我做得不够好吗?”
对方也没大哭大闹,声音更不算尖细,只是从薄禾的角度正好听得清晰。
隐忍的尾音带着哭腔,令人不由心生怜惜。

相较而言,秦川的语气却更显无情。
“你没有什么不好,是我看厌你这张脸。好聚好散不行吗?为什么女人分手的时候总要哭哭啼啼,这样才能显得自己更悲惨?”
顿了顿,秦老板继续道,“那我建议你现在就到上面去闹,市中心黄金地段,正好让更多人看见,说不定你还能一炮走红。”

薄禾离得近,有柱子挡住身形,正好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听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年头还有如此渣男,分手不赶紧说两句好话,还嫌人家丑?既然嫌丑,一开始为啥还要交往,眼瞎吗?
薄禾调进新部门之后,虽说近水楼台,但跟大老板也很少有工作上的直接接触,顶多就见过两三回面,说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句,秦老板给她的印象还不错,虽然不爱笑,不够平易近人,但她拿钱做事,老板温和不温和,完全无所谓。
此刻才知道,秦老板不说话则已,一开口还挺刻薄的。
难怪唐蜜他们工作时间都战战兢兢,跟下班的时候判若两人。

那女郎似乎不觉得秦川渣,还好声好气,甚至放低了声调语气。
“秦川,我们好好的,我爱你,你也爱我,你想要分手,总得有个理由。你这样,让我,让我怎么跟别人交代?”
秦川平平淡淡:“你还需要向谁交代?粉丝?记者?要不要先打电话约他们过来摆拍?迟筠,你之前给我的印象一直不错,别把这点风度也丢了,好聚好散吧。”
薄禾心头一动,忍不住瞄了女郎一眼。
迟这个姓氏比较少见,迟筠这个名字,又让她想起新近小有名气的一位女演员。

秦川摆出一副不想谈下去的姿态,油盐不进,女郎又不可能在这里跟他吵闹。
末了还得恳求他:“秦川,我现在妆花了,出去不好见人,我们不吃饭了,你送我回去,成不成?”
秦川静默片刻:“我打电话让司机送你回去。”
他转身要走,女郎拉住他,两人又纠缠了好一会儿。

薄禾其实没兴趣八卦老板的私事,也没兴趣再听下去,唐蜜她们还在等着自己呢,但她的位置特别尴尬,稍一走动就会暴露,只能捺着性子等老板的司机下来,将那女郎载走,才堪堪松了口气。
下一刻,她眼前一闪。
没来得及避开,老板的脸已经出现在眼前。
薄禾:??
她甚至没能看清对方是这么冒出来的。
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这下就有点尴尬了。

总裁室就那么几个人,就算秦川平时没怎么跟薄禾说话,也不可能认不出她这张脸。
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策略,薄禾没吱声。
秦川阴恻恻:“听得高兴么?”
“老板中午好,我跟唐蜜他们去吃饭,她忘了带会员卡,让我抄近路上楼拿,我刚走过来就被您看见了。”
薄禾回以淡定的语气,仿佛自己真的刚刚才路过,什么都没听见。
秦川看她一眼,没再说话,转身上楼。
薄禾暗松口气,等秦老板离开一会儿,估摸对方应该回到办公室了,这才乘坐电梯回去,中途不忘给唐蜜发一条信息,说自己迷路了,要稍晚赶回去。

等她拿了卡过去与唐蜜等人会合,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短短十分钟来回的路程迟到这么久,光是迷路似乎说不过去。
薄禾歉然道:“我不止迷路,上去时还遇到下面楼层的公司搬迁,征用了电梯,我只能等他们用完才上去。”
大家有点扫兴,不过这也不能怪薄禾,都没说什么,就上了李玺的车去吃饭。

事后薄禾还有点担心秦老板搞清算,但直到下班,秦川也没露面,李玺他们也没过来通知什么坏消息。
她自忖度过一劫,不免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想到即将迎来新岗位入职后的第一个周末,可以痛痛快快在家玩上两天游戏时,又高兴起来。
薄禾绝不是一个钻牛角尖的人,也绝不会为了职场上的麻烦和困难而焦虑超过半天的,在她走出公司的那一刻,就已经把秦老板连同所有不开心全部抛诸脑后。

身旁人来人来,行色匆匆,唯有她的步履带了几分悠闲,浑然不似这大都市里忙于赚钱疲于心计的白领,她脸上神情则更像过来旅游的,轻松惬意得让人嫉妒。
但谁也不知道,薄禾现在满心都想着游戏,还有她前几天在游戏里认识的小徒弟。

1 2 3 4 5 6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