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敛财人生之重启》作者:林木儿

文案

不管前方的路通往哪里,有我陪你。
林雨桐和四爷的故事还在继续……

书评查看

正文

重启时光(1)
  头疼的厉害,脑子里闪现的全都是银白色金属质感的世界。周围密密匝匝的放着硕大的机器,机器上的指示灯密密麻麻,不停的闪烁着……
  脑子里充斥着这些东西,画面不连贯,是那种模模糊糊的出现,想看的分明偏偏又不能。越是奋力的想看清楚,脑袋就越是疼,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她挣扎着,蹭的一下坐起来,然后才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告诉她,又一个轮回开始了。
  四周的墙壁是水泥的,没有用白灰粉刷过。这证明是近现代。
  然后抬头,屋顶没有吊顶棚,能清楚的看见房梁和椽檩。大梁不算直,椽檩更是只有成人的胳膊粗细。排的比较密集,应该也是知道椽檩太细。
  大梁上挂着个吊扇,这会子吹的呼哧呼哧的,应该是开到最大的档了。
  能用吊扇,想来时间线不会太靠前。当然了,也不能是太靠后。这明显是农村的自建房,到了后来,农村没有空调的人家都少。
  她现在只能给出一个模糊的时间概念。
  屋里不算明亮,那是因为窗帘拉着呢。从缝隙里看出来,这会子应该是艳阳高照。那么,这就是在睡午觉了。
  外面静悄悄的,没有动静,她躺下,想看看原主的记忆,了解一下现在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可闭上眼不管怎么折腾,只要一想,脑袋就跟针扎一样疼,没有原主的任何记忆。
  我去!
  关于原主的东西什么也想不起来。在自己身上,一定是发生什么了。
  她想找空间……试了几次,又是能看到却真真是摸不到。
  可到底在自己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呢?她记得四爷,记得属于自己所有经历过的过往,好像不能碰触的只有原身的。
  动这样的手脚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缓缓的坐起来,这些现在都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是现在得弄清楚自己是谁,是个什么情况。不弄清楚这个,想找四爷更无从着手。
  心里安定下来,就从床上下来。
  床下整齐的放着一双果绿色的塑料拖鞋,鞋底和鞋帮子沾着泥土。这个在农村的乡下属于正常,她先穿着下去,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不大,一张床,应该是用木板支起来的。床上只一床凉席,硬邦邦的。然后床头放着枕头,枕头上铺着的枕巾干净,但是起了疙瘩。用了好些年了吧!那花色都像是八十年代的东西。
  边上还散着毛巾被,应该是睡觉盖肚子的,因为太热,踢开了。
  枕头边放着一摞子书,看着比枕头都高。她挑眉,伸手拿过来。
  粗略的翻了一下,全是外文书。有两本是大学的英语教材。剩下的有英语原版小说,有俄语原版小说。而这几本小说的侧面都贴着编码,像是从图书馆借来的。她翻开封面,果然在第一页看见了一个蓝色的戳,上面的字虽然有些模糊,但基本还能辨认的出来,上面的字样是:外国语大学图书馆。
  那么原身是外国语大学的大学生。
  将小说放下,重新看那课本。课本的扉页上有名字,还是叫林雨桐。
  别的,就真没有了。
  将课本按照之前的样子重新归置好,看向床尾,床尾放着一只红漆箱子,箱子掀开,都是衣服,叠的整整齐齐,一年四季的衣裳都在里面。看完了之后,这才从床上这点方寸之地挪开视线。靠着床放了一张桌子,是那种老旧的木头课桌。原本黑色的漆皮早已经斑驳,不过倒也干净。课桌的桌兜里,一边放着洗漱的东西,一边放着几个鞋盒子,盒子里是一些皮筋头花之类的东西,都旧了,但是没扔。桌子上面没有多余的杂物,放着一本笔记本,边上是一支圆珠笔。将笔记本翻开,第一页写着‘英院翻译九七级林雨桐’这样的字样。
  那就是说她本人学的是专业英语,专业方向是翻译。
  九七级那是入学的时候是九七年,得知道现在是哪一年,才知道这姑娘现在大几了。
  她往后翻开,这就是一本读书笔记。唯一好的是,这姑娘做事很有条理,她每天都读书,每天都有记笔记的习惯。因此,每一页都带着日期的。
  最近的一次是2000年8月3日,雨。
  林雨桐拉开窗帘,太阳光刺眼,这不是有雨的样子。从窗户看出来,院子里就是泥土的院子,阴面稍微潮湿,太阳光照的到的地方,地是干一块湿一块的。从时间上判断,昨天乃至昨晚应该是下雨了的。
  所以,这最后一次读书笔记应该是昨天记的。那么,今天就是2000年的八月四号。
  那么可以推断,这姑娘大三,开学就大四了。八月份是暑假,这应该是放假在家。
  她把笔记本合上,这才抬头看见挂在墙上的镜子。不是订在墙面上的,而是几块钱的那种塑料边框的小镜子,圆形的,碗口那么大。挂在墙上的钉子上。站在桌子前面,可以看见这姑娘的脸。
  很年轻,微微有些婴儿肥。齐刘海吧?刚睡起来有点凌乱。连同身后的马尾也是乱糟糟的。她重新把头发拢起来,扎成丸子头,找了黑卡子把留海卡住。圆脸,眉毛黑又弯,但是长的比较乱,没修过。鼻子很秀气,嘴唇丰润饱满。眼睛的不算特别大,但睫毛很长,看起来很有神。露出来的皮肤,从脸到脖子再到手臂,都是太阳晒过的颜色,有些黑。但从领口看下去,还算白皙。
  低头看看身材,丰|满显得微胖。但叫林雨桐看,却觉得还好,只是小姑娘不会也没钱打扮,所以才会显得胖。其实,这身上的曲线很好,腰上就算是有肉……那又怎么了?
  她看了房间的门的高度,依此做参照物估摸这孩子的身高,应该在一六五上下,不算是矮了。
  这会子这姑娘上身是一件短袖,比较宽大。里面的胸衣也不舒服,钢圈戳人。裤子就是那种带着弹性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拖鞋。
  床下还放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这应该是去学校穿的。放假在家没舍得穿。
  门边还放着一个洗脸架,一个洋瓷的盆子,里面是清水,边上搭着毛巾。
  墙角绷着铁丝当衣架,上面挂着洗了的内裤和内衣。
  房间里就这样,没什么要看的,她朝外走去,见门边靠着一双布鞋,直接就换上了。她不习惯穿着拖鞋活动。
  太阳光照的人不由的眯了眼。抬手遮挡了一下才适应着光线。
  就是个最普通的农家三合院。
  原身这姑娘的屋子朝南,夏天可受罪了。太阳晒着,里面跟蒸笼似得。紧挨着这间屋子的,应该是厨房。这夏天要是一做饭,这屋子更得遭罪。
  而对面明显就好了很多,朝北,跟邻居南边的房背靠背,太阳晒不透,应该比较凉快。对面也有两个屋子的样子,一个屋子应该是住人的,窗帘拉着,挂着门帘。但第二个屋子门挂着铁锁,从窗户看进去,好像还是——厨房。
  一家两个厨房?
  这属于婆媳不合的人家,婆婆和媳妇在同一屋檐下,分着吃的可能性大。从堂屋边绕过去,就是后院。后院没有鸡鸭这些东西,倒是两边都有点菜地,用砖石铺了小路,通往角落的厕所。一边男一边女。
  她抬头日头,应该是下午两三点吧。这会子一起来,觉得肚子还真有点饿了。从后院回到前院,对面抱厦里就有了动静,先是男人含混的咳嗽声,再是女人的催促声,“赶紧起,起来去街面上看看,也问问谁家收果子……问回来就能吃饭……”
  说着话,门帘子撩起来,人出来的。
  这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也是丰腴的身材。穿着短袖的衬衫黑裤子,脚上一双偏带布鞋,一边往出走,一边把头发往一块梳拢。比齐耳短发稍微长点的头发,只是能扎住而已。她一边扎头发一边往院子里的水龙头跟前去,扫见林雨桐了就道,“不是嚷着头疼吗?再去睡会子去。我这就做饭……”
  两三点吃饭,这是有些地方农村保持的习惯。早上九点十点,下午两三点。晚上就没有了。
  林雨桐看着她洗了手脸,然后奔着没锁门的厨房去,就干脆跟了进去,“我搭把手。”
  “里面一烧火更热。多一个人陪着能咋……”女人不让她进厨房,“你去咱家的菜地里割点韭菜,吃浆水面……”
  林雨桐就懂了,后院的菜地也是分着的。刚才已经看过了,一边的韭菜才刚刚割过,没长起来。那自家的就是另一边的菜地了。
  这家人的习惯很好,农具放在固定的地方。堂屋后面的屋檐下,分门别类的放着。拿了小铲子铲了一把韭菜,在水龙头边上顺手摘干净了,然后洗干净,拿了小簸箩放在外面控干水分。紧跟着对面抱厦就出来一精瘦的中年汉子,一见林雨桐就笑眯了眼,“我闺女起来了?头还疼不疼?”
  “不疼了!”她这边应着。从对方的话里也判断出来了,这两人是原身的父母。
  正说着话,堂屋的竹帘子撩起来,从里面出来一纤瘦的姑娘来,这姑娘黑黄的皮子,穿着连衣裙,脚上一双细根凉鞋,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没搭理林雨桐,拉着脸瞥了厨房一眼,然后冲着汉子喊了一声‘爸’,然后伸手:“给我一百块钱。”
  汉子没言语,先朝厨房看了一眼,林雨桐就见这姑娘朝着厨房的方向冷笑,她心里就有谱了,厨房那位怕是后妈。
  而这个原身,应该是后妈生的。
  汉子一脸的为难,好声好气,“要不等晚上,家里实在是没有了。等果子卖了……今儿晚上,晚上爸把钱给你凑出来,行不行?”
  林雨桐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现在应该是身无分文的状态!
  便是想找四爷,出门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