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与卿书》作者:夏诺多吉

文案

那年冬天,丁可写了封无名“情书”。

漫长岁月后,赵子卿对号入座。

不搞事情的治愈文。

书评查看

正文

丁可今晚胃口不好,吃饭时不在状态。她用餐勺刮抹食物上的香料,搅进一杯纯净的水里。

坐在她对面的丁一蓓女士敲了敲她的杯子,对男友季琰打趣:“可可肯定是恋爱了。”

“是嘛。”季琰眼神好奇。

丁可把勺子丢进杯子里,撑着脸打量这对热恋的情侣。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他们有八岁的年龄差。
下个月十八号,丁一蓓将迎来自己的四十岁生日,她身旁这个英俊的男人则是个八五后。

季琰是丁一蓓这些年换过的男友中,最年轻的一个。

“恋爱让人永葆青春。”丁可笑笑,端起酒杯碰了下季琰的红酒杯壁,喝下一大口。

丁一蓓困惑地挑一下眉毛,她暂时还不允许刚满二十岁的女儿过度饮酒,于是叫来服务生想为丁可加一道甜品。

服务生脚步匆忙地进门,说今晚餐厅格外忙碌,有客人将在这里求婚。

“谁?”丁一蓓和季琰同时问出口。

“二位放心,不是什么大人物,更不是这里的常客,不会有任何新闻媒体光顾。”服务生将菜单展开在丁可的面前,告知她这是新品页,让她看看想吃什么。

丁可说不必,她想去外面逛逛。

服务生领着丁可出门后,丁一蓓拿起手机发了条微信出去,顺手点进丁可的朋友圈。丁可设置了仅三天可见,现在里面只看得见一条状态。

“可可跟我想象地不太一样。”季琰坦言:“我感觉她不太喜欢我。”

“她是不会对你有什么想法的。”丁一蓓把手机放远,用纸巾清理嘴唇,“你没必要在意她的态度。”

季琰多少了解丁一蓓和丁可的相处模式。丁一蓓的历任男友都会带给丁可过目,丁可对每一个都客气,不反对也不来往,丁一蓓每段恋情的结束都跟她无关。

这对非常规的母女长期不生活在一起,感情不深不浅。丁可跟着外公外婆生活在上海,只每年寒暑假期来北京待一阵子。每次来,她一半时间待在丁一蓓身边,另一半时间陪着她爸爸肖唯,对谁都不亏欠。

关于肖唯,这是个不能在丁一蓓面前提起的名字。他并不是丁一蓓的前夫,只是丁一蓓众多前任中的一个。
他和丁一蓓之间的感情短暂如流星,却让丁一蓓甘愿怀胎十月孕育出一个新生命。

季琰瞥见丁一蓓的手机屏幕,她将丁可那条朋友圈配图点开并放大。上面的男人正是肖唯。

大厅里很热闹,求婚的男主角已经准备就绪,小提琴前奏拉响,鲜花和蛋糕蠢蠢欲动。丁可远远看着,问一旁的服务生:“北京什么时候下雪?”

服务生侧头看丁可,她看热闹看得认真,这话问得更认真。他答话:“说不准。不过看这两天的气温,也许快了。”

丁可与同学拍摄的短片在北京某高校举办的比赛中获奖,这几天她来领奖,顺便在北京多待几天,寒假就不打算再来。
如果这几天看不到雪,那她今年很难有机会看见了。她正胡乱想着,男主角单膝跪地,一番动情的告白引发全场欢呼。

季琰也有意向丁一蓓求婚。丁可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是从她热衷娱乐圈八卦的室友那里。半个小时前她在当事人这里得到了证实。

丁一蓓从没穿过婚纱,哪怕是拍杂志和宣传照。她是个快要过气的模特,职业生涯即将走到尽头。
如果她跟季琰结婚……

丁可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画面——丁一蓓被一大堆婚纱设计师包裹,她试穿第八件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她对任何一件婚纱都不会满意。

丁可想好了该怎么回刚刚丁一蓓发给她的微信。

方才丁一蓓问她——“如果我跟季琰结婚,你怎么想?”
类似的问题丁一蓓总是以文字的形式抛给丁可,提到“结婚”这个词倒是第一次。之前丁可一般会给出“没想法”之类的答案,这一次,她反问丁一蓓:“你想穿婚纱吗?”

丁一蓓想着丁可的这个问题,口腔里的酒精寡然无味。她认真打量正在接工作电话的季琰,谁会不爱年轻的脸庞和身体。
何况季琰不仅仅只是拥有一幅好皮囊。

她回复丁可:“当然。”

女主角眼含热泪答应了男主角的求婚。丁可说不清此刻的心态,混沌中按下“祝福你”三个字。
结果她刚要发送,被一个拿气球奔跑的小男孩撞了个满怀。

小孩儿力道不小,丁可被撞开半步,手机跌落在地上。她弯腰去捡,等起身,只见撞人后跑开的孩子被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拦腰抱了过来,嘴里正发出一阵哀嚎。

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生得粉粉嫩嫩,像颗小萝卜头似的被男人拔了过来。

“跟姐姐说对不起。”男人禁锢着孩子站定在丁可面前,动作是训诫,声音和语气却柔和。
话落他一抬眼,唇角微动,朝丁可颔首示意,眼光中散开微弱的涟漪。

男孩儿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背着手推开他的膝盖想要逃脱。他脸上没有半分不耐烦,手掌扣住小孩儿的脸,将其抬起,弯腰低头反向看着他:“我数三声……”

“他不是故意的,不用了。”丁可见状,觉得没必要。

“道歉。”男人坚持。
这话仍旧是对小孩儿说的,他说话时却抬头看着丁可,轻轻摇一下头。“道歉”两个字从他嘴里冒出来,威慑又温柔。
他在管教小孩儿,丁可意会。

“姐姐……对……不……起……”男孩的小脸蛋在男人修长的指节里挤出肉来,吐词囫囵不清。

“认真点儿。”男人捏捏小孩儿的脸颊,眼睛依然看着丁可。

丁可移开视线:“没关系。”

“漂亮姐姐对不起!”小男孩儿声音洪亮,一字一顿,忽然一鞠躬。

丁可:“……”

“手机要是摔坏了,我替他赔偿。”男人松开怀里的小人儿,小人儿一溜烟儿跑了。

剩下两人四目相对。

丁可摆摆头:“没摔坏。”说完抬脚走人。

她没走几步,遇到服务生,服务生朝她身后这个男人颔首致意,问她发生了什么。

丁可继续往前走:“他是这里的常客?”

服务生:“是,他跟季先生关系很好,两个人经常一起过来。”

听见是季琰的朋友,丁可愣了下神,又问:“刚刚那个小孩是他儿子?”

“没听说赵先生结婚了。”服务生耸了下肩膀,“他这样的人,不会那么早结婚的。”

他这样的人……

“到了。”两人正巧走到包间门口,服务生敲门。

落座后,丁可把屏幕碎掉的手机塞进包里。

“我们刚刚在大厅里碰见赵先生了。”服务生走过去给季琰倒酒。

“赵子卿?”丁一蓓问。

“他们家老太太今天过生日,他晚上在这儿安排了家宴。”季琰解释道。

丁一蓓:“你不过去打个招呼?”

“要去的。”季琰说。

赵家人多,季琰去给老寿星敬酒的时间格外漫长。丁可百无聊赖地翻看菜单,意外发现感兴趣的菜色,加了两道。

“胃口来了?”丁一蓓问她。

丁可趴在餐桌上打了个哈欠:“现在饿了。”

“刚刚为什么问我那个问题?”丁一蓓伸手过去,想帮丁可理理刘海。

丁可自然地避开,自己理了理额角的碎发:“你穿婚纱会好看的。”
“你穿什么都好看。”过了几秒钟,她又补充。

丁一蓓笑出声来。

“如果你和季琰结婚,我该叫他什么?”丁可问了个实际的问题。

丁一蓓说:“你随意,我跟他都无所谓。”

丁可点点头:“会生小孩吗?”

“也许。”

“祝福你。”

丁可吃得正满足的时候,季琰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人,正是那位赵先生。

“可可,你终于有胃口了。”季琰对丁可说完顺势向赵子卿介绍她。

丁可起身,两人正式打招呼,谁也没提刚刚外面发生的小插曲。

赵子卿推一下镜框,敛去几分眼睛里的笑意。他微微低头,朝丁可伸出指节分明的手掌。

丁可年纪不大,以前跟着长辈出门,没人拿她当大人,更没人跟她握手。这位是第一个。

他的掌心没有温度,丁可很快就松开。

丁一蓓是第二次见赵子卿,她平常待人冷淡客气,对赵子卿却亲昵。他们谈论着最近上映的某部冷门文艺片,显然感知不同,但话语中并未显露出丝毫相左的态度。

丁可不多话,继续吃东西。赵子卿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她闻到很清淡的植物香气。
服务生说赵子卿是季琰朋友的时候,丁可将他和季琰划分为同一类人。他坐在她身旁十分钟后,她又觉得不同。

眼神能够进一步区分同类人,季琰是七分真诚三分内敛,赵子卿跟他相反。

“可可是学导演的,应该也看过这部电影吧。”季琰邀请丁可加入讨论。

“最近比较忙,还没来得及去看。”丁可说。

赵子卿看向她:“想拍电影?”他跟人说话的时候总是既诚恳又有礼地凝视对方。

丁可放下手里的筷子,淡淡地笑了一下:“太遥远了。”

“她说她四十岁以后才会拍电影。”丁一蓓又把丁可的一番想法讲给季琰和赵子卿听。

丁可大概意思是说,根据她对自己的判断,她四十岁之前不太有可能达到一个电影导演所具备的思想深度和审美维度。她爱电影所以学电影,但不意味着她一定会成为电影人。

她不太像二十岁的女孩子。
赵子卿发现她在听丁一蓓说话的时候,把食物摆放地特别有规律,仔细一看,是某个科幻片里的部落图腾。

北京人说话段子密集,听着挺下饭。大家谈笑间,丁可又吃掉许多东西。

赵子卿有个小表妹,跟丁可差不多的年纪,热衷新鲜事物,每每见她,她总是手机不离手,嘴里说的都是赵子卿听不懂的新鲜词汇。
他进来快半个小时,没见丁可拿起过手机。

忽然,丁可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握着手机起身去外面接,走之前礼貌跟大家示意。

丁一蓓在圈子里也是个教养极好的人。很多年前,各大新闻媒体对丁可的出生进行恶意报道,丁可的外公外婆曾带着女儿正面应对。纵使媒体的言论再恶毒偏激,他们一家人也保持着从容的气度。
对于丁可的存在,丁家人也始终大大方方、坦坦荡荡。

丁可的性格养成和为人处世大多来自于丁家的熏陶。

丁可过了好一会儿才进门,还没坐定,丁一蓓便问她:“你爸爸来接你了?”

“没。”丁可坐下来,组织了一会儿措辞后说:“爸爸临时有工作要去外地,晚上不能来接我了。明天领完奖我跟同学一起回上海吧。”

按照惯例,今天是丁可陪丁一蓓的最后一天,接下来她在北京的日子要待在肖唯身边。
其实肖唯刚刚在电话里的意思是让丁可按原计划留在北京,陪在丁一蓓身边。这样过年的时候,丁可就能全程待在他身边。
这些年来,他们始终遵守着均等占有女儿的原则。只是肖唯不知道,丁一蓓明天也有外地拍摄的工作。

“你不是说后天想去影展嘛,别着急走,这两天我让助理陪着你。”丁一蓓很快作出决定。

“你跟着我们玩儿吧,子卿正好后天要去影展。”季琰看向丁可。

“是。”赵子卿也看向丁可,他非常亲切地说:“后天我带着你去吧。”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