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快穿之皇后攻略》作者:月亮上的叶子/越什

文案

自古皇后多炮灰,江云熙偏偏穿成了各色的炮灰皇后,心累有木有?但去尼玛,老子这个皇后就是要爽爽快快,虐死你个死皇帝,尔等妃嫔还不跪下?

正文

江云熙刚成为了博尔济吉特.云熙,就做了一件大事,她把顺治皇帝给揍了!看着吓得瑟瑟发抖的宫女太监,她有些无趣,一挥手,让他们离开,自己坐下来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其实她到现在都有些迷糊的,本来她以为她死了,结果一醒来就成了顺治皇后,以后的静妃。然后她……肚子饿了,起来觅食,刚穿好衣服,就听到一阵咚咚急促的脚步声向内室这边走过来,她皱着眉头看向门口,不一会就看到一个人蹬蹬的冲了进来,然后不管不顾的大叫:“博尔济吉特氏,朕要废了你。”
  
  她反射性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只听顺治冷笑:“你骄奢铺张,嫉妒成性,心胸狭隘,怎堪为一国之母,命妇表率?”
  
  她都听到肚子咕咕叫了,越发不耐烦的说:“随便你。”
  
  也不知道戳中他什么G点了?他竟然神色大变,勃然大怒,直接举着手就冲过来,幸好她躲得快,结果随后他的脚也跟着来了。马丹,真当她好欺负的?
  
  于是两人直接打起来了,顺治那是自小就各种练的,原主是科尔沁的格格,蒙古摔跤防身术什么的也不逊色,而她是跆拳道界的霸王花,怎么能来到古代还被一个中二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欺负了!尤其是像现在肚子还饿着,她为了早些填饱肚子,可是下了狠手,不过也注意着绝对不留外伤。
  揍得顺治起不身来,她才罢休,冷冷的说:“不服气,你明天可以再打回来,当然你也可以去找你妈,额,你额娘帮你!”说完就去了外厅准备填饱肚子。
  
  皇宫的膳食服务很是周到,色香味俱全,她美美的吃了一顿,才心情舒爽的回到内室。内室还是保持着她和顺治打架的模样,伺候的宫女太监跪下的姿势甚至都没有半点变化,只是顺治和他的人都不见踪迹了。
  
  不过也好,正好可以让她有空来捋一捋她目前的经历了。
  
  她死了,她又活了,她到底怎么来的?她跪拜了她所知道的各路大神,都没有回应,所以这是她的谜团之一,暂且搁下。原主呢?她闭着眼睛仔细找了一下,完全不得章法,恐怕是消失了。好,这个也不用多思多虑了。
  
  结论:她现在是博尔济吉特.云熙了。
  
  哦耶,老天待她真是不薄啊,竟然又给了她一次生命。尽管只是一个炮灰皇后,但也是皇后啊。她前辈子当上尼诺纳大公王国的皇后,可真是过五关斩六将的血泪史啊。现在却坐享其成了,她简直激动得热泪盈眶有木有?
  
  也许皇后这个职业危险系数大些,前辈子出车祸而亡,这辈子按照历史的轨迹那就是被废,都不是HE的,想想就有些心塞。更心塞的是如果皇帝不太正常,那就更要命。从历史上顺治皇帝的表现除去他的政事成绩,其他方面活脱脱一个中二病深度患者。
  
  不过人世间哪有一帆风顺的?见招拆招吧。反正她绝对要把皇后宝座做得稳稳当当的,至于顺治的心上的人,爱谁谁!
  
  再回想一下顺治的长相,整体是可以用英俊少年来形容的,只是皱着的眉头、黑着的脸加上半个油光锃亮的脑门实在是扣分项啊,生生的将他变成了一个冲动易怒的喷火龙模样,可惜,可惜啊。不过把他当成衣食父母的老板,还是可以忍的。
  
  唔,刚才她说完话之后,他的眼睛貌似很凶狠的看着她,仿佛要她生吃了似的。原因呢?她偏过头想了想,才记起来前身前几天在太后那里把皇帝和他的小情人,哦,不,真爱董鄂氏给告了,太后一气之下直接免了外命妇更番入侍后妃旧例。
  
  这可把顺治可气坏了,当天晚上就把坤宁宫的东西全部都砸了干净,自然前身也不是省油的灯,转身又把皇帝给告了,于是皇帝和董鄂氏又倒霉了。皇帝被要求写好五篇策论,十篇大字作为惩罚;董鄂氏被太后娘娘找了借口,直接给禁足了三个月,出不了襄王府。
  
  相思之情不能诉,情人不能见,这对刚刚陷入爱河的顺治来说想必是灭顶之灾,太后是老娘实力又强,他无可奈何,也只能找软柿子皇后来捏咯。
  
  哎,这原身太喜欢顺治,以至于迷失了自我,爱情哪有面包好?男人尤其是皇帝这种生物,看看就好别失心。当然原主已经消失了,她会代替她好好的活着的并当好皇后。
  
  想通之后,心情更是大好,看着门边站着一个满脸忧色的宫女,她招招手,说:“怎么了,青玉?愁眉苦脸的,容易变老哦。过来,快帮我打扮漂亮些。”她心情一好,就愿意打扮自己。
  这博尔济吉特氏可是和前辈子的她一样是一个美人呢,这可不能浪费了。
  
  青玉轻轻走过来,拿起梳子,放下她的头发边梳边小声说:“娘娘,您要不要去慈宁宫?”
  
  云熙看着镜中的美人淡淡的笑了:“不用,这么丢人的事情皇上不会传出去的,刚刚吴良辅不是连坤宁宫的人都嘱咐了吗?至于太后娘娘,只要我不把皇上打残,她是不会管的,毕竟我也是她的亲人啊。好了,青玉,别担心了,我们科尔沁的人可是海东青,怕什么。”
  
  青玉扑哧一笑:“娘娘还是和科尔沁一样。”进了宫之后,格格就有些变得郁郁寡欢,总爱胡思乱想,她担心的很。她自小伺候格格,知道她的性子太刚烈了,和皇上经常争锋相对,这次竟然还打了一架,尽管小时候格格也没有少和皇上打架,可毕竟不一样啊。幸好这次之后,格格好像又回到了科尔沁草原的那个爽朗心阔的格格了。她总算放下心来。于是也高兴的给云熙打扮起来。
  
  坤宁宫里主仆俩笑语涟涟,而保和殿里就有些水深火热了。
  
  顺治刚坐下就跳了起来,心里只骂:这博尔济吉特氏也太狠了,野丫头还和小时候一样力气大得很,还喜欢下黑手。他全身都疼,可是一脱下衣服,竟然没有半分痕迹,再想想她的话。
  
  他冷哼一声:“吴良辅,你都嘱咐好了吧?要是有一星半点的话传出去,小心你的狗头。”皇上和皇后打架,还打输了,这怎么能传出去?太影响他的英武形象了。
  
  吴良辅狗腿的上前跪着,谄媚的说:“皇上,放心,奴才都嘱咐好了,绝对不会传出去的。不过皇上,奴才看您有些疼,不如叫太医过来看看吧?”
  
  顺治摸摸自己腿,呲了一声,想了想说:“把鳌拜叫过来,朕要和他好好切磋一下。”明天他还要找回场子呢,绝对不让那野丫头得意。
  
  至于废后的事情早就被他丢到爪哇国去了。
  
  慈宁宫。
  
  苏茉儿边轻柔适宜的给皇太后捏着肩膀边笑着说:“格格,您就不管管”啧啧,据说刚刚坤宁宫又给内务府开出了一张补物单子呢。
  
  皇太后闭着眼睛,冷哼了一声说:“让他们闹,他们一天不闹哀家这心里还不舒坦呢。”但嘴角却渐渐翘起。
  
  苏茉儿调笑道:“奴婢看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感情越发好了,听说皇上回去还特地和鳌拜对练了两个时辰呢。到底是小时候的感情,一时吵嘴,总会慢慢变好的。”这次皇上没有冲到慈宁宫来要求废后,那就是进步不是?
  
  皇太后自然也听懂了她的潜台词,不由得笑了:“发话下去,只要他们俩不要死要活,就不要管了。”
  
  苏茉儿心里惊喜,她还是心疼云熙的,废后对她来说可不是好事情。皇太后这话意思就是只要不是死活的事情就没有大碍了,只要云熙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和皇上相处,想必皇后位置还是稳固的。
  
  第二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紫禁城还是那么的威武雄壮。
  
  云熙刚坐下准备吃早餐,顺治就走了进来。
  
  她看了他一眼,看起来精神不错啊,也不知道顺治这身体是属小强的,还是皇宫有迷药?嘛,不管她的事,她现在主要是填饱肚子。
  
  顺治看云熙不理他,反而云淡风清的吩咐宫女给她夹菜,再一看这吃食简直就是五花八门什么口味都有,再想想昨天他一身的内伤,要不是鳌拜的好药,他搞不好得卧床好几天,可她不但不知道安慰一下他,炖个汤什么的送给他,连早餐也不请他,顿时心中就起了怒火,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挑衅,他气冲冲的过去一把抓住云熙的手腕,愤怒的说:“皇后,你一个早餐就这么奢靡,怎么配为一国皇后?朕要废了你。”
  
  这小子的力气倒是挺大的,手腕肯定都青了,她转过头定定的看着他。顺治看着她清亮却淡漠的眼神,听着她平静的说:“放开。”就好像他是不听话的小孩子。
  
  他瞬间想到了当初摄政王多尔衮也是用这样的眼神通知他:“我给你定了一门亲事,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再无他话,这是他对他这个皇帝的赤|裸|裸的蔑视。一想到这里他的身体就在发抖。虽然多尔衮已经死了,还被他掘墓鞭尸,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解气。所以自成亲开始,他对云熙这个皇后表妹就看不惯,在他郁闷之时偶然遇到董鄂氏,没有想到她如此知他,他一开口她就知道下一句,可是她却是他的弟妹,他也不想博果尔伤心,只是当她作为一个知己,哪知皇后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闲言碎语,硬是容不下她,竟然去向母后告状,害得董鄂氏被罚,最后竟然还敢打他!
  
  越想越气,再瞧她这屋里昨天他明明都砸得精光,这就补全了,好一个个金光闪闪,几乎要晃瞎他的眼,心里越发的生气,不由得大吼:“朕要废了你!”
  
  云熙使劲的抽出手腕,摆了摆,皱着眉头说:“皇上病严重了吧,要不要吃药?成天说要废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了?什么理由啊?哦,当然你是皇上,手握生杀予夺大全,莫须有的罪名也是罪名嘛。”说完直接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站着吵架也很累的。
  
  且这厮的手劲貌似变大了点,手腕都有些疼。这身子也太弱了,她得好好练练,有好的身体才有资格畅想未来嘛。
  
  顺治看着她摸着手,定睛一看,白皙的手腕上有着明显的红印迹,不由得怔了一下,怒气顿时有些消散了,再怎么讨厌,云熙也只是一个女子,好吧,虽然她不像别的弱女子,可他到底有负师傅教导的君子礼仪,再说他一个皇帝要废她自然是要她心服口服,莫须有?哼,他可不是赵构,他也不会是赵构。
  
  云熙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新鲜的牛奶,才开口道:“唔,对了,你昨天说了理由了,奢靡?铺张?噗,我说皇上,我是皇后吧?应该不是某个养不起家还需要妻子干活补贴家用的无用的男人的妻子吧?”皇后不用最好的,何必当皇后?
  
  无用的男人听到这里差点又要暴走。云熙继续说:“嫉妒成性?皇上你是少纳了一个妃嫔,还是少睡了一个贵人?后宫之中目前有二十三个内命妇,马上又要选秀了,你要多少?臣妾绝无半句话。”至于皇帝的身体是铁棒磨成绣花针什么的,她就管不了了。“或者你说的不是妃嫔,而是某个人?心胸狭窄?也是因为这个人吧,那就要对皇上说抱歉了,臣妾并非嫉妒,而是为皇上着想。董鄂氏毕竟是您的弟媳,皇上您如此崇拜汉学,又有大儒教导,难道他们就没有告诉您,这是人伦,违背了和畜生有什么区别?臣妾只是谏言,这也是皇后的职责不是吗?”
  
  被骂了的皇帝猛了一拍桌子,指着云熙,气得都说不出话来。
  
  云熙轻轻推开他的手指,拖着下巴饶有兴趣的说:“皇上觉得臣妾说得对吗?”
  
  顺治终于反应过来,一拍桌子:“荒谬,狡辩之词!”
  
  云熙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嗤笑了一声,看着身边有些畏缩的宫女,道:“给我每道菜都夹点。”
  
  云熙正要拿起筷子,一下子又被抓住了,她有些不耐烦了,一下子摔开,冷冷的说:“皇上,臣妾要用膳,皇上请自便吧。”
  
  “不许,皇后你说清楚。”顺治再次抓住她的胳膊。
  
  马丹,说了这么多废话,她肚子很饿好不好?昨天难道她打轻了?她一脚踢了过去。
  
  顺治恼羞成怒,躲避之后,毫不客气的一掌劈了过去。
  
  云熙彻底被惹怒了,直接回了他一脚:“好,这是今天的打架份额是吧?”今天她绝对不再留情面!马丹,每次都不让她好好吃饭,是可忍孰不可忍!
  
  周围的侍女看着帝后又在打架,面面相觑,很快自觉的跪下来。顺治首领大太监吴良辅迅速的着人快速将坤宁宫宫门关闭。一看,就知道已经比昨天熟练多了。
  
  这次云熙直接是照着昨天的伤口上打,不一会,顺治都有些支撑不住了,抓住一个机会脱身,离云熙远远的说:“停,今天就这样,明天朕再来过。”抹过药的伤口疼得快炸裂了,这丫头实在太狠了。
  
  云熙拍拍手,冷哼了一声,对着青玉说:“都起来,赶快再传一桌膳食来,半个时辰没有到,皇上诛他们九族!”
  
  顺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