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奔月》作者:蜀客

仙者离去,现场沉寂了好一阵,武扬侯才慢慢地转回身。
  
  方卫长看着地上四名受伤的弟子,冷声骂道:“废物!”
  
  武功被废,意味着对候府不再有用处,四人本就心惊胆战,闻言挣扎着爬上前跪好,不敢作声。
  
  武扬侯开口道:“我如何嘱咐你们来?”
  
  他语气温和,四人却听得面色大变,瑟瑟发抖,其中一人颤声答道:“侯爷嘱咐过,不可招惹仙门……我等该死,侯爷恕罪!”
  
  “混帐东西!”方卫长抬脚将那人踢飞,“你们有几个胆子,为了件法宝就敢违抗侯爷?”
  
  那人本就虚弱,落地即毙命,另三人吓得连连叩首求饶。
  
  方卫长看看武扬侯,得到默许后,便喝令侍卫将几个人连带尸体拖下去,他想了想又道:“虽说这几个混帐生事在先,但对方区区一仙门弟子也敢如此嚣张,未免太不将我们武道放眼里,侯爷何必容忍……”
  
  武扬侯摇头:“你见过这等修为的仙门弟子?此人身份特殊,今后万不可对上。”
  
  方卫长道:“修为高又如何,我们高手也不少,无须怕他们。”
  
  武扬侯轻哼了声,并未与他多说。
  
  若说武道能与通往颠峰的仙道抗衡,那是狂妄无知者才有的想法,人修固然能快速获得力量,却难有提升空间,能与地仙抗衡的顶级高手极少,因为人根本活不了那么久,就算天资高侥幸大成,马上也会老死了。仙门以延命为主,术法依赖根骨进展缓慢,可他们修得仙骨便能长生,之后有无限的时间继续修行,岂是人类能比?只看那些活了上千年的仙尊尊者,难道真是摆设不成?近年来两道偶有冲突,仙门多让步,不过是武道争斗局限于人间,与六界关系不大,加上仙门没落,需要联手共敌妖魔,以大局为重,所以不与凡人计较罢了,武道行事却越发肆无忌惮,这次撞到那个人手里……
  
  那个人的问责,已经可以代表仙门的态度。
  
  “今日真动手,吃亏的只会是我们,”武扬侯沉吟,“但我也并非是怕了仙门,此事我自有计较,先按下吧。”
  
  方卫长答应,自去领着侍卫们收拾现场,重新修补护山法阵。
  
  孩子们看过了热闹,也三五成群地往回走,兴奋地议论着那个厉害的仙长。
  
  柳梢独自落在最后面。
  
  方才耗费了太多的精神,头开始变得沉重,双腿软软的没有力气,每行一步都如同踩在虚空,眼前景物越来越模糊。
  
  终于,柳梢再也走不动了,扶住一棵树喘气,她望着前面那秀颀的背影张了张嘴,没有叫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他和白凤她们远去。
  
  他也丢下她了。
  
  从来都不重要,没有人真正在意她,没有人发现她出事。
  
  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流,酸酸的疼,眼睛却很干涩。
  
  柳梢倚着树干滑坐在地上,合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休息,想要恢复力气。
  
  夜里山林阴凉,病体发冷,力气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整个人反而昏沉沉地要睡过去了。
  
  “柳梢儿。”有人唤。
  
  声音没有刻意压低,不带丝毫试探,他该是以为她在任性。
  
  柳梢没有抬头,她没有力气动。
  
  须臾,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手指带着凉意,让她头脑清醒了点。
  
  俊秀的脸近在面前,形状美丽的眼睛在黑夜中依旧看得分明,清亮魅惑如水精宝石,他半蹲着身查看她,额前一缕长发散垂下来,落在她的膝头,若有若无的触感如同拂在心头。
  
  柳梢怔怔地望着他,迟钝的头脑尚未反应过来,眼眶却在瞬间莫名地湿润了,眼泪泉水般涌出。
  
  “受伤了。”陆离恍然。
  
  他找来了!柳梢既委屈又欣喜,眼泪流得更厉害,她费力地睁大眼睛瞪他,哽咽:“不是……才不是受伤,是病……病了呀!”
  
  “没错,是病了,”陆离改口,摸摸她的前额,“嗯,好像有点严重呢。”
  
  柳梢有点恼,扑到他怀里。
  
  陆离哄她:“来,我带你回去。”
  
  “不回去!”柳梢抓住他的前襟,仰脸恳求,语气难得柔软,“我不想回去,不回去好不好?”
  
  睡在那个大房间里,她没有一个说话的人,白凤她们合伙排挤她,她的不受欢迎和面前人也有关系,可是她只有他了,她不要放开,让别人都讨厌她吧,她还有他。
  
  面对她的任性,陆离顺从地点头:“好,不回去。”
  
  柳梢趴在他怀里抽噎:“陆离,我有点冷。”
  
  陆离将她抱起来,就地坐下。
  
  柳梢将身体缩成一团,如同小猫般,这个怀抱并不宽阔,可是好像真的不太冷了,也没那么难受了呢。
  
  几点月影投在他脸上,削尖的下巴很是好看。白天的训练不轻松,但他身上并无任何难闻的味道,很干净,不像其他男孩子总带着汗味。
  
  难道他天天都洗过?柳梢见他衣襟半敞,忍不住悄悄地凑近去嗅。
  
  头顶传来低低的笑声。
  
  “你该睡了,柳梢儿。”
  
  被他察觉,柳梢脸上一阵发烫,连忙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乖乖地闭上眼睛。
  
  .
  
  没有梦的夜也很美好,这是柳梢几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周身浸在奇异的暖意里,不适感逐渐减轻……
  
  “果然,人类的生命太脆弱了。”
  
  迷迷糊糊间,有人在说话,那个声音低沉、魅惑,含着一丝笑,尽管已经隔了一年多,柳梢仍然认了出来,猛地惊醒。
  
  身上没有出汗,十分清爽舒适,头脑也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明。
  
  是他!他来了!
  
  心狂跳,柳梢几乎要开口叫出来,可是转瞬间,那些欣喜全部变成了怒气与委屈。
  
  他早就丢下她了,在她求救时袖手旁观,在她受苦挨饿时也不曾来看她,如今又来找她做什么!
  
  柳梢赌气将眼睛闭得更紧,可就在这时,身边的动静忽然消失了。
  
  他又走了?
  
  柳梢慌忙睁开眼,出乎意料,眼前除了一片幽幽的紫色光芒,再也看不见别的,那光芒如梦幻般,华丽,神秘,不知道将她的神思引向了何处……
  
  柳梢渐渐失去意识,重新闭上了眼睛。
  
  皎皎月光里,黑斗篷纹丝不动,如岩石般屹立在山顶。
  
  “方才那个仙者,主人,你认出他了。”粗重的声音压得有点低。
  
  “故人之后,”他叹了口气,“认出又如何,生命无尽,记得的东西越多,只会徒增感慨。”
  
  “我很乐意听你感慨。”
  
  “那好吧,已经万年了,我的确应该感慨两句,洛音凡已是近神之仙,本该晋升,可惜啊可惜……”
  
  “没有了?”
  
  “没了。”
  
  “我以为你还会感慨点别的,比如他的妻子,你曾经名义上的皇后。”
  
  “蓝叱,你不该这么残忍,提起我的伤心事。”
  
  “我很期待你伤心的模样。”
  
  ……
  
  .
  
  晨风吹过,鸟鸣声幽,这时节天亮得早,天光自头顶树叶的缝隙间泄下,林间景物慢慢变得清晰。柳梢被熟悉的哨声惊醒,习惯性弹坐起来,察觉身下有人先是吓一跳,待看清那人是谁,她马上吞下了惊叫声。
  
  陆离仍然熟睡,头微微低着,长发披散,脸在晨光里冷白如玉。
  
  柳梢有点恍惚,直到尖锐的哨声再次响起才醒过神,急忙推他:“陆离,快醒啦,方卫长在唤我们了!”
  
  几乎是同时,陆离睁开眼。
  
  对上那双紫瞳,柳梢倏地缩回手,窘迫万分地移开视线,飞快地从他怀里跳起来,做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催促道:“快点,你想去迟了挨打呀!”
  
  陆离从容地起身,随意将长发松松地一系:“走吧。”
  
  一夜之间病愈,柳梢精神十足,跟着他往山下走。
  
  昨夜不是在做梦?她听见了月的声音,只有他才有能耐这么快治好她的病吧?以前病了可是要吃药的。
  
  柳梢越想越疑惑,忍不住问:“陆离,你昨晚听到什么没有?”
  
  陆离反问:“听到什么?”
  
  他没察觉,难道真的是梦?柳梢有点失望,不甘心地问:“你怎么不问我的病呀?”
  
  陆离笑起来:“你不是好了么。”
  
  柳梢噎住,越看那张脸越生气,重重地哼了声,朝前跑了。
  
  .
  
  这一天的训练主要是凝气化招,柳梢又侥幸完成了任务,获得了好几个面饼和一大盆肉,柳梢兴高采烈地吃完肉,发现饼还剩了几个,想了想,柳梢拿起饼子跑进房间。
  
  墙边那个女孩子还躺在那里,重病又缺乏食物,像是尸体一般,大约是因为昨晚的事,方卫长他们都忙得很,居然也没人来处理她。柳梢小心翼翼地靠近,将面饼子丢到她面前:“喂!”
  
  “救……我!”女孩子蠕动着干涸的嘴唇,“水……”
  
  见她没死,柳梢胆子大起来,连忙又跑出去盛了碗水进来:“给你喝。”
  
  女孩子喝了几口水,又费力地咬了几口饼子,居然缓过气来,感激地道谢:“我叫冯小杏,她们都叫我杏子。”
  
  其实柳梢早知道她的名字,白凤她们不理她,不代表她没有听她们说话,活人尚且艰难,白凤她们有多余的食物也跟杜明冲一样培养跟班去了,何况这冯小杏本来就是一副救不活的样子,大家见多了被方卫长放弃的人,虽然同情,也没人肯浪费食物来帮她。
  
  头一次有人这么真诚地谢自己,柳梢居然也腼腆起来:“我叫柳梢儿。”
  
  “我知道,我听她们说过。”
  
  “哦。”自己的名声明显不怎么好,柳梢不免又是一阵脸热。
  
  “她们都不管我了,想不到……你是个好人。”冯小杏眼泪直掉,禁不住捧着饼子抽噎起来。
  
  “自己都养不活,还真烂好心。”背后传来嘲笑声,却是白凤跟几个女孩子站在门口。
  
  被这话戳中软肋,柳梢怒视她:“关你什么事!”
  
  白凤冷笑:“我是担心连累陆离,养一个废物就够麻烦了,再多一个他也吃不消吧。”
  
  “你说谁废物!”
  
  “说谁,谁自己清楚。”
  
  柳梢憋着气重重地哼了声,对冯小杏道:“别理她!”
  
  第二天,柳梢却没有完成任务,好在冯小杏已经缓过来,倒也撑过去了。
  
  人在艰苦的环境里更容易激发生存意志,有了柳梢的救助,冯小杏慢慢地好起来。柳梢终于有了第一个伙伴,也很高兴,全力投入训练为好朋友争取食物,很快她就发现了一件更奇妙的事——她凝气比别人要容易得多。初时仅仅是怀疑,练到后面,柳梢更加确定了这个事实,她在这种环境里也学乖了点,居然没像以前那样对外炫耀,而是偷偷保守着这个秘密。
  
  方卫长很快又增加了一门训练,就是识字。武道杀手常用术法记录和传递消息,可遇上高手就容易被识破,而且执行盗取密函之类的任务也需要识字,于是柳梢比别人又多了样获取食物的途径。
  
  溪边石头上铺着张泛黄的纸,柳梢拿着笔出神。
  
  纸上的男人披着斗篷,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线条粗糙扭曲,看上去像是乱涂的,哪能画出他半分的优雅,还有那恶作剧般的、诱惑的笑。
  
  自从那夜之后,记忆中的声音再没出现过,真是做梦吗?
  
  “哎呀,柳梢儿在画画呢?”一只漂亮的手从身后伸来,拾起画。
  
  柳梢吓一跳,顿时竖眉叫:“干什么!还我!”
  
  “我看看,”陆离看着画中人愣了下,随即做出惊讶的样子,“咦,这个美男子是谁?”
  
  “呸!”柳梢不屑地道,“你眼睛有病呀,他明明丑死了,是个丑得不得了的坏蛋!”
  
  陆离轻轻咳了声:“骂人不太好吧,我看他像个好人呢。”
  
  “就是坏蛋!混蛋!”柳梢抢过画撕成两半,丢在地上踩了两脚,示威般地瞪着他。
  
  “好好,”陆离递上面饼和肉,“先吃饭了。”
  
  这种哄骗和迁就的语气让柳梢倍感愤怒,她也想很有骨气地拒绝,可是今天又没完成任务,不吃饭的话,明天哪来力气跟人比?活命最重要。
  
  见她涨红脸站着不动,陆离笑着将食物放到她手里就走了。
  
  柳梢站了很久,终于跺了下脚,也跟着朝院子跑。
  
  谁也没有发现,那被她撕成两半的画上,墨色竟然在慢慢地变淡,消失,只留下一片空白……
  
  .
  
  房间里,白凤与几个女孩子围在一起吃东西,冯小杏坐在墙角,见柳梢拿着肉和饼进来,立即面露喜色:“柳梢儿,你回来啦!”
  
  柳梢明白她的期待,尴尬地道:“这是……陆离给的。”
  
  冯小杏病愈后身体还很虚弱,一直是靠柳梢接济,此刻闻言,她便知柳梢也没完成任务,不由失望地垮下脸来。
  
  两个人都看着对方发呆。
  
  半晌,冯小杏忍不住吞吞口水,小声地道:“……分给我一点也没什么的。”
  
  “这些只够一个人吃呀。”柳梢为难。
  
  冯小杏咬了咬唇:“可我很饿。”
  
  她已经饿了一天,柳梢也知道挨饿的滋味,有点内疚,想了想还是认真地跟她解释道:“要是分成两份,我们都吃不饱,明天哪能比得过他们?这样我们都会挨饿的。”
  
  冯小杏不好反驳:“那你找陆离再要一点。”
  
  “我……”柳梢瞟着那边的白凤。
  
  之前放下大话不用陆离帮忙,如今为了好朋友,顶多她就再一次厚脸皮,虽然白凤她们会笑话,但总比眼睁睁看好朋友挨饿好吧。
  
  柳梢兀自犹豫着,冯小杏却一反常态,伸手抓过肉就往嘴里塞。
  
  柳梢惊得回神,不可置信地瞪她:“喂,你做什么!”
  
  “我吃饱了,明天也会赢。”冯小杏的语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友好。
  
  “我帮你,你怎么可以抢我的!”柳梢气得推她,见她还是不理,便嚷道,“叫陆离知道了,找你算帐!”
  
  陆离的厉害大家都知道,冯小杏果然依依不舍地放下肉。
  
  女孩子们早就留意着这边,都幸灾乐祸地看戏。白凤冷笑道:“陆离才不会打女孩子呢,这里本来就是谁厉害谁吃饭。”
  
  受她怂恿,冯小杏立即掀开柳梢的手,哼了声:“没错,这里本来就是靠抢的!”
  
  “你……忘恩负义!”柳梢总算记起了学过的词,跳脚大骂。
  
  “说谁呢!”冯小杏涨红脸,丝毫不让,“你也没多好心,明明有吃的都不肯给我,亏我还当你是朋友!”
  
  “没有我,你早就饿死了!”
  
  “呸!你自己吃肉,却只给我吃剩的馍,再说你连自己都喂不饱呢,就是仗着几分姿色勾引陆离哥才活下来,当着那么多人亲他,恶不恶心!”
  
  柳梢被骂得呆住。
  
  想不到自己救了她的命,还当她是好朋友,为了不让她饿死,自己都没有吃饱过,现在她竟然为了一顿饭就揭自己的伤疤,自己的一片好心到头来反而被嫌弃。
  
  冯小杏兀自得意:“跟着你这个废物挨饿,还不如跟着白凤姐呢。”
  
  “原来是你!”柳梢反应过来,指着白凤。
  
  白凤若无其事地道:“她自己愿意跟谁做朋友,又不关我的事。”
  
  柳梢咬牙切齿地看了冯小杏半晌,弯腰去夺面饼:“既然这样,那你就别吃我的东西!”
  
  冯小杏哪里肯放,两个女孩子扭打成一团,在地上翻滚,冯小杏的体力恢复了不少,此刻为了抢夺吃食,竟是凶狠如狼,柳梢很快就落了下风,被她压住动弹不得。
  
  凶心大起,冯小杏狰狞着脸,伸手就去掐柳梢的脖子。
  
  侧脸看清女孩子们脸上的冷笑,柳梢愤恨无比,突然高声叫:“陆离!陆离快救我呀!”
  
  白凤与其余女孩子们正朝这边围过来,想不到她真的不要脸面开口呼救,顿时都止步噤声。
  
  柳梢不再理会她们眼中的厌恶与鄙夷,放声呼救。
  
  既然她们都这么看她,她为什么还死要面子呢?她就是要缠住陆离,因为只有陆离才能保护她!她要活下去,要活得比她们更好,决不让她们如愿!
  
  少年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映着背后一片茫茫的光,就像是她心上最后那一线希望。
  
  “陆离!”柳梢用力掀开发呆的冯小杏,连滚带爬地扑过去抱住他。
  
  他果然顺势抱住她,略微倾身的动作优雅无比:“受伤了吗?”
  
  柳梢毫无顾虑地指着冯小杏告状:“她抢我的东西!”
  
  见陆离朝这边看,冯小杏怯怯地往后缩:“我……我没……”
  
  “杏子也是太饿了,病刚好呢,”白凤突然开口埋怨,“柳梢儿你也是,你们一直是好姐妹,分点吃的给她又有什么,何必打起来。”
  
  柳梢大骂:“你别做戏,就是你撺掇的!”
  
  白凤委屈地朝陆离分辩:“我可没撺掇什么,不信你问她们。”
  
  女孩子们齐齐点头。
  
  陆离看看众人,又看看柳梢发红的眼睛,沉吟片刻,他摸着柳梢的脑袋安慰道:“好了,柳梢儿。”
  
  他是被白凤说动了吧?柳梢将牙一咬,低声道:“你替我出气,我就听你的话!”
  
  紫眸亮了下,陆离饶有兴味地瞧她,似乎是被她的条件打动了。
  
  “以后我都听你的,我只喜欢你。”柳梢仰脸望着他,笑得甜美。这次白凤她们是从冯小杏下手,如果他不追究,她们只会变本加厉地对付自己,说不定自己哪天就被她们联手害死。
  
  小脸犹带稚气,却努力地想要表现女人般的妩媚,颇为可笑。
  
  陆离嘴角一弯,果然板起脸朝众人斥道:“谁欺负柳梢儿,就是跟我过不去。”
  
  柳梢指着冯小杏:“教训她!”
  
  陆离看了眼缩到白凤身后的冯小杏,叹气:“这不太好吧,你看,你没受伤呢。”
  
  “她差点就伤到我了!”
  
  “这样,要是谁真伤到你,我一定不放过她,好不好?”
  
  柳梢也知道说不动他了,只好让步,恨恨地道:“我被害死的话,不管她是谁,你一定要杀了她!”
  
  陆离这次倒是很温柔地安慰她:“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
  
  小孩子毕竟容易满足,柳梢松了口气,双手抱住他的腰,挑衅地看着脸色铁青的白凤。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