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奔月》作者:蜀客

接下来的两日,女孩完全抛弃了丫鬟奶娘,只缠着这个名叫月的神秘仆人,这两天里她经历了许多同龄小孩子没有经历过的事,看到了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也想出了无数点子折腾那个听话的仆人,丫鬟们每每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找到乱跑的她,却不知道她已经去过了雪山,穿越了沙漠。
  
  第三日黄昏,女孩坐在池畔,池里有几条她从很远的地方捉回来的怪鱼,她心不在焉地拿桂花蕊逗着鱼,大大的眼睛盯着远处。
  
  树荫里,柳夫人拉着七岁的儿子散步,柳老爷陪在旁边,耐心地教儿子念诗,不时被儿子逗得开怀大笑,神情十分满足。
  
  女孩默不作声地看了半日,扁扁嘴,赌气收回视线。
  
  才不稀罕!
  
  女孩想着,改为看身旁的人。
  
  神秘仆人安静地站在旁边,俨然一个最忠实的守护者,低低的帽沿下,那挺秀的鼻子和薄薄的唇越发好看。
  
  发现他的漫不经心,女孩不悦地招手:“喂!”
  
  他俯身:“有何吩咐,我的公主?”
  
  她强行将他拉坐在身边石头上,然后扑到他怀里:“我要看你长什么样子!”
  
  他为难:“这不太合适。”
  
  女孩哪会管合不合适,直接伸出手。
  
  没有遇上任何阻拦,斗篷帽慢慢地被掀起,如预料中那样,脸部轮廓优美,皮肤苍白细致近于透明,鼻梁往上,那应该是他的眼睛……
  
  眼前猛然闪过强烈的紫光,女孩吓得手一颤,斗篷帽重新盖下。
  
  他轻声问:“好了吗?”
  
  声音仿佛带着魔力,女孩头脑里没来由地一阵迷糊,竟然什么也记不起来,她含糊地“嗯”了声,然后就完全抛开了这件事,觉得很满意——自幼听多了奉承,可是没有谁比眼前这个人更会讨好她了,他对她是真正的迁就,百依百顺,别人办不到的事他能办到,还会认真听她的意见,不会说一堆对与错,更不会只抱着弟弟不管她。
  
  于是她很严肃地宣布:“你最好了。”
  
  他笑道:“多谢公主夸奖,我很荣幸。”
  
  她想了想,凑到他耳边道:“我前几天听我娘跟我爹说,会把我嫁出去,最好是城南的吴家。”
  
  他摸摸下巴,没有发表意见。
  
  吴家是阴城大户,更与武扬侯府有亲戚关系,远非柳家能比,但小姑娘长得不错,将来也不是没可能,柳老爷夫妇这么早就开始打主意,自然是为了儿子的前途,人类啊……
  
  “我想好了,”女孩表情郑重,仿佛做了很重大的决定,“我不去吴家,我要嫁给你。”
  
  他愣了下,道:“这可不行。”
  
  她忙问:“为什么不行?”
  
  “你是小孩子。”
  
  “我不是小孩!”不满。
  
  他很识相地妥协:“好吧,你是姑娘,是女人。”
  
  听出话中敷衍,女孩生气了:“你不是听我的话吗!”
  
  他无法反驳,想了想道:“那好,距离我们的约定结束还有一夜,就算一天,你嫁给我一天。”
  
  这次换女孩愣了,这两天过得太快活太称心,她几乎都忘记了那个约定,可是他对她这么好,她根本不相信他真的只属于她三天。因此女孩没有太在意,听到丫鬟的呼唤,她连忙从他怀里跳下地:“你晚上再来,我嫁给你了,你可以跟我一起睡。”
  
  ……
  
  目送她走远,他站起身:“我还没试过跟个小孩子一起睡呢,这种事她应该先找奶娘,而不是丈夫。”
  
  “主人,你真不惜代价了。”
  
  .
  
  女孩过去吃饭时,柳老爷夫妇带着儿子出去玩了,饭菜一贯的精致可口,丫鬟们伺候得漫不经心,女孩没有像平时那样发脾气打骂她们,她匆匆吃过饭就往园子里跑。
  
  然而,池畔空无人影,那个听话的仆人兼“丈夫”没有等她,他不见了。
  
  夜色笼罩后园,天上明月高悬,想找的“月”却始终不见踪影,女孩转遍了大半个园子,最后只好独自顺着小径往回走,她早就顾不上生气了,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脚下树影重重,身畔秋虫声声,这一切都让她的心情变得更差。
  
  不远处,假山丛里有红光闪烁。
  
  “谁在那儿!”女孩烦躁,想也没想就高声呵斥,拨开枝叶走过去。
  
  山石后的角落,一个黑影背对这边站着。
  
  从背影看他长得不算高,披着极宽大的黑斗篷,低着头在做什么事,红光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忽明忽灭,映亮了周围的山石。
  
  女孩停住脚步。
  
  她知道那不是月,因为黑斗篷穿在月身上既神秘又优雅,绝对没这么阴森难看,眼前此人的模样,活像是只缩起来的巨大丑陋的蝙蝠,恶心可厌。
  
  女孩颇为嫌恶地打量他,问:“你是谁呀,新来的下人?”
  
  那人闻言朝她转过身来。
  
  女孩没有留意他的长相,因为她看到了他手里拎着的丫鬟,那个丫鬟叫秋红,经常跟小绿一起在背后骂她,还在娘面前说她顽皮,打碎了花瓶也推到她身上,娘虽然没有责骂,可是她知道,娘相信秋红,认定是她做的,不过她才没那么好惹,逮着机会就使劲捉弄秋红。
  
  此刻,讨厌的丫鬟无力地耷拉着脑袋,仿佛没了骨头一般。
  
  女孩虽然不喜欢她,却意识到她处境不妙,忙道:“你做什么呢,放开她!”
  
  “是个女娃?”沙哑的声音透着兴奋,那人丢掉丫鬟朝她走来。
  
  危险的气息逼近,奇怪的青铜面具遮住了他的脸,小孔处露出嘴和猩红的眼睛,邪恶诡异,双手枯瘦,形如鬼爪,长长的指甲竟然是蓝色,锋利无比,好象闪着冷光的尖刀。
  
  女孩吃吓,情不自禁后退。
  
  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怪物,根本不像人!他肯定是奶娘说的妖魔!吃人的妖魔!他要吃她?
  
  前所未有的恐惧浮上来,女孩睁大眼睛,哆嗦着,竟叫不出声。
  
  眼看那恐怖的指甲就要掐上她的脖子,骤然——
  
  “啊!”那人压抑地惊叫了声,迅速后退,斗篷掀动带起一阵狂风,刹那间四周飞沙走石,枝叶作响,树木伏倒,然后他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
  
  风止,园内一片沉寂,地面月光如银。
  
  女孩回身看来人,费了很大力气才张开嘴,声音有些颤抖:“月……月亮?”
  
  “嗯,是我,”双手自斗篷里伸出,他俯身抱起她,“吓到你了,我很抱歉。”
  
  怀抱已经不陌生,女孩的心立刻平静了,她表现得宽宏大量:“我知道你会回来,那个坏蛋被吓跑了。”
  
  “此人修为不低,有走火之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在刻意隐藏术法,是怕被看出底细。”
  
  女孩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个人,只不过他站在树影里,面容难辨,在女孩见过的男人中,月已经算高的了,这个人却还要稍微高一点,而且瘦得出奇,像根细竹竿,衣裳穿在他身上就飘啊飘的非常滑稽,可是他浑身都散发着冷厉的气息,使得女孩不敢生出半点笑话他的想法。
  
  “近年陆续有人出事,都道是食心魔所为,仙门对魔族斩尽杀绝,好狠毒的嫁祸手段!”
  
  仙门?妖魔?女孩忙缩进斗篷里。
  
  月开口道:“食心没错,却不算魔。”
  
  “不算魔?”树下人愣了愣,“难道他未得魔神认可?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天机不可泄露。”
  
  树下人沉默片刻,道:“你究竟是谁?”
  
  “你无须怀疑我的用心,”月沉沉地笑,“我只能告诉你,别惹我,不然你一定会倒霉。”
  
  “要我合作,就拿出令我信任的理由。”
  
  “没有理由,未来将会证实我的正确。”
  
  “就凭她?”对方微嗤了声,“你的承诺过于荒唐,她根本毫无特别之处,我的眼力没这么差。”
  
  月笑道:“我很欣赏你的眼力,但你的身份我已知晓。”
  
  对方不再回应了。
  
  许久,女孩探头看,发现树下早已没了人影,她连忙小声唤:“月?”
  
  “嗯。”
  
  “跟你说话的是谁呀?”
  
  “一个可爱的部下,也是你未来的部下。”
  
  “他一点也不可爱,我才不要!”女孩别过脸,指着地上的丫鬟问,“她怎么了?”
  
  “她没事。”月回答。
  
  女孩松了口气,想了想又小心地问:“那个坏蛋是妖魔吗?”
  
  “不是。”
  
  “就是!”女孩坚持,“是妖魔!妖魔才那么坏!”
  
  “好吧,你说的对。”他无奈地叹气,看来计划进行只怕有些难度呢。
  
  争执取得胜利,女孩并没有沾沾自喜,她想了想,居然主动让步了:“你说不是妖魔,那……我也觉得不是好了。”
  
  他感到意外,笑起来:“那我要多谢你。”
  
  “不用客气。”女孩很礼貌地朝他点头。要知道爹娘都不抱自己呢,这个“丈夫”真的很好,当然要乖乖地哄他高兴啦。刚才的情形令女孩印象深刻,却并没让她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所以她心情还不差,看着地上昏睡的丫鬟撇嘴:“她总在娘跟前说我坏话,讨厌,我们别管她了!”
  
  .
  
  于是两个人真的不再管丫鬟,走回女孩住的地方,柳夫人不过问,丫鬟奶娘都跑得没影了,他当然没兴趣陪她睡觉,很容易就哄得她再到房顶看月亮,月亮依旧美,圆圆的,大大的,金黄色像刚吃过的饼子。
  
  “我不喜欢月亮,”女孩嘀咕,抬脸道,“不过你叫月,我可以喜欢它一点。”
  
  她高傲地给予恩赐,他则煞有介事地点头:“荣幸之至,公主。”
  
  “我喜欢你多一点,”女孩歪了头打量他,伸手摸了摸他高高的鼻子,忽然直起身在那薄唇上亲了一下,然后迅速缩回他怀里,抿着嘴,有点羞涩的样子,“我娘就是这么亲我爹的!”
  
  他叹气:“你爹娘太失职了,让你看到这些。”
  
  “不好吗?”她不解地睁着大眼。
  
  “不,这样很好,”他瞧瞧那张美丽的小脸,“将来你需要谁帮忙就亲他一下,也许他就会答应你了。”
  
  “亲一下就可以吗?”邪恶的教导很有用,她认真地记在了心里,并且马上付诸实践,又亲他一下,“我要月亮,你摘月亮给我!”
  
  他一本正经地继续这个有趣的玩笑,对她的学习速度表示赞赏:“月亮不能亵渎,我可以摘星星给你。”
  
  说话间,有东西从头顶坠落,停在他的指尖,亮晶晶的,散发着柔和美丽的银光,映亮了她精致的小脸。
  
  女孩却看到,那枚硕大的紫水精戒指也流转着奇幻的光,衬着修长手指,令她的心高高悬起,险些透不过气。
  
  他晃了晃手指,水精光芒立即隐去,让她注意到星光。
  
  “星星!”女孩惊叹,欣喜地接过来捧在掌心。
  
  星星摸上去凉凉的,比玉还光滑,更像个发光的鸽子蛋。
  
  女孩把玩半日,疑惑:“星星这么小呀?”
  
  “这是小星星。”他轻轻地带着她的手掌一托,那粒星星便慢悠悠地飘回天上去了。
  
  女孩兴奋地目送它消失,将视线移向天空的月亮:“奶娘说月亮上有神仙,是真的吗?”
  
  一直困饶在心底的问题,此刻不由自主问了出来,因为在她的意识里,这个“丈夫”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他一定能告诉她正确的答案。
  
  他果然答道:“曾经是有月神的。”
  
  女孩惊喜了:“真的?他住在月亮上吗?”
  
  “不,他住在神界,”他摇头道,“月神是由月亮选定的天神,掌控太阴之气,与日神共同执掌神界,受万神尊崇,前任月神卸职,月亮就会选出新的月神。”
  
  月亮选的月神!女孩兴奋地道:“神界在哪里?我们去找他吧!”
  
  他叹了口气:“不能,神界早已覆灭,月神……也不存在了。”
  
  .
  
  由于那个飘渺的月神传说,女孩第一次真心觉得月亮也很美丽,她在他怀里沉沉睡去,这一夜睡得格外香甜,尽管什么梦也没做,可是她知道自己很快乐,那快乐不停地膨胀,将整颗心都塞得满满的,满得快要溢出来。
  
  第二日清晨,女孩醒来得很晚,睁眼便看到他像往常一样站在床前。
  
  对于他没吵醒自己这点,女孩感到满意,她揉揉眼睛,像往常一样抬臂要他抱。
  
  他没有反应。
  
  女孩不悦地晃动手臂示意:“抱我呀。”
  
  “你忘记了,”他没有再乖乖地听话,而是竖起一根手指朝她摇摇,“三日已过,我的补偿现在结束了。”
  
  女孩终于记起这是第四天,他将不用再听命于她了,之前她根本没把彼此的约定放在心上,她以为他是说着玩的,来做她的下人只是像别人那样想讨好她而已。
  
  “我来与你道别,”弯弯的唇边笑意如常,他的声音分外清晰,“你已经得到过我的补偿,接下来将是付出。”
  
  女孩留意到那句“道别”,大惊:“你要走?”
  
  他点头:“当然。”
  
  女孩怔怔地望着他:“你也不管我了吗?”
  
  “不会,”他拉了拉斗篷襟,毫不留恋地朝门外走,“我开启了你的命运,拥有了给你未来的权力,我们只会有越来越多的联系。”
  
  女孩听不懂这番话,眼看他要离开,她着急了,跳下床扯住他的斗篷:“喂!”
  
  他停下来低头看她:“还有问题吗?”
  
  女孩蛮横地命令:“你不许走!”
  
  “那可不行。”他理所当然地给出了最无情的答案。
  
  见他态度坚决,女孩慌了——爹娘从来都不管她,只有这个“丈夫”会认真听她讲话,会陪着她,还对她那么好,她不想放他走,,她从昨晚起就再没发脾气了,以后都会很乖啊。
  
  女孩生平头一次抛弃了威风和骄傲,仰起脸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小声地请求:“我不要你走,你……别走好吗?”
  
  她很用力,可他还是轻易地挣开了,怎么也抓不住。
  
  女孩看着空空的手,知道挽留不住,唯有让步:“那你要回来看我呀!”美丽的杏眼红红,眼泪在里面打转,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对于这个结果,他感到有趣:“也许会吧。”
  
  也许会?受尽娇宠的女孩,万万想不到苦苦哀求会得到这个回答,无情地抛弃,与之前的百依百顺形成对比,从最高处跌下,巨大的落差让她更加难以承受——他不会再听她的话,不会再带她看海,不会为她摘星星,她将不再是他的公主。
  
  黑色身影消失在门外,女孩大哭着追出去。
  
  “你回来呀!不许走!”
  
  ……
  
  可他终究是走了,就像来时那样穿墙离去,女孩被拦在了墙这边,拼命用脚踢那堵可恶的厚实的墙,放声大哭,引得丫鬟们一阵慌乱。
  
  .
  
  约定完成,这个叫月的男人毫不迟疑地抛弃了他的小妻子,并且感到如释重负。
  
  “人类,感情啊,终于摆脱她了,这三天我差点以为自己成了奶娘,她真是个麻烦。”
  
  “主人你太过分了。”
  
  身后的哭声逐渐变弱、消失,他缓步走出长街:“我不介意有女人,可是娶一个小孩会让我有罪恶感。”
  
  “我很荣幸见证你仅剩的道德。”
  
  “对待主人要恭敬,蓝叱。”
  
  “这样的补偿不公平,她还小,根本不懂事。”
  
  “正因为她还小,我才要尽快完成这个交易,等她长大了,提出的条件一定不会这么简单,我可不能保证满足。”
  
  “比如嫁给你。”
  
  “那就不是一天了,”他很庆幸,“所以啊,趁早是对的。”
  
  “你为了隐藏真面目对她用摄神术,还用幻术变星星骗她,你根本没有完成她的要求。”
  
  “但她没有追究,”他明显无愧疚,“总之我补偿过她了。”
  
  “她长大后会发现上当。”
  
  “她只会发现这些是她自己选择的,我并没有占便宜。”
  
  “你已经占便宜了,主人。”
  
  “无论怎样,这个交易都会继续,”他站住脚步回望,从斗篷里抬起左手,仿佛托着无形的东西,“现在,命运即将开启。”
  
  .
  
  出卖未来的女孩,对这一切并不知情。
  
  柳梢痛哭了许久,但她毕竟还小,哭过也就渐渐地好了,只是闷闷不乐了好几个月,脾性非但没有任何收敛,反倒越来越变本加厉,令人头疼。不过柳老爷和夫人并未将这种变化放在心上,女儿生就美貌,远近闻名,指望着她将来嫁进吴家,能对兄弟有助益,因此二人也没过于斥责,左右是别家的人。
  
  柳小公子的生日,众人忙了整天,夜里都睡得很沉。
  
  小柳梢独自躺在床上,有点害怕,但是她忍着没有叫奶娘,而是将身体缩进了被子里。
  
  失去那个好玩的“丈夫”,远比以往失去好玩的东西更伤心,她没跟任何人抱怨此事,他却根本没记得回来看她!
  
  柳梢探头看见窗前的月光,觉得更讨厌了。
  
  呸,讨好她的人多的是,谁要他呀!
  
  不知不觉,空气中隐隐多出了一种熟悉的味道,外面传来“毕毕剥剥”的声音,夹杂着丫鬟们的尖叫,渐渐地,有呛人的烟雾飘进房间。
  
  柳梢察觉不对劲,跳下床出门看。
  
  火光,可怕的火光,将头顶的天空映得红通通的,爹娘住的院子,下人们住的房子……全都淹没在一片火海中,熊熊火焰借助风势,一路咆哮着窜到她面前,如同恶魔的舌头,仿佛要将她卷起来吞下去。
  
  “景儿!”柳夫人的哭声隐约飘来,“老爷,快救景儿!”
  
  “来人哪——”
  
  “……”
  
  肌肤被烤得生疼,柳梢惊恐地张了张嘴,最终没有作声,见隔壁房间早没了人,她紧紧咬住唇,拔腿就往后门跑。
  
  身后,那根巨木檐柱“砰”地砸下,火星四溅。
  
  柳梢一路狂奔出了后门,发现整条街都已经被大火笼罩,许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救火,哭喊声响成一片,谁也没留意到她,她被撞倒了好几次。
  
  从下人手里接过儿子,柳老爷与夫人如获至宝,终于松了口气。
  
  柳夫人猛地想起什么:“柳梢儿呢?”
  
  柳梢出奇地冷静,走上前道:“我在这儿。”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