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奔月》作者:蜀客

卢笙?柳梢受惊不小,暗暗记下这名字。
  
  原以为他没出手相救,是因为不记得自己了,谁知他早已认出来,却仍无动于衷,可见是个冷心之人,加上刚才那种诡异的气息……他是不是人类都难说,还是别纠缠为妙。
  
  于是,柳梢赶紧排阵遁走。
  
  两人先后消失没多时,一名绿袍绿须的老者就现身河上,正是之前树林中那位苔老。
  
  他望着岸上低哼了声,手中拐杖重重地在足下水面一顿:“好浓重的杀气!这是在警告老夫?卢笙,哼!”
  
  停了停,他又自言自语:“卢笙怎会认识这丫头?难道魔界也对她有兴趣?”
  
  寻思片刻,苔老自袖中取出一物掷入河中,粼粼河面顿时剧烈动荡起来,银光中,大片水花涌起,河面生出二尺高的水柱,边沿滴水如珠串,形成一座银色的水帘台。一名年轻男子立于水帘台上,身穿白衣,腰系银丝带,容貌俊美,拱手作礼的姿态不卑不亢,眉眼中间藏着冷意。
  
  “寄水妙音族阿浮君,接主君召令。”
  
  “是阿浮君啊,”苔老意外,“老族长呢?”
  
  阿浮君道:“老族长近日闭关,由我暂理族中事务。”
  
  “如此,”苔老便直言,“主君要调查一个叫柳梢的人修女,无奈城里戒备森严,老夫又不想惊动那些人修者,望寄水族能协助老夫,另外此女似乎与魔界有关,需特别留意,主君吩咐过不可轻举妄动,回报消息即可。”
  
  阿浮君并未多问,应下:“我即刻便去安排。”
  
  “那就有劳阿浮君了,”苔老笑着点头,态度十分客气,“今日一见阿浮君,果真名不虚传,寄水族有主君与你,难怪老族长会放心闭关。”
  
  “苔老是主君跟前的老臣了,阿浮君远未及也。”阿浮君微微一笑,作礼隐去,水帘台随之落回河中。
  
  苔老看着河面摇头叹了句“寄水族,可惜”,也化作妖风消失。
  
  .
  
  这边柳梢死里逃生,回城就去找陆离。
  
  月色朦胧,灯光也朦胧,陆离与白凤坐在院里的石桌旁,白凤比平日更矜持地小声说着话,陆离偶尔配合地点头。
  
  柳梢从门缝见到这场景,怒不可遏,“砰”的踢开门大步走到白凤面前,二话不说就先扇了她一个耳光。
  
  白凤没有闪避,捂脸惊呼:“柳梢儿你发什么疯!”
  
  “卑鄙!不要脸!”足底劲风起,柳梢狠狠地踢过去。
  
  白凤眼底掠过一丝得意,她闪身避开柳梢的攻击,颇为委屈地望陆离:“陆离!你看她……”
  
  柳梢指着她骂:“装模作样,恶心!”骂完又要过去打。
  
  陆离拦住她:“好了。”
  
  险些被杜明冲欺负了去,柳梢憋着满肚子火,更恨白凤狠毒,想也不想便指着她吩咐:“陆离,杀了她!”
  
  白凤变色:“话要说清楚,别动不动就要打要杀,你当陆离跟你一样不讲理呀!”
  
  柳梢道:“呸,你也好意思讲理?你跟杜明冲合伙害我!”
  
  “我没有!”白凤看着陆离分辩,“我一直在这儿跟你说话,又没出去过。”
  
  柳梢亦盯着陆离:“她让杜明冲去害我。”
  
  陆离叹了口气,拉过她:“你不是没事么。”
  
  “可是……”柳梢眼圈一红,终于哭出来,“杜明冲他欺负我!”
  
  见她衣衫不整,陆离也猜出了缘故,皱眉。
  
  白凤深恨柳梢,本是想引杜明冲去玷污了她,好教她丢人,至于杜明冲会起杀心,却是连白凤自己也没有料到的,她只当杜明冲得手了,心下大快,估摸着陆离喜欢柳梢,得知此事必会发怒,连忙撇清关系:“杜明冲做什么,与我什么相干!”
  
  “若不是你,他怎么知道我去了河边!”柳梢道,“你故意说约陆离去河边,引我去!”
  
  “笑话,我怎么知道你会去!”
  
  “杜明冲都亲口承认了,是你指使的!”
  
  “这事真与我无关,”白凤对陆离道,“杜明冲向来卑鄙,知道我与柳梢不和,便诬陷我。”
  
  见陆离点头,柳梢心里一凉。他更相信白凤的话,只当自己任性吧?他也不想想,自己这五年脾气再坏再不讲理,又几时真正骗过他!看样子白凤早就计划好了,打算事后将一切全推到杜明冲身上,她知道陆离不会相信杜明冲。
  
  柳梢不得已让步,咬牙道:“不杀她,好,那你去杀了杜明冲!”
  
  陆离示意白凤先离开,白凤心知此刻不是继续纠缠他的时候,假意同情地看了柳梢一眼,很懂事地告辞走了。
  
  “你居然信她,不信我!”柳梢委屈得眼泪簌簌往下掉。
  
  “我自然信你,”陆离迁就地拍她的背,“好了,没事了。”
  
  没有愤怒,什么也不问,他怎么可以这么平静?柳梢莫名地颤栗起来,仰脸:“杜明冲要欺负我,还要杀我,你去杀了他!”
  
  陆离道:“好,再说。”
  
  柳梢瞪大眼睛。
  
  每次面对她的无理要求,他都不会直接拒绝,而是敷衍“再说”,之前容忍白凤她们欺负她也就算了,如今发生这种事,难道他认为她这个要求很无理?杜明冲对她做了什么,他就一点不关心?就算他杀了杜明冲,侯爷也不会重罚他的。难道真像杜明冲说的那样,他不缺女人,她太微不足道了,他是喜欢她,可也更喜欢地位和前程,不会让侯爷不痛快?
  
  是了,一直以来都是她提要求,他除了必要时帮她护她顺从她,从不会主动为她做多余的事,更没有主动献过殷勤。他有很多女人,她也只是跟那些女人一样!
  
  柳梢倏地推开他,满脸的难以置信。
  
  陆离显然早料到她会生气,习惯性地哄道:“我会告诉侯爷罚他,你先回去歇息,没什么的。”
  
  没什么?柳梢煞白着脸,紧盯着他:“你不想杀杜明冲?”
  
  她一字字地道:“他欺负我,还想杀我。”
  
  陆离伸手拉她:“柳梢儿,听话。”
  
  听话?这种时候他居然叫她听话?柳梢望着那双紫眸,缓缓地摇头,后退。
  
  头一次认清事实,太残酷,猝不及防,心中最坚固最信赖的东西陡然间碎裂了,碎成无数片,再也找不回来。
  
  她奋力挣开他的手,失魂落魄地跑了。
  
  .
  
  事情传开,武扬侯一向禁止同门争斗,很快作出了处置,杜明冲只承认色迷心窍,并不承认有杀人的念头,武扬侯本就不关心柳梢的死活,既无证据,为了安抚陆离,便将杜明冲打了个重伤。毕竟杜明冲办事还算得力,武扬候也不想轻易舍弃任何一个辛苦培养起来的人,陆离没有为柳梢做出冲动之举,表现得颇识大体,让武扬侯更加满意和放心。
  
  柳梢没再找过陆离,甚至不肯见他,这是两人之间冷战最久的一次,或者说是柳梢最决绝的一次。陆离大约也没料到这个结果,几番示好,柳梢都置之不理,陆离只得罢休。少女们都在背地里幸灾乐祸,尤其是白凤,有空就往陆离的住处跑。
  
  得知杜明冲并未成功占到便宜,白凤本是气恼的,待看到陆离似乎没打算继续哄柳梢,她才又高兴了。
  
  柳梢的处境陡然发生转变,平日她言行张扬,很招少女们嫉妒,如今失去庇护,又有白凤与杜明冲盯着,那些往日与她走得近的同伴们明里也不敢再与她来往了。武扬侯的禁令在,无人敢害她性命,但院中晾晒的衣裳时常被撕破,房间里银钱无故消失,喝的水里几次被下毒……柳梢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心知武扬侯与方卫长轻视自己,根本不会追究这些小事,唯有忍耐。
  
  房间里,柳梢打水洗过脸,坐到镜子面前打散头发。
  
  镜中人如此陌生,往日神采一丝不见。
  
  柳梢爱美,爱精心打扮,常常引得女孩子们羡慕嫉妒,可是这段时日,她连自己是什么样子都没留意过。那些漂亮的衣裳,首饰……她有的,全都是陆离给的,他的女人那么多,幸亏她没有成为其中一个。
  
  一样,都一样。他可以对她好,也同样可以抛弃她。
  
  如果知道这个结果,她宁可不要那些好。
  
  柳梢紧紧地握起了梳子,重新梳头,浑然没有察觉到,背后桌上的木盆中,有东西正缓缓冒出来……
  
  那是道上升的水柱,犹如无声喷涌的泉水,直升出盆沿之上,高达半尺,水柱里面竟模糊地映出一双眼睛,场面极为诡异。
  
  “谁!”柳梢恍惚自镜中瞟见,吓得转头看。
  
  木盆静静地摆在那儿,不见任何异常。
  
  方才被窥视的感觉太强烈,不像幻觉,木盆里有什么东西?柳梢这段日子被白凤她们作弄得厉害,警觉性倒提高许多,她暗中凝气戒备,慢慢地起身走过去。
  
  盆中是洗脸剩下的水,清可见底。
  
  柳梢运用灵力试探,确认什么也没感应到,这才长长地吐出口气,放开紧握的拳头。
  
  “把水倒了。”一只手伸来拿起木盆。
  
  柳梢听声音便知道来人是谁,虽然她在外面设置了法阵,但他修为远胜于她,能潜进来并不奇怪。
  
  柳梢冷冷地道:“你来做什么!”
  
  陆离也不介意她态度恶劣,开门倒水:“将水留在房间可是一种不好的习惯,里面可能会冒出个小妖怪啊。”
  
  柳梢不理会他的鬼话,从他手上抢过木盆:“不用你管!”
  
  见她颜色憔悴,陆离有点意外,关切地问:“你是不是病了?”
  
  柳梢二话不说,直接将木盆摔向他。
  
  她胡闹,陆离反而弯了唇角,木盆没有砸到他,在半空转了个弯,轻轻地落在地上:“好了,柳梢儿,下次我不会再让他欺负你,别生气。”
  
  低沉魅惑的声音里,诱哄远远多过关怀,他不在意她受的委屈,拿她当小孩般的哄,每次她任性了,他便过两天等她消气,再像这样好脾气地低头陪话,不知不觉骗取了她的依赖。
  
  她不会再上当了。
  
  柳梢逐渐安静,看着他半晌,道:“你不用来了,我不会再理你。”
  
  .
  
  那晚爆发的超常力量,让柳梢重重地跌回残酷现实,却也让她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昨夜她居然独自完成了任务,此番正是去侯府回报方卫长。
  
  这证明她柳梢也不是废物,不用靠陆离,她也可以活下去!
  
  柳梢遁到阴城侯府,守卫查过腰牌就放她进了花园,冤家路窄,她刚绕过树林,迎面就遇见一群人,当先正是白凤与杜明冲,后面跟着冯小杏。
  
  冯小杏这些年极为奉承白凤,看到柳梢便故意提高声音:“哟,柳梢儿来了,这回又有谁帮你啦?”
  
  “没了陆离,又攀上新的靠山了?”
  
  “亲一下,愿意帮她的也不少。”
  
  ……
  
  众女哄笑,白凤嘴角高高扬起:“你们别胡说。”
  
  冯小杏嗔道:“白凤姐就是心肠好,也不看她往常怎么对你的。”
  
  “算了,”白凤制止她往下说,关心地问柳梢,“怎样,任务完成没有?”
  
  她故作姿态假装好人,多半是想传到陆离耳朵里,柳梢越发生厌,不欲理会,低着头往前走。
  
  白凤微露鄙夷之色,朝冯小杏递了个眼色。冯小杏领会,拉着另一名少女快步追上柳梢,小径本就狭窄,两人假装同路的样子,一左一右将柳梢夹在中间,冯小杏便伸腿去踢她。
  
  柳梢早就提防着她们,抬腿避开,还踢一脚回去。
  
  冯小杏两人修为不算高,若单打独斗,柳梢也许还能取胜,然而她这些年被陆离保护得太好,别人才真正是生死任务中磨练出来的,经验丰富,出手果断狠辣且应变极快,配合无间。柳梢刚避开了冯小杏的攻击,架住了右边少女的手,那两人就同时变招去扳她的胳膊。柳梢倒也丝毫不惧,抢先在两人手臂上一拍,借力跃起。
  
  不料此时,忽来一股大力缚住柳梢双足。
  
  如同坠了千斤重物,上跃之势被迫止住,柳梢整个人硬生生地被拉扯回地面,脚踝处传来一阵尖锐的疼。
  
  是有人暗中使了“地缚”之术!
  
  术法方面还真没人比得过柳梢,柳梢反应得快,立刻破解脱身。
  
  右边少女马上伸腿使绊,冯小杏则配合着用脚撞她膝后弯,同时屈指朝她脸上抓去,分明是想想毁她的容。
  
  当初的友情早已不存,柳梢狠狠地咬了下牙,杏眼里闪过一丝冷酷的笑:“忘恩负义的狗,早就想收拾你!”
  
  “找死!”冯小杏大怒,恨不得将她的脸皮撕下来。
  
  突然,柳梢直直地朝前扑下,仿佛真被绊倒了。
  
  冯小杏的手当然也抓空。
  
  “杏子当心!”白凤惊呼。
  
  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冯小杏的惨叫。
  
  柳梢趴地窜出几丈,躲过白凤的暗算,坐起来冷冷地盯着众人,右手五指犹自滴着鲜血。
  
  冯小杏的小腿处裤子被撕烂,白皙的腿生生地被挖出五个血洞,血肉骨渣混杂,触目惊心,若非白凤及时相救,她定要被废掉一条腿。
  
  平时不出手,出手就重伤人,众女倒被震住了。
  
  脚踝处剧痛,柳梢自知寡不敌众,也没敢妄动。
  
  偏那杜明冲见她势孤,又动了色心,走过来假意安慰:“早就说陆离靠不住,不如跟了我,我也不计较……”
  
  柳梢原就恨他入骨,闻言倏地抬脸啐道:“滚!”
  
  杜明冲碰了钉子,破口骂:“贱货!老子是可怜你,给脸不要脸,摆什么臭架子!叫陆离来杀我啊!他还不是屁都没放一个?你算什么东西,说不定早就被他上过多少次了……”
  
  “你再说一遍。”柳梢直指他。
  
  浓烈的杀气远非寻常修者能有,杜明冲被迫退了步,反应过来,他既尴尬又恼怒:“说又怎么,这么多人捏死你还不容易!”
  
  “好了,同门打斗可是忌讳,侯爷知道了是要重罚的,”白凤突然开口劝止,又关切地问,“柳梢儿,你的伤没事吧?”
  
  经她一提,众女这才想起柳梢脚上也受了伤,行动不便的人有多可怕?顶多是做做样子而已。
  
  “她敢重伤同门,白凤姐你何必为她说话!”
  
  “先拿下她,找侯爷处置!”
  
  ……
  
  失去庇护的生活,原来是这样的吗?
  
  柳梢垂眸。
  
  胸口沉闷,体内血液如在沸腾,奔涌不止,奇异的力量蠢蠢欲动。那绝对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就潜藏在她体内,让她可以在危急关头破阵,免受杜明冲侮辱,至于它的来历,柳梢也弄不明白,她只知道那根本不属于修炼所得,当众贸然使用必会惹人怀疑,但此时她气怒已极,已经顾不上会有什么后果了。
  
  灵气以比平日快十倍的速度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尽数被吸纳,竟隐隐带起了风声!
  
  她厌烦了这种人生,厌烦了命运,大不了同归于尽!欺负她的人也别想有好下场!
  
  察觉凶险,杜明冲和几个靠近这边的男女都停住,惊疑不已,其余人也都不安地扫视四周,他们已经感受到灵气的异常波动。
  
  忽然,庞大的力量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强行掐断,瞬间消散!
  
  四周安静得出奇。
  
  紧张的气氛不复存在,明明柳梢就是要出手的样子,偏在半途戛然而止,众人出乎意料地没有嘲笑,都噤声了。
  
  怎么回事?柳梢如梦初醒,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靠近。
  
  眼帘中出现了一片黑色袍角,质感厚重,直拖到地上,半掩着里层的金丝银线绣纹。
  
  柳梢坐在地上,单手撑地,盯着那披风下摆。
  
  “柳梢儿。”他叹息,弯腰拉她。
  
  柳梢歪了身子避开。
  
  没有他,她会很凄惨,也许武扬侯早就将她这种花瓶当礼物送人了;可是有他,她的处境更加凄惨,先被捧在手心,骄傲得像个公主,突然间跌落尘埃,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是。
  
  陆离不理会她的抗拒,打横抱起她就走。
  
  没有人敢拦阻,白凤面无表情,低头掩去目中恨色。
  
  这是代表,她又离开尘埃重新回到高处了吗?柳梢并无半分得意,相反,她只感到了深深的愤怒,在他怀里挣扎。
  
  陆离顺势将她双手制住,路过杜明冲身边时顿了脚步:“再动我的人,后果自负。”
  
  没有太多警告,更像在说笑。
  
  顶着众人的目光,杜明冲又羞又恼,额头迸出青筋,目光凶狠几乎要吃人,然而他到底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人去远。
  
  众女完全没料到这个结果,闹了一场也觉无趣,都惴惴不安地散了。
  
  .
  
  陆离随便找了个兄弟代柳梢去方卫长处回任务,然后抱着柳梢遁回烟城住处,上次柳梢见到的雨姬也在房里,这次不用她说什么,雨姬便主动退出去了。
  
  柳梢终于开口:“谁稀罕你帮!”
  
  陆离“嗯”了声,扫视四周,没找到合适的椅子,于是将她放到床上。
  
  没了禁锢,柳梢跳起来,接着又吃痛坐回去,她怒不可遏:“叫你别缠着我!你听到没有!”
  
  “知道了,”陆离顺从而敷衍地回应着,抬起她受伤的那只脚,脱掉鞋,“只是扭伤,人的□□太脆弱,要更加当心。”
  
  修长的手指隔着白袜握住那小小的脚,动作极其轻柔,一丝凉意穿透白袜,刺激着脚上的肌肤,火辣的肿痛逐渐消减。
  
  柳梢默默地看着他动作,背后的手在颤抖。
  
  她都下决心要离开他了,他偏偏还要来招惹她!他把她宠成这个样子,然后又让她看到他的不在意,叫她怎能不恨!
  
  “好了,陆离,”柳梢突然缩回脚,“昨晚任务,谢谢你暗中跟着保护我,我会报答你的。”
  
  “你发现了?”陆离叹气,直起身道,“那现在报答好不好?”
  
  柳梢戒备:“你想做什么?”
  
  陆离咳嗽两声:“我想,你别生气了。”
  
  柳梢愣了下,扭过身去:“我没生气!”
  
  “可你就像在生气啊,”陆离跟着凑到她面前,含笑道,“你说怎样就怎样,我再替你狠狠地教训杜明冲?”
  
  柳梢长睫颤抖。
  
  看吧,他就是这么哄骗着她,让她忍不住想要相信,想要回到他身边。
  
  柳梢紧了紧唇,忽然抬起脸,似笑非笑地道:“谁信你!”
  
  她的脾气来得快去得快,陆离倒是习惯了,像往常一样逗她:“柳梢儿啊,还是不生气的时候最美了。”
  
  “我回去了,明天再找你。”柳梢露出个大大的笑脸,站起来设阵遁走。
  
  .
  
  半夜,乌云蔽月,怪风夹杂黑气飞来,空空的院子里现出一道瘦瘦高高的人影,他缓慢而无声地逼近那扇紧闭的门。
  
  “你来了。”院子竟还有人。
  
  卢笙倏地转身,盯着背后的黑影。
  
  月笑道:“看来你不喜欢这种迎接方式。”
  
  “凭这份修为,你早该修成天魔了。”
  
  “不相信我没有野心,还是自己不甘放弃野心?看来你并不乐意合作。”
  
  卢笙轻哼:“我答应护她性命,这就是合作。”
  
  “但她被侵犯时,你袖手旁观。”
  
  “我有必要观察她的能力,是否值得我那么做。”
  
  “结果呢?”
  
  卢笙沉默片刻,终于问:“她身上究竟有什么,连妖界都在打主意?”
  
  月没有回答:“她的命运是注定的,留意她的人只会越来越多,除了我们,她还有更好的合作对象。”
  
  卢笙眼神一暗:“何不直接将她带回魔界?”
  
  “有些事必须让她主动去做,”月叹气,“总之,是拉拢还是推开,相信你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网站:晋江 原文地址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