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你好!》作者:月下蝶影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89
文章
1
评论
2021年3月19日21:11:32 评论 2,319 次浏览

在苏乐最喜欢的双人沙发上,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两正吻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
  苏乐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愤怒还是悲伤,又或者两者皆有。
  
  苏乐的老娘在她刚进大学那一年就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女人找男人,千万别找又帅又有钱的,这样的男人太耀眼,也太让人抓不住。
  可惜苏老妈说完这话就推倒了面前的长城,一拍桌子,“老娘我糊了。”说的人不太认真,听的人也就更不当一回事。现在想起来,苏乐也不得不承认苏家太后的金口玉言,长得又帅家世又好的男人,还真他X不是东西。
  
  苏乐一直觉得,人生有三大狗血,第一是金榜题名时,才发现题的名字不自己的;第二是洞房花烛时,新娘不是自己;第三是他乡遇故知,可惜这个故人与自己关系不好。
  
  苏乐有一个帅气家世又好的男朋友,大学毕业后,苏乐在B市找了工作,她男友到其父亲公司做事,然后两人买了一套房子,准备在这个地方安家落户。
  可惜这个房里此时多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坐的位置是她未婚夫的腿上。
  在这个自己企划案被别人偷了的晚上,她的未婚夫也被人偷了,而这个女人还是自己从小到大的竞争对手,苏乐觉得自己的运气和自己的名字一样不好,各种掺杂狗血的杯具迎面而来。
  
  “苏乐!”庄卫看到苏乐出现在门后,脸色变了变,随即很自然的推开怀里的林琪,站起身走到苏乐身边,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你昨天不是打电话说要明天才回来吗,路上累不累?”
  
  苏乐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视线落到坐在沙发上的林琪身上。
  林琪抬了抬好看的下巴,朝苏乐柔媚一笑,“苏乐,好久不见。”眼中多少带了丝得意。
  
  苏乐觉得头疼,她不知道一个女人脑回路究竟有多么不同才以做小三为荣。她也不知道一个男人脸皮究竟有多厚才能在这种时候装得如此的无辜。
  “也没有多久,大学毕业前,我们不是经常见面吗?”苏乐也笑了笑,拿了杯子接了水慢慢喝起来,似乎没有看到庄卫越来越不安的神情般,“在哪高就?”
  
  “你还不知道么?”林琪用白嫩的食指掩着嘴角轻轻一笑,显出无限风情“我在庄卫的公司,我现在是他的助理呢。”
  
  苏乐闻言笑了笑,转身从行礼箱中拿出一盒咖啡豆,递到庄卫手中,“这是你喜欢的咖啡豆。”
  庄卫看到苏乐脸上的笑,心头渐渐平静下来,不过玩个女人有什么大不了,男人谁不偶尔花心一下?更何况这个家的女主人只会是苏乐,这个保证应该足以让苏乐满意了吧
  
  拉好行李箱,苏乐拨了拨额前的刘海,微扬下巴,“庄卫,老娘我不要你了,这盒咖啡豆就算是老娘送你的分手礼物。”说完,看了看庄卫又看看林琪,“林琪,这个男人留给你慢慢玩,反正你也喜欢二手货,那我就大方送你了。”说完,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出门。
  
  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银行卡身份证全在行李箱里,自己走得也不算难看。
  “苏乐,”庄卫没有想到苏乐会有这个举动,忙出门拽住她的手,“我和那个女人只是玩玩,你不要当真。”
  
  “玩到抱在一起了?”苏乐甩开庄卫的手,心头冷笑,当初庄卫在A大追她,弄得是满校闻名,她当这个富二代与其他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不同,现在看来,他其实与其他喜欢泡吧玩女人的二世祖没有多大差别,有差别的是她的眼睛,当初她的眼瞎了,现在她的眼睛很清楚。
  庄卫知道苏乐的脾气,见对方不给自己脸面,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你别闹脾气好不好,林琪她只是一个倒贴上来的女人,哪能跟你比。”
  
  “一个倒贴上来的女人你都要,你拿什么来配我?”苏乐嗤笑一声,看了眼跟着出来面色难看的林琪,“我倒是觉得你们天生一对,你别靠近我,污染我要呼吸的空气。”
  庄卫见苏乐软硬不吃,彻底沉下脸道,“苏乐,你别以为我会一直让着你,你今天要是走了,以后就别回来。”
  
  苏乐嘲讽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到电梯门外,按下按钮后,才回头对庄卫道,“老娘今天走了,你就是求老娘,老娘也不会回来,滚你x的二世祖!”
  出了小区,苏乐上了一辆出租车后,才疲倦的捂着眼,回想着自己与庄卫的过往。她与庄卫在一起两年多的时间,很多大学里的朋友都羡慕自己有这么一个有钱有貌的男朋友。在这个寸土寸金物价飞涨的年代,庄家拥有一栋别墅,并且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在众多女生眼中,那就是一个闪瞎人眼的金龟婿。
  
  可是这个金龟婿每日早晨给她买早餐,每天晚上陪她去无聊的自习室,最终她与这个众多女生盯住的富二代在一起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份感情在她大学毕业不到一年时间里便成了这个样子。
  果然是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不靠谱,苏乐放下手,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微微垂下眼睑,日后找男人,还是找一个敦厚老实普通的,在这个小三横行的世界里,至少能求个安心。
  
  苏乐一下车,便听到好友的声音,“小乐乐。”
  她抬头望去,大学的死党陈月正一脸微笑的对她招手。苏乐鼻头一酸,快步向她走去,“小月月。”
  
  “我说你一天不嘲笑我的名字会死啊,”陈月接过苏乐的行李,扯了扯苏乐白嫩的脸蛋,“走吧,上去。”
  等两人都躺倒床上后,陈月才问道,“你和庄卫怎么回事?”
  
  苏乐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道,“我们分手了,刚刚回去,刚好碰到他和林琪吻得浑然忘我。”说完,露出一个苦笑,“所以老娘甩了他。”
  “又是林琪这个贱人,”陈月气得从床上坐起身,“你怎么不给这对狗男女两巴掌,都什么玩意儿?!”
  
  苏乐跟着坐起身,挑了挑眉毛,“打了他我手疼,现在分手总比以后结婚后再离婚要好吧,”她看了看自己右手,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订婚戒指,顺手取了下来,“你说,这枚戒指要是卖掉,能值多少钱?”
  陈月仔细研究后,得出一个结论,“我看上面的钻石不小,还是能值些钱的。”
  
  “哦,”苏乐摸摸下巴,把钻戒放到床头柜上,良久后道,“那我还不算太亏。”
  “你知道明天同城校友聚会的事情吗?”见苏乐神色不对,陈月岔开话题,她戳了戳苏乐的额头,“听说这次魏学长也要去。”
  
  “魏学长是哪位?”苏乐茫然。
  陈月恨铁不成钢的继续戳她的脑袋,“魏学长啊,高我们两届的风云人物魏楚啊,风度翩翩的魏学长啊,每学期拿特等奖学金,A大有史以来最帅的学生会长啊,听说他现在自己办了一个上市公司,已经是我们学校毕业学生中的代表人物。”
  
  陈月一口一个“啊”字让苏乐抖了抖,她拍开陈月的手爪子,“魏楚,我还燕赵呢,”,揉了揉自己被戳痛的地方,沉稳淡定的开口,“我不认识这厮,小月月,太过花痴是会影响形象的。”
  
  “苏乐同学,总有一天,你会因为消息闭塞而死!”陈月咬牙。
  
  苏乐挑眉,“活在讯息不通畅地方的老百姓会因为这话有压力的。”
  “2012到了,你会来不及上船的,”陈月严肃道。
  
  苏乐扬了扬自个儿纤细的小胳膊,“就算我看到诺亚方舟,我也挤不上去啊。”
  陈月不甘心道,“你真的不认识魏楚学长?”
  
  苏乐有些心虚的看向陈月,为自己不认识魏楚感到万分的羞愧,“必须要认识他么?”
  陈月扶额,“那,你还记不记得大一你刚入校时,接待你入校的人就是魏学长?”
  
  苏乐仔细回想,“我只记得有个男生接待我到一半时就走了,害得我自己找女生公寓找了大半天。”
  陈月面色僵了僵,“那你还记不记得大一下学期我们宣传部在做活动时,魏楚学长还指导过你?”
  
  苏乐非常认真的回想,“你是说,嫌弃我画得向日葵不好的那个人么?”很可惜的是,她想不起这个人的脸,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个人说自己的向日葵不够有朝气。
  
  “那大二上学期呢?某个同学聚会上,你喝得一塌糊涂,是谁把你背回寝室的?!”陈月快接近咆哮了。
  苏乐睁大眼睛,“你是说背我的人是魏楚学长?”
  
  陈月见苏乐终于开窍,大喜道,“你记起来了?”
  苏乐恶狠狠的点头,“我记得第二天早上起床,我脑袋上多了一个包,是他摔的吧?”苏乐心头哀叹,果然长得帅又有钱的男人靠不住,不然自己脑袋上哪来的包。
  
  陈月绝望了,她拍拍苏乐的脑袋,“睡吧,孩子。”
  
  苏乐安慰的拍拍陈月的肩,“好了,乖,别去想什么帅哥了,明天我陪你买衣服去,行了吧。”
  
  陈月默默的看了苏乐一眼,躺下,盖被子,闭眼,一气呵成。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现言

《睡神与无花果》作者:七英俊

文案 林佳霁,三十岁,女。人模狗样的银行经理,穿着挺括的西装裙,戴着不近人情的眼镜,走路带风。是很多后辈的仰慕对象。“林经理啊,”她们私下议论,“她就是那种完全不需要个人生活,将一生奉献给了事业的,吾...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