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虐文里嗑糖(穿书)》作者:香草芋圆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9日17:46:45 评论 3,374 次浏览

一阵萧瑟冷风吹过,卷起漫天金黄落叶。
远处大昭殿鼓乐齐鸣,乐音夹在风中传过来,鼓乐声透着无尽的热闹,越发显得殿外前庭死一般的安静。
足以容纳数千人的大殿之外,文武官员分成两列,按品级穿着各式飞禽走兽朝服,黑压压站满了前庭,一眼望去,仿佛无数排高低不同的木桩子。

又一阵大风刮过,漫天飞舞的落叶瞬间扫荡一空,不知被卷到哪片旮旯角落里去,只余最后一片金黄色的落叶被旋风卷到高空,划做一道弧线,从左到右横穿过大片人群头顶。
无数双眼睛便从左到右,沉默地盯着那片落叶,晃悠悠落在汉白玉阶下。

一只手把那片金黄色的落叶捡起,举在面前,饶有兴趣地端详起来。
“公主,你看。”洛臻把叶子晃了晃,“秋天的银杏叶,多漂亮。咱们那儿可没有这个品种。”

宣芷穿着丹凤朝阳大礼服,双手捧着厚重古朴的雕花木盒,笔直站在汉白玉蟠龙台阶下。洛臻递过来的叶子出现在视线里,她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即冷淡地转开了。
“这是什么场合,别乱动。”宣芷低声道,“几百双眼睛盯着呢,别叫人看轻了去。”

洛臻两根手指拎着银杏叶晃了晃,转过身去,姿态随意地往左右打量了几眼。随着她转身的动作,额前垂挂的明珠流苏发出细微的泠泠轻响。
无数道审视探究的视线仿佛被火烧灼了似的,迅速四处闪避了开去。
周围分列整齐站立的文武官员,个个目不斜视,又站成了面无表情的木桩子。

朝廷庆典大朝会之日,这些站到了大殿外头,同她们一起吃冷风的官员,自然不会是什么一品重臣,封疆大吏。放眼望去,几乎是一色的蓝色青色低阶朝服。
在满眼暗沉的服饰颜色之中,站在人群前排,身穿鲜艳朱色大朝服、乌发缀满明珠的两名少女,越发显得突兀了。

又一阵大风呼啸而过,带着深秋特有的寒凉冷意。身体聚集了半日的热气,被这阵风毫不留情地带走了。
“阿嚏!”
厚重的丹凤朝阳大礼服也挡不住北方的寒风,宣芷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托着厚重木盒的手抖了抖,木盒子差点斜飞了出去。
洛臻眼疾手快,从侧边伸手一挡,把黑色雕花木盒稳稳托回宣芷手里。
“小心。”她低声道,“我拣片叶子不算什么,在大昭殿外摔了国书,落入有心人眼里,可是大事了。”

宣芷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子,昂起下巴,故作冷静地环顾周围。果然又有无数道目光,纷纷闪避转开。
“天气太冷,手冻僵了。”宣芷脊背挺直,保持着挺拔自矜的姿势, “阿臻,能不能找根带子,把我两边衣袖扎起来。袖子里空荡荡的,灌满了风,冷得厉害。”
洛臻琢磨了一下,“公主,你现在这样衣袂当风,远看还挺美的。真拿个带子把衣袖扎成两个布口袋,被哪个在场的缺德官员写篇讥讽文章,咱们就青史留名了。”

”阿臻,怎么办。”宣芷表情冷漠地道,“我觉得我的鼻涕快要流出来了。”
洛臻扶额,从怀里摸索了片刻,摸出了一张雪白方帕,装作帮宣芷擦汗整装的模样,小心地擦拭过脸颊,把帕子按在鼻子下面。
“擤鼻子的声音轻一点儿。几百双眼睛盯着咱们呢。”

宣芷果然极轻微地擤了鼻子,姿态端方地示意洛臻把帕子收起来。“站了好久了,我想更衣。”
“我也有一点。”洛臻叹气,”南梁皇帝还没召见咱们,再忍忍罢。都站了整个早上了,应该不会等太久了。”

两人正在嘀嘀咕咕说话间,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嘹亮的响鞭声,钟罄鼓乐声随之大起。
殿外百官纷纷转头望去,只见八头打扮华丽的白色大象排成左右两排,踩着鼓点,摇头晃脑地出现在朱红色的宫门下,在手执响鞭的禁军带领下,沿着汉白玉走道,缓缓走向大殿方向。

宣芷面无表情地看着象队走近,“大象都拉出来列队了,还不宣我们进殿。南梁皇帝是不是觉得我们还不如畜生?”
洛臻倒无所谓,“畜生才不会懂这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南梁皇帝故意晾着咱们,存心给个下马威呗。”

她们这边神色如常,那边的官员队伍里却起了小小的骚动。
毕竟,南方属国进贡的白象,在地处中原的南梁士子眼中,是极少见的祥瑞异兽了。
有官员和相熟的同僚小声议论起来,象队经过身边时,不时有人带着压抑的激动神色,伸手指指点点。

宣芷低低地哼了一声:“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暹罗国的白象,孤在秣陵都时见得多了。”
洛臻倒是目不转睛,盯着大象身上的披挂看了许久。
那八头白象身上的披挂五颜六色,在阳光下灼灼反光,仔细看去,便会发现,金灿灿的是金丝,红艳艳的是红宝石,蓝幽幽的是蓝宝石,绿莹莹的是翡翠,一块块镶嵌在波斯地毯上,每件披挂都是价值连城。
洛臻端详了几眼,笑道,“南梁富庶,果然大手笔。”

这时候,象队踩着鼓点,正慢腾腾经过宣芷和洛臻的面前。
前面领队的禁军觑得时机正好,猛地一甩响鞭,坐在象背上的御者拉紧套索,领头的两只白象得了指令,忽然甩起长鼻扬声嘶鸣,高高抬起两只前脚,人立而起。
站在汉白玉走道侧边的两名少女,登时被笼罩在庞大身躯的阴影之下。

宣芷:“……”这是故意的吧?
洛臻:“……”这就是故意的吧!

殿外的文武百官又是一阵小小的骚动。
等了片刻,想象中的尖叫声却没有出现。众人定睛望去,颍川国等候觐见的两位贵女纹风不动地站在原地,敬端公主一脸冷漠,和象背上的御者互相对视。
响鞭再度甩起。
领头两只大象前脚落地,长鼻甩动,继续慢腾腾地往大昭殿方向走去。刚才的一幕小小的插曲,被迅速遗忘,抛在脑后。

洛臻撩起眼皮,扫了周围官员一眼,果然看到许多失望遗憾的神色。
她摸着下巴琢磨了片刻,“公主,你刚才可以表现得更惊讶一点。我觉得吧,比起看到一个雍容大气、处变不惊的公主殿下,他们可能会更喜欢看到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宣芷冷漠道,“你今天已经表现得够土包子了,地上的叶子也要捡,畜生身上的披挂也要盯着看。我怎么会带你过来做伴读。”
洛臻浑然不以为意,手里捏着银杏叶子,来回转得好像小蒲扇一般,懒洋洋笑道,“别的伴读可伺候不了你,我的好殿下。捧了这么久的国书,手麻不麻?要不要臣替公主端一会儿?”
宣芷:“呸。把那破叶子扔了。”

她们这边等得无聊,索性旁若无人,聊起闲话了。
这边的动静虽然不大,落在那群恢复了安静、又站成一片木桩子的文武官员眼里,却被放大了百倍,显得不顺眼之极。
黑压压的官员人群之中,不知是谁重重哼了一声,低声道,“蕞尔小国!不知礼数!”

说话的是一名新上任不久的七品御史,年轻气盛,最爱臧否他人。今日朝廷举办庆典大朝会,如此重大场合,颍川国两名十六七岁的少女居然入了朝,与他同列殿外。即使这两名女子身份贵重,这名御史依然深以为耻。

他自以为隔的距离颇远,小声抱怨一句,那边肯定听不见,没想到话音未落,跟随颍川公主入朝的那名少女伴读已经应声回头,在黑压压一片文官人群之中,准确地找到声音来处,冷冷盯了御史一眼。
那一眼仿佛淬了冰,御史与之对视了片刻,竟然硬生生打了个寒战,在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本能地转过视线,避开了。

便在这时,从大昭殿处遥遥传来的绵延钟罄鼓乐之声,停下了。
片刻之后,一名圆脸宦官手持拂尘,出现在汉白玉蟠龙台阶高处,高声喝道,”陛下口谕,宣颍川国主嫡长女,敬端公主宣芷——觐见!”
宣芷的脸色紧绷起来,一身丹凤朝阳大礼服也绷得笔直,捧着国书,就要往台阶上走。

洛臻落后半步距离,跟在宣芷身后,低声提醒道,“等下进殿的时候,头低一些,态度恭顺些。咱们是入京为质,不是来送战书的。”
宣芷没有回答,单薄的脊背却挺得更直了。

洛臻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多说几句话,多劝几次,便能改掉一个人的习性,那便不叫天生的性子了。
但有些事,就算公主听不进去,她也必须说,必须劝。

前方这处大昭殿,对于敬端公主宣芷来说,是一处非比寻常的所在。
只要今日迈进了大昭殿,宣芷十六年来平平稳稳的天之娇女人生,就再也不同了。
因为……从这大昭殿开始,一本绝世大虐文,即将缓缓开启第一页。
大殿里面正等着宣芷的——是虐女主千百遍也不厌倦的男主。

眼看从小陪伴了十几年的好姐妹,发小儿,就这么毫无所觉地一步步迈向注定的人生道路,洛臻心情复杂之极。
心里的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化作一句简单的提醒。
“大殿门槛高,公主脚下当心。”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穿书

《教反派爸爸做人》作者:公子闻筝

文案 一觉睡醒,霍小小穿成了小说里任性妄为骄纵跋扈的反派女配。  传说她爸霍随城心狠手辣,只手遮天,无恶不作,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反派。最后父女俩身败名裂,下场凄凉。大快人心。  而现在的霍小小只是个干啥...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穿书

《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作者:田园泡

文案 苏枝儿穿进了一本小说里,变成了里面的恶毒女配,不仅毒,而且蠢,因为作死去勾引太子,所以被那个暴戾疯太子做成了人皮灯笼高高挂。苏枝儿:……抱紧自己的皮。苏枝儿穿越过去的时候一切还没发生,她安分守己...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穿书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作者:司马微微

文案 乖宝宝周妍妍不小心穿成狗血校园言情文里的同名恶毒女配。原身是个不良少女,十七岁,打耳洞、妆容媚、淡紫色波浪卷飞扬,还是书里那个乖戾偏执的二世祖男主即将分手的女朋友。书里正牌的清纯女主已经转学来到...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穿书

《穿成耽美文炮灰女配》作者:黍宁

文案 金羡鱼穿越了,穿到了一篇十分狗血缠绵的耽美文里。副CP中的受玉龙瑶身份卑贱,貌若好女,腹黑圆滑,是全文中笑着搞死你的反派大BOSS。攻谢扶危,清冷仙君,高高在上,一颗琉璃心肠。受玉龙瑶深爱谢扶危...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