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遇不聚》作者:读读

搬运工
搬运工
搬运工
3279
文章
1
评论
2020年6月19日17:16:39 评论 2,447 次浏览

“笑笑,大唐包厢的蛋糕可以送上来了。”
  
  “没问题,马上就来。”对讲机里传出中气十足的活力女声。
  
  江山俱乐部的大唐盛世贵宾包厢里,包厢服务生小园放下对讲机,又转回大厅为客人倒酒。
  
  今天的客人是一群年轻大花的主儿,明显地是其中一a位客人为女友庆生而举办的聚会。他们一看就知道是玩惯的,娱乐方式层出不穷,要各种名酒就跟玩儿似的,陪酒的姑娘就灌醉了两个,有人还在醉成泥的姑娘身上摸摸捏捏,简直恋尸癖。不过这些对于在俱乐部做久的她来说都是小意思了,有钱人,越有钱越变态。
  
  不过今天这一伙人里面却好像有格格不入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非常英俊,他的棱角分明,但整体显得很斯文,甚至绅士,他穿着价格不菲的黑色衬衫与长裤,衬得温和的外表多了一份神秘的男人味。他坐在左边的拐角沙发上,并不唱歌也不起哄,在热闹的人群中显得特别安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受人重视,相反地,他像是包厢里的重要人物,大家不敢闹腾他,也不会让他感到无聊。
  
  真希望能入了他的眼,小园拿着名酒和空杯摇曳生姿走过去,蹲在正在与人玩骰子的他身边倒酒。
  
  “段少,三个五。”与男人单挑的子弹头男子带着热情过头的声音道。
  
  那男人慢条斯理地捻熄了烟,轻描淡写地道:“我不想玩了,滚吧。”
  
  “诶?”
  
  “你蠢到连这句话也听不明白吗?”
  
  小园惊讶地抬头,不敢相信这波澜不惊羞辱别人的话语是从这温文尔雅的男人的嘴巴里说出来的。
  
  坐在身边的人也听清了男人的话,热闹的气氛像骨米诺牌一样散了,慢慢地连唱得正HIGH的人也停了下来。
  
  冷空气突然就降临了。
  
  惟有那男人悠适地拿了小园新倒的酒喝了一口。
  
  子弹头男子的脸忽白忽青,小园瞟见他压在膝上的手指甲因用力而泛白,害怕他暴力相向,正不知是该避开还是打圆场,却听见他极为僵硬地笑了两声,“抱歉抱歉,我怎么就这么蠢,扫了段少的兴!我这就滚,这就滚!”
  
  众人都调气氛地笑起来,包厢的东道主哈哈笑道:“默言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
  
  那男人不说话,坐在那儿依旧一脸无害。
  
  这时包厢的门被打开,一个放在推车上插着一根蜡烛的三层蛋糕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服务员推着车,兼职员工萧筱手捧鲜花走了进来。
  
  包厢内气氛顿时夸张地高涨,东道主忙带着女友到蛋糕面前招呼众人,员工们唱了生日歌,萧筱笑着将鲜花送给了女寿星。
  
  等女寿星吹了蜡烛,小园开始切分蛋糕,萧筱将第一块蛋糕送给女寿星,谁知美女却摆手拒绝,让她去送给坐在沙发上未起身的黑衣男子。
  
  “请吃蛋糕,先生!”萧筱虽不明其中关系,但还是从善如流地捧着蛋糕,带着拥有可爱酒窝的笑脸,双手将它送到男人面前。
  
  小园紧张地看着他们,吞了口口水,害怕阴睛不定的男人突然对人翻脸。
  
  男人轻晃酒杯,挑眼看向面带微笑的萧筱意味莫名。他的神情颇为专注,就好像近视的人没戴眼镜看东西一样。
  
  短短的时间对萧筱身后的人来说有些漫长。忽而男人手指一动,大家的心都提了起来,小园以为他会将酒泼到萧筱脸上。想叫她小心的话语都提到了嗓子眼,却见他将酒杯放下,一手接过蛋糕,并淡淡说了一声谢谢。
  
  在场者都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不客气,先生。”完全状况外的萧筱依旧保持微笑,转身又去为别的客人送蛋糕。
  
  待每人分得一块,大家都和乐融融地吃着蛋糕,不停地赞着蛋糕多么多么好吃,东道主如何如何疼女友,黑衣男子放下一口未吃的蛋糕,不声不响地站了起来,缓缓地走出了门外。
  
  大家都偷瞄着男人走了出去,包厢里沉默了一会,马上像哑炮突然响了似的炸开了锅,个个围到了东道主面前。
  
  “哥!段少太难伺候了!”
  
  “哥,我没惹段少生气吧?”
  
  “哥,到底怎么样才能让段少高兴?”
  
  东道主顿时烦不胜烦,子弹头男子忐忑地抓着他摇晃,“我没事吧,哥,我惹段少生气了,我没事吧?”
  
  东道主不耐烦地道:“没事!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就搞你,他没那闲功夫!”说完他又埋怨一句,“你好端端的跑去跟他玩什么骰子?”
  
  子弹头男子大呼冤枉,“我这不是不想让他无聊吗!”
  
  “就你聪明,我没招呼他?告诉你们,他要是没主动开口,你们不要乱窜上去,小心又自讨没趣!”
  
  “为什么啊哥,段少这么难相处吗?”
  
  东道主沉默了片刻,才严肃地缓缓吐出一句话,“他不正常。”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现言

《早春晴朗》作者:姑娘别哭

文案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 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现言

《重月迷城》作者:祁允

文案 十年前一宗轰动全城的绑架案,周觐川作为新人刑警,一枪击毙劫匪,救下了被挟持的小姑娘。 十年后一起整容事故,星娱集团千金时栎穿越成了自家艺人奚顾,刚落地就卷进娱乐圈连串的命案里,走到哪儿哪儿出人命...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现言

《余安》作者:东边月亮圆

文案 余安作为省会城市,有一个好名字,听上就像三月的江南。江心当初就是看中背后的寓意,期待在这里安稳地熬过余生。不过她运气不错,超出期待外的在这里找到了她的余生所安。 书评查看 正文 江心在胡同里长大...
《庄园》作者:任染 现言

《庄园》作者:任染

文案 她,似乎有齐了月亮底下女人所羡慕的一切,可绚丽背后,遗憾自知。他,似乎有齐了太阳底下男人所追求的一切,可巅峰背后,五味杂陈。他与她执手半生,是幸?是憾?用岁月沉淀的情,是浓?是淡?无数次在放弃和...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