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我在反派大佬身边卧底》作者:岚月夜

喻辰对于她会穿越、尤其是穿越到一本她刚刚看完的小说里这件事,感到很困惑。
  
  怎么就穿了呢?没有契机啊!她又不像别人一样,看个网络小说还真情实感、结局不如己意就刷评论骂人,她看完就放下睡了,没跟这本修仙小说产生什么无法了断的渊源,书中也没有角色和她同名,怎么就单单把她提溜进来了?
  
  更让人困惑的是,都把她提溜进来了,怎么也不给她个能大展拳脚、建功立业的好角色,反而随便安排一个爹是反派、资质不佳、除了美貌一无是处的炮灰?
  
  以喻辰的脾气,要单只是炮灰也还好,就相当于打牌,起手摸了一把烂牌嘛,无所谓,耐着性子仔细筹谋,不怕打不出去。
  
  但她穿过来的时机又实在太晚,本书男主已经历尽坎坷、坐上仙盟盟主之位,他相爱相杀的好兄弟也已杀出一条血路成为魔尊,喻辰握着一把烂牌被推上牌桌,才发现别人都快打完了。
  
  这书中世界,未免对她太不怀好意了些。
  
  不过喻辰习惯了,命运一向对她不怀好意,反抗不服输是她的本能,所以在弄清自己处境之后,她立刻决定脱离原角色的人生轨迹,改而向本世界最终的胜利者男主杨无仇投诚。
  
  对喻辰来说,这个时候穿进来太晚了,但对于她穿越的这位原主贺兰星,却算得上正值风云际会——本书反派大佬杨无劫和男主杨无仇,都先后来了她家贺兰山庄。
  
  不同的是,杨无劫是来杀人放火的,杨无仇却是来救人的——虽然不那么情愿。
  
  原主她爹贺兰敬昊是个很有眼光的人,早早就看出杨无劫、杨无仇这两个年轻人不同凡响,还十分有行动力地对这二人分别下了手,终于赶在喻辰穿过来之前,顺利领了盒饭。
  
  杨无仇心里虽然记恨,但他这时已是仙盟盟主,贺兰敬昊干的那些坏事,并不曾大白于天下,贺兰世家也还是修仙界四大家之一,魔尊打上门,于情于理,杨无仇都不得不来援救。
  
  但也仅止于此了,杨无仇对整个贺兰山庄都没有好感,喻辰想借着原主兄姐又欺到头上,去找他求助进而获得庇护,都被杨无仇轻飘飘一句“不方便管贵府家事”推了出去。
  
  喻辰知道剧情,并不意外,也没气馁,立即调整策略,改而向杨无仇的正宫、本书女主叶无双求助卖惨。叶无双是本书真善美代表,得知原主贺兰星从小丧母、一直被兄姐欺凌后,十分同情,出面打发了贺兰星的兄姐,还将她留在了身边。
  
  喻辰本来打算先这么苟着,以后慢慢获取杨无仇的信任,不料杨无仇看见她跟着叶无双,私下和叶无双谈了几句,就单独把喻辰叫过去,要交给她一个重任——去魔尊杨无劫身边卧底。
  
  “我需要一个能进天魔宫的耳目。”杨无仇这样说。
  
  喻辰对此又惊讶又不理解,因为原书里,杨无仇并没有这样一个“耳目”,照样成为最终胜利者。
  
  但她面对的这个杨无仇,却似乎已对此事深思熟虑过,“我要知道杨无劫下一步的打算,这样才能提前应对,避免贺兰山庄惨案重现。”
  
  贺兰山庄覆灭,杨无仇根本是乐见其成,喻辰不相信他这个理由,但以贺兰星的身份,又没法质疑他,只能假装怯懦,道:“可、可是……杨无劫不会相信我的,他恨死我爹了。”
  
  “不,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杨无仇直视着喻辰的眼睛,目光满含笃定,“是他把你从山洞里放出来的,对吧。”
  
  他说的是“对吧”,语气却毫无询问之意,好像他亲眼看见那一幕似的。
  
  喻辰没敢否认,她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看见的第一个人,确实是魔尊杨无劫。
  
  当时贺兰星被欺负她的兄姐关在半山上的山洞里,杨无劫路过,以为她是贺兰家强抢的民女,顺手就把她放了出来,看她饿得虚弱无力,还扔给她两颗附着灵力的灵芝糖。
  
  喻辰那会儿刚穿过来,整个人还懵着,不敢说话,杨无劫也没耐性多问,很快就走了。但她无法确认周遭是不是有别人看见,要是嘴硬不认,恐怕杨无仇反而会怀疑她。
  
  “您怎么知道?”喻辰佯装大惊失色,结巴着解释,“我……我不知道他……他就是杨无劫,也没和他说话。”
  
  “没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用怕,其实无劫并不是纯然的恶人,他只是心中有怨。”杨无仇语气变得温和,神态也亲切起来,“我和他的关系,你听说过吧?”
  
  喻辰点点头:“听说过一点,好像他原来也是领秀宗的弟子,与盟主您是师兄弟,是吗?”
  
  “不错。我们同龄,从小一起在先师膝下长大,一向情谊深厚。我一直惋惜他走上歧路,并不想与他走到你死我活的局面。”
  
  咦?难道他还想跟杨无劫握手言和?这怎么可能?以他俩的身世和经历,到现在说句血海深仇也不为过,原书里可没说过杨无仇还想跟杨无劫重归于好。
  
  喻辰满心疑虑,却不能明面质疑他,只好从自己出发,小心提问:“可是一旦入魔,就没法再回道门了吧?”
  
  “我有办法,你尽管放心地去。”杨无仇保证道。
  
  他怎么可能有办法?不对,应该是他现在怎么可能有办法?不是到大结局,杨无仇才发觉道魔双修合练之法吗?
  
  这货在骗人!
  
  喻辰先前为了装怯懦,一直躲着杨无仇的视线,此刻终于忍不住看向这位本世界天选之子——杨无劫长得不算俊美,但身材高大有气势,五官也端正坚毅,一看就是一言九鼎的正道领袖。
  
  他毫不回避地与喻辰对视:“贺兰姑娘放心,你只要去了,就是我的心腹亲信,我一定保证你的安全。”
  
  什么意思?答应去就是亲信、就给保证安全,不去就不管了是吗?
  
  喻辰听出这番言外之意,不敢直接回绝,只得迂回道:“那盟主是要我自己去天魔城投靠吗?我若去了,以后又要如何把消息传递给您?”
  
  “不用,杨无劫并没有走远,我会安排一场戏,引他来救你,这样你就能顺理成章留在他身边。至于传递消息,”杨无仇变出一支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笔,“我教你画一道符,以后你有消息要传递,就用这支笔在地上画出符咒,我自会打开传音阵法。”
  
  读过原著的喻辰有点惊讶——这不是妖族圣女给杨无仇的子午笔,后面专门用来给他俩谈情说爱的吗?怎么杨无仇拿来做谍战工具了?
  
  杨无仇不知她想什么,只当她是惊奇宝物之能,便解释道:“这是妖族法宝,一般人不知用途,你放心用,不会被人察觉的。”
  
  事情谈到这个地步,好好走正道修炼、顺便沾男主的光鸡犬升天这条路显然已经不通了,与其拒绝了得罪男主,不如听他的安排去卧底。
  
  而且仔细算一算,现在距离魔尊被天魔烈火反噬而发狂,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暂且去他身边做卧底,应该不至于有性命之忧。
  
  往好处想,以原主贺兰星的资质,按部就班修道,进阶很难,先入魔尽快提升实力,有杨无仇兜底,倒也不失为一条捷径。
  
  “好,我听盟主的。”喻辰装作紧张地握紧拳头,答应下来。
  
  杨无仇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把笔递给喻辰,又教了她怎么画符,最后说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万不可再告诉别人。”
  
  “连无双姐姐也不告诉吗?”喻辰有点不放心了,没第三人知道,万一日后这人翻脸不认呢?
  
  “无双心地太过柔软,听说你去做此事,一定不放心。但我们要成大事,再难走的路也得试一试,我知道你害怕……”杨无仇说着又取出一面手掌大小的镜子来,“这面宝镜,性命交关时拿出来,可以挡致命一击,且与我有联系,我会立时知道你遇险了,赶去搭救。”
  
  这个镜子,喻辰也有印象,书中确实曾发挥过救命的作用,终于略微放心,接了过来。
  
  杨无仇此时刚当上仙盟盟主,手头上法宝并没有那么多,他舍得把这两样宝贝都拿出来,倒好像是认真想要喻辰去做刺探情报的奸细。
  
  但为什么呢?杨无仇为什么突然偏离原剧情,非要在魔尊身边安排个眼线?是她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吗?不过原著里贺兰星被魔尊救了之后,就直接跟他走了,现在这么一弄,表面上倒还是走了原剧情。
  
  两人秘密商定此事,杨无仇就去安排人演戏——此事极为简单,贺兰星的兄姐见她搭上叶无双,都惴惴不安,生怕她翻身之后,反过来报复,正想找机会害她呢。
  
  杨无仇叫了个人去告诉他们,说贺兰星从山洞里逃出来,疑似是被魔尊所救,他们便立刻去找贺兰星——也就是喻辰对质。
  
  喻辰假装心虚,被他们拉到杨无仇和叶无双面前告发。因魔尊对付贺兰山庄的手段过于残忍,不但杀了庄主贺兰敬昊及其长子贺兰烈阳和一个夫人,还在大肆劫掠后,用天魔烈火将贺兰山庄烧成焦土,无法重建,正道修士人人自危,深恐喻辰是魔尊留下的奸细,齐齐要求盟主斩草除根。
  
  杨无仇这时正带着前来援救贺兰山庄的盟友,以及贺兰家幸存者离开废墟,乘法器向北飞行,准备去拜访雍门世家,他见此情状,假装沉吟不决,叶无双果然看不下去,出面求情。
  
  于是喻辰死罪得免,盟主大发慈悲,只将她驱逐出去了事——以几百米高无绳蹦极的方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大爷的杨无仇!这具原身根本连修仙基础都没打好,这样丢下去会摔成肉酱的,他不知道吗?
  
  还是说他确信这样丢她下来,杨无劫会来救?可万一不来,她岂不是还没见着魔尊,就得先把救命宝镜给用了?
  
  眼看着地面越来越近,就在喻辰忍不住要取宝镜出来救命时,一条丝带蛇一般从上面游过来,飞速缠上她腰间,将她牢牢吊住。
  
  喻辰看着距自己只有一人高的地面,后怕到手脚酸软、汗流浃背,脑中一片空白。
  
  “想不到堂堂仙盟,也会行私刑,随随便便就把一个大活人推下去摔死。”
  
  一只温热的手伸过来,抬起喻辰下巴,“还是个美人,杨无仇怎么又不怜香惜玉了?”
  
  喻辰缓缓回神,目光逐渐聚焦,落到来人脸上,长眉凤眼、薄唇玉面,眸光满含讥诮、笑容自带邪气,正是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魔尊杨无劫。
  
  杨无劫这时也认出了她:“是你?”他松开手,将喻辰放到地上,“怎么回事?”
  
  喻辰努力坐起来,喘了两口粗气,才答道:“魔尊先前放我出来,被他们看见了……”
  
  “原来还是我的错。”杨无劫冷笑一声,“也对,我一个魔头,不杀人反而救人,确是我的错。”
  
  喻辰听着他语气不对,未及反应,就感觉自己腰上一紧,接着整个人被飞速拉上半空,眼看自己再不补救,又有被摔成肉酱之虞,喻辰急中生智,大声叫道:“魔尊饶命!错的并不是您,是杨无仇那个王八蛋!”
  
  高飞趋势一停,杨无劫追上来凭虚而立,“你说,错的是杨无仇?”
  
  “对!就是杨无仇!他自以为是、自高自大,听信谗言、不辨是非,根本不配做仙盟盟主!”
  
  杨无劫略微满意,伸手在喻辰腰间一带,让她头上脚下站立起来,“你叫什么?”
  
  “喻辰。”喻辰声音微颤,吐字却很清晰。
  
  “撒谎!”
  
  感觉到这魔头又要发怒杀人,喻辰赶紧补充:“尊主明鉴,我原是贺兰敬昊的女儿贺兰星,但贺兰家害我不浅,我已经死过一次,不想再要原名,今后愿誓死追随尊主!”
  
  杨无劫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手掌一翻,递给她一枚黑色丹药,“吃下去。”
  
  “……”什么东西就让她吃下去?!
  
  可若是不吃……她先前到底是哪来的信心,认为现在跟着这魔头暂且不会有性命之忧的?!
  
  喻辰骑虎难下,别无选择,只能心一横,拿过丹药吞了下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