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静候三餐》作者:傅宝珍

入职家居设计行业的两年中,卓楚悦不是第一次碰上麻烦。

这一次的客户是一对夫妻,要求打造极简、时尚的两口家庭,不用考虑孩子。从量房、提方案、绘图、找材料等等,花去一个月,随后进行施工已经两个月。

夏天的傍晚,她从汽车中下来,走进一间便利店。

便利店的自动玻璃门一开,也接到主案设计师打来的电话,告知她,客户妻子有孕。

卓楚悦有些生气,“他说他丁克。”

“谁?”

“高先生。”这套房的男客户。

“你要时刻与他老婆保持沟通。”

卓楚悦更气,“她根本不跟我沟通。”

“谁让你有事没事的,冲她老公笑。”他调侃着说。

“笑还有错了?”

“你想想,我不喜欢女人,都觉得你笑的时候,真是十分养眼。”他一本正经的说,“天晓得他和他的老婆,会怎么去解读你的笑容。”

卓楚悦从小就经常笑,因为她发现只是笑,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即可以让她得到许多东西,别人待她会多亲切几分。

“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常常对他笑,然后浮想联翩?”她问。

他回答,“大多数男人是非常自信的生物。”

半响没有回应,他说,“生气啦?”

他接着补上一句,“我瞎说的,这不是你的问题……”

卓楚悦肩头夹住手机,匆匆说,“不是,在付钱。”

她要买一份三明治,手机在通电话,干脆用现金付账。

“别想这个,今晚改一间儿童房出来,明早过去安排。”

“知道了。”

挂掉电话,走出便利店,离不远就是住宅区。

回到她自己住的小公寓房中,三明治扔在冰箱,进浴室洗澡。

面对书桌坐下,她发一会呆,毫无食欲,再看一眼屏幕休眠的笔记本,满桌图稿,一阵胸闷。

静静坐有好久,正想下楼散步,收到一条短信。

陈诗敏:今晚约否?

诗敏是她在大学的同窗好友,毕业后同在一个城市,关系更亲近。

卓楚悦决定赴约,拉开窗帘,天已晚,点点雨在扑玻璃。

换上一件舒服的T恤,牛仔裤,随意梳头,用让·巴杜的香水,关空调、关灯,出门。

在公寓楼下,稍等几分钟后,有灯光照出雨轮廓,打的车驶近眼前。

她即刻钻进汽车后座。

司机向她确认一遍,“建国路富晶酒店?”

“对。”

诗敏只说在酒店的三楼,没说是什么餐厅。

当卓楚悦看到餐厅名牌——Le 20 fevrier.

她一愣。

服务生带她走向正对落地窗的沙发座。

陈诗敏先到有一会,餐厅里吊灯偏暗,仍然可以一眼捕捉住,向她走来的女孩。

卓楚悦的气质出众,大概与她的母亲是舞蹈艺术家有关。

她身材苗条,中等身高,也显得修长,任性的穿宽松T恤,都不像穿睡衣,与生俱来一种精致的感觉。

陈诗敏上下打量她,悲愤的说,“你又瘦了!”

卓楚悦笑着落座,烫成波浪的长发拢一侧肩上。

诗敏站起来,迫切地问,“我瘦了吗?”

诗敏的脸蛋饱满,令人有伸手去捏的冲动,身材健康匀称,绝对不胖,也不是她自己向往的瘦到见骨。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她泄气坐下,又不甘心,“我的黑眼圈都瘦没啦。”

“你的睡眠质量好,我是睡不好,所以瘦了。”

“还没有忙完?”

卓楚悦捏起水杯,“最少还要三个月。”

“别人上班按小时算,你按月算,迟早把身体累垮。”

服务生过来递上菜单,“这是我们的晚餐菜单。”

只有两种套餐,从前菜到甜品。她们不假思索的各点一种。

服务生询问过忌口,又递上两份酒单,“这是我们的酒单,两位看看有什么需要。”

陈诗敏问,“主菜有牛肉?”

“有日本和牛。”

“那来一瓶红酒吧。”陈诗敏抬头望向她,“红酒配牛肉嘛,怎么样?”

卓楚悦点点头,“好呀。”

服务生轻轻声说,“您可以看一下,这是比较受女士欢迎的葡萄酒。”

选完酒,服务生离开。

卓楚悦接上刚才的话题,“其实,我只是偶尔加班,休息时间不少,全怪上学的时候,每天都松松散散,缺少锻炼,现在一点压力就扛不住。”

陈诗敏说,“所以你干脆和我一样,来我爸的公司,都不用做什么,不想上班请个假就是咯,薪水照发。”

服务生上来,娴熟地摆放餐具,并带来一瓶葡萄酒。

卓楚悦联想到什么,笑说,“晚上还可以一起醉生梦死?”

“对呀,就像我们上学那会儿,多开心!”

“等我坚持不住会考虑的。”

从樱桃冷汤佐开心果的前菜开始,每道菜需换一次餐具,她们就交换一次眼色,忍笑不已。

不是不解高雅,只是记起初入大学校园的日子,花钱没有节制,她们竟然同时拮据,下个月生活费进账前,顿顿煮一锅方便面,两双筷子抢着吃。

无知无觉,将近三个小时过去。

诗敏最后一口葡萄酒,擦擦嘴,放下餐巾说,“我去洗手间。”

“嗯。”

服务生来撤走餐盘,再为她倒上一杯气泡水。

卓楚悦点着手机想了想,拨出一通电话。

电话接通,她不由自主的笑,“晚上好。”

问候完,才恍然想起此刻的法国,应该还未晚。

“晚上好。”但是他这样回应。

他的声音与从前一样低沉温润,通过电话传来,亦有磁性。

忙于工作的时候,只有听见他说话,她才会感到舒服平静,甚至一扫疲劳。

“你猜我在哪里。”

今夜的餐桌座位,选的令人心醉,又是下雨,无声,却滴满落地窗,不见星光,街景车河都模糊,映出吊灯、酒杯,非常旖旎。

“建国路的餐厅?”

“你怎么知道,诗敏跟你说的?”

他笑,“是。”

“没意思。”

她又问,“你什么时候回国?”

“目前还没有这个安排。”

“好吧。”

“如果你想的话,我下周回国。”

她忽然有些慌张,“我想什么了?”

他语气带笑,“你不是问我什么时候回国?”

“随便问问。”

她抬头,发现陈诗敏正走来,马上就说,“诗敏回来了,晚点再和你聊。”

他答应,“好。”

陈诗敏已将她挂下电话前的表情,尽收眼底,狐疑说,“怎么,瞒着我交男朋友了?”

她愣愣地回,“没有。”

“那你和谁在打电话,笑得真叫一个甜。”

“我一直笑得很甜。”卓楚悦展开笑容,眼角会弯下来,露出整齐雪白的牙齿。

也是。陈诗敏在心底点头。

“刚刚是在跟梁明轩讲电话。”

听到这个名字,陈诗敏别有意味的说,“难怪。”

卓楚悦莫名心虚,想解释一句。

陈诗敏就接着说,“我还没谢谢他呢,这间分店才开业,我已经听好几个朋友在说了,担心订不到位子,只好去麻烦他啦。”

这间餐厅品牌,属于法国一家餐饮集团旗下,梁明轩是其创始人之一。

陈诗敏凑近她,笑眯眯说,“老板帮我订位,说不定还能打折呢。”

陈诗敏的钱包一向丰厚,薪水以外,还有父母补贴,她在日常开销上,从来不拘小节。

除非,“你又没钱了?”

“还完信用/卡,这个月就没剩多少了,不敢向我爸开口。”陈诗敏哭腔哭调的说,还假模假样地擦眼睛,可惜没有泪。

卓楚悦笑,“买单吧,我请你。”

“说好我请你吃饭的,下次你再请回来。”她说着,然后高高伸长胳膊,打个响指。

在服务生过来之前,她好奇的问,“哎,这餐厅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卓楚悦回忆着这句法语,“Le 20 fevrier,二月二十,我的生日。”

“嚯!”

同样是单身,陈诗敏却觉得自己被伤害了。

服务生来到这里,“您好,有什么需要?”

“买单。”

“已经给两位免单了。”

陈诗敏掏卡的动作停住,“我服了,他不怕以后我天天来白吃白喝?”

卓楚悦说,“带上我。”

“必须的,没有你,谁给我免单。”

从酒店出来,汽车飞驰,行人打伞经过,陈诗敏的车停在附近。

两人都没带伞,只好缩起肩膀,跑进雨中。

陈诗敏抢先抱怨,“怎么不带伞!”

“买一把弄丢一把,新的还没买呢。”

代驾司机已经等在车旁。

她们带着餐厅送的两份礼品,坐进后座。

卓楚悦擦着雨水,问她,“驾照考过了?”

陈诗敏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确实很闲,就想去考驾照,一边学车,一边提前把车买好了。

她嘿嘿一笑,说,“没考过。”

“车怎么办?”

她耸耸肩,“有事请司机咯。”

葡萄酒让意识,像扑着雨的车窗般朦胧。

陈诗敏转过头来,问她,“你和梁明轩,怎么认识的?”

“他是我爸爸的……学弟,应该可以这么说吧,反正他们都是芝大商学院毕业的。”

卓楚悦说,“我记得,他第一次来我家,带了好大一条鱼。”

“鱼?”

“嗯,活鱼。”

“带鱼做什么?”

“做菜呀,难道放家里养着?”

陈诗敏哈哈大笑,“然后呢?”

1 2 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