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薄情人回收手册》作者:柳翠虎

楔子
  2009年,三木中学。
  早自习上了一半,班长周灵也就拽着脸上挂彩的何文叙去医务室了。两人前脚刚走,班上便迅速沸腾起来。
  哪怕是高二三班最迟钝的人都发现了——从这个学期开始,周灵也与班草兼校草何文叙的关系越来越不一般。
  两个人虽是前后桌,可高一一整年却从没说过话。而这个学期刚开学一月不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值日生王某某就发现,每天上午班长一到校,就会将早饭塞进何文叙的抽屉里。而何文叙也是绝,自古以来往他抽屉里塞早饭的女生不少,他一概不理,可偏偏,最近他就只吃班长给的那一份。
  当然这还不算什么。另一位知情人士再次爆料:每次单元考试,班长都刻意将卷子敞着,任由何文叙抄个痛快。可惜敞开的角度也刁钻,只允许何文叙一人受益。
  大家没发现么?有人愤愤——何文叙的成绩从高一时候的门门不及格,到这学期,基本都稳在 70 以上。
  对了,还有一点你们没有发现——群众再次化身列文虎克指出:这学期,何文叙违反校规的频率明明和去年差不了多少,可被处分的次数就少了很多。
  适度停顿后,一群人恍然大悟:”哦你是说……班长有意包庇?!”
  二年三班一群脑袋凑在一起,啧啧称奇。有关班长与校草的绯闻呼之欲出,可又迅速被大家按捺在心里——这两个人关系的突飞猛进可能是兄妹情、纯友情,甚至债务债主情,可唯独唯独不可能的,就是爱情。
  尽管十六七岁人人心思萌动,可总所周知,哪怕何文叙的春心再萌动,也绝不可能萌动到班长头上。原因只有一个——
  班长周灵也是二年三班、乃至三木中学,有名的冷面丑女。
  高中女生的丑,无非胖,无非黑,无非呆。周灵也黑胖占齐了不说,还戴厚厚框架眼镜与钢牙套。心思也不太在打扮上,青春期的胖女孩,除了校服之外,身上就套件超市里的大码 t 恤。直上直下的水桶状。
  此刻,周灵也正坐在医务室的木凳上,安安静静看校医给疼得龇牙咧嘴的何文叙抹碘酒。
  “打架了?”她问。周灵也的嗓音偏甜,说话也是慢悠悠的,与五大三粗的身形颇有些矛盾。何文叙每次听她说话,都得愣神一会儿。
  “呲——骑车时摔了。”伤口在额头。他的回答避重就轻。
  “是骑车时候被人从车上推下来摔的?”她精准还原现场。
  何文叙望了她一眼又垂下眸子,没反驳。虽然不是人直接推的,但也差不多——上学路上冷不防被隔壁学校的混混堵住,对方早有准备,配和默契将他绊下车来,紧接着冲着他肚子就是几脚,当时他磕到额头,满脸是血,小混混们见状,撂下狠话也就散了。
  “感情债?”周灵也猜。
  何文叙表情一敛,几分尴尬声明:“不怪我。是他女朋友非说喜欢我,关我屁事啊?我连他女朋友是谁都不知道。”
  周灵也扯了扯嘴角,没搭腔。这会儿医务室又来了一个学生,嘴唇苍白脸也发青,说是中暑了。校医瞥了周灵也一眼,递上碘酒,又指了指一旁的纱布胶带和药水,“包扎会吧?我先忙别的去了。”
  “啊?……哦。”
  周灵也做什么事都认真。她体态敦实,行动也慢,也因为这种慢,时刻给人专注的感觉。她做一件事的时候,就仿佛这件事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而当她望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仿佛这个人,也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人。
  而此刻,何文叙就这么被周灵也望着,他脑门上磕破了的伤口,也仿佛成为了全世界最重要的伤口。
  他有几分不自在,目光从周灵也不太细的胳膊上掠过,牢牢停留在医务室门口的垃圾桶上。
  “疼你就说一声啊。我会很轻的。” 声音也轻了。
  棉签点在额头上,冰凉触感。
  何文叙上午迟到时,周灵也正在讲台上组织全班早自习。居高临下,大老远就看到走廊上没精打采,又挂彩的何文叙,额头上的血被胡乱擦过,可又不甘心地渗出,汩汩沿着他的眼角往下流。配合白皮,分外触目。
  她一愣,放了书本就跑到走廊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一把拽起何文叙就往医务室走。
  周灵也个子不算矮,加上自带威严气场,这番不容置喙的霸道总裁行径霎时把何文叙震住,见她气势汹汹的架势,本以为是要抓迟到的自己去老师办公室的,没想到下二楼一拐,直接把自己推到了医务室。额头上渗着血,嘴却嘿嘿笑着,憨憨还挺高兴的样子。
  此刻医务室的电风扇在头顶呼呼吹着,伤口早已被周灵也细心擦拭干净。棉签很小心点触皮肤,然后被轻轻盖上纱布,白色胶带贴出井字形状。 因为距离太近,他甚至能嗅到周灵也轻轻的呼吸——牛奶香气。
  手上温柔让何文叙心头不安,心不在焉拽着的一次性纸杯被捏扁再被搓圆,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月来,冷面班长忽然对自己殷勤。
  他认识的姑娘不少,什么类型都见过,唯独没见过周灵也这么实心的姑娘。高中一年前后桌没说一句话,她是一心只想上清华的学霸,而他是日日得过且过的学渣,他于她本是纯粹的陌生人。如果不是这个暑假在肯德基和一群发小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逼着打电话对她表白。
  他们俩,本该接着继续做陌生人。
  一通电话磕磕绊绊表完白,没等周灵也说一个字,“啪嗒”就挂了——电话这头,一群男生爆笑。他心跳加速,觉得自己耳根都红。
  本以为恶劣玩笑就此结束,男生们欺负女生的缺德事没少干,何文叙转眼就忘。没想到一周后开学,周灵也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有了一百八十度转变。花式关怀突如其来更难以抗拒:她先是主动将暑假作业扔给自己抄,再是纪律考勤时撞见他与哥们迟到也视若无睹,接着单元测试,学霸的卷子干脆大大咧咧敞向自己,生怕他不抄。之后更加夸张,每天早晨一到校,一份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先砸在何文叙的桌子上,周灵也说话少有多余表情,冷淡瞥了愣怔的何文叙一眼,就一句轻飘飘的:
  “吃了吧。”
  理所应当语气倒把他唬住。第一口下咽,才发现,确实好吃。
  吃人家的嘴软,抄人家的手软。这么被人姑娘掏心掏肺关照了一个月,他本就对学霸怀有敬畏之情,又不知她的意图,想起自己和那群男生玩闹时说的话……此刻的敬仰中又混杂了两分愧疚、三分感激与五分不安。
  九月末秋老虎的热风一吹,磕破了的脑子一抽,何文叙忽然拽了拽周灵也的袖子,没头没尾冒出一句:
  “那个…对不起啊……”
  说完了才意识到犯蠢。
  周灵也贴胶带的手还悬在何文叙的额头上,见他的睫毛半垂,浓密像扇子。周灵也有点懵,顿了会儿才回:“这时候,不应该说谢谢你吗?”
  “其实,我……我是说暑假,我给你打电话那次…当时我说我喜欢你,其实…”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周灵也打断了:“其实,我不是第一次听人对我表白。”她低头,将纱布剪刀与胶带放进急救箱里,声音闷闷:“但在你之前,每一个对我表白的男生,都从来不是真的喜欢我,而是为了嘲笑我。”她耸了耸肩,“可能因为我胖,我不好看,所以在他们眼里,喜欢我,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吧? 好在,何文叙,你没有像他们那样。 ”
  何文叙一噎,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眼神复杂。本来随意翘着的腿改为平放,挪了挪位置,又换了一只脚翘上。
  周灵也的目光直直看向他,耐心等他换了个舒服坐姿,才接上:“所以,我很感激你。”
  如鲠在喉,何文叙挠了挠头,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第一次在女生面前如此不自在,憋了半天,只憋出一句,“那个……没、没关系的,你……你不需要……”
  周灵也没理他,语气一转,感激化为坚定:“但是,我还是得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何文叙再次愣住:“哈?”
  “你的表白我收到了,但感情这回事,我确实没办法接受你。”周灵也认真看着他的眸子。一脸伟光正分析,“学校规定不能早恋。而且我们现在是高二,明年就要高考,最关键的一年,主要的精力都应该放在学习上,倘若这时候分心恋爱,是非常不明智的。你说对不对?”
  何文叙怔了几秒,茫茫然找到一句话点头, “对对,现在的精力确实应该放在学习上。你看你成绩那么好对吧。那个,现在千万不要谈恋爱,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你成绩要紧!”
  周灵也点了点头。 掰了掰手指,又开口:“ 我很珍惜你对我的感情,所以,虽然不能有所回应,但我会努力努力对你好的。”
  何文叙一愣,这才恍然大悟——卷子借他抄、早餐送他吃、逃课替他打掩护,他被人揍,她送他去医院 ……她这一个月来对他的付出,不是因为爱情,而是因为一份纯粹的感激——一份,他不配得到的感激。
  心中酸涩,少年犹豫半晌,最后只说了一句:“ ……那个,以后,我……我罩你。有我在,谁、谁也不敢欺负你。”
  上午的阳光打在玻璃上,周灵也歪头审视了他一会儿,最终伸出手:“好,那我们击掌为誓。”
  周灵也人虽胖,可手却极美,五指纤长,骨节也匀称,两人的手在空中一碰,他触到她的掌心,柔荑一般,微微发愣。
  偏偏早自习结束的铃声恰好在他们击掌时响起,何文叙一惊,心虚似地猛收回了手,手肘冷不防向后,撞翻了身后的一排杂志与书。
  两人对视一眼,何文叙讪讪蹲下身去捡。
  落满地的大部分是校医无聊时看的杂志,《知音》《青年文摘》和《读者》,间或散落着几本学生落下的参考书和必读名著。
  “《基督山伯爵》?听起来是个名著?”何文叙拿起其中一部大部头,学渣式问:“这书说什么的啊?”
  周灵也也弯了腰,将散落的杂志叠成一摞,听了这话,侧过头来:此刻阳光正好洒在何文叙的脸上,沐浴在阳光下的男孩,笑起来时露一排白牙,嘴角扬起,眼神明亮——
  她忽然想起一个月前的那天,在肯德基,她买完甜筒,接到了他的表白电话,轻巧一句:“周灵也,我、我喜欢你。”还不及反应,电话就被挂断。
  心弦撩拨,小鹿乱撞,握着甜筒只觉脸颊烧红,可还没走到二楼,就听见一群人大笑,自己的名字夹杂其间。
  她想她会一直记得,当时她从楼梯一角往上看,阳光明晃晃透过窗玻璃洒在那个男孩的身上,看到他笑起来露一排白牙,眼神一如既往明亮,只不过彼时他皱着眉头,一脸不在意,混不吝地开口,说的却是:“行了行了别开我和周灵也的玩笑了好不好,又丑又胖,全世界的女生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她啊!”
  在又一阵哄堂大笑中…她笔直站在原处,直到甜筒冰激凌融化,冰凉滴到脚尖,她才木然垂了垂头。然后她很平静地转身下楼,又很平静地将甜筒扔进垃圾桶里,甚至很平静地回到家,做完了一张数学卷子……
  “你说《基督山伯爵》啊?”
  上午的医务室,周灵也乖巧站起,将捡起的书整齐放回架子上,她笑了笑,拍拍手,温和对身边的男孩说:
  “唔,这是一个关于,报复的故事。”
  《薄情人回收手册》也在公众号:柳翠虎 上连载啦。欢迎大家从公众号订阅。

第01章 好运气应该攒着,不能随便浪费
  公司这次年会定在 RODEO,地点位于新建的骏豪中央公园写字楼。
  写字楼设计标新,请了国际设计师操刀,远看像外星人的遗留物,近看黑黢黢像一座山,餐厅设在顶楼,大家也叫它山顶。
  这会儿刚过八点半,酒劲刚刚漫上脑门,小互联网公司氛围轻松,年会不时兴表演节目,几个老板随意说完几句,就开始在公司群里撒红包。霎时尖叫与惋惜声一片。
  周灵也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面前几上半杯红酒,握着手机,目光顺着山顶的玻璃窗往下延,马路后是夜晚依然星火闪烁的朝阳公园,明黄色霓虹灯勾勒出湖泊。没一会儿,身边沙发塌陷,落下一个人。他穿一身黑色潮牌,仅领口别了一只粉色墨镜——年会有 dress code,人人着装都被勒令带一点粉。男人瞥了一眼周灵也的界面,见是抖音,笑起来:
  “哟,红包都不要了啊?”
  周灵也“啊”了一声抬头,下意识先将手机屏幕往下扣了,见是万初尧,抬了抬眉毛算是招呼,她气质虽冷,可这会儿显然低气压。
  万初尧也注意到了,接着逗她:“哟,怎么了?今天谁惹我们周周不高兴了。”
  周灵也没理,伸手拿了红酒又抿小半口。
  男人脾气好,吃瘪也不在意,懒懒往沙发背一靠,翘着腿东拉西扯逗她说话。周灵也只嗯嗯应声。几个回合下来,万初尧干脆使出杀手锏——凑过来端详了她几秒,做惊讶状:“喂,周灵也,你是不是胖了?!”
  这话果然有奇效——她从高中后便留下的习惯,太在意自己的脸、在意身材、在意一切外在。高考结束后摘了眼镜、取了牙套,奋力一个月甩掉 20 斤体重,再之后是漫漫美白路……她知晓自己颜值的来之不易,所以惜之近乎病态。尤其身材,这些年几乎 6 点后就不再进食,每日步数 8000 以上,视脂肪为大敌。
  这会儿听到胖字,“噌”一下坐直,转过脸问万初尧,眼睛圆圆:“哪胖了?”
  “喏,这里。”他笑笑戳了戳自己的脸,示意她,“圆了。”又残忍补一句:“对哦,妆也花了。”
  被他一说,心下越发烦躁,四处望了望,注意力这才落到身边的万初尧身上:见他好整以暇瘫着,干脆倾身上前,这姿势把男人吓了一跳,以为她大庭广众下就要往自己怀里钻,正要开口,好在周灵也的脸在他胸前不远处便顿住了——
  只见她十二分认真望着他胸前别着的粉色墨镜,对着反光的镜片,看了看眼影高光又照照红唇,照完了左脸,再照照右脸,睫毛忽闪,仔仔细细。
  敢情拿自己当镜子呢。
  “嗤…”万初尧垂头欣赏了一会儿,这个角度,这个距离,更习惯的动作是将这颗脑袋摁在怀里。可惜此刻人多,他干脆伸手摘了胸前墨镜,戴在自己脸上,歪着头对周灵也笑,“要照就对着上面照嘛,胸肌还是半成品,可不敢让姑娘随便看。”
  他是单眼皮,眼睛不大,长相胜在皮白,此刻遮了眼睛,嘴角勾起,平添几分魅惑。
  周灵也确认完了妆容,知道他在逗自己,拧了腰坐直反击:“既然是半成品,那就多运动,否则脱了衣服把姑娘吓跑。”
  “啧啧。”他笑,“运动就运动,什么时候一起?”
  这话暧昧,周灵也瞟了他一眼,不接了。
  万初尧撩拨姑娘从来点到为止,这会儿懒懒往后靠在沙发上,他的目光从她的脸、移到腰,再落到腿,心思一动,又忍不住凑过来,轻声调侃:“秘书怎么肯放你进来?你这一身黑,dress code 在哪儿?”
  声音伴着几丝男人的气息往耳朵里飘,周灵也却没动,只侧了脸,甩甩头发,示意他:“这么大的发卡,没看到?”
  她头发黑亮,侧面夹着一只小熊发卡,在灯下闪烁辉映,仔细一看才知是嵌了满满粉色水晶,衬托皮肤分外白皙透亮。
  万初尧嘴角弯弯,伸手就将发卡顺下,拿在手里端详了会儿,翘着腿问:“真好看。谁送的啊?我猜啊,是个有品位的帅哥。”
  “不,一个笨蛋。”
  “喂!”万初尧不高兴了,抬头瞪了周灵也一眼,“再给你次机会答啊,不然发卡没收!”
  周灵也嘴角扬起,眉眼弯弯,头发朝万初尧的方向偏了偏,眸子睨他,“你先替我戴回去。戴回去了我再好好答。”
  男人依言。他当然不擅长理妆,但此刻却十足认真,一手捋了捋她的发,另一手别扭摆弄夹子。远远看去,笨拙像是动物园的黑猩猩给同伴抓虱子。
  好在男才女貌,两人眉眼带笑。
  远处几位同事眼尖,瞥见了这场景,手肘互相碰碰,耳语起来:“喂喂,看。那二世祖又有新目标了。”
  “哟,咱灵也才来小半年,就被盯上了。”
  “那不是……有花堪折直须折嘛。越是新鲜的花,他越喜欢。”
  同事这话意有所指,两人想起先前几位姑娘的际遇,对视一眼,意味深长。
  这边万初尧总算别别扭扭给周灵也戴上发卡。他是胡同里长大的北京人,说话做事总带几分“爷”的腔调,在沙发上坐着也没正个形,又往后懒懒一仰,手臂展开横在沙发靠背上,接着逗她,“来,现在可得好好答了。”
  周灵也眸子飞了他一眼,指尖点点发卡,脸上带笑,说了声:“谢谢万总。”
  “喜欢吗?”
  她皱皱鼻子,眯眼:“不敢不喜欢呢。”
  撒娇滑入人心里。万初尧满意了。
  发卡是他送的。
  严格来说,万初尧不算万总。他的哥哥万新尧才是正儿八经的公司老板,三清毕业,纯正的技术男,在大厂工作十年,前几年跟着创业浪潮,万新尧毅然辞职做起自己的直播 App。公司今年顺利拿到 B 轮,合规需求增加,这才扩张招了周灵也这个师妹做法务。也顺带,让自己的二世祖弟弟在公司管些行政后勤。
  上个月,万初尧忽然发消息问周灵也喜欢看男人穿什么颜色衣服,周灵也恶意轻描淡写说了个粉色。没想到半个小时后,他便从会议室里走出来,笑嘻嘻告诉她:年会主题色定了。到时候一群粉男人,让你看个够。
  接着第二天,一个礼盒就放在了她桌上,打开是粉色水晶小熊发卡,外送一张便签:“不戴我可会生气。”
  初来乍到,公司示好的男人不少,旁敲侧击万初尧与周灵也关系的也不是没有,再直接一点的,或暗示或不齿万初尧风流,毕竟 26、7 还孑然一身的优质男,单身理由千千万,绝不是因为太专情。
  可周灵也也心知肚明——为什么这世道渣男偏偏如鱼得水?还不是因为女人和他们在一起时,真的开心。
  这会儿两人坐在窗边,远处是闹成一团的同事,后勤部门的人不多,看着时间也要组织抽奖了,万初尧却舍不得走,自顾自不安分在她身边坐着,摆弄完她的发卡,又伸了手指勾她耳环。
  周灵也的耳环也是黑色,两只纸折的千纸鹤,尾上坠了暗色流苏,与乌黑头发融成一体,缎子一般。男人的指腹轻轻摩挲千纸鹤的肚子,似乎对她的一切都感兴趣,又凑过来喃喃:
  “这耳坠子真是纸折的?沾了水湿不湿呢?”
  指尖拨动碎发,搅得周灵也耳侧发痒,正要拍掉他的手,抬头就见行政部的小姑娘阿玲在不远处探头,一脸犹豫。
  “喂,阿玲来找你了呢。”
  “得。”万初尧也瞄到了阿玲,抽回手,冲她示意自己马上就去,见阿玲转身走了,他才转向周灵也,邀请,“一块走呗,抽奖去。”
  没想到这姑娘却摇了摇头,“不去了。好运气应该攒着,不能被一次次浪费。”
  “就你理论多。”他无奈,“一整个年会,红包不抢、抽奖也不去,你今年 8 月才来的,这会儿年终奖也没多少,敢情你这丫头来上班就为了体验生活吗?”
  周灵也这才笑了笑,瘪了瘪嘴做可怜状:“怎么不差钱?刚毕业好穷的,我恨不得找一个大款包养。”
  “哟呵,你可别诱惑我啊。我可经受不住诱惑。”话虽这么说,可还是被“诱惑”了——万初尧掏出手机,点了点,嘴上说了句:“得,难怪我哥说我存不住钱。今晚豁出老命抢到的红包,这会儿全没了。”
  周灵也一时没明白这句话意思,诧异抬头看了他一眼,下一秒,手机震动,支付宝提示:
  万初尧向你转账 1432.28 元。
  她一怔,抬头看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他扔下一句话走了:“就当做我替你抢的呗,回头带我吃顿饭,算我的辛苦费。”
  他步子大,话音落地的时候,人已经走了远好几步。此刻餐厅一大半的人都挤在了临时搭建的主席台附近,阿玲抱着一个粉色抽奖箱,以及一大叠奖券,依次开始给各个员工发放,各类粉色着装闹哄哄围着站了一大圈。背景音乐也热闹。越发显得周灵也这块空荡,似乎连灯光也暗了不少。
  目光从远处收回,她这才重新拿起手机,依然还是抖音界面。
  循环播放的是抖音常见的撒狗血视频,视频的情节很简单,大概是一个靓女正在路上走猫步,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俊男,然后俊男顺势伸手拖住靓女的腰,音乐恰好配合慢动作响起,两人摆出一个彼此都好看的唯美姿势。
  视频看了十遍不止,周灵也的目光顺着俊男的手滑向靓女的腰,再最后定格在俊男的脸上。屏幕右边显示俊男的头像,红圈闪烁告知正在直播。
  她顿了很久,又或者只有几秒,指尖触到屏幕,犹豫半刻,点击。此刻直播间里的人不少,俊男主播戴着耳机,坐在一个健身器材旁,他似乎刚刚锻炼完,额上还有汗,脖子上挂着毛巾,一边喝水,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和粉丝聊着天。
  周灵也当然不是第一次看他直播,关注他许久,但从来隐在人群粉丝与迷妹当中。可这次,破天荒的,她点击开礼物栏,再点击充值,金额 1432 元。
  可以刷 6 个热气球。
  接近深夜的北京依然五光十色,山顶的灯火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照成黑夜中的星星一点,骏豪广场的写字楼在黑暗中,如同镇守朝阳公园的一只巨大又安静的兽。
  朝阳公园的另一侧,一家健身房内,何文叙刚喝了一口水,手机架在面前。为了宣传新开的健身房,另辟蹊径出卖色相,直播了一晚上,正要和粉丝说一声下播,忽然屏幕上砰砰升腾起 6 个热气球。一时热闹非凡。
  他一愣,随即笑起,露出一排整齐白牙。习惯性感谢,可就在要念出送礼粉丝名字的时候,笑容僵在脸上,大脑霎时空白——他看见那个心心念念,却又消失了八年的名字忽然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并附带屏幕上弹出的一段留言:
  “何文叙——”
  “我实在不喜欢看见你和别的女生,那么亲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