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作者:总攻大人

陆沉音是被人从家里赶出来的。
  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回眸看了一眼趾高气昂的“妹妹”夏槿苏,再看看她周围凶神恶煞的护卫,长舒一口气,步履蹒跚地走了。
  
  夏槿苏远远望着她走远,冷哼一声道:“算她识相,再来纠缠不清,气坏爹娘,就不是打一顿赶出去这么简单了。”语毕,她厌恶地扁扁嘴,头也不回地进了宅子。
  
  其实陆沉音挺无辜的。
  她不是以前的陆沉音,以前的陆沉音在夏槿苏让一群身强体壮的护卫教训她的时候就死了。
  现在的陆沉音虽然也叫陆沉音,但其实是穿来的。
  想想自己不过睡了一觉,就穿成了同名同姓的小可怜,陆沉音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头,忍耐着全身的酸痛,她靠到了路边的一棵树上细细整理脑子里记忆。
  
  陆沉音的原身是个挺惨的人,她出生没多久父母便被魔修害死了,作为他父亲结拜大哥的夏源拿了她父母的遗物后收养了她,她便做了夏家的“大小姐”。
  一开始还好,夏家就她一个孩子,但很快夏源和夫人生了他们的女儿,比她小一岁的夏槿苏。
  夏家是下界还算小有名气的修仙世家,在两个女孩都长到合适的年岁时,便为她们测了灵根。
  
  测试的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名不正言不顺的夏家“大小姐”陆沉音竟是天灵根,是名副其实的修仙天才,而备受宠爱的夏家真千金夏槿苏却是双灵根。
  虽也不算特别差,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陆沉音的衬托,夏槿苏就显得普普通通了。
  
  夏槿苏本来就讨厌陆沉音,这个明明姓陆却抢了自己大小姐名号的人,如今还要在修炼上被对方压一头,别提多难受了。
  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陆沉音其实还不知道。她被蒙在鼓里——夏源和夏夫人没告诉她,她那时候还小,不懂那些亮光代表什么,只知道伯父伯母看她的眼神很复杂。
  再后来,妹妹和她闹了一通,指着她鼻子咒骂了一顿,她更是稀里糊涂。
  
  再再后来,陆沉音知道了他们为什么对她这样,原来她的灵根非常混杂,根本不适合修炼,无法为夏家做任何贡献。夏源和夏夫人一脸惋惜地表示以后家里的灵石和天才地宝都要紧着夏槿苏来了,陆沉音觉得这也没什么,毕竟她没天赋嘛,不修炼就不修炼了,只是有些难过不能靠自己努力变得强大,给父母报仇。
  
  后面几年,两个姑娘越长越大,差距也越来越大。夏槿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夏家的希望,而陆沉音则因为无缘修炼,年近十六都还没引气入体。她在夏家名义上是大小姐,但其实一直在做粗活。最初她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好白吃白喝,做点事就做点事。
  再之后大家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让她做事有什么不好了。夏夫人更是有意将她养废,时间长了,陆沉音就成了个沉默懦弱逆来顺受的性子。
  
  这次陆沉音之所以被赶出来,是因为她心中喜欢的人要定亲了,和他定亲的人正是她名义上的妹妹夏槿苏。夏槿苏来她面前炫耀,陆沉音看着她头上戴的对方送的簪花羡慕又酸涩。
  带着复杂的心情,陆沉音出门时偶遇了上界第一大宗门青玄宗来下界招收弟子,年龄在十六岁之下的,都可以上去测灵根。
  
  陆沉音远远看着许多前呼后拥的幼年世家子弟去测,皆是满怀希望伸出手,又一个个哭丧着脸离开。
  他们其实都知道自己灵根如何,只是不甘心错过机会,想再试试,期盼着一个“万一”,可最后还是没有万一。
  青玄宗已经不招收普通灵根的弟子了,如果不是天赋极好的孩子,都不会有留下姓名的可能。
  也有一部分看起来出身平民的去碰运气,结果自然也不好。
  
  青玄宗啊,对于灵根混杂的陆沉音来说,那是梦一样遥不可及的地方。它的存在要比她心中喜欢的那个人还高不可攀。她当时也不知怎么了,或许是因为太绝望了,或许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侥幸,反正她鬼使神差地走了上去,在一身青衣系着灰色腰带的青玄宗弟子指引下测了灵根。
  
  她至今还记得那炫目的光芒,哪怕壳子里的灵魂换了一个,充盈的记忆也让全新的陆沉音印象深刻。
  似曾相识,真的是似曾相识,十来年前她测灵根,不就是这样的光吗?
  当一个一直被当做废物来看待的人突然发现自己非但不是废物,还本该是个天才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近十六年来的折磨和嫌恶回荡在她脑海中,心上人惋惜遗憾的脸一遍又一遍从脑子里划过,那时的陆沉音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顾不上和青玄宗的人说话,飞快跑回了夏家,找到夏源和夏夫人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就是……她被打了一顿,丢到了街上。
  
  “你还有脸去青玄宗那儿测灵根?你真以为自己能被收入宗门不成?那可是上界第一宗门,有大能玄尘道君坐镇,下界多少世家大族子弟都进不去,连我们槿苏都没希望,你竟也敢奢望?你如今已经十六岁,炼体都还不曾,哪怕你有天灵根又怎样?你已经废了陆沉音,夏家白养你这么多年,对你的偿还已经足够了,你今日来兴师问罪,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给你些灵石,你自去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进青玄宗!”
  
  夏家在下界都不算是顶级修仙世家,更别说在上界了。
  夏夫人这些话说得也没错,哪怕再有天赋,陆沉音也年纪大了,论常来讲,她这个年纪这个灵根,本该早早筑基的,可现在,她连修炼的门路都没摸到。
  
  大受打击死在乱棍之中的陆沉音绝望极了,穿越而来的陆沉音翻出那些所谓给她的灵石……三块下品灵石,真的绝了。拿了原主父母那么多法宝,居然这样就把她打发了。恐怕他们都没想到原主还能活下来,一心打算打死她的。
  
  收起袋子,陆沉音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
  虽说记忆里的内容告诉她想进青玄宗很难,但总要试试的。不然她现在还有什么路可走?人都快不行了。
  
  咬咬牙,忍着身上的疼,陆沉音拖着重伤的身体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找到了当时测灵根的地方。
  可惜的是这里已经看不见青玄宗弟子了。
  
  陆沉音犹豫片刻,问路边的摊主道:“这位大哥,请问你可知今早在这里招收弟子的青玄宗门人去哪了?”
  
  摊主大哥打量了她一眼,笑着道:“走啦!一到正午就走了,听起来是要回上界啦。”
  陆沉音皱了皱眉,快速问道:“那您可知道他们投宿在何处?”
  “姑娘不知道吗?青玄宗门人来了咱们江陵自然是住在最好的如意客栈了,这三天如意客栈被包了下来,不知道多少人慕名去围观上界仙人呢。”
  
  陆沉音还真不知道这个。
  原主性子被夏夫人磋磨得不成样子,唯一一次反抗还把自己玩死了,她能知道外界的消息才有鬼,估计夏家人也不允许她知道。
  
  陆沉音朝摊主道了谢,顾不上身上的疼,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如意客栈。
  
  说来也算老天有眼,她到的时候,正巧看见一身青衣的青玄宗门人准备离开。他们一共四人,却包下了一整个如意客栈,足可见财大气粗。
  
  陆沉音担心赶不上,近乎一路小跑赶了过来,她刚站定脚步,青玄宗的人便看了过来。
  
  “嗯?”一位看起来是领头人的男弟子惊讶地望着她,“这不是早上那位天灵根的姑娘吗?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陆沉音扯了扯嘴角,顶着众人诡异的注视垂眼道:“……出了点意外罢了,不足挂齿。早上走得匆忙,还未曾从仙长处听得结果,所以想来问问。”
  男弟子眉目如画,神情温和清正,周身自有大宗门弟子的气度,他笑了笑说:“姑娘的灵根自然是极好的,便是在青玄宗内都不算多。只是姑娘如今年纪已是不小了……”
  “不是十六岁以下就可以么?我还没超过十六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还真是差一个月才到十六岁。
  男弟子顿了顿道:“是这样没错,但姑娘现如今的身体……”
  “我很快就会好的。”陆沉音终于有了些急切。
  男弟子叹了口气说:“不瞒姑娘说,进青玄宗,测灵根只是第一步,若你真要做内门弟子,还要经过比试选拔,宗门各位长老只会从优胜者中挑选弟子。”
  陆沉音心里一沉,果然很快就听男弟子道:“依我看,姑娘如今的身体,怕是撑不过比试的。”
  
  与其死在比试里,还不如赖活着。
  对方的劝导很恳切,听得出来是为她好,但陆沉音其实也没别的选择。
  留在江陵是饿死,或者被夏家人害死,永绝后患。
  跟着他们去青玄宗,还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我不怕。”陆沉音神情坚定,抿了抿嘴角,低声恳求道,“还请仙长给我一个机会,我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留在这里也是半死不活,还请务必让我试试。”
  
  “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这话说得酸涩又落寞,她垂着眼睛,眼睫颤动,明明看起来该是异常脆弱的,却又在低垂的眉梢眼角处挂满了坚韧。
  
  男弟子玄黑的眸子凝着地看了她好一会,才在其他同门欲言又止地注视下松了口说:“也罢,此次江陵一行也不曾招收到别的弟子,便先带你回去吧。”
  其他门人也很担心带她回去会闹出人命,想要劝解,言语间称呼他为“白檀师叔”。
  白檀抬手阻止了他们说下去,那三人一齐望向陆沉音,眼神复杂。
  陆沉音管不了那么多,有机会总比没有强,她心中感激不已,抱拳朝白檀道谢,白檀笑着表示不必,随后便御剑而起,在下界一众人艳羡的眼光中,领着伤痕累累的陆沉音离开了。
  
  穿越之前,陆沉音坐过飞机,坐过高铁,但从未体验过御剑飞行。
  她艰难地稳住身形,白檀亲自带她御剑,御剑速度极快,她垂眸往下看,万丈高空下,江陵城化为一个黑点,层层白云飘过,一切景色都美得很不真实。
  
  陆沉音长发被吹得凌乱不已,她脸色苍白,身子摇摇欲坠,在摔倒之前,不得不抓住了白檀的衣袖,勉强撑住。
  
  白檀回眸望过来,对上陆沉音饱含歉疚的双眼和难看的脸色,顿时反应过来她根本没修炼过,应当是第一次御剑,怕是在害怕吧。
  
  他任由她拉着衣袖,放慢速度,还轻轻抬手,划了一道光罩来为她挡风。
  “抱歉,是我疏忽了。”他轻声致歉。
  
  陆沉音摇摇头,看着其他三人御剑速度渐渐超过了他们走在前面,两名女弟子时不时回眸朝他们这边看,颇有些不自在。
  
  她想松开白檀的衣袖,可白檀说:“没事儿,抓着吧,到了再松开。”
  陆沉音自后看着白檀挺拔的背影,心想当事人都这样说了,那她也别矫情了,她虽然不恐高,但也是真的有点虚弱啊。
  
  最后看了一眼江陵城的方向,陆沉音想着,此次一去,若是还可以回来,必然要为死去的原主讨回公道。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