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心毒》作者:初禾

楔子
城市的夜幕从来不是不透风的黑。四面八方的光亮像冬季浮在河面的雾气,喧嚣直上,与浓云一起遮住砂砾般的繁星,投下乌泱泱的暗红。
初春,夜风里有干燥的青草味,细微得像孩童刚吹出的七彩泡沫,轻轻一触便消失得无踪无迹。
驱散青草香的是闷沉沉的烟尘味。
一辆厢中空空的112路公交停在侨西路车站,前门上了三个年轻人,后门陆续走出五人。
花崇是最后一个。
司机往监控里瞧了瞧,哈欠一打,关门走人。
112路像个年迈的老头儿,喷出一勾子尾气,晃晃悠悠扬长而去。
洛城的春天转瞬即逝,花崇还未来得及深呼吸春夜独有的青草香,就被迫吃了一口呛人的尾气。
“操。”他低低骂了一声,鼻子不大舒服地皱了皱,却不见真生气的样子。
这时,又一辆公交驶来,一位拄着拐杖的婆婆步履蹒跚地往前门挪。他几步赶上,将婆婆扶上车去,和气地笑道:“您慢点儿,这么晚了,早些回家。”
婆婆笑出满脸褶子,“小伙子,谢谢你。”
他站在车门外,并起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乐呵呵地向上一挥。
三十出头的年纪,这动作做起来未免有些轻挑。但他眉目清隽,眸底透明的光就像高原上空的星辰,举手投足间尽是轻快之气,叫人压根儿看不出年龄。
说是二十来岁的帅小伙也有人信。
司机挺有眼力见儿,待婆婆坐好了,才缓慢启动,驶出站台。
??
花崇在尾气里打了个喷嚏,拿出湿巾擦了擦口鼻,这才向不远处的地铁站走去。
他有车,平时上下班却不怎么开,一来高峰期容易堵在路上,不如地铁方便,二来出外勤有公车,偶尔还能蹭蹭老陈的大奔,横竖用不上他自个儿的车。
唯一麻烦的是从市局到画景二期没有直达路线,需要在侨西路公交换地铁,中间百来米得靠烧脂肪搭“11路公交”。
尽管他体脂率很低,几乎没有什么脂肪可烧。
??
侨西路以前挺偏僻,附近只有一个半死不活的百货商场。
这年头老牌百货商场早没活路了,不是被推了规划步行街,就是被新兴商业地产收购,建大型购物中心。这家百货商场就遇上了不错的买家,去年底刚签合同,现在正在推倒重建。
花崇不急着回家,朝工地上多看了两眼。
夜色里,辉煌过几十年的百货商场就像个垂垂老矣的病人,东边被削掉一块,西边被拆掉几层,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它存在过的痕迹就将被彻底抹去。
就如许多离开的人,与过去的事。
??
花崇眼尾一垂,正欲继续朝地铁站走,忽地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下一秒,他条件反射地转身,手臂肌肉不自觉地绷起,却见一个穿着兜帽衫牛仔裤的年轻人正握着手机,望着工地出神。
那年轻人的身材颀长,露在衣袖外的手腕筋骨微突,显出张扬却含蓄的力量感。
大约是注意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年轻人半侧过身,俊朗的五官被路灯打上一层柔光,少倾,眉间浅淡的讶异转为笑意,礼貌地点头道:“你好。”
??
花崇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职业习惯使然,听见快门声就本能地警惕并循声望去,这时也笑了笑,“拍工地?”
年轻人看看手机,明白过来,“嗯,刚到洛城,听说这里以前是个老牌百货商场。”
“已经拆得差不多了。”花崇习惯了与陌生人搭腔,不紧不慢道:“过个一年半载,新的购物中心就修好了。”
“修筑之时,是最诱人的时候。”年轻人由衷赞叹。
花崇不明其义,将年轻人上下打量一番,猜测对方大约颇有些文艺细胞。
而他自己却除了名字与文艺沾了些边儿,从里到外无一处与文艺有关。自觉觅不到共同话题,于是笑道:“你慢慢欣赏。”
我就不陪你站在工地边搞行为艺术了。
??
“你不觉得吗?”年轻人却勾起一边唇角,眼帘稍稍向下一垂。
明明是个有些邪性的神情,年轻人眼里却沉着几许虔诚。
花崇好奇道:“怎么个诱人法?”
黑夜里的破烂工地很诱人——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它就像一串串代码。”年轻人说:“将成未成时永远是最完美的。”
花崇想了想,“你是程序员?”
原来不是搞行为艺术的?
年轻人一笑,“你呢?”
“我?”花崇信口胡诌,“我是搞行为艺术的。”
年轻人露出探寻的神色,似是不大相信。
花崇潇洒地扬了扬手,“走了。”
??
路上车水马龙,花崇心情不错地踩上地铁站的下行电梯。广播里传来甜蜜的女声:“地铁即将到站,请依次排队,站在两侧黄线外,先下后上,不要拥挤……”
地铁站外,月亮从浓云中钻出来,暗淡的光芒顷刻间被城市的夜光吞没。苍穹之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扎出来的它。
年轻人收回望向地铁站的目光,看着工地上黑沉沉的建筑发呆。须臾,终于抬起头,看见了那可怜巴巴的月亮。
车流如水,噪音如潮。
年轻人走向路边,骑上一辆摩托。头盔之下的双眼笑意渐消,变得冰冷而沉默。
??
这天晚上,在城市西边的角落,年轻貌美的姑娘睁着一双血流如注的“眼”,最后一次仰望那惨淡的月色。

1 2 3 4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