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地球上线》作者:莫晨欢

“啊,我的书!”
  
  小女孩以人类无法企及的速度跑到唐陌面前,一把将这本《玛雅文明消失的秘密》抱到了怀里。她左手拿着巨型火柴,右手拿着书,确定了这是自己丢失的书后,就跑到书架旁坐下,靠着书架开始看书。
  
  “妈妈明天要考我这本书上的东西,我要赶紧看书。”
  
  硕大宽敞的图书馆里,小女孩翻书的声音唰唰地响着。
  
  神棍的脸庞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煞白,他嘴唇发紫,死死地盯着马赛克和她手里的那本书。好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仅仅是几分钟,神棍的头发就被汗水打湿了。他看向唐陌,苦笑道:“原来是这本书。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唐陌低头看了眼神棍的右手,在那手背上,白色的天使羽翼花纹渐渐变黑,成了黑色的恶魔羽翼。
  
  唐陌的声音很平静:“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
  
  神棍不可置信地睁大眼:“怎么可能!”
  
  小女孩还坐在地上看书,似乎听不到他们这边的声音。游戏至此结束,唐陌和神棍走到图书馆的阅读区,拉开椅子坐下。
  
  唐陌抬头看向远处的马赛克,整个图书馆里恐怕现在只有她还有心情耐心地看书。神棍再没了之前的怯懦害怕,他坐在唐陌的面前,开始说起这件事的真相:“是我把你拉到这个游戏里的。”
  
  这倒是出乎了唐陌的预料。
  
  神棍说:“潜入图书馆的事情是意外。我是在你进入图书馆前就潜进来的。你知道的,很多我们这种无业游民都会来图书馆挥霍时间,到晚上关门前你们的保安要把我们全部找出来,赶出图书馆。但保安也有失误,你们图书馆离那座塔太近,所以在它发出‘地球上线’的声音后,我选择了这里观察那座塔。然后在第三天,我在看一本书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它对我说的话。”
  
  神棍抬起头,目光认真而又狂热地看着唐陌,他好像不在看唐陌,而是看到了什么伟大的存在。
  
  “它对我说,游戏即将开始。”神棍痴迷地看着空气,又重复了一遍:“我被它选中了!”
  
  唐陌没有和他搭话。
  
  神棍只是个疯狂的宗教份子,不是神经病,这点图书馆所有工作人员都知道。所以没过一会儿,神棍就冷静下来,除了脸上还有一点病态的潮红。他说:“它给我挑选的游戏是1V1双人对抗游戏,我一个人无法完成。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离开图书馆找一个人开启游戏,这时候你进来了。我和你也算认识,我想了一下,故意发出声音把你引过来。现在看来,那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
  
  唐陌问他:“游戏失败有什么惩罚?什么是淘汰?”
  
  神棍摇摇头:“我不知道,它没有说。我听到的声音和你听到的声音是一样的,它从来不会说多余的话,它告诉我,游戏对象由我来选择,游戏内容却由你来决定。这是公平。在这个游戏正式开始前,我也不知道它是一个找书游戏。可能因为你是图书管理员,契合你的身份,所以才会出现这个游戏。”说到这,神棍顿了顿,眼神认真地看着唐陌:“你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
  
  其实事情很简单,唐陌:“你不是个疯子,也不是傻子。你潜入图书馆的理由就很站不住脚,而我们见面后你的每一个表现都显得无比恐惧和害怕。神……陈先生,我也认识一个狂热的宗教份子,如果三天前那个人对我说‘黑塔是神’,那我相信三天后当他被黑塔选中开启游戏时,他的表现不会是惊慌恐惧,而是甘之如饴。”
  
  神棍绷直的后背重重地摔在椅背上:“原来是这样……”
  
  唐陌:“这只是怀疑而已,我也无法确定你是不是叶公好龙,真的就那么怂。”
  
  “那你为什么知道是我?”
  
  “因为游戏要公平。”
  
  神棍不解地看着唐陌。
  
  唐陌摸了摸手背上的天使羽翼花纹:“我也喜欢玩游戏。我经常玩的一款游戏,可以算是全世界最公平的纸牌游戏之一。一款游戏,技巧可以强于运气,比如我经常玩的桥牌;运气也可以强于技巧,比如梭|哈。但是这些游戏有一点是等价的,那就是对游戏双方都绝对公平。在游戏开场以后,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双方无论谁运气好、谁运气差,都是实力的差距。游戏本身是公平的。”
  
  神棍听懂了他的话:“这和我们的游戏有什么关系?”
  
  唐陌抬头看他:“你不觉得这个游戏非常不公平吗?”
  
  “什么?”
  
  “游戏规则只有三条。第一条,禁止暴力。这个也有深意,暂且不谈。第二,天使可以在白天得到一条消息;第三,恶魔晚上可以烧毁一个书架。看上去天使是要从几十万本书里找到一本书,游戏难度很大;恶魔却拥有二十三分之三的几率,赢得游戏。”
  
  神棍突然明白:“你是说这个游戏对天使不公平?”
  
  “不是。”唐陌笑着摇头,“是对恶魔不公平。”
  
  神棍傻了眼。
  
  “对于天使来说,这个游戏拥有解题的思路。他只需要根据线索,找到那本书就可以。但对于恶魔来说,他只干了一件事,那就是烧书。没有人给他任何提示,也没有人告诉他那本书在哪里。那这个游戏就变成了这样——天使在玩一个解谜游戏,恶魔纯粹是在赌|博。天使可以依靠技巧和运气完成游戏,恶魔能倚仗的只有运气。”
  
  神棍辩解道:“但天使找对书的概率远低于恶魔啊。”
  
  “我说过,游戏开始后,运气就成了实力的一种。恶魔在没有烧对书的情况下,他的运气就是0,和天使没有差别。还有‘禁止暴力’这个游戏规则,它就完全扼杀了恶魔强行得到线索的方式,那么恶魔就必须从其他地方得到游戏线索。”
  
  神棍没有说话,他的脸色忽青忽白,过了很久他重重地舒了一口气,无奈地笑道:“是我游戏玩少了。唐陌,你经常玩的那个桥牌好玩吗,或许以后我也该多去玩玩。”
  
  唐陌道:“如果有机会,我带你一起玩。”
  
  神棍笑着点头。
  
  唐陌双眸渐渐眯起:“如果和我玩游戏的人是他,或许这个游戏的结局就会完全被改写。”
  
  “他是谁?”
  
  唐陌笑了:“是我经常一起玩桥牌的一个朋友。他很厉害,如果是他,肯定也能想到我思考的这些事,然后用完美的理由来骗我。至少他不会出现好几个你做出的失误。”
  
  神棍也不觉得丢人,反而很虚心地讨教:“我还有失误?我以为我已经演得很好了。见到你的时候我为了怕你发现我的漏洞,特意装出很害怕的样子。后来我借机尽量少说话,少做事,全部听你吩咐。”
  
  “但你还是有失误。比如当我说图书馆里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恶魔不知道在哪里后,你说‘他藏起来了’。如果是正常反应,我们天使队伍有两个人,下意识地也会认为恶魔队伍也有两个人,就会用‘他们’而不是‘他’。”
  
  神棍嘴角抽了抽:“我突然对这个桥牌很有兴趣。”
  
  “不过我本来以为第一晚就能揭穿你,但没想到书架居然烧起来了。我以为你还有同伴。不过这不现实。恶魔有两个人,天使只有一个人,这对天使来说也是不公平的。”除非黑塔觉得你们两个人加起来和我是一个水平。
  
  唐陌咳嗽两声,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第二个白天我就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帮你放了这把火。一共有两个答案,第一是你只要心思一动,就会着火,不需要别人帮你控制。第二,有人帮你纵火。出现在这个图书馆里的只有你、我,还有小女孩。能帮助你纵火的除了黑塔,就只有她。”
  
  神棍道:“可是连我都不知道是她帮我放火的。”
  
  “这也很好理解。你忘了么,小女孩是讨厌看书的。你想要烧毁一个书架,她会很高兴地帮你。这个理由说得过去。顺便刚才她过来的时候我看了眼她的头发,很不巧,发尾有点烧焦了。或许是她之前纵火的时候不小心碰到的。”
  
  神棍整个人瘫在椅子上:“我输得心服口服。”
  
  唐陌本来还想再说,但看着神棍这副样子,他摇头笑了一下,没再多说。
  
  还有很多东西是神棍没有注意到的,比如他是如何试探神棍,骗神棍烧了H类书架。又比如小女孩的三个提示,早就把神棍的身份曝光了。
  
  那三个提示有很多废话,但总结下来只有三点。
  
  第一,恶魔会骗人。
  
  这是在暗示天使:恶魔隐藏了身份,藏在你的身边。
  
  第二,天使知道这本书。
  
  这个提示看似毫无用处,因为唐陌知道的书太多了,哪怕是他最近有印象的,少说也有几百本。
  
  第三,恶魔知道这本书。
  
  这是一本唐陌和神棍都知道的书。
  
  范围还是很广。
  
  神棍在图书馆看了一年书,他和唐陌都知道的书至少有几千本。游戏难度不可能这么大。如果这个游戏是无法通关的,那它在一开始就可以不开启游戏,直接淘汰两名玩家。所以这个答案一定是唐陌和神棍可以想到的。
  
  唐陌的第一反应就是那本《玛雅文明消失的秘密》。
  
  这是在黑塔事件前,他和神棍交流过的一本书。如果要问他们两人都知道的、印象最深刻的书是哪一本,绝对就是这一本了。
  
  神棍绝对不笨,在游戏突然开始的情况下,他能一下子想到演戏,演得还算逼真,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唐陌忽然开始想,如果是维克多,恐怕在他们两个人一起进入游戏的那一刻,就会抢走自己的主动权。维克多绝对不会像神棍一样,让自己处于弱势。神棍这样演戏看似是让唐陌忽视自己,少做少错,却也失去了扭转唐陌想法、误导唐陌的能力。
  
  如果是维克多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与此同时,遥远的首都,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穿着笔挺的军服,大步走进会议室。他拉开椅子坐在会议桌的边缘一角,双目如鹰,看着那个正在演讲的科学家和大屏幕上的文字。
  
  “三天前,黑塔是虚影状态,我们将其称为A型海市蜃楼。过去的半年里,我们有做过各种实验,检测黑塔的相关数据……”
  
  会议室里,科学家们激烈地讨论着,最后由首长发话,声音如洪:“所以,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你们得出了什么结论?”
  
  科学家们全部噤了声。
  
  傅闻夺作为在场军衔最低的人,将视线默默移开,看向窗外。
  
  漆黑的夜空中,有一座黑色的巨塔,尖锐似刀,悬挂在北京2172万人的头顶。
  
  现在是2017年11月18日凌晨3点42分,距离三天淘汰期结束,还有4小时18分钟。
  
  图书馆。
  
  神棍满头大汗地坐在椅子上,说是不紧张,一直发抖的嘴唇却暴|露了他忐忑不安的内心。现在谁都不知道“淘汰”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许只是输了一场游戏,或许会输了更多的东西。
  
  正在此时,哒哒哒的脚步声从书架深处响起。
  
  马赛克小女孩拿着那本书,一蹦一跳地跑到唐陌身边。两根马尾辫在空中甩着漂亮的弧形,她挺着小胸脯,语气里难掩高兴,忽然伸出手,将那巨型火柴伸到了唐陌面前。
  
  “你这个天使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既然你帮我找到了书,我就把它送给你好了。”
  
  唐陌哭笑不得地拿过这根大火柴,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卖火柴的小女孩?”
  
  刹那间,小女孩脸上那厚厚的马赛克突然出现了缺口。唐陌双眼睁大,看到在小女孩双眼的位置,马赛克消失,露出一双又大又无神的死鱼眼。其他地方仍旧都是马赛克,唯独露出了眼睛!
  
  唐陌摒住了呼吸,警惕这个奇怪的变化。
  
  只见那双死鱼眼没神地瞥了唐陌一眼,浓浓的鄙视化为实体。
  
  “大叔,你还没长大么,你见过这么可爱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吗?”
  
  从哥哥变成大叔的唐陌:“……”
  
  敢情你马赛克消失只是为了表达一下鄙视的眼神吗!!!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