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上古》作者:星零

前奏
  
  华净池的仙地附近,两个脚踏祥云的仙人苦着脸巴巴的望着对方,眼底满是懊悔。
  
  “无虚,这可怎么办,咱们把贺礼给丢了,若是让上君知道,少不了要责备我们一番,早知道就不贪图华净池的仙露,早些启程了,如今……哎,你有什么办法没?”圆脸仙人唉声叹气声不断,望着一向点子多的仙友焦躁的询问。
  以紫垣上君的脾气,丢了这么贵重的贺礼怕是要罚他们上青龙台受鞭笞之刑了。
  
  华净池乃三界中有名的福地,池中每日旭阳初升时聚集的仙露能增强仙力,对仙基浅薄者更是绝佳的上品,但因着华净池在古君上神的结界里,虽不少仙人垂涎,但却从来无人敢擅自闯进。
  东华上君寿宴,他们二人奉自家仙君之令携礼物先行,途经此处,发现池中仙气外溢,好奇之下发现结界竟然打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隙,一时忍不住潜进仙池偷食了些仙露,急急忙忙出来时不小心将贺礼万年珊瑚树掉在了池中,再想进去时却发现缝隙被关住,是以现在也只能对着结界之内的华净池望洋兴叹了。
  
  被称为无虚的仙人一甩长袖,抬眼朝不远处的华净池瞅了瞅,摇摇头:“无妄,华净池在古君上神的结界中,我们若是再私闯进去被发现,罪名可比丢失上君的贺礼重多了,当年那条蛟龙的下场,你没听说过?”
  
  无妄背脊打了个寒颤,连连摆手,看着百米远的华净池,哆嗦的退后了几步,差点从祥云上掉了下来。
  无虚说的这事他当然听说过,虽说有了些历史,但丝毫不影响众仙对此事的忌惮传诵……八千年前,妖界蛟族出了个不世天才无恒,才几千岁的年纪妖力便达到了妖君巅峰,直逼上古真神境界,连妖皇都对其暂避锋芒,幸得此妖对皇位不屑一顾,才免了妖族内战。但他甚喜和人比试,且性情暴戾,被他邀战者,多是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一时间,九荒八合的众仙皆是人心惶惶,生怕被此妖找上门决战,无奈之下闭关的闭关、访友的访友,纷纷避走。毕竟这可不是丢面子的小事,弄不好,几万年的修为就可能这么散了。
  
  在妖族中再无对手后,无恒出了妖界,直上华净池挑战古君真神,因两人都是由蛟而化,而且古君真神已有数万年不现人前,众神不免抱了几分期待忐忑的心思。
  若是古君上神也战败,那……三界中就只有天帝堪为其对手了。
  
  无恒在华净池外挑衅数日,始终进不得结界,更是连古君上神的头发丝都没有看见一根,明显人家上古真神懒得理会他。
  无恒暴怒之下卷起狂风暴雨,一时间下界成灾,百姓流离失所、死伤无数,这一来就招了几位上神的忌讳,要知道这天上地下的神仙都知道三界有一条铁律——决不可伤害三界之本的人界。
  
  在金曜上君忐忑万千的奉着天帝之命捉拿无恒的同时,三道墨色闪电从华净池的结界里连劈而出,落在了化成蛟体在下界兴风作浪的无恒身上。
  
  连哀嚎声都来不及发出,那条在天空中蜿蜒盘旋的巨大蛟龙在瞬间就化为了飞烟,真正的形魂魄散,数万年来三界中最接近上神的存在……就这样以一种极不惨烈、甚至是玩笑的方式消失在了三界。
  经此一事后,三界震动,尤其是金曜上君,他亲眼看着无恒消失得连点灰渣子都不剩,在他言之凿凿、甚为崇拜的渲染下,古君上神轻飘飘的一击升华得光芒万丈,其历史功绩甚至能写进三界后古史。
  
  而那些在万年间才成长起来的神仙们这才明白为何三界数十万年来竟无一人能堪破上君之位,达至上神境界。
  无他尔,差距……太大了,尤其是你还不知道这两个级别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念及此,无妄也歇了私闯华净池的心思,他朝无虚建议道:“不如我们去拜访一下清池宫,就说……就说我们途经此处,不小心将珊瑚树掉入了华净池里了。”
  无虚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望着他,两道眉皱成了一团:“你糊涂了不成?古君上神不在,凤染上君如今掌管着清池宫,她和我们上君有些过节,怎么会答应我们的请求?”
  无妄知道这提议不妥,这也是没法子了,他家紫垣仙君贵为上君,哪怕是九重天上也甚少有人敢得罪于他,可是如果是古君上神和凤染的话……就说不准了。
  
  无妄在祥云上转来转去,终归是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受罚,眼睛一亮后陡然停住抬高了声音道:“无虚,古君上神不在,可这清池宫里不是还有一位上神吗,凤染就算是再霸道,也不敢在上神面前发作我们啊!”
  
  无虚脚一软,急忙伸手捂住了无妄的嘴,他朝四周望了望,见甚为安静才长舒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无妄低声呵斥道:“你可千万别提这位上神,若是让景昭公主知道你曾求助于她,你以后就别想天界有好日子了。这珊瑚树恐怕是要不回来了,咱们回去禀了仙君再说。”无虚说完转身就走,竟是管也不管身后的无妄。
  
  无妄是这几千年才飞升上来的小仙,平时跟着无虚才没犯什么大错,如今见无虚如临大敌般惊慌,不由得砸吧砸吧了嘴,小声的应了一声,跟着他朝远处飞去,腾上祥云后,无妄悄悄转头朝着越来越小的华净池瞧去,那里仍是数万年来的安静祥和,伫立在其后的清池宫依然神秘威严,就如消失了上万年之久的古君上神一般。
  
  到底为什么清池宫里的那位上神被三界奉为禁忌?无妄悄悄朝前面的无虚望了一眼,打定了注意回去了要和无虚问个明白。
  
  清池宫里。
  
  金黄的衣袍上展翅的凤凰如奔九天,纯黑的腰带散散的系在腰间,坐于高位上的女子望着呈到面前足有成人高的珊瑚树,心情大好,爽朗的笑声传得老远。
  
  “长阙,这次紫垣那个家伙可是亏大了,啧啧,长得这么高,我琢磨着这珊瑚树至少有万年光景了。”
  
  这女子神情张狂,血红的长发无风自动,端是贵气逼人,更遑论她言谈动作间有一股常人难及的煞气。
  下首一副书生打扮青年朝她拱了拱手,神情严肃:“上君,那两个仙人胆子大得很,居然敢偷入华净池,简直是不把我们清池宫放在眼底,您绝对不能姑息,定要和紫垣仙君理论一番。”
  
  凤染笑容一僵,暗道可不能让这人知道是自己故意把结界破了个洞引得那两个贪心的小仙进了华净池,否则定会受他唠叨,当即装模作样的摆正了颜色道:“和那个小人有什么好说的,这次东华老儿寿宴,我要让他给本仙君好好的赔罪。”
  长阙顿了顿,见自家上君意气风发,忍不住小声的提了提:“上君,东华上君没有给您递请帖。”
  
  东华上君是三界最古老的上君之一,素来德高望重,受众仙景仰,他醉心修炼,极少举行宴会,这次也是架不住一众弟子的劝说才向众仙发了帖子,在如今平静无波的三界来说这是一件极大的事了,是以这次就连眼高于顶的紫垣上君也巴巴的赶去祝贺。
  可是他家的仙君才当了几千年上君,树敌颇多不说,又为三界所不容,人家想整个热闹隆重的宴会,又怎会邀请于她?
  
  “这倒也是,我如果不请自去,以紫垣那小人的性格,定会找借口对我倒打一耙。”
  凤染皱着眉托起了下巴喃喃自语,她朝长阙瞅了瞅,见青年站得笔直,眼珠子不怀好意的动了动,这家伙,他大概不知道……只要他心虚,总会摆出个格外正经的面孔混淆视听。
  
  凤染悬在半空中的腿踢了踢,碰到了青年的衣带:“说吧,长阙,你一定有办法。”
  长阙摇了摇头,闭紧了嘴。
  “哎,上神消失了这么久,如今连区区一个紫垣上君也不把我们清池宫放在眼底,长此以往……”
  她见青年耳朵动了动,知道戳中了他的软肋,加重了叹气声连连感慨。
  
  “东华上君虽然没给您送来请帖,可是……给清池宫送了。”顾名思义,就是给清池宫真正的主人古君上神送了请帖。
  凤染咧嘴一笑,从宽大的椅子上跃下来,重重的拍了长阙一巴掌,笑道:“我就知道你有办法,还不速速把请帖给我,再隔几日,我们备份厚礼去东华老儿的寿宴。”
  
  明目张胆的狂妄,这哪是给人家祝寿去的,简直就是磨刀霍霍的挑衅,长阙叹了口气,接着道:“哪里有这么简单,上君,您也不想想,上神的请帖……您执贴而往,恐怕您还没出东华上君的府第,就被天帝捉到天界去问罪了。”
  
  凤染笑声一滞,苦恼的走了两步,绕到珊瑚树边突然停下,狠狠的拍在了晶莹剔透的树杈上,把长阙看得惊心动魄。
  
  凤染嘴角挂了一丝神秘的笑容,眼珠子转了转,朝长阙得意晃了晃手:“我是不敢拿着古君上神的请帖满三界的跑,可你别忘了……清池宫可不是只有一位上神。”
  
  长阙陡然瞪大了双眼,他抬手指向凤染,回过神来后又觉得甚为不敬,忙不迭的放下来,但神情仍旧别扭的奇怪。
  “上君,您该不会是想让少主拿着上神的请帖去赴东华上君的宴席吧?”长阙磕磕巴巴的问道,眼底犹自带了几分荒谬。
  
  “你说的没错。”
  “可是,少主从来没有走出过清池宫一步……”
  “有什么关系,我陪着她,总不会让她吃了亏去。”
  
  凤染说完这句话,踢踢踏踏的朝着清池宫后面跑去,在大殿里站着的长阙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满脸自责。
  
  早知道……就不跟上君提这个点子了。
  说什么不让少主吃亏,以少主的性子……恐怕东华上君的寿宴是毁定了。
  
  柏玄上君,您倒是快点回来吧,要不然……这清池宫就快被凤染上君给拆了!
  
  天界紫金府。
  
  紫垣上君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一脸铁青的怒喝:“怎么回事?贺礼呢?”
  他正准备驾云前去东华上君的南山府第拜寿,却不想还未出门便看到无虚、无妄二人浑身是伤的跑回府。
  那贺礼可是万年才长好的珊瑚树,他一向宝贝,平时都不舍得让人看一眼,这次若不是东华上君寿宴,他绝不会舍得拿出来。
  
  “上君,我们二人在祁连山附近遇到妖兵,打斗中珊瑚树遗落在那里,请上君恕罪。”无虚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道,眼底划过一抹心虚。
  祁连山就是清池宫所在之地,紫垣上君一听这话,神情愣了愣,怒气失了大半,但还是心疼那珊瑚树,遂绷紧了脸道:“即是失落在祁连山脉附近倒也怪不得你们,但你们护宝不力,这样吧……一人罚一把上品仙剑,明日送到宝库中去。”
  
  紫垣上君倒是个生了个正义凛然的好相貌,但性子上却是个刚愎自负又喜好面子之人。
  
  无虚和无妄脚一软,垂向地面的脸上不免露出了几分不满和迟疑,他们成仙数万年也不过才得了几把上品仙剑,一向看得跟命根子差不多,这紫垣上君倒是说得轻巧……
  
  “怎么,你们可是不愿……”
  倨傲又带了些威压的声音传来,无虚二人立马伏倒在地,恭声道:“不敢,上君厚德,明日我和无妄便把仙剑送来。”算了,失了把仙剑总比去青龙台上受鞭笞之刑要好。
  
  紫垣上君是出了名的小气霸道,但他和九天上的大殿下景阳交好,又贵为上君,在天界里根基雄厚。况且他收门人不限条件,是以许多刚飞升上来的仙人便投在了他门下。
  
  “上君,那…送给东华上君的贺礼……”无妄见久听不到紫垣上君的吩咐,抬起头小声的开口。
  “这你们就别管了,明日跟着我一起出发。哼,这次东华上君宴席上,我倒要向各位仙友好好说道说道……凤染一向霸道,将祁连山千里尽数化为清池宫所有,如今竟看不好古君上神的门户,让妖族肆虐九天福地,这回我定要让她颜面扫地。”
  
  跪着的二人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无妄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被无虚一把拉住,两人小声告罪了之后退了出去。
  
  刚走到庭院,无妄便朝四周看了看,见无人在旁忙拉着无虚的长袍急道:“无虚,这可如何是好,上君若是知道我们并非被妖族所伤……”
  “你急什么!以凤染上君平时的做派,东华上君定不会邀请于她,只要她不出现,又有谁能拆穿我们,更何况祁连山脉连绵千里,仙友稀少,若是清池宫的人否认有妖族,其他上君定会认为是凤染上君监管不力、为自己狡辩。”
  
  无妄惴惴不安的听完无虚解释,长长的舒了口气,他抹了抹头上的虚汗。看四下无人,边走边在无虚耳边低声问道:“无虚,我飞升得晚,很多事都不清楚,要是去了东华上君的府第闹了笑话就不好了,要不你给我说说凤染上君的事,我听说她乃天后一族的族人,怎么会……为三界所不容?”
  
  两人一路走着就到了紫金府深处,无虚朝跟在他身后的无妄瞥了一眼,没好气道:“你想问的恐怕不止是凤染上君的底细吧!怎么,你就这么想知道那位上神的事?”
  “无虚,你瞧……”无妄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个小瓷瓶来,打开递到无虚面前:“我在华净池装了几滴,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一阵芳香传来,闻之沁人心脾,无虚双眼发光,凑过去闻了闻,弹了弹衣摆朝无妄看了一眼道:“其实这些事也不算什么秘密,也只有近千年来飞升的小仙才不知道。”
  
  “若是说到这位上神,还要从混沌之劫开始……”
  
  无虚的声音慢慢变得虚无,追忆往昔的神情中有着对那个时代难掩的崇敬膜拜。
  
  千万年前的历史被缓缓开启……

1 2 3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