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不做软饭男》作者:碉堡rghh

深夜,大雨倾盆,惨白的路灯将道旁绿植的影子拉得老长,看起来鬼魅怪诞,狭小的出租屋内静坐着一名男子,他轻阖双眼,陷入沉思,门外震天响的叫骂声分毫都不能影响到他。
  
  “陆起!你个王八羔子给老子开门!欠了钱拍拍屁股就想跑?可没这么容易的事,连本带利五万块一分都不能少!”
  
  怎么会这样……
  
  男子终于睁开眼,打开手机,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很久,指尖在时间显示栏上用力滑过,最后确信自己真的回到了五年前。
  
  从小城镇初入大城市,一贫如洗,满身负债的大学生——看起来似乎很糟糕,但又比五年后想骗霍明琛的家产结果被他疯狂反扑同归于尽的结局要好得多。
  
  外面依旧在叫骂不休,陆起终于动了,他起身走到门边,隔着厚厚的门板,声音一字不落的传到了那人的耳朵里,
  
  “三个月后还你,按合同上的,连本带利三万五。”
  
  “你现在闹大了最坏就是报警,我们一起进派出所,但是你想清楚,放高利贷是触犯法律的行为,到时候不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门外人闻言愣住了,胸腔呼哧呼哧半天才吐出几个字——
  
  “放你娘的屁!五万块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陆起说,
  
  “四万,爱要不要,我做三份兼职几个月就能还上了,不要的话我现在开门,大不了你把我命拿去。”
  
  “……”
  
  债主估计是新手,也不识几个大字,并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陆起这种滚刀肉,三言两语就被唬住了,換個心黑的來,直接給他剁手卸腿一通操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陆起看起来不慌不忙,甚至还抽空点了根烟,许久,债主脸色铁青,终于松口,
  
  “你的证件都在我这儿,上什么学校我也知道,债条可是有法律效应的,大不了一起上法院,撕破脸大家都不好看。”
  
  “放心,”
  
  陆起背靠门板,眼尾微眯,袅袅烟雾让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晦暗不明,
  
  “肯定还你的钱。”
  
  上辈子他穷怕了,拼命学习考到首都来,满心满眼只想出人头地,然而小城镇和首都相差的何止是距离。别人一顿饭的钱很可能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手上一块表你半年不吃不喝都买不起。
  
  这是陆起从未想过的世界,他痛恨的同时又深深的渴望着。
  
  他像一只蜗牛,努力向上攀爬着不属于自己的高度。直到后来认识霍明琛……
  
  烟头被狠狠按灭,陆起想起自己上辈子五年间的步步为营和费心谋划,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漏洞,唯一一点就是操之过急,缺乏耐心,把霍明琛直接逼疯了。
  
  疯子什么事都做的出,什么都不怕……
  
  上辈子的陆起身败名裂,不过不要紧,这辈子他会慢慢来,一步一步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兜里的手机忽然发出一阵响动,陆起回神,看了看来电显示,微不可察的一顿,他接通电话,
  
  “喂?”
  
  “是陆起吗?”电话那头很是嘈杂,“我是方棋,明琛他喝醉了,没法开车,你过来接一下他吧。”
  
  对方说完报了个地址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趋炎附势的人大概让人从骨子里就瞧不起,反正跟霍明琛一个圈子玩的都不怎么看得上他,认为陆起舔着脸巴结上来无非是为了钱和权。
  
  唔……
  
  陆起笑了笑,心想自己可不就是为了钱吗,他上辈子还一直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原来这个时候所有人就都看明白了……也许这其中还包括霍明琛。
  
  他看了眼外面的雨势,拿着伞出了门。
  
  这个时候霍明琛对陆起只是玩玩的心思,没几分认真,说白了不是一个圈子的,玩过了,各取所需,就该退回到各自的世界。
  
  但后来,霍明琛把自己玩进去了,陆起也不愿退出那个世界,他的心一经富贵熏染,便再也不肯褪色。
  
  酒吧包厢满是鬼哭狼嚎的吼叫声,一群富家公子喝醉了拿着话筒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茶几上东倒西歪的全是酒瓶,临近开学,似乎都想放肆一把。
  
  陆起走进酒吧,看着舞池里疯狂扭动身躯的男女,感受着周遭极致的堕落,忽然有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他闭上眼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把衣领往上拉了拉,掩住下巴,在女人猎艳的目光中坐升降梯上楼。 
  
  底下有美女对他勾手指,笑得肆意快活,
  
  “帅哥,下来认识一下嘛!”
  
  宽肩窄腰,身形流畅,周身禁欲的气息不只是对零号,对女人也有着致命的诱惑,传说中的男女通杀。
  
  霍明琛能看上陆起这个一无是处的穷小子不是没有理由的。
  
  陆起找到包厢推门而入,里面果不其然一片喧嚣,他们划拳的划拳,唱歌的唱歌,上万的酒一扎一扎叫,过着有钱人醉生梦死的日子。
  
  霍明琛似乎是真的喝醉了,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睡得醉醺醺,别人也不敢闹他起来。霍家规矩严,方棋等人不敢送他回去,被老爷子抓到他们喝酒少不了一顿骂。
  
  “醒醒。”
  
  陆起拍了拍霍明琛的脸,灯光交错下对方俊气的眉目有些晦暗不明,隐隐可见一丝少年人的青涩,闭眼睡觉也能看出几分乖巧,跟陆起印象中那个歇斯底里喜怒不定的人相去甚远。
  
  以前没仔细看过,原来五年前的霍明琛是这样的。
  
  陆起又盯了片刻,最后俯身把人从沙发上扶了起来,方棋刚好上台切歌,见状把话筒往身边人怀里一扔,走上前去问道,
  
  “你行不行啊,要帮忙吗?”
  
  霍明琛喝醉了就是个活阎王。
  
  “谢谢,不用。”
  
  陆起单手也能把人扶的稳稳的,而霍明琛在他怀里也意外的乖,不吵也不闹。方棋是直男,有些看不过眼两个男人搂搂抱抱,尤其这里面一个还是自己发小,真是怎么看怎么怪。
  
  他靠着门框望着两个人离去的背影,心里幸灾乐祸的哎呦了一声,这要是让霍家老爷子知道他宝贝孙子喜欢男人,能把霍明琛狗腿打断。
  
  外面还下着雨,大概是冷风吹得难受,走到门口霍明琛就开始挣扎起来,陆起往他腰上不轻不重的挠了一把,然后趁着人软下去的瞬间从他裤兜里摸出车钥匙,看起来轻车熟路,是个惯犯。
  
  离停车的位置还有些距离,扶着个醉鬼也不方便撑伞,陆起直接脱下身上的外套把霍明琛往怀里一裹,径直抱起他走进了漫天雨幕中。
  
  方棋拿着伞出来就看见这一幕,不知道为什么,这幅场景他记了很多年。
  
  等坐上车的时候,陆起身上已经湿透了,雨水顺着发梢滴滴答答往下落,使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看起来淡漠又无情。
  
  某人在副驾驶座躺得安安稳稳,得幸于陆起的外套,霍明琛除了衣角有些许水渍,其他地方都是干爽的。
  
  车辆在黑夜中穿梭,周遭景物飞速变幻,一道道错乱的霓虹光影透过车窗,将车内分割成明暗两界,恍惚间有人睁了眼,眸底精光一闪而过,但下一秒又状似困顿的阖上了眼皮。
  
  陆起似有所感,回过头却见霍明琛睡歪了身子,伸手给他调整了一下睡姿,这才继续开车。
  
  现在学校还没有正式开学,没办法回宿舍,霍家就更不能去,陆起只能开了间房,把人送到酒店过一夜。
  
  遥想上辈子,他想跟霍明琛生米煮成熟饭早点确定关系,趁着他喝醉把人带到酒店做了不该做的事,第二天差点没被打死。
  
  陆起让霍明琛睡了一晚上酒店,霍明琛让他躺了半个月医院。
  
  那时候的陆起曾恨恨的想,他这辈子就算去睡狗也不会睡霍明琛。
  
  有些事当时让你恨得牙痒痒,多年之后再回想,却只觉得幼稚可笑,笑完之后,心里就空了。
  
  陆起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了入住手续,缴完费之后手机里就只剩五百块,他把霍明琛送到房里,默默盘算着该怎么从他身上捞钱。
  
  霍明琛出手向来大方,但前提是他自愿给你,耍阴谋诡计一个子儿没有不说,还很有可能倒蚀把米。陆起给他脱了外套和鞋,把被子往他身上随便一搭,指尖不规律的抖动起来——这是他要算计人前的小动作。
  
  上辈子发生关系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破而后立,虽然住了半个月医院,但霍明琛好歹没抱着像以前一样玩玩的心态了,陆起能感觉他在慢慢尝试着接纳自己。
  
  大概是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睡都睡了,干脆试试。
  
  那这辈子呢,自己还是走老路吗?
  
  陆起思忖着,床上安睡的人忽然皱眉,含糊不清的呓语了一句什么,然后一个大翻身,整个人呈大字型趴着,胳膊腿都搭在了坐在床边的陆起身上。
  
  上帝把性做为礼物赐给人类,但只有在相爱时,它才是一种最亲密的爱的表达,在两厢情愿外的任何性都是错误的。
  
  陆起沉默着把霍明琛的胳膊腿轻轻撂下去,心想自己上辈子把他坑的够惨,这辈子……就算了吧。
  
  外套里忽然掉了一个皮质钱包在地,陆起俯身捡起来,打开一看发现里面都是些五颜六色的卡,目光粗略一扫,有三张他都知道密码。
  
  其实霍明琛花钱如流水,自己都没个数,少个五万六万他压根就不会发现……
  
  陆起这么想着,很是渣男行径的抽了张卡出来,结果就在他手触碰到卡的那一瞬间,一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巨大的电流忽然将他的手瞬间电麻。
  
  一声轻响,卡片掉落在地。
  
  陆起不知道花多大的力气才忍着没叫出声,他捂着已经没了知觉的右手,瞪大眼睛惊骇异常,怀疑自己见了鬼。
  
  【叮!】
  
  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道电子机械音,
  
  【宿主你好哦,此项操作违背系统规则,第一次警告,第二次严重警告,第三次将会扣除生命值,请务必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生命。】
  
  【星际自强系统已经启动,我们的宗旨是自立自强,拒绝软饭。亲,用自己的劳动和双手换取的果实才是最甜美的呢,让我们硬起来吧!!!】
  
  万年软饭男陆起:……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