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女配拒绝作死[快穿]》作者:枇杷雪

许悠然是被人唤醒的。
  
  她感觉到耳边模糊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贵妃娘娘…贵妃娘娘…该起了。”
  
  娘娘?谁是娘娘?
  
  她明明已经……已经跟女配系统同归于尽了啊,这是怎么回事!
  
  许悠然睁开了沉重的双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垂着流苏的床幔。
  
  屋内装饰古色古香,处处透露出一股熟悉的气息出来。
  
  她想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这里是噩梦的开始,是她绑定女配系统后,所经历的第一个世界。
  
  许悠然起身,用那双粉嫩如何桃花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床幔。
  
  这样千金难买的名贵布料,若是其他宫里的贵人,就是做了件衣服都得欢喜上半天。在珍贵妃的摘星宫,却只配用来装饰的做床幔。
  
  摘星宫的布置,也是无不金贵,琉璃玉瓦,多少珍奇在内,可谓步步千金。
  
  只看珍贵妃的赐字,这个珍字,就可以看出夏宸帝对珍妃的重视。
  
  而摘星阁顾名思义,伸手可摘星,是全京城最高的一处宫殿。
  
  在摘星阁可以凭高眺望到全京城,而全京城也都知道,住在摘星阁的那位珍贵妃,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人。
  
  当初许悠然对夏宸帝说笑,说她想要天上的月亮,夏宸帝就专门建了这摘星阁给她。
  
  自此,后宫里谁不知道:珍贵妃就是夏宸帝的心肝,是他的命,谁敢要让珍贵妃不高兴,就是触了夏宸帝的逆鳞。
  
  对此,后宫里其他妃子,哪个不嫉妒得红了眼,不知道气得打碎了多少茶盏,恨不得取而代之这万千宠爱。
  
  先后早逝,后为待空,而许悠然身居贵妃之位,距离后位只差一步之遥。
  
  宫里皆传闻,许悠然后位指日可待,就连许悠然这个当事人,也听信了几分,觉得自己会成为夏宸帝的皇后,自此二人恩爱一生。
  
  那时,许悠然还没有领会过女配系统的厉害,更没有领会过夏宸帝这个男主的无情。
  
  待她真的身有体会,早已是来不及。
  
  侍女的声音把许悠然拉了回来:“娘娘,嫔妃们已经在主殿等待了。”
  
  许悠然这才回忆起来,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她与女主的初次见面,也是剧情在她面前拉开残酷面纱的那一天。
  
  之后发生的桩桩件件,都是对她响亮地打脸,让她清醒的明白,她,许悠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女配,这个世界的舞台,是要留给女主的。
  
  女主名叫温雪晴,她的出身并不显赫,父亲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小知州。
  
  就连进宫选秀这事,也是温雪晴的父亲夏知州求爷爷告奶奶,才争取来的机会。
  
  温雪晴从进宫开始,就表现得温柔小意,弱风扶柳,但是她笑意融融的眸子下,藏着的是她浩瀚的野心和谋略。
  
  温雪晴最终的目的,可是皇后之位。
  
  待许悠然从回忆中挣脱开来,此时侍女桃枝已经在为许悠然梳妆打扮了。
  
  许悠然望向镜子中的自己:
  
  未施粉黛却更显纯洁,如含苞的玉兰,眉目流传间欲语还休,尖尖的小脸看着就让人疼惜。
  
  以前夏宸帝无事的时候,最喜欢把许悠然圈在自己的臂膀里。
  
  一只手像是对自己宝贝一样,轻柔地拍着许悠然的后背,另一只手则细细描绘着她的容颜,最后再吻上许悠然的眉眼,掌握天下的君王却只在许悠然面前柔情似水。
  
  他眸子里的爱意,像是深海的水,能够把人溺死在里面。
  
  许悠然捂住了自己的脸,嘲讽的笑从指缝间溢出,因为啊——这些都是假的!
  
  此时桃枝正为许悠然插上一只凤凰于飞的金钗,却被许悠然给制止了。
  
  许悠然沉下声音道:“换昨天刚送过来的那只蓝色步摇吧。”
  
  最开始的许悠然,第一次面见新选秀入宫的秀女时,只想着彰显自己的主权,所以打扮得特别华贵。
  
  但是她并不是明艳的长相,这样的大红大金的装扮,反而让许悠然看起来画虎不成反类犬。
  
  好看是好看,但是总有种说不清的别扭,而温雪晴,却是一身淡蓝,秀雅极了。
  
  这一世,温雪晴恐怕没有自己做她陪衬的机会了。
  
  桃枝这时候拿过来一支双蝶戏花的秀雅蓝色步摇,给许悠然插上。
  
  最后又轻扫脂粉,点上朱唇,穿上一身蓝色的雅致罗裙,走动间步摇轻轻摇晃,更是娉婷婀娜。
  
  “走吧。”许悠然吩咐身边的侍女。
  
  当许悠然姗姗来迟到达面见众妃的前殿时,妃嫔们早不知道等待多久了。
  
  许悠然的迟到,没有一个人敢质疑不满。
  
  毕竟能在宫中生活的,皆是有眼力劲的,谁敢得罪珍贵妃,那么就是想要得罪夏宸帝。
  
  众人行礼之后坐在了位置上,开始唠起了家常,说着不咸不淡的话。
  
  只有一个人面色异样,在面见许悠然时,就瞳孔猛缩,心理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是没有人注意到温雪晴的异常,但是却全部像是约定好了一定的,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有看见。
  
  因为啊,温雪晴长得和许悠然简直太像了,特别是今天这两位,还都做了淡蓝色的装扮。
  
  再联想据传闻,温雪晴选秀时犯了戒,原本要取消选秀资格的。
  
  但是却偶然被夏宸帝遇到,夏宸帝英雄救美,免了她的惩罚,温雪晴这才有了今天。
  
  当时听到消息的嫔妃们还讨论恐怕又要来以为劲敌了。
  
  今日一见,这么一个跟珍贵妃像得仿佛镜子里面镜子外面的人,活脱脱像是许悠然的脸,换到了她的脸上一样。
  
  夏宸帝纳她入宫,不知道是恶心谁呢。
  
  就在这一瞬间,夏宸帝对许悠然的宠爱全部成了笑话,曾经有多宠,现在就有多么的讽刺。
  
  妃嫔们看了一眼许悠然,许悠然坐在主位上神色平淡无波,甚至眼中含了半分笑意,。
  
  又看了一眼温雪晴,温雪晴在下座神色惊惶不定。
  
  明明长得都一样,温雪晴却和许悠然形成鲜明的对比。
  
  妃嫔们的心思,从来没有在这一刻这么统一过,大家对视一眼,皆露出了看幸灾乐祸的笑容,就像是看到了许悠然失宠的未来。
  
  只有入宫多年的端妃,像是早知如此这般,轻声叹了一口气,只是没有任何人发觉。
  
  许悠然也笑,她上一世就是因为那一身艳冠群芳的打扮,二人同台时,风格完全不同。
  
  一个富丽端庄,一个楚楚可怜,二人长相之间的猫腻没有被人第一时间发现。
  
  此时,许悠然目光落在了温雪晴的身上,许悠然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捂住嘴一脸的不可置信,感叹道:
  
  “妹妹看着好生熟悉。”
  
  然而许悠然眸子深处,藏着别人看不懂的恶意,像是一个幽深的黑洞,静悄悄地等待,等待着吞噬整个世界。
  
  上一世,二人之间的猫腻没有被别人发现,但不代表许悠然自己看不出来。
  
  许悠然立刻想到常吻自己眉眼的夏宸帝,让这样一个人进宫来,夏宸帝到底打得是什么算盘。
  
  同一时间,系统竟然发布了第一个任务:
  
  【罚跪温雪晴一个时辰,失败电击惩罚】
  
  哪怕许悠然心中的怒意汹涌,也做不到罚跪对方那么长一段。
  
  许悠然心软,于是违背了系统的意思,只罚温雪晴跪了一炷香的时间而已。
  
  一个时辰,也是两个小时,就算许悠然再怎么不喜欢眼前这个人,也不至于这么惩罚人,而一炷香时间,也不过是15至30分钟而已。
  
  许悠然穿越之前,还是象牙塔里的学生,并没有多少心机。
  
  来到古代世界之后,也是在选秀开始就独得夏宸帝的宠爱,没经历过多少风吹雨打。
  
  她以为夏宸帝宠她是因为爱她,所以当初也动了情,只是没等到白头偕老,倒等到了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就像是注定的一样,在温雪晴罚跪的那段时间,夏宸帝竟然出现了。
  
  夏宸帝第一眼看见的,就是一身华贵衣裳,满身珠翠的许悠然,自然以为许悠然欺负了温雪晴,或许夏宸帝对于许悠然的宠爱,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他的脸。
  
  所以他自然见不得长着一模一样的脸的温雪晴受欺负,之后更痛斥许悠然,说她不敬宫规,公然欺压后宫新人。
  
  前世的许悠然当场气得发抖,因为他没有想到,昨天还对自己千宠万充的夏宸帝,现在竟然如此数落她,更何况现在满宫的妃嫔都在呢,可以说当场在后宫所有嫔妃面前,打许悠然的脸。
  
  最后夏宸帝携着温雪晴的手,眼里是许悠然熟悉的温柔,只是这份温柔现在不再是对她,二人就这么离去。
  
  【任务失败,惩罚开始。】
  
  看着夏宸帝离开的背影,许悠然的心凉了,不止心痛,身体也被系统的电击惩罚,给弄得不停地抽搐。
  
  系统要求的一个时辰,许悠然只下令了一炷香,虽然同样是罚跪,但是没有严格完成系统的时间,那么就是没有完成!
  
  系统像是一只悬梁的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落下,而夏宸帝的变心,更让许悠然心寒,两者相加,许悠然开始崩溃。
  
  之后许悠然更是在系统的逼迫下,不得不做一些没脑子的事情,例如罚跪,使绊子,下药,联合后妃一起欺压温雪晴等等这些。
  
  不完成就各种惩罚,如同身在炼狱。
  
  且还做得保留证据,留下小辫子被人发现。一次次做着这些愚蠢的事情,一次次的被发现,一次次的消磨掉夏宸帝对自己的耐心。
  
  从千娇万宠,到一个月见不到夏宸帝一次;从搬离这摘星阁,到打入冷宫。
  
  没有人记得曾经的许悠然,是宠冠后宫的珍贵妃。
  
  而那些愚蠢作死的事情,许悠然一个又一个世界的重复了下去,她不知道学会多少杀人无形的计谋手段,如果没有系统的干扰,她会让所有辜负她的,利用她的,背叛她的,通通尝到无尽的苦果。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