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钟情矣》作者:砚丞书

活动当天正好在国庆,因为这天上街的人多,适合搞露天的大型活动。
  喻诗问一天都待在现场,再一次检查各种设施,灯光,音响,投影屏等等。
  在对流程时,她发现后台只准备了一部笔记本电脑,赶紧让人再加一台备用,把活动所需要的文本和软件copy一份传过去,以防突发状况。
  
  天黑时,7点左右就陆陆续续有人进场了,主办方那边也派了人过来接待特邀的嘉宾。
  作为活动策划人员,孟一蓝和喻诗问站到了场外,进行控场和监督。
  喻诗问最近作息混乱,站定以后她捂着嘴打了个呵欠。
  孟一蓝提醒道:“稍微注意一下形象,今晚咱们大老板也来,让他看见你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小心老板对你的专业性存疑。”
  
  “谢总?他来干嘛?”喻诗问有些惊讶。
  “你以为咱们这个项目是怎么来的?”孟一蓝说:“回想一下咱们的前任主子叶总的纨绔做派,不带着咱们走向灭亡就不错了,还能给公司创利?”
  
  孟一蓝年长于喻诗问,进公司也有些年头了,要不是因为那个昏了头的叶总不作为,导致底下的员工晋升机会渺茫,她现在也能带一个组。
  她这两年之所以不辞职,是寄希望于总部,不过现在大老板已经来了分部,她也就断了去总部的念头,毕竟分部的竞争力小。
  人嘛,总是图安逸的。
  
  孟一蓝对叶总是一万个唾弃加怨怼,“地主家的傻儿子已经没有余粮了,所以老大只得开仓放粮……谢总和这的主办方认识,今晚特地过来捧场。”
  喻诗问慢悠悠地点着了下头,“谢总大仁大义,我等誓死追随。”
  孟一蓝笑着斜过去一眼,“是誓死抱紧大腿吧?”
  喻诗问也笑。
  
  麦子不知道从哪蹿跳了过来,指着不远处惊呼:“你们看!”
  喻诗问循着方向望过去,也是微微吃了一惊——谢珵矣来了,十分休闲的样子,怀里抱个女娃娃,目测3岁左右,与他一起的是主办方的某个领导。
  麦子连连惊叹:“老板什么时候结的婚?娃都有了?我的老天!”
  孟一蓝一副探讨八卦的口吻,“咱们谢总贵庚啊?莫非是年少时犯了错?”
  喻诗问掐着指,“三十一?二?几年前生的娃,也不年少了。”
  
  谢总要应酬,带着个女娃娃委实不便,他一转眼看见了喻诗问她们几个,于是冲她们那边扬了下手,示意她们过去一个人。
  喻诗问还没反应过来,忽然身后两只爪子将她猛地一推,她冷不丁跄了一步——她顿时满脑子问号,为什么推我??
  
  麦子因为前阵子耍流氓耍错了群那件事,至今没缓过劲来,现在只要一看见各位男领导,尤其是谢珵矣,她就尴尬得七窍喷火,所以不敢直面大老板。
  孟一蓝则是有小孩恐惧症,前几年因为家里催婚,于是她恐婚了,好不容易她交了男朋友,婚都没结,家里已经开始催娃,于是她现在改恐娃了。
  
  所以方才这两人连个对视都省了,直接坑了站在中间的喻诗问。
  明明是来自一个群的千年狐狸,没想到关键时刻说变就变,喻诗问尝尽了人情冷暖。在谢珵矣的注视之下她不敢停步,默默在功德簿上记下一仇,走了过去。
  
  谢珵矣把怀里的小家伙递过去时,小家伙死活不松手,他哄了几句,说小叔叔有事要忙,你跟着姐姐去玩会儿气球。
  喻诗问心想原来是叔叔啊。
  小家伙哭唧唧:“哪里有气球,没有气球没有气球!”
  说到气球,喻诗问想起休息间里还有剩下来的一些物料,于是哄小丫头说带她去看彩虹气球。小孩子天生热衷于色彩天地,两句话的功夫就妥协了。
  
  所谓彩虹气球,不过是白色气球上的彩绘,各式各样的卡通人和缤纷的景绘,确实足以满足小孩子天真烂漫的趣味性。
  两人不过相处了一小会儿,喻诗问就发现这孩子是个小叔叔控,三句不离她小叔叔。
  
  “我小叔叔做饭很好吃,我一次要吃两碗饭呢~”
  “我小叔叔说我是小公主,每年都给我送公主裙。”
  “我小叔叔有好~多~好~多~姐姐喜欢,她们都长得很漂酿~”
  
  喻诗问有一搭没一搭地陪小丫头聊天,小丫头满嘴捧她小叔叔,喻诗问扯闲胡侃,哄得小孩差点忘了她叔,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场面甚为热闹而且诡异。
  直到小丫头轻飘飘丢出一枚炸弹,“我小叔叔读书的时候,被一个姐姐堵在巷子里亲亲~”
  
  噗~
  真可谓玄天下之大妙。
  喻诗问听闻此言,一再品味,缕缕产生一种触犯了威严和禁忌的微妙之感。
  
  忽然,气球砰一声爆了,把喻诗问吓了一跳,她还担心这孩子会不会吓哭,没想到她蹲在地板上咯咯笑,因为那个气球是她自己捏爆的。
  于是她接二连三,开始捏气球,动作快准狠,捏一个爆一个,好不快活……
  不愧是谢总的小侄女,做派何其彪悍。
  
  活动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谢珵矣来电话了。喻诗问抱着小家伙给人送过去,只是她一看见谢珵矣,就想起他被一个女孩堵在巷子里强吻的画面。
  还是那句话,玄妙极了。
  可是仔细端详他,明明是长了一副骗人家姑娘去强吻他的脸嘛。
  
  喻诗问面上正经,内里百转千回,正准备告辞的时候,听得小丫头说——
  “我们和姐姐一起去吃宵夜。”
  “……”喻诗问一愣。
  大概是刚刚她俩共享了小叔叔的秘密,姐姐还分享了她自己的秘密,于是小丫头迅速将她归类为秘友了,吃个宵夜也要带上这个姐姐。
  
  喻诗问自然是打算拒绝。
  谢珵矣却快她一步,很干脆地说:“走吧。”
  领导如此快人快语,她一个员工倒不好扭扭捏捏,随后她去找孟一蓝交接了一下活动收尾的工作,找了个借口提前离开,谢珵矣则先去了停车库等她。
  
  小家伙坐在后边的儿童座椅里,一路上嘴巴不消停。
  喻诗问在副驾上,时不时应付两句,现在她知道为什么谢珵矣会带她一起吃宵夜了,敢情是为了让她继续应付小丫头的话痨攻击。
  
  小丫头天南地北胡说一通,又开始扯皮,“姐姐以前有好多好多男朋友,小叔叔以后也要给我买好多好多的男朋友~”
  喻诗问一个挺腰,如遭雷劈——不是!我没有!我逗你玩呢!
  谢珵矣没搭腔,车内一时陷入了沉寂,一如混沌未开时。
  
  接着小丫头凭一己之力,劈开了天与地,她说:“姐姐的男朋友会送她水晶鞋和魔法棒,小叔叔你要学习一下,我也要水晶鞋和魔法棒~”
  “好。”谢珵矣有求必应。
  喻诗问脚底生凉脑门冒汗,她怎么没想到,小丫头能轻易抖出她小叔叔的秘密,迟早把她论斤卖了,她怎么敢和一个满嘴扯故事的小孩子扯淡?
  
  “姐姐很厉害哦,她认识一个长了天使翅膀的帅气王子,有一天帅气的王子带她去了空空境~”
  “是么?”谢珵矣又应了一声,语调轻盈,一丝微妙。
  “……”喻诗问抠着车窗玻璃,心里盘算着如何跳车,她想逃离这对令她窒息的叔侄俩……
  
  最后喻诗问想了想,认为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其实,我只是给她讲了个故事。”
  刚才在休息室,小丫头捏气球上了瘾,喻诗问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于是临时编了个故事,谁知道这小妮子记忆力这么强悍这么可怕。
  连她的“空空境”都刻在了脑海里。
  
  谢珵矣淡道:“你的故事很精彩。”
  喻诗问轻声:“谢谢……”
  罢了罢了,脑壳都快裂开了。
  
  宵夜吃的是茶点,因为时间太晚了,小丫头疯玩了一晚上,吃到一半的时候,嘴巴还塞着东西就开始打瞌睡,最后干脆在座椅上仰倒。
  两个大人只得匆匆解决一桌点心。
  
  谢珵矣把小家伙放上了儿童座椅,退出后座以后,看见喻诗问站在车旁,问道:“你住的远不远?我送你一程?”
  都这么问了,喻诗问哪好意思,她指一指车内,说:“孩子都睡着了,就不麻烦您跑来跑去了,我自己打车。”
  
  上车前,谢珵矣忽然又转过来说:“以后按正常时间上班就行,不需要提前一大早赶到公司报道。”
  喻诗问自然想到前阵子在电梯里发生的事,顿时有些汗颜,“其实这段时间因为活动的事,忙起来没天没夜,都是为了完成工作,也不算提前。”
  “我说的是以后。”
  “好。”
  “就算是为了工作,也该在规定的上下班时间之内。”
  
  喻诗问微微点了下头,接着想了一想又说:“可是按照公司规定的时间来工作,往往无法保证在合同期限内完成任务。”
  谢珵矣关上车门,倚着车身,正要点烟时,忽然问道:“你介意么?”
  喻诗问摇摇头。
  他点了烟,说:“在规定的时间以内做分内事,在规定时间以外做规划好的事。”
  
  喻诗问似懂非懂。
  谢珵矣接着道:“分内事是你生活的一部分,而规划好的事可以囊括你生活的全部。做好规划可以提高你做事的效率。”
  
  喻诗问不接茬,反而问:“您总是能将生活的全部计划得井井有条么?”
  谢珵矣也是不接茬,说道:“不是你说的么,勤能补拙。努力是好事,但不能一味地勤,热爱工作是好事,但不能一头扎进去。”
  
  不会是……
  刚才他在现场,对这个活动看出什么问题来了吧?看来这几天假期,她得好好做个复盘表出来。
  
  夜晚时分,霓虹炫目,路旁一盏灯花在她脸上开出一朵秀丽的光晕。
  他透过眼前薄薄的青烟,凝眸注视片刻。
  
  “走,我送你。”他说。
  喻诗问又是拒绝,实在不敢麻烦。
  “动作快点,别浪费时间。”他开了车门先行上车。
  喻诗问只得跟着上了副驾。
  
  在车上,喻诗问报了个地址,他听完不由偏了下脸,喻诗问以为他没听清,于是慢下语气,复述了一遍。
  谢珵矣小声说了句:“这么巧。”
  喻诗问:“什么巧?”
  他没搭腔,直接把车开出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