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钟情矣》作者:砚丞书

这三番两次的巧合,让喻诗问不得不重视起大半个月前,她在路边摊算卦的事,按照老爷子的意思,这是异数。
  谢珵矣就是她最大的异数。
  每逢异数,当以不变应万变,才能迎来锦绣前程。
  
  喻诗问脸上的震惊仅是刹那显露,走进电梯以后,她仍是微笑着跟领导打招呼:“谢总早,周助理早上好。”
  谢珵矣看了她一眼,难得搭了句话:“你倒是一次比一次早。”
  
  喻诗问一听这话,忽觉天公垂怜,她终于等来了替自己平反的机会,于是她见缝插针,赶紧夸下海口:“其实,我平时也差不多是这个点来公司。”
  所以前两天迟到那是意外,望领导明察。
  谢珵矣没什么反应。
  倒是周助理,十分诚恳地问了句:“这么说,喻小姐昨天还算是晚了的?”
  
  这周助理人不错,平时就总笑脸迎人,没想到才共事两三天,他居然会帮着她说话,于是喻诗问就坡下驴,应道:“是啊。”
  周助理说:“那这样看来,以后我和谢总可能会经常在电梯里,和喻小姐碰面了。”
  他划重点,刻意强调了“经常”两个字。
  
  “……”
  
  这俩平时这么早来公司?
  喻诗问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隐约意识到不对劲,但还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赶紧改了口:“……也不一定,我有时候来得比今天还早。”
  啧啧,自作孽啊。
  来得比今天还早,也就意味着,为了避免每天和谢总在电梯里千里相会,她每天要比平时早起至少30分钟,也就是说,她每天得在8点左右赶到公司?
  
  周助理仍是笑容可掬,接下来一句夸奖,将她稳稳架在半空,“像喻小姐这么年轻的女孩,能做到心系岗位,真是难得。”
  喻诗问:“……”
  这下她反应过来了,原来这周助理根本没安好心,两句话就套出了她的心思,于是一句话抛一个球,抛到最后一棍子送她上天。
  
  喻诗问暗暗吐了三斤血。
  好个心机毒丈夫,何苦为难无辜小女子……喻诗问偷偷觑了谢珵矣一眼,这位老板莫不是在冷眼看她笑话?
  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喻诗问又想起算卦老头的赠言:以不变,应万变。
  
  走出电梯时,喻诗问脑海中的自己尚在血泊当中。
  谢珵矣脚步微微停顿,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转过来问:“公司给你分配的工作,多到要让你提前这么早过来上班?”
  喻诗问猛地一顿,抬头看了过去,恍惚之际,她笑道:“我这人比较笨,但勤能补拙,您说是不是?”
  谢珵矣无话,转身走了。
  喻诗问在原地反省,以后在领导面前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
  
  这段时间,许组长针对本次策划活动,给策划一组拉了好几个会,而在最终的协调会上,在确定了现场效果图以及宣传等各项方案以后,终于敲定了策划案。
  喻诗问忙得脚不沾地,这几天一直在和这次活动中,分别负责各个环节的同事进行协调,把策划案落实下去。
  
  喻诗问简直恨不得把自己当成两头驴使唤,每天坚持早起晚归,倒也真应了周助理那句“心系岗位”。
  这日上午,孟一蓝拉着她去考察活动现场,喻诗问已经困得眼皮打架,到了现场,她喝了一瓶罐装咖啡,让自己醒醒神。
  
  “师傅,那条横幅麻烦往右边再挪一寸。”孟一蓝指使完,转过头对喻诗问说:“最近上班你来得挺早啊。”
  “嗯……”她才检查完各种设施,又蔫巴了。
  孟一蓝看着她说:“自从谢总来了以后你就开始了早班政策,就算是为了表现也不至于这么卖力,身体是本钱……”
  喻诗问说:“谢总来公司第一天,我不是让他逮着迟到了么?毕竟是以后的大主子了,我想着好好表现几天,看能不能扭转一下形象。”
  
  本来是随口扯淡,没想到孟一蓝居然信了,“也是啊,平时我们也没什么机会面见大老板,咱们这种活动不需要老板亲临……”
  她说着忽然开始吐苦水,“老板可是接洽大客户策划大项目的人啊,哪像咱们,一个logo的规格大小都要跟客户磨叽半天,一点物料的预算也是合计再合计……”
  喻诗问由衷地点头,仍是有气无力。
  孟一蓝问:“你怎么了?”
  喻诗问说:“我好困……”
  
  最后检查完现场效果,两人就回公司了。
  回到公司正好赶上午休,办公室里人人伏案工作,喻诗问也不好明目张胆地休息,于是摸到了茶水间,准备给自己再泡一杯咖啡。
  热水刚冲下去,手机滴滴两声,是群消息。
  
  他们策划一组底下几个同事有个私人的小群,专门用来扯闲篇聊八卦,在他们几个人的群里面,大肆盛行不三不四的作风,秉持没正没经的精神。
  所以群名就叫“没个正经”。
  
  麦子——昨天一位相识已久的男性朋友忽然发给我了一条信息,你们看看这是什么意思。
  麦子——万恶的社会文明束缚了你向往自由的灵魂,亲爱的,摆脱它,你将成为本世纪,实现遗世而独立的第一人,你将,举世无双。
  
  喻诗问秉承没个正经的流氓理念,回了句——亲爱的,把衣服脱了。
  又回一条——你将媲美维纳斯。
  
  不多一会儿,对话框忽然蹦出一个让人觉得眼熟,但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没个正经”群里面的,特属许组长的,风骚的ID昵称。
  许你一诺——那个,虽然现在是午休时间,但公众场合,还是希望大家的发言含蓄一点,那个。。谢总也在呢。。注意思想卫生。。
  
  喻诗问读完这条信息之后险些吓得心脏骤停,赶紧确认了一下群的名称,再三确认过后,她十分确定,自己来错地方了……
  随后,真正的没个正经群终于弹出消息。
  麦子疯狂咆哮,说自己发错群了啊啊啊啊啊啊。
  
  喻诗问赶紧撤销了自己的发言,然后拉来一张椅子坐下,开始冷静沉思。
  应该……不会看到吧?
  话说,自从谢总来了以后,她怎么三天两头出现问题?
  领导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她不仅迟到,电梯超载她还在领导眼皮子底下装聋作哑企图蒙混过关,两分钟时间,就让他见识到了她不敬业不道德等一系列行为。
  现如今,文明和操守也出现了缺陷。
  
  老革命接连撞上新问题啊。
  算了吧,她的形象已经像蜂窝煤一样四处漏风,不用再费劲扭转了。这不能怪她,她最近忙得跟头驴似的,转都转懵了,再加上休息不足。
  正所谓,精神恍惚,难免疏忽。
  
  喻诗问坐在茶水间里神游了一会儿,喝完咖啡回工位时,好巧不巧,见怪不怪,她看见谢珵矣迎面走了过来,顿时想起自己那句“把衣服脱了”,简直臊得想撞墙。
  谢珵矣过来时,她赶忙招呼一声,谢珵矣低声应了。
  等人经过时,喻诗问加快脚步一心要溜。
  
  没想到在拐弯处,那边忽然出声:“对了……”
  喻诗问急忙刹住,回头望过去,果然是叫她,她支吾道:“您……有事?”
  他说:“麻烦帮我冲杯咖啡送过来。”
  没等她应,人就走了,似乎往仓库方向去的。喻诗问不敢耽误时间,赶紧返回茶水间磨咖啡豆,也不知道这位老板喝咖啡喜欢什么口味。
  
  喻诗问煮完咖啡,带上便装的糖和奶去了仓库,到了以后果真看见谢珵矣在里面。
  他单膝跪在地板上,淡蓝衬衫的袖子挽至肘际,手里一支笔和一份打印的清单,看样子似乎在盘点物料,很专注,完全没发现门口来了人。
  
  她提醒道:“谢总,您的咖啡。”
  谢珵矣回头看她,再指指一旁的办公台,说:“麻烦你了,放那就行。”
  仓库大大小小的物料箱子纸箱摊了满屋,喻诗问小心避开,把咖啡放上桌,临走前,出于礼貌问了句:“谢总,需不需要帮忙?”
  这回他头也不抬,“不用,你去忙你的事。”
  “那有事您随时吩咐一声。”
  “嗯。”
  
  走廊上,喻诗问如释重负。
  回到工位,她刚坐定,孟一蓝就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她小声问:“麦子平时大大咧咧也就算了,你怎么也出了纰漏?”
  “没事的,”喻诗问故作镇定,笑笑道:“小小闪失,无伤大雅。”
  “老许可不这么想,他最好面子了,那是公司群,全体员工都看着呢,像这种影响咱们小组形象的事情,估计有时间让他抓狂了。”
  “开开玩笑嘛,”麦子也凑了过来,“都是披着羊皮的狐狸,谁正经得过谁啊。”
  
  正聊着,老许果真就来了,麦子比较怂,一看见组长过来,生怕被问罪,马不停蹄地溜了,孟一蓝冲他笑了笑,喻诗问也陪着干笑。
  老许的手指头冲她俩抖了抖,说:“还杵在这儿干什么?互相交换事后感想啊?赶紧回去工作!”
  孟一蓝扭头就滚。
  
  临下班的时候,喻诗问听二组的人说了一件事。
  今天下午,谢总去了仓库,亲自盘点物料,清理出来大量的库存。
  “然后呢?”她问。
  “然后龙颜大怒,咱们总监首当其冲。谢总命令他短期内给出一个合理的使用计划,消化掉这批库存,否则一切按公司的章程办事。”
  
  敢情,他下午是在清点库存。
  新官上任三把火啊,这么想来,那天早上在电梯门口,他询问公司给她分派的任务和她上班时间的事,不晓得是否也是别有用意。
  
  这段时间,这位大老板背地里料理了多少事,大家有目共睹,公司先前被拖欠的几笔款数都追回来了,公司账目填平,运营也上了轨道,还顺便谈下几个项目。
  这也是在开会时,她才了解到的情况。
  她最近因为忙着活动的事,所以没有去注意到公司的变化,现在看来,难怪他神龙见首不见尾。
  想来是料理完了大事,现在开始整顿内部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