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作者:鹤云歌

chapter2
  
  “高涵,高涵不好了,宁馥找你算账来了!”
  场站排的几个男知青下了工,正蹲在院里烤苞米吃,便有人慌慌张张地从外头冲进来,夸张的语气之中带着看热闹的期待。
  
  叫高涵的男青年脸上露出厌烦的神色,他冷声说:“我坦坦荡荡,有什么称得上‘算账’的?”
  
  但他手里的苞米就在这一会儿功夫被火苗烤焦了,他都没注意给苞米翻下个。
  
  众人都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那跑来报信的知青取笑他,“行啦高涵,谁不知道你刚和小梁好了,她还能善罢甘休?”
  
  宁馥倒追高涵在整个场站排都不是秘密,这个年代,表示个好感就是了不得的事情,牵个小手基本上等于确定了即将结婚的恋爱关系,更别提宁馥今天给高涵织副手套,明天给高涵送袋饼干了。
  听说她还准备手抄一整套高中教材给高涵呢!
  谁不知道教材的珍贵性?在这整个冬天都刮白毛风的大草原上,很多知青心中都还怀着回城上学的梦,一本高中的数学教材,几乎像圣典般在知青间流传,借来看一次就要付出一把水果糖的代价!
  
  就算宁馥没事就制造“偶遇”,天天歪缠着高涵,完全不知羞地往他们男知青的宿舍扎,大家伙也多多少少有点羡慕嫉妒恨。
  不为别的,她能给的实在太多了。
  而且还漂亮。
  
  只可惜宁馥眼里只能瞧见高涵,而人家高涵呢,男知青里头最心高气傲的一个,眼里只能瞧见他的女神梁慧雪。
  
  这不,他前两天埋头写诗,终于让梁慧雪接受了他的喜欢。梁慧雪把手绢送给他了!
  众知青也是眼热他得到全农场最漂亮的“两朵花”的青睐,这两天没少拿高涵开玩笑,更是憋着坏想看看宁馥得知这件事后的反应。
  ——少不得在高涵这里大闹一通,嘿!
  
  高涵不理知青们的调笑,拍拍手上的灰站起身来。
  
  他想好了!
  慧雪那么柔弱,他既然决定和她在一起,就一定要保护好她!
  就算宁馥再怎么纠缠不休,他都要拒绝到底!
  
  昨天收到慧雪精心绣的手帕,他快乐了整整一夜,可是慧雪又来找他,很怕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会伤害到宁馥。
  她真是……太善良了!
  
  就在这个时候,高涵听说了场站要把梁慧雪调动到畜牧排去的消息。
  那地方那么艰苦,慧雪的身体不好,怎么吃得消?!
  
  高涵一听说这事,便觉得一股热血冲上头,他要和组织申请,一起和慧雪调到畜牧排去!无论那里有多么苦寒,他都要和自己心爱的人相伴!(这句可以写进诗里送给慧雪,她一定会很感动)
  可是当站在场站书记办公室里,要说出自己的请求时,一个更“理性”的主意从他那满脑子的诗歌里冒了出来。
  ——为什么……宁馥不能代替慧雪去畜牧排呢?
  
  于是这位高材生灵机一动,诉起了苦。
  无非就是宁馥同志的追求严重影响了男知青宿舍的秩序啦、给知青队伍造成负面风评啦、欺负别的女知青啦、娇生惯养有小布尔乔亚风气啦等等。
  等他说完,就看到场站书记若有所思的脸。
  
  接下来……一下午他都心不在焉,直到听见场部用广播把宁馥叫去了。
  心中的石头似乎落地了,却又仿佛升起了一丝新的不安。
  这是他第一次鬼使神差地用了这样……这样不太光彩的手段。
  他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你的本意不是这样的!
  他没有故意害宁馥去吃苦!明明是她纠缠在先,屡次对慧雪搞动作,大家已经无法再相处下去了!
  更何况,让她这样军人家庭出生,却娇生惯养辱没门风的小布尔乔亚去艰苦些的岗位上历练自我,提升境界,那是为了她好!
  
  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那一丝愧疚终于消失,高涵微微扬起下颌,“小宁,你怎么又跑到我们宿舍来了?这真的不合适。”
  
  宁馥在众人各异的神色中走进来。
  
  大家还都不知道宁馥将要调去畜牧排,只以为她这是听说了高涵和梁慧雪的事,跑来兴师问罪了。还有人起哄,“诶呦小宁,人家高涵都喜欢别人了,你还来呀?”
  也有平时和高涵关系好的知青,大都觉得宁馥天天纠缠实在惹人厌烦,直接替高涵开腔,“小宁,你真的别这样了,不好!影响你自己的将来不说,也影响人高涵和慧雪的感情啊!”
  “就是,你说你这叫什么事,别再犯错误了。”
  
  宁馥懒得理会,径直朝高涵道:“我来确实是有事找你。”
  
  众人精神一振,好家伙,戏肉这就来了。
  
  “高中数学(下)我抄好了。”她笑眯眯的,看起来并没有为高涵担心的事而生气。
  高涵听到教材的事情,愣了一下。
  
  他语气生硬:“我说了,你不用这样,书算我借你的,看完我会还你。”
  态度坚决,界限清楚!高涵有点为自己骄傲,即使宁馥想通过送手抄教材来让他妥协,他的爱情也永远只属于慧雪一个人!
  他的高傲冷漠反而透露出一丝无法掩饰的紧绷,就像那些打算通过鲜艳颜色和炸开的羽毛来吓退掠食者的动物。
  
  宁馥眨眨眼睛,漂亮女孩看上去非常惊讶。
  “我知道呀。所以你看完了吗?”她的神情又真诚又无辜,“我的下册抄好了,你能把上册还给我吗?明天我就要去畜牧排,一套书拆开太麻烦啦。”
  
  “噗……”
  不知道是谁偷偷笑,漏了气一样。
  
  高涵后槽牙咬得紧紧的,腮帮子都凸出一块。
  他的脸红了,他自己知道。血液好像突然失去控制,全部冲上头顶,把他的面皮染了色。
  
  明明、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宁馥她在自作多情,是她一直拿各种东西来讨好他,是她一直被大家视作不自重的人!为什么今天,他反而成了被嘲笑的对象?!
  她为什么突然转了性?!
  
  有几秒钟高涵甚至希望时间倒流,周围所有的人都消失才好。
  
  宁馥也不多说话,大大方方地站在男知青们的院子里随他们打量,“我还要回去收拾行李,麻烦你现在拿给我。”
  
  她没兴趣和高涵纠缠。
  这要是放以前,扮演一个稍有骄纵却一片痴心的小公主,让故作清高的原男主对失去她的感情追悔莫及,可是宁馥最擅长的桥段。
  但既然高涵不能带来积分,那么在实用主义至上的宁馥这里,他就没啥用了。
  不但没啥用,还有点碍事。
  她爱的是祖国!
  ——高涵这货想做祖国的情敌,还差得远。
  
  对面男青年英俊的脸从猪肝色转为酱猪肝色,黑红黑红的,不知是先被气死还是先羞死。
  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从来都是图拉嘎旗男知青里的头一份。
  可是今天……
  今天他成了一个笑话。
  
  高涵僵硬地站着,上下牙关仿佛锁在一起,好半天才开口道:“书……书不在我这里。”
  
  女孩皱皱眉,即使是灰蓝色的粗布工装,也遮不住她的好看。
  而她身上仿佛有一种奇妙的变化,像一朵过于喧闹浮躁的花终于安静下来开放,让人突然间意识到她的颜色有多美。
  她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笑容可掬地道:“那麻烦你取一下还我。”宁馥摊摊手,“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哦。”
  她看了眼高涵,“另外,也谢谢你推荐我去畜牧排。”
  说罢,宁馥转身离开。
  
  好事者终于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大。
  有人问,“她真的要去畜牧排了?不追你了?”、“宁馥说是你推荐她去畜牧排,咋回事?”、“要去畜牧排的不是你和小梁么?”
  
  高涵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张口结舌”。
  
  有个和他关系不错的知青帮他轰走了一帮围观的,高涵正投去感激的目光,就听对方小声问:“那数学教材,真不在你这里?”
  
  高涵哽住了。
  他过了好一会,才艰难道:“我……我借给慧雪看了。”
  
  慧雪上进,一直想要回城高考,他又怎么能眼瞧着心上人因为没有教材而苦恼?可现在……整个男知青宿舍的人都知道了教材是宁馥“借”给他高涵的,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把书还上。
  他把书给慧雪的时候,可没有说这是宁馥抄的,更没说……这是他借的。
  
  宁馥离开之前那个笑容是那么好看,但却仿佛溢满了对他无言的嘲讽和轻蔑,如在眼前。高涵用力晃了晃脑袋,只觉得一阵晕眩,眼眶都憋得通红。
  怎么办?
  怎么办?!
  
  陷入困境的高涵是怎么度过这艰难的一夜,第二天带着嘴上的大燎泡把手抄课本还了回来,宁馥并不关心。
  她踏踏实实地挖完了最后一筐土豆,听见愉悦的系统提示音响起,积分入账。
  
  [当前积分25/100]
  调动到畜牧排能够获得的积分也就这些了。但宁馥心中已有了大致的方向。她的心中升起一种新的激情,不同于以往穿越过的无数恋爱攻略世界。
  何谓赤子?
  曰爱国,为民,忠勇,诚信,勤勉。
  以往她精通如何让别人爱上她,现在她要攻略的,是如何拥有一颗赤子之心。
  
  到生产处把土豆交了,马家二婶,他们这个屯最八卦、嘴皮子最碎的一中年妇女,一把拉住了宁馥。
  
  “小宁,你真不跟高涵好了?”
  
  宁馥笑起来,纠正:“从来没有在一块过,是我不想喜欢他了。”
  
  马二婶神神秘秘:“那你是瞧上别人啦?”
  
  宁馥的目光微垂,掠过中年妇女苍老的仿佛六七十岁的手背,掠过那些沾着泥土,个头大小不一的土豆,掠过马二婶身后低矮的土房。
  
  她声音轻柔但坚定。
  “我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
  
  [叮——
  宿主达成成就: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成就说明:年轻的人啊,心怀四方,不要耽于情爱,去建设祖国吧!
  成就奖励:智力+10
  背包开启,当前获得任务道具:手抄高中数学教材(全套)]
  
  [是否开启第一阶段任务——金榜题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