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莳圈,专注好看的言情小说推荐
www.basequan.com

《对不起,我的爱人是祖国[快穿]》作者:鹤云歌

宁馥是一个传奇。
  她的功绩,在快穿局言情部-女配分部已经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
  
  ——传说中的宁馥,手撕绿茶表,脚踩白莲花,重生的白月光在她面前都变成饭粘子,穿越的朱砂痣都能被她打回蚊子血!
  
  她是女配们人人敬仰、树为楷模的偶像!是女配分部的不败神话!
  她,就是女配化身万人迷的典范,言情世界,无往不胜!
  
  然而,比白月光更纯洁、比朱砂痣更妖冶的快穿局金牌业务员宁馥——
  现在正在掘土豆。
  
  两腿岔开蹲在地上,不可避免地撅着屁股,带一副手指处已经磨得松松垮垮的线手套,从地里往外挖土豆。
  
  对,这就是宁馥目前的主要工作。
  
  不是让霸道总裁对她日|久生情,也不是和反派boss来一场高危虐恋。她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一垅地的土豆全都挖完,不然赶不上吃晚饭。
  
  她穿过来三天了,一上来就挖了十几筐的土豆。
  这十几筐土豆只给她攒了3个积分。
  
  这本该是个难度极低的任务世界。
  宁馥穿的角色是七十年代末一个自作多情的炮灰女配,出身不错,原本是要参军去部队的文工团的,却因为暗恋自己的高中同学高涵,竟然一路追随对方上山下乡到了内蒙古的农场——而高涵却根本没那意思。
  这妹子一路倒贴,天天自己给自己洗脑,只要能和高涵长期相处下去,让他看到自己的真心,让他为自己动心,他们这一对天作之合一定能终成眷属。
  只是,一直坚定地拒绝她的高涵,却狂热地爱上了另一个女知青梁慧雪,也就是本世界的女主。
  
  这宁馥也是个可恨又可怜的角色,她手段百出地试图破坏男女主的感情,恨不能天天缠在男主身边,得他一个笑就心花怒放,最后居然为了能让高涵回城,让出了自己的名额,傻乎乎地遭人算计,嫁给了一个傻子。
  而女主角梁慧雪则参加了高考,最终和高涵相会在同一座城市,又发生了许多狗血的恩怨情仇,最后终成眷属。
  当然,这一切都已与宁馥无关。
  
  那个曾经漂亮天真,自命不凡,会跳芭蕾的姑娘,已经在生第五个孩子时难产而死,死的时候不到三十岁。
  象征浓烈香气的“馥”笔画太过复杂,连她的孩子都以为她叫做宁富。
  
  大草原上再没人记得她的名字。
  
  老千层饼了。
  
  这种世界宁馥穿过的数不胜数,根本就是手到擒来。
  
  可谁想到,她的女配系统在穿越乱流中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赤子之心”系统!
  顾名思义,一颗红心向祖国!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这是上面特意下达了文件要求快穿局最新研发的系统,拿了光电总|局的特别批文呢!
  
  但因为是最新研发的系统,还没人用过,宁馥也拿不准到底怎样才能获得任务积分。目前发现的唯一有效的途径,就是老老实实做农场分配给她的活——在地里掘土豆。
  这是她的工作,每个土豆都是她给祖国做的贡献。
  并且在挖了三天之后,她成功获得了一个叫做“扎根草原搞建设,获得丰收献祖国”的任务成就。成就奖励:[草原之花]称号。
  说好的化身万人迷,征服大佬虐哭渣渣呢?!她的攻略对象就这样从霸总反派们变成庄稼地和猪食槽了吗?!
  
  汗水渗进眼睛,一阵刺痛,宁馥只得停下来脱掉脏兮兮的手套去揉了揉眼尾。
  
  “小宁同志,我帮你吧——”
  
  宁馥掘土豆的这片地挨着农场男知青们下工的小土路,此时就有个小伙子停住脚问她。
  
  宁馥直起身,趁机缓解了一下酸痛的腰,朝着那男知青礼貌地笑了笑,“谢谢,不过不用了。”她眼睛还有些难受,“我自己可以。”
  她说完,就重新埋头工作了。
  
  只要她存心让人帮忙,当天的积分就很可能打折扣。
  蚊子再小也是肉,在找到更有效的积分获取途径以前,宁馥不得不珍惜每一次挖土豆的机会!
  
  那男知青还要说什么,后面过来的同伴就用力一扯他,“走了走了!”
  他完全没有压低声音,“这女的就是那个倒贴高涵的……,你可别傻了,离她远点!”
  
  被他省略的词显然不是什么好话,但“倒贴”这俩字已经充分说明了宁馥在知青们眼中的形象。
  
  那要主动帮她的男知青新来不久,对宁馥的名声还不怎么清楚。
  他模模糊糊地听说过有个女知青对他们知青排的高涵穷追猛打,女追男追得人尽皆知简直成了个笑话,却怎么也无法把那些事迹和眼前这个女孩联系在一起。
  
  她看起来是那样年轻、单纯、漂亮,在夕阳的光晕中扬起脸的样子惊心动魄。女孩子鼻梁秀挺,唇角微弯,天生带两分笑意,她的面皮子白得好像鲜羊奶,抬起眼的瞬间让人想到山野深处有灵性、不怕人的鹿,眸子黑漆漆的,亮亮的。
  但是她的眼尾有一点点洇湿的红,像要掉眼泪,声音却还平平静静的,说自己能行。
  谁也不能相信她能做出那些事来。
  
  宁馥又把一颗土豆扔进筐子里。
  
  她知道,刚刚一仰脸儿的工夫,她已经攻略了这世界的一个男配。
  
  唉。
  她这也算老职业病了╭(╯^╰)╮。
  只可惜,如此高效如此完美的一次攻略,对于赤子之心系统来说,只不过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果然,系统依旧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直到她将最后一个土豆挖出来,系统才发出一声机械提示音,照例施舍给宁馥一个积分。
  
  这不是长久之计,宁馥清楚。
  5个积分应该是系统能给的极限了。
  否则,她只需要在这70年代的内蒙古大草原上挖够100天的土豆就算完成任务。按照宁馥的经验,她完成的挑战难度越高,系统给的积分才会越多。
  
  所以她现在不但不能逃避劳动,还非得积极主动热切争取不可。
  没看之前给她的成就都写得清清楚楚了吗——获得丰收献祖国!
  
  男主女主还算个屁!谁还要和他们感情纠葛虐身虐心?!连地里的土豆都比他们更吸引宁馥的注意力!
  祖国!我的心里只有祖国!
  
  “场站排宁馥,场站排宁馥,请速到场部一趟!”
  
  图拉嘎旗农场的书记是个高小生,对自己“有文化”这件事一向很得意,拉开做“思想工作”的架势,就要跟宁馥唠唠。
  “小宁同志啊,现在畜牧排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场部决定,把你派过去——”他注意到宁馥还站着,忙不迭地道:“坐,坐下谈,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儿不愿意……”
  
  宁馥非常干脆,“我愿意。”
  
  书记已经准备和宁馥来上一番长谈,好充分提升这个后进女知青的思想觉悟,正端起茶润嘴呢,险些没教宁馥这斩钉截铁的三个字给呛死。
  “咳咳咳……你、你说啥?!”
  
  宁馥站着没动,“我服从安排。”
  
  书记有点反应不过来,愣着神盯了宁馥半天,准备好的长篇大论全憋在肚子里,计划一被打乱嘴巴就也跟不上了,“啊,这,这挺好啊!那啥,你是怎么想的,说说?”
  
  畜牧排可以算是图拉嘎旗农场给知青们分配的最艰苦的去处,要和本地的牧民一起负责整个农场的羊和马,经常一走就是半个月,走到哪就在哪扎个简易帐篷,风餐露宿的,没几个知青愿意去。
  相比之下,宁馥目前在场站排的活计就要轻松许多,最脏最累的活也不过是种种土豆喂喂猪,平时主要做场站的通勤保障,帮着老乡们翻晒皮料,做些简单农活。
  从场站排换到畜牧排,这可不是什么教人高兴的事。
  
  如果宁馥的芯子里没换人,此时肯定已经开始抗议了——因为高涵也在场站排,她原本是与心上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一调换,十天半月也别想碰上面。
  人们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她怎么也得牢牢站住场站排这块好位置,好好和高涵培养感情不是?
  
  书记就是怵她在场部闹起来,预备了软硬兼施的好几种方案。
  
  宁馥却笑了。
  
  只因就在她同意调动到畜牧排的瞬间,系统就给她增加了20积分。
  
  她对书记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最艰难的地方需要我,就要到最艰难的地方去。”
  
  宁馥很清楚游戏的规则。面临的挑战越大,收获的回报就越高。
  如果说和祖国谈恋爱就是她此次的任务,那么她就该到恋人需要她的地方去。
  
  她现在可是一颗红心向祖国!
  
  书记怔怔地瞧着宁馥。
  他知道这姑娘是图拉嘎旗农场知青里大名鼎鼎的两朵花之一,却从没注意过,她笑起来竟这样漂亮。
  好看得……好看得就像闪电湖边开满金莲花,你看到这个笑,就仿佛能闻见那股香味儿。
  
  挺好个姑娘嘛这不是……不像那高涵说的那样不知羞啊?!
  她在农场那猫嫌狗厌的名声,到底是打哪来的?
  
  宁馥还不知道自己这几分钟的工夫,已经让攥着知青们前途的场站书记大大刷新了对她的印象,但她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书记长舒一口气的放松,于是很轻松地套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女知青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挑上她去畜牧排?
  ——除了原主往日里轰轰烈烈搞女追男还大吃飞醋换来的坏名声以外,是不是还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呢?
  
  场站排。
  一群男知青正在宿舍院里烧苞米吃,一个小伙子慌里慌张地冲进来。
  “高涵,高涵不好了,宁馥找你算账来了!”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